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會見劉鶴,不要意向書(備忘錄)而要協議

本文來源:美國駐華大使館

美國時間2019年2月22日

特朗普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劉鶴副總理會面時的發言

橢圓形辦公室

東岸標準時間 下午2:31

特朗普總統:非常謝謝你們。 很榮幸與中國的副總理見面,他在中國備受敬重。 我們在進行貿易談判,貿易協議談判。 我們有很多來自中國的代表以及—你們知道,你們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們是誰—數字來自美國的代表。

我認為我們相處得很好。 最終,我認為最大的決定和甚至一些比較小的決定將由習主席和我本人決定。 我們預計在不遠的將來會面。

我只能說會談進行得很好,但是我們要看之後怎麽樣。 我認為有些點是這個團隊不會達成一致的,因為或許他們就不該達成一致,不被允許達成一致。 我想習主席和我會敲定最後的點,可能會,可能不會。

所以我只想說,劉副總理,非常榮幸和你見面。

特朗普總統:非常感謝你。 非常好。 告訴他:非常感謝你。 請你轉達我最誠摯的問候。

我們的會談進行得非常好。 有機會發生令人非常振奮的事。 這個協議將由我來簽署。 我已經和國會在聯系。 我已經在把近況告訴許多國會裏的人。 我們現在正在對價值500億的進口商品征收百分之25的關稅—大部分是科技和高科技商品。

我們現正對價值2000億的商品征收百分之10的關稅。 三月一日開始這百分之10就要上調。 加到百分之25。 所以我們可就2500億的商品征收百分之25的關稅。 而且還有大約2670億的商品是未征收關稅,還沒觸及的,我們以後再討論。

但如果我們可以達成協議,那就根本不需要那些討論。 所以我們就看怎麽樣吧。 但我們已經有非常好的會談。 你們知道,萊特希澤先生目前做得非常好。 但是要說做得非常好,鮑伯,是要把它談成,才算數,對吧?

萊特希澤大使:是的,閣下。

特朗普總統:而且協議要是對雙方都好的協議。

萊特希澤大使:是的,閣下。

特朗普總統:還有,史蒂芬,太好了。 但你要談成才是非常好。

威爾伯,桑尼—桑尼不在意,他只想要他們從農場主那裏購買大量產品。 對吧,桑尼? 那是你在乎的。 桑尼最關心的就是農場主,超出任何其他方面。

但賴瑞·庫德洛,大使先生— 是國家任職時間最長的州長,你們知道。 他現在是駐華大使。 但他之前任衣阿華州州長24年,對嗎?

布蘭斯塔德大使:二十… 嗯,我本來會是,但是你任命我做大使。 (笑聲)

特朗普總統:好,但你還是任職最久….

布蘭斯塔德大使:二十二年又四個月,是的。

特朗普總統:是我國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州長,我相信—

布蘭斯塔德大使:沒錯。 沒錯。

特朗普總統:(聽不清)從那時候。 而你作為州長工作出色,作為駐華大使工作出色。

而且我還可以說個故事,大使是個來自愛荷華的年輕人的時候,他去了中國。 他在中國和在愛荷華與中國人打交道。 他遇見當時的一個年輕人,現在這個人是中國的領導—習主席。 然後他跟他的夫人說-他回到家的時候— 這是幾年前的事,大使先生?

布蘭斯塔德大使:嗯,1970年— 他是1985年來奧艾瓦州的。

特朗普總統:對,但是—

布蘭斯塔德大使:1985年。

特朗普總統:— 你大概是1978年認識他的,對吧?

布蘭斯塔德大使:我1984年去中國,然後他1985年來愛荷華。

特朗普總統:所以他們結識,他回家跟夫人說:我剛認識了中國的以後的主席。 然後他們說:你怎麽知道? 他說:因為這位男士有極大的才幹,我相信他會成為中國以後的主席。 數年後,他成為中國以後的主席。 而且他們喜歡對方。

所以要選駐華大使的時候,我就說:」我想我有個正確的人選。 他正好是偉大的衣阿華州的州長」。 而你的工作非常卓越。 但我覺得那個故事太厲害了。

所以,多年前,你說你知道中國日後的主席是誰。 我覺得— 我覺得這個故事太棒了。 他的夫人也完全確認,所以很好。

所以我只想要謝謝各位出席。 我們現在就要開始討論。 我們在談。 再一次地,我想我們正在取得很多進展。 我覺得非常非常有機會可以達成協議。 我們某個時間點會與習主席會面— 前提是我們如果能向前,鮑伯。 你能不能就會面的可能性說兩句— 我們會不會….(聽不清)

萊特希澤大使:在一些非常重要的結構性問題上我們取得了進展,采購上取得了一些進展。 我們依然面臨少數幾個非常非常大的障礙,但如果取得-如果我們繼續取得進展,那就會是非常好的成果,我想劉副總理同意這點。

特朗普總統:取得很好的進展。 我認為我們取得很好的進展。 史蒂芬·馬努欽,你怎麽說?

馬努欽部長:我只想要補充,副總理和他的團隊已經同意多待兩天,所以我們明天將整天開會,一直延續到周日,可以繼續非常重要的—這是—大使在談多份諒解備忘錄談得非常好,這些備忘錄即將是有約束力且可強力執行的, 覆蓋所有不同類型的行業。

如果我們可以談成,這對美國公司是非常好的,讓中國終於對美國公司開放。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你們要用意向書的形式,或是你想把它管做什麼? 對我來說,那是浪費時間。

馬努欽部長:嗯,我們想要確定。 這些問題非常重要。 我們在處理幾百個問題—從金融服務到貨幣,到強制技術轉讓,到飛機,到快遞運送,到不同的行業。 所以這些是非常復雜的問題,大使—

特朗普總統:貨幣操縱-非常重要的話題,很多人沒想到這有關係。

馬努欽部長:是的。 那是其中一個領域,總統先生,我們其實談好並達成一個協議—就貨幣最強而有力的協議之一。 但我們未來兩天在很多議題上有很多任務作要做。

特朗普總統:貨幣你們談了,達成最終協議了嗎?

萊特希澤大使:貨幣有了,但我們未來兩天在很多議題上有很多任務作要做。

特朗普總統:穩定貨幣。

好,威爾伯·羅斯。

羅斯部長:對現況我感到非常振奮。 我認為關稅的狀況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可以填補更多空白,這可以作為一個好的替代。 但還有很多任務作要做,大家都說了。 所以要喝香檳慶祝還言之過早。

特朗普總統:還沒,我同意。

部長,你說,對農場主,(聽不清)。

珀杜部長:我認為現在雙方在做的工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當然很高興聽到有進展。 總統先生,我認為每個人都了解這個協議—如果有協議的話—最終將會由你和習主席完成。 我們了解這點。

很明顯地,你這方有些很棒的談判代表,副總理也有。 有很多細節要理順,但最終你和習主席將會需要真正完成這個協議。

特朗普總統:我覺得在農場主和向我們的農場主購買產品方面,做得很非常好。 他們已經做了巨大的承諾要做到這點。 但這將會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筆的農業協議。 這會是史上最大的農業協議,你想想看。

我不認為任何其他的能比得上,因為這是中國。 所以希望,如果我們達成協議,他們會購買大量各種種類的農產品。

大使先生,你希望的話,要發言嗎?

布蘭斯塔德大使:嗯,我想這可能是非常歷史性的時期。 這是世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 如果這些困難的結構性問題可以解決,我想不只對於中美兩國,對全世界的經濟都會帶來巨大利益。

所以我知道大家都非常努力工作。 我們已經展開了多場會談,在北京,在這裡。 我們贊賞各位的努力工作,孜孜不倦。

特朗普總統:謝謝。 是,進行得很好。

特朗普總統:我認為這個關係非常好。 這是我最想說的。 至於我們會不會達成協議,誰知道呢? 但我認為有機會。 但我認為這個關係是很棒的。 我認為我們現在和中國的關係比過去都好。 而這個是,你知道,這是很重大的發言。 我們的關係,主席—習主席和我的關係—我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強勁的。

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芬太尼。 習主席已經同意將芬太尼的銷售刑罰化。 現在,它不是刑事犯罪商品,因為,我想他們把它稱作「工業」還是什麼的。 但是它不是一個犯罪商品。 中國的法律比我們國家嚴得多,所以中國的毒品問題不大。 他們有個叫做死刑的東西。

而中國的法律比我們嚴格許多。 但他們同意要將芬太尼的銷售刑罰化,包括芬太尼往美國的銷售。 這是很重大的一件事,因為,你們知道,就算不是全部,大部分的芬太尼是中國來的。 這在我們向毒品宣戰當中,是很重大的一件事。

所以,我非常贊賞這點。 希望這是我們會中將敲定的另外一件事。

所以,取決於我們談的如何—我們現在就開會—但取決於談得如何,我們至少會再開一個會。 然後,最後,我和習主席會見面,討論最終的條款和沒有談成的事。 但我覺得已經談成很多,但他們要他和我同意最後的形式 。 但芬太尼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芬太尼的刑罰化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們很贊賞。

我想要謝謝大家出席。 副總理先生,非常感謝你。 正如史蒂芬所說的,他們已經延長出訪時間。 他們要延長兩天,臨時決定的,因為他們正在取得重大進展。 所以他們要多待兩天。

所以會是哪幾天? 周日和周一? 還是—

萊特希澤大使:周六和周日整天。

特朗普總統:周日整天。 所以他們周日晚上,周一上午離開。

所以,正在取得重大進展。 我們看看會怎麽樣。 非常謝謝你們。 感謝。

問:總統先生,因為有進展,你預計要延後期限嗎? 還是會堅持三月一日呢?

特朗普總統:嗯,我把期限定在三月一日,現在是百分之10。 而我認為如果—我是指,你可以告訴習主席 – 我認為 – 如果我看到進展,重大的進展,延後期限就不會是不恰當的-保持在百分之10,而不提高到百分之25。 而我會偏向要這麽做。 我甚至還沒跟我的人談。 大部分的人假設它就會自動開始—百分之25。 但那是我說的,我覺得是合理的時間期限。

但我們在談我們都沒想到會談的事。 我們在深入地談貿易,以及很多許多人想談但沒人想得到我們可以開始談的事項。 但我們有單獨一次的機會,達成對兩國都好的協議。 我們將會把握這個機會。

所以取決於我們談得怎樣。 如果我們談得好—傑夫,如果我們談判談得非常好,可能可以延長。 而且我不認為是長時間的延長,因為我可以想象如果要,史蒂芬,大約再一個月或不滿一個月—

馬努欽部長:是,我認為我們預計是很快地完成。 如果我們未來幾天到了取得進展的時候,提議你和習主席三月會面。

特朗普總統:是。 所以取決於他們未來幾天談得如何,我一定會加以考慮的。 好嗎?

問:技術轉讓—回到貿易協議—我們聽說你們在技術轉上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

特朗普總統:你想要談談轉讓嗎? 技術—

問:那還必須是協議的一部分嗎 —

特朗普總統:好,我讓鮑伯回答,你說吧,鮑伯。

問:謝謝。

萊特希澤大使:答案是,是的。 那是結構性問題的其中之一。 必須要處理好。 我是指,我們已經取得很多進展。 所以告訴你我們沒有進展的人,他是胡說。

問:總統先生,你想要什麼時候和習主席會面? 預計在海湖莊園會面嗎?

特朗普總統:或許會在海湖莊園。 或許很快就見,三月。 鮑伯,你有個日期嗎? 史蒂芬,你有個日期嗎?

馬努欽部長:我們在根據你的日程安排做規劃,總統先生。

特朗普總統:好,就這樣—我們有兩個日程安排。 我們會根據日程安排做規劃。

問:華為和中興的現況如何? 你還是會考慮禁止中國技術嗎?

特朗普總統:嗯,中興繳了一大筆罰款,12億,以前從來沒人聽說過的。 我們要大家來競爭。 我猜想這將會是我們這裡談的一個話題,鮑伯。 我們將會談論它。 我們可能也可能不把它包含在這個協議裏。

問:包含什麼?

問:你會撤銷刑事指控嗎?

特朗普總統:華為和中興。

問: 你會撤銷對華為的刑事指控以作為協議的一部分嗎?

特朗普總統:這些我們未來幾周全都會討論。 而且我們會和聯邦檢察官談。 我們會和司法部長談。 我們會再做該決定。 現在,那不是我們在討論的事。

但這是一個問題:他們會達成協議嗎? 不會嗎? 我覺得我們很有機會達成協議。 但是雙方都想要讓它成為一個有意義的協議。 我們不想要協議— 我可以代表副總理說,我可以代表習主席說,我可以代表我自己說:雙方都想要有實實在在的協議,我們想要讓它成為有意義的協議,而非談成了一個協議,但卻沒有任何意義。

我們想讓這個協議持續許多,許多年,一個對兩國都好的協議。 但我們想要讓它有意義。

這樣,雖然如此,中國的優勢是多年的巨大成功,犧牲了美國,所以他們了解這點。

而我從來不因此怪罪中國,我怪罪我們過去的領導。 我們的領導在貿易上工作做得很差勁。 我國去年整體貿易上損失了8000億。 八千億元。

所以副總理了解這點。 所以這個協議應當在20年前就達成了,而不是現在。

因為,20年來,美國真的一直被占便宜。

我不是在怪罪中國,我們應該對他們做一樣的事。 但我們卻沒那麽做。 我們的總統未盡職責。

你想要知道事實嗎? 我們的總統未盡職責。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