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護士總量嚴重不足,「滴滴打針」「共享護士」能解決問題並增加護理師收入嗎?

中國護士總量嚴重不足,「滴滴打針」「共享護士」能解決問題並增加護理師收入嗎?

本文來源:鈦媒體(微信id:taimeiti)

作者:鄭琪

這大半年來,北京市豐台區的王禾(化名)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通過使用手機APP預約護士的陪診服務。

在被確診為癌症後,由於家距離醫院太遠,身體虛弱的王禾又不方便經常出門,很多像取藥、掛號等這些不需要患者本人到場的事情,她都通過網上預約的護士來完成。

不過,「網約護士」這類服務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大多遊走在灰色地帶。

2017年,上海一款提供護士上門服務的APP因服務價格高於醫院三倍、缺乏標準而存在的醫療風險受到行業內質疑。

彼時,上海市衛計委認為平台存在護士資質不明、診療地點改變、服務內容超範圍、診療數據有風險等問題,涉嫌違規。

最近,國家衛健委發布了《關於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及試點方案,確定2019年2-12月在京、津、滬、蘇、浙、粵6地試點「互聯網+護理服務」。

這份文件使得 「網約護士」在6個試點城市名正言順了。

中國護士總量嚴重不足,「滴滴打針」「共享護士」能解決問題並增加護理師收入嗎?

「醫院的護士都忙,而上門服務本身的效率是低的,很多時間都花費在路上,這就是一個矛盾。」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告訴八點健聞。

金春林表示,「網約護士」的初衷本身是好的,因為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老年人本身移動不便,居家護理的需求是存在的。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大陸現有60歲以上老年人約2.4億,65歲以上老年人1.6億,其中還有近4000多萬是失能和半失能老人。

但是目前中國的護士總量嚴重不足,質量也不高,在這樣的前提下,這個試點實施起來像是水中撈月一樣。

據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介紹,截至2017年底,中國註冊護士總數超過380萬人,每千人口護士數提高到2.74,大陸醫護人員比也達到了1:1.1。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如此,中國與發達國家1:4、1:5的醫護比還有差距。

「網約護士」效率低,公立醫院的護士太忙,上門動力不足。

而非公醫療機構的「網約護士」服務價格可能又太高。

在這種情況下,預約上門的護理服務該由誰來完成?他們的服務對象是誰?該提供哪些服務?最終誰來買單?

在金春林看來,要解決這些問題,首先應該提高護士群體的地位和待遇,減少其人員流失,同時要花大力氣多培養護理人員。

其次,要明確「網約護士」的服務對象和可以提供的服務類型,避免出現護理資源的浪費。

再者,在支付方面,應當探索建立價格和相關支付保障機制,避免由於不合理定價帶來的新的社會不公平。

  迎接老齡化社會,中國多地出現【共享護士】;老人、患者有照顧,護理師有外快。

公立 pk 民營:效率與服務的比賽

「這對民營醫療機構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在盈海醫療院長彭勇看來,公立醫療機構缺乏自己做「網約護士」的動力。

他提到,公立醫療機構具有公益性質,一般服務的價格會定的比較親民,但是護士上門服務需要大量的時間成本和交通成本,公立醫療機構的護士上門,可以說是效率不高,還得「賠錢」。

而對於民營醫療機構來說,「網約護士」幾乎可以產生用戶、護士、醫療機構三方共贏的效果。

首先,在民營醫療機構,「網約護士」服務可以有一個較為合理的定價,激勵護士去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醫改這麼多年,醫生的陽光收入增長客觀,但是護士的收入並沒有大幅增長。而‘網約護士’的試點則給護士收入增長提供了一個機會。」

彭勇表示,護士的收入上去了,服務也會跟上去,這樣既能讓護士滿意,也能讓用戶滿意,民營醫療也能留住更多的護士人才。

此外,護士上門也可以為民營醫療機構帶來更多的患者。

「一個好的護士也是一個好的推廣者,推廣我們的品牌。」彭勇解釋到,「一方面,患者喜歡我們的護士服務,潛移默化地也會相信我們醫院的服務,從而選擇來我們的醫院看病。另一方面,護士上門能完成的服務只是一部分,如果遇到他不能解決的問題,護士也可以推薦患者到自身所在的醫療機構處理。」

誠然,目前市面上大多「網約護士」產品是由企業和民營醫療機構來經營的,但是並不意味者沒有公立醫院在這方面做出嘗試。

對此,醫護到家執行總裁王雨飛提到,目前國內醫療資源特別緊張,通過互聯網做醫療資源共享是很好的一件事。

未來民營醫療機構、公立醫療可以合作起來,利用各自的優勢來共同推動「互聯網+護理服務」行業的進步。

2018年9月20日,河南省濟源市第二人民醫院推出了「護士到家」服務。

5個月的實踐後,這家公立醫院開發經營的平台上註冊護士數已經達到215人。

其中173名為該院護士,其餘為外院護士。

這一平台主要提供基礎護理、母嬰護理、專科護理、檢驗服務四大類,共計22項上門服務項目。

與淘寶的操作模式類似,用戶可以可自助選擇購買所需服務,服務結束之後可進行評價。

目前,該平台已經完成303例上門服務。

「考慮到服務的性價比,其實二級或者基層公立醫療機構的護士來做這件事是最好的。」一位業內人士表示,民營的太貴,不適合大多數人使用。

而「公立醫療機構的護士太忙」其實只是三甲醫院的護士忙,工作相對沒有那麼忙的三級、二級乃至基層醫療機構的護士可以成為網約護士的主力軍。

王雨飛也表示,「全職護士的工作是倒班制,有些科室比較忙,也有些科室工作量屬於不飽和狀態。

如果這些科室的護士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賺更多的生活費,這也是不矛盾的。」

  60萬醫學院畢業生僅10萬從醫——中國年輕人為何不願當醫生?

服務範圍得定好

「如果一定要做護士上門的服務,就要界定好為誰服務。用有限的力量去服務最需要的人,不能因為有錢就去上門服務,這對整個社會是不利的。」在金春林看來,護士這塊「好鋼」必須要用到刀刃上。

這也是此次「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的原則之一。

在國家衛健委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指出,「互聯網+護理服務」重點對高齡或失能老年人、康復期患者和終末期患者等行動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復護理、專項護理、健康教育、安寧療護等方面的護理服務。

原則上,服務項目以需求量大、醫療風險低、易操作實施的技術為宜。

這幾年,以護士資源為核心的手機APP陸續上線,其中有些以陪診為主要服務的,也有些以上門護理為主要服務。

總體來看,提供護理服務的平台主要提供打針、輸液、采血、換藥、拆線、霧化治療等各類基礎護理服務,以及保胎針、產後護理等母嬰護理服務,還有壓瘡護理、吸痰、導尿、留置胃管等難度稍高的護理服務。

這些產品對於服務對象也沒有特殊規定。

用戶只需在手機上進行註冊和身份認證後,選擇所需服務,上傳醫療機構開具的處方、藥品、病歷等就醫證明,就可以下單預約護士。

這與此次「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的規定是否衝突?是否有可能造成護士資源的浪費?

據王雨飛介紹,按照醫護到家目前的經營數據來看,大部分的訂單都是為60歲以上的老年人服務的。

彭勇則表示,護理服務是可以分等級的,稍複雜的專業護理服務由專業的護士來完成,較簡單的由年輕護士來完成。「同時護士還可以提供陪伴、提醒吃藥等更加細節的服務,這樣護士上門的服務範圍就會更寬。」

美國的上門護士已有百年歷史,現在已經形成了特有的產業。

根據美國的經驗,不同機構、不同的護士可以提供不同的服務,這條路是走得通的。

目前,美國的上門護士主要分為兩類,即註冊護士和健康護工。

註冊護士必須通過正常的程序拿到護理文憑,參與工作後接受定期培訓,且具備熟練技能和臨床工作和家庭醫護方面的經驗等。

其提供的上門服務是按照醫囑執行醫療行為,除了注射、輸液以外,還可能進行給藥治療,術後24小時、一周7天的觀察護理等。

健康護工必須經過州衛生局培訓並獲得執照後,才能進入家庭醫護機構工作。

其工作內容主要為陪伴和看護,例如提醒患者吃藥,記錄患者的生命體征可能為患者提供生活幫助等。

以上所說的服務,是一般的家庭醫護機構都可以提供的。

但是如全美最大的非盈利家庭社區醫療保健組織VNSNY(紐約探訪護士服務)還會有自己的特色項目,如其與政府合作推出「護士家庭合作計劃」,針對低收入準備懷孕的婦女提供免費的孕前探訪和護理服務。

此外VNSNY還可以提供「愛滋病特殊需求計劃」,為愛滋病患者提供全面醫療護理。

誰買單?絕不能只服務有錢人

定價高於公立醫院是目前「網約護士」APP的共性。

以醫護到家APP為例,八點健聞使用軟件後發現,該平台打針服務定價139元/次;輸液服務定價189元/次,超過120分鐘部分,每30分鐘增加30元服務費;靜脈采血169元/次;留置針輸液219元/次;普通換藥159元/次。

與公立醫院相比,這些定價幾乎都高出10倍左右。

不過,目前國家對於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定價並沒有制定統一的標準。

相比之下,公立醫院自身提供的互聯網+護理服務價格是相對較低的。

如前文提到的,河南省濟源市第二人民醫院推出「護士到家」服務,其所提供的22項上門服務項目中,價格最高138元為乳房積乳疏通術,僅約為到院服務價格的1.5倍左右。

「醫護到家的價格是對市場價格和普通家庭收入進行市場調查後定下的。」

王雨飛表示,很多人認為目前「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定價比較貴,但實際上客戶的反饋是「能接受這個價格,從個人需求的角度來講,如果真的很不方便去醫院,是有支付意願的。」

從數據上來看,醫護到家平台上購買相關服務的人數不算少。

醫護到家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平台從成立至今共為約700萬人次提供過服務。

除用戶自付的方式外,保險也將成為互聯網+護理服務的支付方之一。

在美國,上門醫護的支付也有官方醫療保險(Medicare或Medicaid)、私人保險(商業保險)、自費等幾種選擇。

在中國,2016年6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選取吉林省長春市、上海市、江蘇省南通市、山東省青島市等15個城市作為試點地區,探索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緩解失能、半失能人群的支付壓力。

具體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提供什麼樣的服務?

以上海為例,根據新修訂的《上海市長期護理保險試點辦法》,年滿60周歲的職工醫保或居民醫保參保人員,可自願申請老年照護統一需求評估,經評估後,評估等級為二至六級的失能老人,由定點護理服務機構為其提供相應的護理服務,並按規定結算護理費用。

目前上海在長期護理保險制度內提供三種護理服務形式,分別是社區居家照護、養老機構照護以及住院醫療照護。

其中,社區居家照護對評估等級為二級或三級的,每周上門服務3次,評估等級為四級的,每周上門服務5次,評估等級為五級、六級的,每周上門服務7次,每次服務時間為1小時。

這種居家服務與「互聯網+護理服務」的性質類似,都是由護士上門為老人提供護理。

截至2018年11月底,上海長護險定點護理服務機構已有近千家,已申報執業護士、養老護理員、健康照護等各類護理服務人員約3.2萬人;同年1月至10月,長護險基金支付服務費用7.06億元。

  迎接老齡化社會,中國多地出現【共享護士】;老人、患者有照顧,護理師有外快。
  60萬醫學院畢業生僅10萬從醫——中國年輕人為何不願當醫生?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