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京一年後,他又回來了:還買了房

本文來源: Aha視頻(微信id:ahavideos)

之前,我身邊的一些人告訴我,過完年他們就不回北京了。

去年,北京常住人口減少了16.5萬人,與此同時,像杭州這樣的新一線城市人口數量接近千萬。

都說這是遷徙的一年。

我們拍攝了「來,換個地方」系列視頻,是國內首部記錄當代年輕人在各地輾轉的微紀錄視頻。

第一集的主角叫韋凡,在30歲那年,他離開北京,去了杭州,還在南京買了房。

可今年初,他又回北京了。

韋凡說北京就像是渣男前男友,離開時鬆了口氣,但後來又挺想念。

以下是影片:

30歲,離京買房

「北京就像是個渣男前男友」

口述:韋凡

1

我叫韋凡,今年31歲,江蘇淮安人。

前兩天,我剛交了北京四萬的房租。

一年的,五環,單間,比一年前貴。

一年前也就是2018年初,我才離開北京,去了杭州。

中間我還去南京買了個房,因為別的地方也買不起。

逃離北京一年後,他又回來瞭:還買瞭房(有視頻)

30歲之前我可能是那種典型的「浪子」。

大學剛畢業那年,受《奮鬥》的影響,大家都去北京。

但我覺得那劇特傻,尤其看到陸濤豎個領子說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剛畢業時最大的理想就是回家待著,搞個樂隊,有紅塔山抽。

畢業那年我去北京玩了一趟,住在朋友租的破板房裡,三個男人擠在一張床上。

當時旁邊是百度大樓,我看到好多禿頂從裡面走出來。

我覺得完了,我不能接受禿頂。

  北京朝陽區人民高於一切

那些朋友去北京,最快的半年就回老家了,幹類似電話銷售的底層工作,一年下來也掙不到錢。

朋友喊我去,我不願意去。

我去了南京。在街邊搗騰賣衣服,也沒搗騰出什麼。

在南京的地下室里,有天抽了大半包煙,抱著馬桶吐完突然決定走。

那時兜里還有800,剛好重慶青旅在招人,我就去了。

兩個月後去了拉薩,每天曬太陽,喝茶,親姑娘。

為了追求刺激我一直無聊一直走。

前兩天我翻我的雲相冊,我可能基本上去過全國超過一半的地方。

  北京寂靜如夜,平頭百姓終於可以不受蠱惑

2

第一次當北漂是2016年的事。

我有幾個朋友要來北京,剛好我想找份嚴肅的工作,就和幾個朋友來了北京。

我做公眾號。

那時候,薪水一萬塊,經常加班到後半夜,出來都是霧霾。

但白天我也不起,一覺睡到中午。

從不坐班,也沒有上班的概念。

當時住通州,晚上打車打不到,凍得大腿根疼。

治安也不太好,我摩托車被偷過幾次汽油。

浪子、嬉皮士。可能過著類似這樣的生活。

我的朋友說,我是那種一定不會買房的人。

結果去年我就買了,在我第一次離開北京以後。

離開北京時因為這里有很多沒法解決的問題:空氣極差,我當然也想在這兒買房,但我買得起嗎,北京讓我買嗎?

也因為我30歲了。

  北京的國際臉,【望京】是怎麼蛻變的?

我身邊的朋友比我小,他們都是20出頭,29歲之前我沒覺得和他們有區別,就大家一起玩,打打遊戲,吹吹牛,說說笑話。

但我生日之後,突然一下子不一樣了。

感覺要面對下一個十年的問題,我沒法像20多歲那樣繼續揮霍青春。

接下來的生活,你還是要有所計劃。

剛好杭州有工作機會,我就來了。

我離開北京那天我重重地喘了口氣,就像網路上的那種渣男前男友你知道嗎?

就是他折磨了你很久,你終於可以逃脫他的手心了,然後你鬆了一口氣。

離開北京的時候,我很開心,我終於要在春天來到杭州了。

  為什麼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成了「杭漂」?

3

沒想到春天沒來,「牢獄」生活來了。

每天上午9點起床上班,下午6點到凌晨兩點下班。

晚上回家看快手,從中知道了飛機的製作過程。

養貓,也是熬貓。

西部不是有人熬鷹嘛,貓如果不睡覺,我就不讓它睡覺,就盯著它。

結果現在把我熬失眠了。

牢獄生活過了270天,總是假裝自己很忙。

在杭州最難解決的問題是孤獨。

我除了工作交際外沒有社交,沒朋友,沒女友。

生活中很少跟真人交流,我會跟我的導航說話,我會罵它,我也會誇它,我還會安慰它。

逃離北京一年後,他又回來瞭:還買瞭房(有視頻)

老有人覺得杭州更安逸,並沒有。

我的工作比北京辛苦,經常加班到一兩點,回家澡都懶得洗直接一趴。

互聯網公司都是窮忙。

4

再說說我買房的事。在北京買不起,在杭州沒理由買,南京是個接盤俠。

我按價格排序找的房源,找了一個自己供得起的。

買房時我爸出了些錢,從銀行貸了款,每月還五位數。

從銀行貸款出來的時候,下著雨,突然感覺我跟這個城市好像有關係了。

逃離北京一年後,他又回來瞭:還買瞭房(有視頻)

空房平時出租,雖然我每次進去的時間不超過五分鐘,但這是我30歲後做的最現實的選擇。

現在不慌了,就算再到北京漂十年也可以,因為感覺隨時能回南京生活。

5

沒想到的是,我離開北京後開始喜歡北京。

杭州待久了也沒勁,又開始想念北京豐富的文娛生活,那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有太多可聊的話題。

我還沒穩定,還很動蕩。

北京就是這樣一個萬丈紅塵,我想回就回來了。

所以今年,我又回來了。

你呢?

  北京朝陽區人民高於一切
  北京的國際臉,【望京】是怎麼蛻變的?
  北京寂靜如夜,平頭百姓終於可以不受蠱惑
  為什麼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成了「杭漂」?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