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賣團體課程的北京健身機構融資人民幣3.6億元,要賣私人課程了,商業模式可行嗎?

本文來源:虎嗅網

作者:mrpuppybunny

2019年2月20日,團操工作室超級猩猩宣布完成3.6億元D輪融資,本輪融資領投方為由星界資本和曜為資本,東方弘泰資本跟投。

超級猩猩的上一次融資是在2017年12月。

創始人跳跳向界面透露,公司2017年底獲得的C輪融資只使用了25%,目前的現金流健康。

公司原計劃在2019年6月融資,本輪融資基於投資方的信任和共識提前啟動。

關於超級猩猩和本輪融資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點?

本文主要從資金用途、現有業務模式(to C和to B)、行業現狀幾個方面進行探討。

資金用途

D輪融資將用於北京門店擴張,及進駐其他城市。

超級猩猩計劃在2019年6月之前完成100家全能店的新增。

除此之外,超級猩猩在2018年試驗推行的線私教業務「SUPERMONKEY MINI店」,也就是傳統的私教授課模式(私教主題店:1對1私教&私教小團課),將成為2019年重點推廣的項目之一。

公司的目標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在上海、廣州和成都三個城市開店運行。

此項業務的開展是為了彌補新用戶跟不上團體課節奏的問題,同時也是為了提升用戶留存。

當然,這筆錢肯定還要用於其他方面,但鋪店肯定占大頭。

「明星產品」:團體課模式(to C)

超級猩猩成立於2014年,第一家門店設立於深圳。

第一家門店是24小時無人值守、自助、無辦卡銷售。

對於「團體課工作室 」這一模式的探索是從2015年開始的,現已成為超級猩猩區別於其他品牌的模式之一。

基於這個模式,超級猩猩對團操類課程進行了多樣化的設計,其中50%為外部引進的版權課程,另有50%系超級猩猩自主研發的健身課程。

因此,團體課教練對於超級猩猩來說非常重要。

為什麼這麼說?

對於目前市面上的健身房或工作室來說,無法降低「教練流失率」。

目前,整個健身行業的教練流失率高達40~60%

目前,超級猩猩的全職教練和兼職教練各有200餘名。

其中,全職教練的70%為外部引入,其餘30%由超級猩猩自己培養,這也是超級猩猩開展的to B業務「超猩學院」(稍後提到)。

據創始人跳跳介紹,超級猩猩的全職教練流失人數不超過5人。

不過這一說法還未得到證實。

對於教練的績效考評,超級猩猩參考的是「轉介紹率」和「畢業率」,意思是對「續課率」沒有要求。

  中國中產階級的健身焦慮:你自律的朋友正在拋棄你

to B業務

To C業務已經得到市場驗證,再次基礎上,超級猩猩還在探索to B業務——「超猩學院」:以培訓學校的方式,為行業提供課程培訓、人才培養、職業培訓等整體打包解決方案。

2018年,公司舉辦了200餘場「超猩學院」的認證培訓,還推出了「Super Banana Program教練賦能投資計劃」,以「輸送」教練。

「超猩學院」將會是2019年重點推廣的業務之一。

除了業務模式,關於超級猩猩還有一個值得探討的點,選址。

選址

2019年一季度,超級猩猩將在北京來福士、望京等CBD區域新增5、6家門店。

目前,超級猩猩已進駐全國九座城市(上海、深圳、北京、廣州、杭州、南京、武漢、 重慶、成都),門店數量超過70家(全部為直營店)。

超級猩猩偏愛在商圈、購物中心首層、零售層設立門店。

所以在選址方面,超級猩猩花費了較大精力。

據報導,超級猩猩門店的收益70%取決於選址。

  那個被很多人酸的北京「共享健身倉」,半個月融資2500萬人民幣,估值1億。

行業現狀

國人的健身意識逐漸增強,健身支出逐漸升高。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上半年全國服務消費升級勢頭明顯,全國居民人均體育健身活動支出增長39.3%。

但是,目前的行業現狀和問題是什麼呢?

大批傳統健身房被行業淘汰,強調個性化、定制化的健身房開始搶奪市場,近些年來出現了一堆主打「互聯網 健身」的健身房。

不過,不論是在模式還是概念上尋求突破,健身行業的根本盈利模式仍然沒變,還是以「會員卡 私教課程收費」為主要收入來源。

互聯網健身品牌「光豬圈」曾公布過收入數據,這一收入構成和傳統健身房類似:私教收入占36%,會員收入占64%。

除了無法從根本上改變盈利模式,傳統或非傳統健身房都面臨著「用戶存留」的問題。

盡管互聯網健身房取消了「會籍 買課」這樣繁重的形式,在形式上降低了門檻,但實際上,要想維持運轉和盈利,還是需要解決兩個問題:「發展新用戶 留住老用戶」。

換句話說,不管傳統還是非傳統,健身房仍然需要讓用戶持續不斷地花錢。

  董明珠快手直播首秀瞄準小鎮後浪,格力發力下沉市場?

青山資本曾在2018年8月發文指出:新興的健身房在某種意義上更像是傳統健身房的縮小版,它的核心競爭力在於月卡模式帶來的低獲客成本,以及通過減少面積和增加智能化健身設備來提高的坪效和人效。

就目前超級猩猩的模式來說,To B模式的探索肯定是為了彌補To C業務的不足,彌補C端的用戶流失——對於那些對私教課有需求的用戶來說,團體課過於單一的模式限制了用戶群體。

所以,在驗證了團體課的可行性之後,超級猩猩開始發展私教課、小團體課業務。

這也就是為什麼超級猩猩要在2019年推行「SUPERMONKEY MINI店」,回歸到傳統健身房的模式。

說到底,新興的健身房通過技術手段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經營的效率。

但是,互聯網健身房並沒有從根本上顛覆健身行業,因為健身還是要回歸「線下」(即便Keep從「線上」起家,但也在去年開始在北京鋪店,目前已有7家門店)。

不過,新興健身房的出現為行業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

至於模式是否能夠行得通,還需要時間驗證。

  中國中產階級的健身焦慮:你自律的朋友正在拋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