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愛的那家餐館,在外賣平台上消失了

我最愛的那傢餐館,在外賣平臺上消失瞭

本文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孫雪池

這簡直就是自殺式的行銷

20%!

外賣平台的傭金最近已經漲到了20%,有些達到了22%甚至更高。

這意味著商家單筆流水100元,要支付22元服務費給外賣平台。

換句話說,消費者叫外賣時,價格更高了,分量更少了。

外賣平台傭金在2018年7月份還曾是15%,隨著傭金的水漲船高,商家與平台的矛盾凸顯,甚至部分商家不堪重負,選擇逃離。

有網友感嘆「我愛吃的那家餐館,在外賣平台上消失了」。

漲價:過河拆橋?

「我已經放棄線上了,完全沒利潤」。王寧是一家炒菜館的老板,自從外賣平台將商戶的傭金從15%調高到20%,他就放棄了線上業務。

一單堂食25元的單,經過滿減和紅包活動之後,線上賣12元。

本身就比堂食降價了50%,再付給平台15%的傭金,最後商家只收8塊左右,都不夠成本。

如今傭金再上調到20%,線上訂單盈利點幾乎為零。

「以前平台還會給商家補貼,可是現在,狼多肉少」,王寧說,幾乎等於沒有了。

  「餓了麼」施壓商家,春節期間不要用「美團」,否則變花樣整你

一邊是老商家決絕的離開,一邊是新商戶入駐得猶豫不決。

平時顧客堂食消費40元,商家賺20元。

但是上了美團之後,商家要付20%的傭金,顧客想吃同樣量的東西,需要支付60元,商家卻只能賺10元。

一家新開張飯店的老板分析,「我們算了好久,覺得並不划算不想做。但好多顧客都問,覺得居民區附近你不做外賣顯得不合群」。

賺得少,不想做。

這不是個例,而是商戶的普遍心聲。

下面的圖片是周刊君在採訪過程中,一商戶出示的訂單截圖。

訂單顯示,訂單的商品費加包裝費共237元,顧客實際付款233.5元,商家的實際收入是183.2元。

不算商家自己做的滿減活動支出,平台抽成近20%,算上滿減活動的8元,商家一單的支出接近單筆流水的22%。

而根據餓了麼和美團外賣官APP官方數據,單筆傭金最高可達25%。

餐飲行業的利潤30%-40%不等,除去20%左右的傭金,商家還要負擔食材成本、房租、人工成本和稅,這麼一圈下來,幾乎白忙活。

此外還有商家反映,單筆流水金額越小,商家越吃虧,因為這個抽成還有最低標準。

他舉例說,35元和25元的單,平台都會抽5元。

有些金額過低的單,反而會賠錢,這讓商家無奈卻無力反擊。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針對這個不成文的規定,該商家表示,部分商戶會選擇調高線上的單價,以減少損失,更有甚者會在商品的分量上做手腳。

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成本還是會轉嫁到了消費者身上。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此外,部分商家在和外賣平台合作之餘,還開拓了自己的線下電話訂餐業務。

「就是最原始的外賣送餐,我們自己接單自己送餐賺了都是自己的」。餃子館老板智強說,市場競爭激烈,生意越來越難做。

其實商家在入駐外賣平台的時候可以選擇自行配送或者平台配送。

自行配送,平台收取傭金3%–10%不等,平台配送,傭金則收取15%-25%不等,但遠距離配送,多數商家力不從心,不得不依賴平台。

除了平台本身的傭金上調壓力,在外賣平台這個生態圈里,商家之間也存在著激烈的競爭。

為了最大限度的提高訂單量,平台鼓勵商戶做滿減活動,同時還推出了競價排名機制。

據一商戶透露,如果排名靠後,平台有權要求其退出平台。

叫過外賣的人都知道,滿減就是滿多少減多少。

看似簡單的滿減,難倒了一批小商戶。

「有些商家為了刷單搶排名經常滿28減22,對小本經營的店,這簡直就是自殺式的行銷」。這種競爭搞壞了市場風氣,智強表示玩不起,打算放棄做線上滿減活動了.

理論上,商戶可以自主選擇是否做滿減活動,可現實是不做就沒有競爭優勢,吸引不到用戶,進而影響訂單量,排名就會靠後,收益自然會減少,惡性循環。

而競價排名,理論上的衡量標準是訂單量和消費者的評價,但實際上也是可以在後台付費操作,類似於百度的推廣。

餓了麼和美團平台上的入駐商家都超過300萬,換句話說,如果商家不花錢,在幾百萬個商家排名里,用戶很難看到你,又何談盈利。

上漲的傭金、爭不起的排名、難以負荷的滿減活動,隨便一樣都讓一家普通店鋪難以消化。

可即便如此,仍有超過五百萬家商家在平台上硬撐。

不賺錢,為什麼不離開?

在被問及這個問題的時候,不管是離開了的,還是留下的,所有商家的回答驚人的一致:搶占市場。

《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關於網上外賣的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6月,大陸網上外賣用戶規模達到3.64億,其中,手機網上外賣用戶規模達到3.44億。

市場的確有足夠的誘惑力。

不做,就等於你放棄了市場早晚要萎縮,做,卻又不賺錢全靠強撐。

多家商家表示,一單賺一塊錢都是多的。

有商家抱怨,平台簡直就是卸磨殺驢。

2016年,外賣剛開始大規模發展的時候,外賣平台為了開拓市場,用盡各種手段對商家和用戶實行雙向補貼。

靠著商家和用戶,有了如今的規模,卻開始一邊漲傭金,一邊搞競價排名末位淘汰,兩頭圍堵商家,壓榨消費者。

然美團工作人員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回應,有商家退出平台原因很多,有些是由於店鋪轉讓以及合同到期,另外就是一些商家本身競爭力不強,退出是市場優勝劣汰的結果。

但部分商家表示,平台這麼做,是過河拆橋,得不償失。

我最愛的那傢餐館,在外賣平臺上消失瞭

唇亡齒寒

外賣是在互聯網紅利期發展起來的產物,發展初期避免不了的要走燒錢補貼,跑馬圈地的老路。

可如今,無論是市場份額還是口碑,外賣行業都趨於穩定,平台的發展訴求也從搶占市場過渡到了做到盈利。

雖然美團工作人員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回應:提高傭金主要是因為公司經營成本以及人工費用增加。

餓了麼相關負責人曾在接受封面新聞採訪時也善意滿滿:本地生活服務行業還在培育階段,不應簡單粗暴地把商家當韭菜收割,只有商家健康發展,行業才能健康發展。

但不能回避的是,提高傭金確實逼退了一批商家,盈利是外賣平台傭金上漲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家商戶一個月到底能為外賣平台盈利多少?

舉例而言,單量相對多的店,比如地鐵周邊,商圈附近的店一天四百單,一個月外賣流水三四十萬是有的,按平台抽取傭金20%計算 ,一個月平台收益6-8萬。

單量相對少的店,比如小區里,或是不方便外帶的面館,一個月兩百多單,一個月平台收益千八百塊。

再舉個商家自行配送的例子,如果商家每天有60單,自行配送比平台配送平均一單按節省5元計算,一天300元,一年可節省十萬元。

目前一半以上專做外賣的商家,一年的淨利潤還不到十萬元。

商家的盈利能力直接影響平台的收益,這似乎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存在競價排名,優勝劣汰了。

沒有價值的商家,會被平台毫不猶豫的拋棄。

但平台和商家是利益共同體,哪一方傷著了,這個生意都不可持久。

被抱怨過河拆橋的外賣平台也並非真的不愛惜羽毛,他們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周刊君走訪的用戶中,幾家在三年以上的老店,傭金仍維持在15%,沒有上漲。

那些連鎖經營的商家,影響也並不大,調整傭金似乎主要針對的是新的個體中小商戶。

利益之爭,總是弱肉強食。

商家在考慮如何活下去的時候,平台考慮的是該讓誰活下去,對於平台而言,核心用戶層,始終不會被拋棄,因為要保證收益,最危險的還是那些自身盈利都困難的小商家。

外賣在整個餐飲市場的滲透率只有10%,外賣行業仍方興未艾。

但任何一個行業發展過程中都不可避免的要經歷幾輪洗牌,方能大浪淘沙。

目前美團、餓了麼在外賣市場的交易額總占比高達95%,外賣市場已經形成了雙寡頭壟斷局面。

如果說平台的廝殺是外賣行業的首輪洗牌,那如今格局初定,身處其中的商家們正經歷著的,便是外賣行業的二次洗牌。

送不起的、盈利能力弱的、行銷能力差的都將被洗出外賣市場,這是外賣平台發展訴求改變的結果,也是市場自我調節的結果。

  逃離美團外賣:最高抽成26%,部分商家每單只賺1塊錢
  你常叫的外賣變貴了
  珠海某高校引進外賣神器,每天上千份外賣不再怕被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