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漲房租今年不靈了,北京房東:才漲300元租客就跑了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新浪新聞

春節之後,大量流動人口從老家返回大城市。

往常這個時候,房東是最開心的,借助突然增加的租房需求,他們可以順勢漲一波房租。

而且再過幾個月,畢業生也會走出校園,更增加了房東們的信心。

可是,今年的情況似乎有所不同。

比如,有位北京的房東就抱怨說:「我就提出漲300元,並不算獅子大開口啊,沒想到租客就不租了。」

在深圳福田區下梅林,由於空置房數量增多,一些業主主動下調租金。

在新一線城市杭州,房東趙女士將房租下調至兩年前的價格後,終於有房客來看房。但對方開的價格讓趙女士傻眼了:每月3000元!這可是五年前的價格。

高租金的房子越來越沒有市場

春節後的返程高峰,是租賃市場的傳統旺季,一過春節,租金就要跳一跳。可是,今年北京的房租似乎漲不動了。

靈境胡同緊鄰西單商圈,交通、餐飲、就醫都很方便,且周邊有幾個好學校,是租房人傾心的熱點區域之一。

據《北京晚報》報導,方女士在這裡有一套4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這幾年租金已經由最初的3000多元,漲到了7000元。3月中旬,目前租客的租期就要到了。

她看到周邊很多房源的報價都在7500元至8000元之間。所以,春節前,方女士就擺出一副不愁租的架勢:漲300元,願意租就租,不願意租就搬走。

沒想到,節後回來,租客說不租了。於是,方女士以7500元的價格掛網上了。但從掛網上到現在,已經10天了,中介來了不少,客戶只來了3組,且都沒有明顯的租房意向,方女士有些著急了。方女士打算再扛一周,如果還沒人租,就降回7000元出租。

春節前夕,深圳房屋租賃市場需求就顯現出冷淡的跡象:成交量明顯回落,而且退租的情況比往年增加不少。

據央視財經1月底報導,某地產中介銷售人員表示:很多租客已經退租了,有的可能是提前退租,比例比去年同期上浮了10%。

深圳市民李女士表示,最近她所居住的小區確實多了不少空置的房源。她租住在南山區的一個小區裏,去年八月份房租上漲了20%,大約50平米的小兩房,每月花費約6000元。現在那裏兩居室的房租沒有低於6500元的,很多人都選擇不再續約。

春節之後,情況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化。房屋中介向央視財經表示,對比春節前,業主放盤量增加了20%,可是成交量卻下降了20%。

另一個明顯的現象是,高租金的房子越來越難找到市場了。比如,一套188平米的房子,租金38000元,已經放了三個月還沒租出去。99平米的房子,租金8200元,放出來一個星期就可以租出去。

杭州的房東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

據新藍網報導,趙女士有一套位於橋西70㎡的住宅。春節前,她以4000元/月的價格將房子掛在中介,可一個多月過去了,別說租出去,甚至連問的人都沒有。

春節過後,趙女士將房租下調至3800元/月。她樂觀地認為:「這個價格,電話會被打爆吧。」但幾天下來,竟然還是無人問津。

隨後,趙女士又把租金下調到了3500元/月,這已經是兩年前的價格。這回終於有客戶來看房,可是房客希望租金降到3000元/月,這下趙女士不樂意了,「那是五年前的租金價格,我絕不答應。

另一位房東李先生也是如此。2018年,他將艮山府的一套小戶型租了出去,每月5000元。去年11月租客退租,李先生開始尋找新房客。

一開始,李先生還想漲房租。「2019年漲到5500元/月,這個漲幅不算高。」可兩個月也找不到租客。於是他將價格回調至5000元/月,掛了一個月,終於在春節後找了租客。

房租為啥漲不動了?

根據房天下的租賃價格指數,今年1月,一線城市中,只有北京的房租價格環比上漲:上海環比下跌了0.53%、廣州下跌了0.33%、深圳下跌了1.09%。

雖然北京房租價格指數一月份上漲了1.50%,但是成交價和報價不是一回事,報價只是房東的預期。

根據我愛我家集團研究院發布的數據,1月份北京全市住房租賃交易總量環比下降19.6%,同比去年同期下降11.4%。

去年7月旺季過後,北京住房租賃交易量迄今已連續下滑6個月。

其他一線城市也是如此。在去年夏天的上漲之後,深圳每月的房租價格也是漲得少,跌得多。

深圳貝殼研究院統計,去年12月份深圳租賃市場成交量環比下降三成,同比下降近50%。

基本上各區成交出現普遍下降,其中龍華、南山和羅湖成交縮減明顯,環比降幅都超過30%,寶安、福田和龍崗成交環比下降超過20%。

幾個新一線城市中,杭州的租金自去年夏天以來下跌幅度較大,而且已經連跌4個月了。

雖然房租普遍下降,但每個城市下降的原因卻各有不同。

對於深圳來說,工作是影響房租市場的重要因素。

央視財經報導,深圳市民李女士表示:這兩個月大家過年要回家,然後會有很多房子退租,今年的經濟形勢不好,周圍也有很多同學離職,而且他們也沒有要找工作的打算,就是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之後,再回來找工作。

據北京晚報報導,隨著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的深入推進,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比上年減少了16.5萬,特別是其中15歲至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比上一年減少了23.3萬,住房租賃需求明顯減少。

在杭州,我愛我家品牌總監周包軍向《錢江晚報》分析稱,2017年全年、2018年上半年是(杭州)城中村的拆遷大年,一方面農民房出租供應量減少,另一方面他們自己從房東搖身一變成租客,這對前兩年租賃市場的火爆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隨著拆遷力度的減弱,安置房的交付,這部分需求減弱了。

此前,每日經濟新聞也報導過,2017年是杭州近年來拆遷量最大的一年,整個市場一房難求,不少人「手持千萬現金,四處找房」。

當時的杭州,滿城拆遷戶,房子沒拆完,新房沒建成,錢已到手,樓市需求暴增,嚴重供不應求。

除此之外,房租漲不動,還有一個總的原因,就是各地加快出台各自的樓市長效機制,研究制定「一城一策」方案,在「房住不炒、兩多一並」大方向下進行機制和體制創新。

主要包括供給端的土地供給人地掛鉤與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入市、房地產金融,需求端的城鎮化與農村人口落戶、棚戶區改造、城市更新,市場端的成交量和屋價監測與調控、房地產稅收改革等,目標是穩定房地產市場。

  央視點名「違建」,荊州花人民幣1.7億造的巨型關公像要被搬移了
  德國童書指新冠肺炎來自中國,經抗議後道歉下架
  柳葉刀研究:中國男女平均身高為東亞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