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錢+通路,中國正在重回奧斯卡

本文來源: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

作者:江宇琦

中國電影闊別奧斯卡,已有五年了。

2014年,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在奧斯卡上收獲了最佳攝影與最佳服裝設計兩項提名,自那之後就沒有華語真人電影入圍奧斯卡了。

而若將範圍縮小到內容創作層面,「空窗期」或許更久——2003年張藝謀的《英雄》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後,之後的16年里再也沒有華語電影被提名創作類獎項。

憑《斷背山》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兩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李安,其獲獎作品都是純好萊塢電影。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李安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曾幾何時,中國電影、影人一直是奧斯卡頒獎禮上重要的海外元素,黃宗霑、張藝謀、李安等華人大師都曾是這個舞台的常客。

可如今,中國的創作力量卻似乎和這一電影盛典漸行漸遠。

實際上,中國力量從未真正離開過奧斯卡。

在剛剛結束的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有多位華裔創作者在紀錄片、動畫的獎項上有所收獲,其中就包括了獲得最佳動畫短片提名的中國動畫《沖破天際》和華裔導演石之予的《包寶寶》。

而榮獲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剪輯5項提名的大熱之作《綠皮書》,最終收獲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3項大獎,成為了今年最大的贏家之一——值得關注的是,《綠皮書》的其中一個出品方,正是中國的影視公司阿里影業。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綠皮書》出品方之一是中國的阿里影業

毒眸發現,在創作力量「離開」的同時,中國的資本力量卻在「重塑」奧斯卡與中國市場間的聯繫:

從2016年的《聚焦》《荒野獵人》,到此後的《血戰鋼鋸嶺》《愛樂之城》,越來越多奧斯卡熱門影片身後都有中國出品方、發行方的身影。

除此之外,優愛騰、芒果TV等流媒體和中國影企,也開始利用奧斯卡相關的版權業務掘金。

當創作力量的時代逐漸落下帷幕,資本力量卻在用另一種方式,幫助中國電影「重回」奧斯卡。

奧斯卡的「中國往事」

1939年,辦至第11屆的「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獎」,第一次正式使用了「奧斯卡獎」這個名字,從那之後,「奧斯卡」三個字便成為了電影史上最具權威和影響力的象徵之一。

也正是在這一年的奧斯卡上,另一個特殊的「第一次」,屬於出生在廣東的華裔攝影師黃宗霑——憑借《海角遊魂》,40歲的他第一次獲得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的提名,成為第一個獲此殊榮的華人。

▲為什麼奧斯卡獎會叫「奧斯卡」嗎?點擊視頻你就知道↑↑↑

在白人攝影師叫囂著「攝影這門藝術可不是你們中國人可以勝任的」的年代,黃宗霑不僅通過這次提名向好萊塢證明了華人也可以拍好電影,更是在隨後的三十多年時間裡獲得了9次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提名,並於1956年和1964年憑借《玫瑰紋身》與《原野鐵漢》兩度獲獎,成為歷史上首個捧得奧斯卡小金人的華人。

到了今天,他依然被業內奉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十大電影攝影師之一」。

黃宗霑驚艷美國電影人的同時,扭轉了一部分美國人對於華人的刻板印象,但整個西方世界對於華人乃至中國的偏見,則一直等到中國改革開放、中外文化交逐漸流密切後,才逐漸被消解。

而就在那段文化交流的蜜月期里,義大利名導貝納爾多•貝托魯奇史無前例的獲得了進入紫禁城拍攝電影的機會,並成功在1.9萬名群演的配合下,耗資2500萬美元打造了史詩巨作《末代皇帝》。

  【末代皇帝】史上唯一進入太和殿拍的電影:外國人視角的紫禁城黃昏(附電影片段)

《末代皇帝》上映後,在西方引發了巨大轟動,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了中國這個神秘的東方國度,而1988年第60屆奧斯卡,則毫不吝惜地將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在內的9項大獎頒給了該片及相關人員。

其中,中國作曲家蘇聰與日本音樂大師坂本龍一等人一起,捧起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蘇聰進而成為史上首位中國籍奧斯卡獎獲得者。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蘇聰捧起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中國電影行業也開始關注到奧斯卡,並通過電影局等部門開始向其報送評獎影片。

但由於多數奧斯卡獎項只對在北美大規模公映過的影片開放,當時的中國電影只能報送最佳外語片(內地、香港、台灣均可獨立報送最佳外語片)。

80年代中後期,吳天明的《人生》、丁蔭楠的《孫中山》、謝晉的《芙蓉鎮》等作品都先後被選送,但均未獲得提名。

除了個別報送影片過於本土化外(如《開國大典》等),在謝晉看來,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中國電影並沒有做好走出國門的準備:「(選送)影片連翻譯都沒翻好,廣告、宣傳都沒跟上去。」

要知道,一部影片若想在奧斯卡上有所斬獲,「宣傳戰」向來是不可少的一部分。

為了能夠「沖奧」,每一年很多片廠會砸重金雇傭專業的奧斯卡競選公關,從暑期後就開始為影片造勢、宣傳,今年,Netflix光是為《羅馬》一片沖奧就花費了數千萬美元。

因此當年「零宣傳」的國產影片,想在被譽為「公關大戰」的奧斯卡競爭中脫穎而出,無異於癡人說夢。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Netflix光是為《羅馬》沖奧就花費了數千萬美元

華語電影開始被奧斯卡所關注甚至於青睞,要從90年代的張藝謀開始

1990年,張藝謀已經因《紅高粱》而享譽國際,其新作《菊豆》代表中國內地參與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角逐,也成了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

最終,《菊豆》成功獲得了該獎項提名,成為歷史上首部獲最佳外語片提名的華語電影。

然而,由於該片資方背景、故事內容等在上映前夕遭受了頗多爭議,導致該片並沒有獲得在中國公映的機會。

電影局在向奧斯卡提交了片子後也感到有些後悔,於是便替張藝謀辭掉了頒獎典禮的出席邀請,並停止了相關宣傳活動,進而間接宣告了《菊豆》的「提前出局」。

次年,內地選擇了黃健中執導的《過年》作為沖奧影片,因此由香港年代國際發行的張藝謀新作《大紅燈籠高高掛》,選擇通過香港報送奧斯卡。

雖然該片再度收獲了提名,但當時的年代國際正陷入財務危機,因為對該片市場預期不高,並未在影片宣發上、沖奧宣傳上投入太多精力,這也成了當年張藝謀沖奧失敗的伏筆之一。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大紅燈籠高高掛》沖奧失敗

不過也有很多人認為,張藝謀前幾次沖奧失敗,本質上還是因為本土人文色彩較為濃厚的中國影片,並不合奧斯卡評委們的胃口。

這也是當時很多斬獲多項國際大獎的影片,如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台灣籍報送的《喜宴》《飲食男女》,紛紛在奧斯卡上鎩羽而歸的重要原因。

個九十年代,雖然華語電影多次獲奧斯卡提名,但從未有中國影人獲得任何獎項。

奧斯卡評委究竟不喜歡什麼,這點外界並沒辦法考究,但幾年之後《臥虎藏龍》在奧斯卡上的大放異彩,卻詮釋了「奧斯卡究竟喜歡什麼」。

2000年,由李安執導的武俠電影《臥虎藏龍》在北美大規模公映,引發了巨大轟動,累計拿下2億美元票房,在創下華語影片在美票房紀錄的同時,也為其贏得了角逐多項奧斯卡獎項的機會。

最終,《臥虎藏龍》一共拿下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攝影在內的十項奧斯卡大獎提名,並成功摘獲最佳外語片、最佳攝影、最佳原創音樂、最佳藝術指導執導4項大獎,做到了華語電影在奧斯卡上的「零突破」。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臥虎藏龍》拿下四項大獎

多位華人藝術創作者,也憑《臥虎藏龍》捧起了小金人:

作曲家譚盾成為了繼蘇聰後,第二位捧起小金人的華人音樂人;

香港攝影師鮑德熹成為了黃宗沾後,第二位獲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殊榮的華人攝影師;

被譽為「東方美學第一人」的葉錦添,除了斬獲華人世界的首個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獎,還被奧斯卡提名了最佳服裝設計獎。

至於與奧斯卡最佳導演失之交臂的李安,也並沒有「失意」太久。

《臥虎藏龍》的成功,令他身價倍增,瞬間在好萊塢聲名鵲起,獲得了大量資源與機會。

多年後,他先後憑借《斷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兩次斬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成為了黃宗霑外,奧斯卡歷史上另一束「華人之光」。

《臥虎藏龍》的成功同樣也「點醒」了華語電影人,加之同時期的《英雄》開啟了中國內地的國產大片時代,因而自那之後,內地連續五次報送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都是古裝動作大片。

然而,無論是陳凱歌的《無極》,還是何平的《天地英雄》,均在沖奧過程中顆粒無收。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英雄》劇照

與他們有著相同命運的,還有奧斯卡的「常客」張藝謀——2003年,張藝謀的《英雄》代表內地報送最佳外語片,不僅在國內拿下2.5億元票房,其海外發行權也遭到大量發行公司的哄搶。

最終拿下發行權的米拉邁克斯(迪士尼旗下),為其開出2000萬美元高價將其買斷,甚至有過在北美大規模公映、為《英雄》衝擊奧斯卡其他獎項的打算,可由於上映時間等因素制約,最終只得作罷。

但遺憾的是,《英雄》雖獲得最佳外語片提名,但並未得獎,而彼時張藝謀連續三部沖奧之作《英雄》《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除《英雄》獲提名外,其他兩部均顆粒無收。

此後,《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則收獲了最佳攝影與最佳服裝設計提名,但最終也未能獲獎。而這也是華人電影創作者在奧斯卡最後的高光時刻了。

迄今為止,獲得過無數國際大獎的張藝謀,八次沖奧之旅均以失敗而告終,無一收獲。

而張藝謀在奧斯卡上的失意,更像是那些年華語電影和世界接觸時的縮影:拍自己的文化,難以找到輸出的途徑;迎合西方,卻中外都沒能討好。

而就在這樣的「困惑」中,中國影人和奧斯卡的緣分,逐漸畫上了句號。

「重回」奧斯卡

2007年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後,內地開始調整選送策略,拿獎、沖奧漸漸不再是最重要的考量,取而代之的是文化或者價值輸出。

過去幾年間,內地還保持著每一年一部的報送頻率,先後選送過《築夢2008》《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大唐玄奘》《戰狼2》等影片,主旋律色彩較為濃厚,或是具有特定歷史、文化意義的電影。

種種因素影響下,2008年後中國內地報送的影片,都與奧斯卡提名無緣。

在這期間,盡管李安憑《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斬獲最佳導演、成龍獲終生成就獎,但他們的獲獎緣由似乎都與華語影片沒有直接關聯。

因此,過去幾年間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中國電影正在遠離奧斯卡。

但事實上,這種說法並不足夠準確。

表面上,中國影片和奧斯卡的緣分似乎戛然而止,但在幕後,中國元素卻正以另一種方式,和奧斯卡走得更近:

隨著越來越多中國文娛企業開始布局海外業務,中國和奧斯卡乃至整個海外市場的連接也愈發緊密,在各種「有意」或「無意」的合作驅使下,無論是奧斯卡在中國的影響力,還是中國在奧斯卡上的存在感,都在逐年增加。

版權合作,是目前中國公司和奧斯卡間最直接也是最頻繁的「交流」。

在美國,從1976年就開始買斷奧斯卡轉播權的美國廣播公司(ABC),現如今每年需要為奧斯卡支付超過7000萬美元的天價轉播費用。

作為回報,ABC可以享受到插播廣告所帶來的豐厚利潤。

過去幾年間,ABC每年通過直播奧斯卡能賺取上億美元,而今年奧斯卡直播期間每30秒廣告的售價,也超過了200萬美元。

如此大的一筆生意,讓不少中國商家、平台心生向往。

因此從2014年前後起,包括新浪、搜狐、愛奇藝、1905網、鬥魚在內,多家網路平台都先後就頒獎典禮的轉播和奧斯卡達成過合作。

而從2017年至今的三屆奧斯卡,芒果TV更是直接買下了奧斯卡的轉播權,並推出過《芒果直擊奧斯卡》等節目。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芒果直擊奧斯卡》

數據顯示,芒果TV的奧斯卡直播最高曾吸引超300萬觀眾同時在線觀看,相關話題在微博上的閱讀量也有數十億。

雖然芒果TV並未對外披露過版權費用,但從2017年第一次直播奧斯卡開始,芒果TV的合作夥伴就是凱迪拉克、勞力士、百事可樂等大品牌,其收益空間可見一斑。

隨著奧斯卡在中國的影響力還在逐步增大,直播合作可供挖掘的市場空間或許也將有所增加

其他沒能拿到轉播權的流媒體,同樣沒有放棄分食這塊蛋糕的機會,近年來,他們都在奧斯卡影片版權的采買上投入了不少資源。

2018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剛一結束,優愛騰三家流媒體平台就齊齊公布了自家當年的奧斯卡片單——優酷16部、愛奇藝18部、騰訊11部(包括獨播與非獨播),幾乎包攬了當年所有可能在內地上線的奧斯卡影片。

而就在剛剛,愛奇藝、騰訊等平台也在第一時間發布了今年的奧斯卡片單,涉及《羅馬》《一個明星的誕生》《波西米亞狂想曲》等獲獎影片。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2018年優愛騰app上的奧斯卡專題頁

拿到熱門項目後,為了能盡可能將其商業價值最大化,各平台在這類影片的推廣上同樣是極盡所能。

如2017年《月光男孩》捧得最佳影片後,其在華獨家網路版權方愛奇藝還在上海舉行了VIP會員千人觀影活動,並邀請業內人士作同聲解說,一時間一票難求。

這種火爆局面不止出現在流媒體,很多奧斯卡獲獎影片也開始以批片的路徑進入國內院線市場——2017年,奧斯卡熱門影片《愛樂之城》作為批片被引入國內,豪取2.4億票房,刷線了好萊塢歌舞片在華的票房紀錄。

同一年,榮獲兩項奧斯卡大獎的《海邊的曼徹斯特》作為藝聯首次專線發行的引進片,登陸國內銀幕。

次年,藝聯第一次以主導方的身份發行了奧斯卡最佳影片《三塊廣告牌》,該片光是在藝聯的1000塊銀幕上收獲了5000萬票房,票房產出率甚至要高於許多商業大片……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三塊廣告牌》最終票房超6000萬

在這些合作中,除了直播和部分批片生意外,多數中國資本「重回」奧斯卡的方式,都有些「無心插柳」。

以流媒體版權為例,很多公司早在頒獎季開始前,就會和海量海外影視公司商討片單合作,有的甚至在影片創作階段就開始介入,待到影片在各大頒獎典禮上獲獎後,順水推舟將影片快速上線、炒高熱度。

不僅如此,這種「廣撒網」的布局模式,如今也有進一步前置的跡象。

2016年的奧斯卡,雖然沒有一部華語電影有所斬獲,但中方資本卻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為了熱門影片的推手——獲得6項提名、斬獲最佳影片的《聚焦》,出品方Open Road Films是AMC娛樂旗下的公司,而AMC早在2012年就被萬達所收購。

豪取12項提名、為小李圓夢影帝的《荒野獵人》背後則有奧飛娛樂入局,其淵源可以一直追溯到2014年,當時奧飛娛樂與新攝政娛樂公司達成深度合作關係,對《荒野獵人》等三片進行總額不超過6000萬美元的投資,並享受全球分帳。

隨後幾年,奧斯卡和中國資本的緣分也一直延續了下來。

2017年拿下六項大獎的《愛樂之城》,是電廣傳媒和獅門影業「3年15億美元」合作的產物。

同年,獲得最佳剪輯和最佳音響效果獎的《血戰鋼鋸嶺》背後,有7家中國出品方的身影。

2018年,獲得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編劇本獎提名的《茉莉的牌局》,是由華誼兄弟和美國STX聯合出品的。

而同年最佳視覺效果獎提名影片《金剛:骷髏島》,則是騰訊影業和萬達子公司傳奇聯合出品的。

到了今年,阿里影業則成為了最佳影片《綠皮書》的幕後金主。

中國力量“重回”奧斯卡(有視頻)

▲阿里影業成為《綠皮書》的幕後金主

眾多公司能借由上遊投資和奧斯卡結緣,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甚至可以說是「大勢所趨」。

正如毒眸在此前的文章中所言,在內地市場難在短期內突破天花板的當下,借助合作打開海外市場、像好萊塢一樣做全球生意,或許將使中國影企具備更多可供延伸、發展的空間。

在這樣的趨勢下,未來或許會有更多中國影企走出國門,參與到多類型化影片的合作中,並有機會主控一些全球發行的商業大片。

或許在不遠的將來,就將會有中國影視公司主控的影片出現在奧斯卡的頒獎典禮舞台上,而等到那時,借助全球化的發行平台,中國影人重回奧斯卡、甚至走向更大的世界市場,都將不再是暢想。

  【末代皇帝】史上唯一進入太和殿拍的電影:外國人視角的紫禁城黃昏(附電影片段)
  1972年義大利名導到中國拍的紀錄片,被禁32年,拍出了真正的中國(附影片)。
  為什麼金馬獎在大陸受推崇?假如好萊塢是中國的,全球熱門電影會發生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