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宮的燈光秀,照顧了大多數人的審美嗎?

本文來源:薦見美學堂(微信id:gh_8177863ad5f5)

1

今天明天的兩個晚上,快600歲的紫禁城第一次以博物院身份辦「燈會」,這也是故宮建院94年來的首次。

「紫禁城上元之夜」活動地點,主要安排在故宮博物院的午門展廳、太和門廣場、故宮東城牆、神武門……

燈會的效果圖從昨天晚上就被放了出來。

僅從圖上看,紫禁城「光效非凡」,和過去人們印象中那個古老、冷靜和有距離感的宮殿,判若兩地。

這個曾經的皇宮禁地變得年輕、富有激情,仿佛巨大的時尚迪廳。

這種錯世感,激發了人們的興趣,也激發了公眾進宮刷夜的熱情。

以下是網傳的故宮燈光秀組圖

以下是相機延時攝影的影片

首次開放的預約門票被一搶而空。

二次開放預約後,流量再次蜂擁而至,結果是故宮的官網癱瘓了……

大量沒搶到票的攝影愛好者集聚故宮午門前,為了占據更好的攝影角度,人們中午就趕到了,開始搶占機位。

離入夜還有相當長時間。

搶占地形的攝影者和騎車在午門穿梭的安保人員,就都嚴陣以待了。

午門前已經被擠滿。

那些在崩潰的官網面前無可奈何,也無法趕到現場排隊的人,唯一能做的,是當起了段子手。

有人甚至自稱自己是阿哥,元宵節進不了故宮,有失顏面。

2

這些年早已習慣「網紅」身份的故宮,為了這場全球矚目的網紅直播,和百年來的首個「夜場」也做足準備。

因為,以前故宮的晚上是這樣的….

從故宮的內部道路,到故宮的大殿,「黑暗」一直是主旋律。

以至於,人們總會在故宮裏行走時,不由自主想起那些深宮中的冤屈亡者。

保持黑暗,並不是因為故宮缺電費錢,而是因為作為世界最大的木質皇宮建築群,故宮的防火任務非常重大。

大功率用電設備在故宮禁用了好多年,甚至在古代為了避諱「火」字,失火都說「走水」。

為了避免明火明線,1961年故宮的東南部建立第一條700餘米的地下電纜,1972年故宮鋪設了8公里地下電纜。

但在用電上,一直有著嚴格限制。

直到兩年前,故宮才小心翼翼地小範圍引進了光源。

從故宮中軸線上太和殿,到坤寧宮一線的6座宮殿開啟了120組照明電源。

這些光源都經過精心設計,會隨著自然光線變化調整亮度。

太和殿的內部照明燈柱,光束強烈,但燈面溫度很低,燈柱的電線可以拔掉,燈柱可以移走。

每一個燈的朝向,也都經過特別的設計。

這次「紫禁城上元之夜」是故宮「用電史」上最大膽,也最大規模的一次,整個古建群都將被照亮。

故宮是高壓自管用戶,也就是說供電公司將電送到故宮自個的配電室。

故宮內線路設備產權屬於故宮所有,由故宮自行維護,包括維修、運行。

這次不夜宮燈光秀,國網北京電力動用了大量人力對故宮外電源進行特巡檢查,並派發電車備用,重點巡視景山公園、大觀園、德勝門、永定門附近。

3

燈光今晚準時開啟。

但很多人發現,黑了一百年的紫禁城之夜,像憋了一百年的氣力一樣——它實在太亮了,燈也實在太多了。

人們看到的是射燈,射燈,還是射燈……..

有現場的網友吐槽說:能不能把射燈關了,照亮建築物就行了,「這樣的故宮跟大唐芙蓉園有什麼區別」。

配色也是讓人吐槽的地方。

詭異的藍光和大紅的基調,組成一種不可名狀的圖景。

還有網友發自肺腑吐槽:「故宮的燈光秀是乾隆爺拍的板嗎?」

這可真說不準,畢竟我們乾隆爺的審美偏好也是有目共睹的——跟這場花花綠綠的燈光秀出奇一致。

還記得那期不小心變成「大型吐槽乾隆審美現場」的《國家寶藏》嗎?

當期節目的文物主人公,有個相當隨便的名字,叫「各種釉彩大瓶」。

到底有多「各種」?還請你細瞧瞧。

叫「各種釉彩」實在是虧待了它,它的全名其實是:

清乾隆青花五彩鬥彩金彩琺瑯彩紅釉粉青釉霽藍釉松石綠釉窯變釉仿官釉仿哥釉仿汝釉醬色釉三陽開泰博古九鼎吉慶有餘丹鳳朝陽太平有象仙山瓊閣蟠螭紋蝙蝠紋花卉紋如意紋萬字紋靈芝紋螭耳大瓶!

如果說我們今天的燈光秀是「著最閃的衫,扮十分感慨」的浮誇摩登都市風;

那麽乾隆爺這款看著就貴氣側漏的大瓶子,就是脫下靚衫、換上花棉襖的歡脫農家樂。

再來看看乾隆爺的其他手筆吧,也是一水兒的花里胡哨:

粉色的蝴蝶結,少女感十足哦!

看到這瓶,

就想起那些為我們秀發操刀的Tony哥哥們。

嗯……

突然想高唱一曲《難忘今宵》?

🐟:我是誰我在哪兒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管乾隆爺跟故宮燈光秀有著怎樣不可告人的聯繫,我們似乎已經養成了在審美受到傷害之後,向歷史索要蛛絲馬跡、自娛自樂的「皮實」精神。

但別忘了,這世上還有許多比眼前的「大紅大藍」更美的東西。

▲日本春日大社、姬路護國神社、奈良長谷寺的燈會

▲日本淺草寺

▲巴黎聖母院

或許故宮的燈光秀設置,真的是在照顧大部分人的審美,「人民群眾喜聞樂見」,射燈一閃,色彩一映,歡天喜地,乘興而歸。

可我們中的大部分人,真的會喜歡這樣閃耀在夜色裏的故宮嗎?

薦友@時光碎影說,他十多年前寫過一篇遊記,羅馬老城一直燈光昏暗。後來讀到羅馬市長關於為什麼不搞「亮麗工程」的說明——

「羅馬數千年的文明之光,不需要更多的點綴。」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