【胖鳥關站站長被拘】為什麼網民要紀念一個非法盜版站?

2019年3月1日,知名的電影資源網站「胖鳥」關站,站長進去了。

消息傳出,引起許多人的聲援和感嘆。

站長的女友發了一篇文章,截圖如下:

該文附上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二維碼,這些年受惠於胖鳥的網民們,正在捐款救人的路上。

這兩天出現若干憤怒的評論,以下是流傳較廣的兩篇。

以下內容來源:野評人(微信id:goodtobewild)

作者:怒馬1

我經常下載片子的網站一個個的被查封了,思路,人人,高清聯盟,這次是胖鳥。

胖鳥的資源做得很好,上得快,經常是其他網站都沒有它就有了,等它有了其他網站再搬運過去。

下載得也快,往往是滿速。

我用胖鳥差不多兩年,雖然註冊了ID,但沒在上面留過言,也沒給過站主任何資助,現在突然被查封了。

聽說站主被抓了,女朋友在街上舉著二維碼籌錢,我搜遍全網也沒搜到這個二維碼,沒能幫上忙,心裡很抱歉。

如果有朋友能提供胖鳥的資助渠道麻煩告知,我想捐獻點心意。

我不是支持盜版,我只是想表達我的謝意。

而且我根本不在意什麼盜版正版。

你告訴我什麼是正版?給錢了的就是正版嗎?

說得大家好像都拿不出這十幾二十塊錢似的。

如果給錢就能看到原汁原味的,別說十幾二十塊,幾十塊上百塊我都願意掏。

可關鍵是給了錢看到的是什麼東西?

是那幫孫子挑過揀過之後剩下的殘次品,打個比方就好比是他們含在嘴裡用舌頭舔過好幾遍的玩意兒,吐出來給我們吃,上面沾滿了他們的唾沫。

吃這玩意兒你不惡心嗎?

我花錢就吃這惡心的玩意兒嗎?

包括正在上映的《綠皮書》都被孫子們玷汙過了,我本來還想去看,聽說被玷汙過我果斷打消了念頭,我這人有潔癖,生活上的精神上的,都有。

你別看什麼東西都是髒髒的,就這樣,很多東西你還吃不到,因為人家壓根兒不讓上餐桌。

但我們想吃啊,怎麽辦?

胖鳥他們及時地出現了。

所以你看,這根本不是盜版正版的問題,而是給我們自由我們要不要的問題,我們爭取還是漠視的問題。

反正對我來說,我無所謂正版還是盜版,我有所謂的是看電影的權利。

我不在乎正版還是盜版,我在乎的是我看的是不是原版。

最後,我想再次向胖鳥致敬。

《黎明到來的那一天》上線的時候,胖鳥上一次,孫子們撤一次,而孫子們撤一次,胖鳥上一次,一直到這部片子的資源流傳到全網了,孫子們眼看捂不住了,終於撒手不管。

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資源網站,透過這個行為我看到了一個有傲骨的人格。

在這個滿是太監的奴隸大國,這種人格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我特別尊敬。

閱讀原文

以下內容來源:微博

作者:蔣弄臣

我們仍未被征服。

2014年11月28日,關閉網站的人人影視在微博留下一句拉丁文:「invictus maneo」。

這句台詞出自美劇《疑犯追蹤》第四季第九集,意思是:我仍未被征服。

昨天晚上,同事在部門群裏發來一條消息,內容非常簡短:「胖鳥電影沒了」和一句髒話。

儘管對我們這群影視工作者來說,「盜版」在絕大多數時刻都意味著「非法」、「盜錄」和電影上映期間發往大大小小網站的律師函。

但我們中間的每一個人,從上至下,從影視公司的員工到影視自媒體的作者,又無一例外都是依靠海量的盜版資源才積累出所謂的閱片量。

因此我們在日常工作中不知不覺地切割了「盜版資源」這個詞,我們把那些繞開正版渠道的內容稱作「盜版」,而把那些沒有正版渠道的內容稱作「資源」。

資源是珍貴的窗口,散布資源的人是這個時代的盜火者。

獨立製作人劉高明在2005年拍過一部名叫《排骨》的紀錄片,拍攝了一個賣藝術電影盜版碟的年輕人「排骨」。

江湖傳聞,沒有排骨找不到的片子,他對塔可夫斯基、伯格曼、奧利維拉、費里尼等電影大師了如指掌,什麼時候出過什麼片子都記得一清二楚。

儘管賣的是盜版碟,但排骨對碟片質量要求極高,不是純DVD不賣,壓縮碟不賣,賣出去的碟他還要做售後回訪確定質量沒有問題。

這種江湖俠義混合普羅米修斯情結的精神,沒有隨著盜版碟的衰落一併消亡。

網友回憶胖鳥電影的站長小生,有人說小生對片源要求太高了,不了解普通觀眾,普通觀眾甚至分不清WEB和藍光。小生說普通觀眾不懂,但是我懂,他們不會選片源,我們幫他們選。

2014年的最後一個月,和人人影視一起關閉的還有知名字幕網站射手網,站長沈晟在微博上發布了一篇名為《斷·舍·離》的告別辭:

「能令更多人跨越國家的藩籬,了解是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如果這個網站有幫到人,我就已經很滿足了。但是,需要射手網的時代已經走開了」。

距離2014年已經過去五年,很遺憾,需要「資源」的時代依然沒有走遠。

人人影視和射手網關停後不久,「限外令」規定未經登記的海外劇不得上網播放,新的海外劇必須拿到一整季全片並配好字幕提交審核,通過後才可以正常上線播出。

在此之前不少美劇已經有了正版的觀看渠道,就我個人而言,每周五零點守在搜狐追更《冰血暴》的日子,的確減輕了我對字幕組的依賴。

可緊接著「限外令」之後的就是《生活大爆炸》、《傲骨賢妻》、《海軍罪案調查處》等劇的集體下架,以及《生活大爆炸》第八季在審核了10個月以後才被允許上線播放。

這下你不僅需要容忍「正版」渠道的各種鏡頭刪減,還要有足夠的耐心等待整季播出完畢。

你充值各大視頻網站的會員,然後成了正版的受害者。

即便你不缺寬容和耐心,可有些內容連正版的機會都沒有。

Netflix的全球化戰略裏只有中國、朝鮮、敘利亞和克里米亞四個地區不在其中,嚴格意義上來說,港澳台也都可以收看Netflix,只有大陸「仍未被征服」。

這是一件多麽稀奇的事。

影視行業緊隨內容熱點討論著奈飛的《黑鏡》、亞馬遜的《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和HBO的《真探3》,然後我們既看不到海外的網站,也沒有一家視頻網站給大陸觀眾提供正版渠道,那麽大家都在哪看的呢?

去年11月就上映還提名金馬的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我們是什麼時候看到的呢?上個月。

因為Netflix買下了這部電影的版權直到上個月才播出。我們才有機會通過盜版資源看到這部沒有機會引進的電影。

正道無路,莫怪歧途。

羅伯特達恩頓在《舊制度時期的地下文學》裏說,啟蒙運動裏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由盜版書商、雇傭文人、串街小販和走私者構成的「地下社會」。

無獨有偶,直到2011年中國人才讀到正版的《百年孤獨》,然而在更早的時候,馬爾克斯和他的作品就通過手抄本和盜版書的「地下社會」影響了莫言、蘇童、余華等一批中國作家。

復旦大學的張力奮教授說,我們曾是書的饑民。

可又豈止是書呢?

我理解為什麼有人一聽到「盜版」就心生鄙夷,就像伏爾泰痛罵盜版書商是「下流階級」。

這多少是過去這些年大家版權意識增強的結果,放在以前誰敢想象中文互聯網竟然還能討論「正版優越感」。

三年前知乎上還會有人問出「中國青年的觀影量是否因盜版原因而遠超歐美等發達國家的同齡人」這樣沾沾自喜的問題,今天就連靠著盜版資源起家的B站,也金盆洗手做起了正版付費的生意。

鑽木取火的故事裡,可以沒有普羅米修斯。

或許有一天,我們也不再需要盜版,只是希望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我們仍未被征服。

閱讀原文

網民的反應多是這款畫風:

  【中國式引進】為順利引進外國電影,中國片商發明七種精妙手段。
  對中國互聯網企業來說,外國用戶是中國人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