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翟天臨事件談「中國國情」,表演系真的需要博士嗎?

本文來源:看理想(微信id:ikanlixiang)(中國知名文化出版社《理想國》旗下)

講述:梁文道(香港知名文人)

整理:看理想

可能你已經知道翟天臨「不知知網」所引發的「涉嫌學術不端」事件,以及背後牽連出北京電影學院的一連串爭論。

關於這些事情我不再過多討論,只想問一個對我而言更加核心的問題,那就是:一個演員是否有必要去讀博?

你可能會認為,這個問題聽起來十分無聊,一個演員去修讀博士學位,一個演員是學霸,有自己的學術追求,這有什麼不好?

當然沒什麼不好,我覺得這是個人興趣,執著到這個程度,我甚至相當贊賞。

但是我們可以來看看翟天臨所取得的博士學位,是電影學院裏表演系的博士,可問題是,表演系設立的碩士、博士真的有必要嗎?

  【在中國,論文是門好生意】翟天臨事件中的「知網」被起底

1.

具有「中國特色」的表演系博士

為什麼我會提出這個問題,那是因為如果我們與世界其他國家的情況進行一定比較,就會發現一些「中國特色」了——

這個問題的核心在於,一個演員如果想在表演上、在自己的表演造詣上獲得更大的進步,他選擇回到學校專門研究這門學問,那的確是一件讓人非常欽佩的事。

可是,表演這件事情,如何能夠成為一種擁有碩士以及博士學位的專業?

表演首先是一門專業,這無可置疑,經過專業訓練的演員與沒有經過訓練的素人演員,在很多方面都會表現出相當大的差異,這是我們大家都清楚的。

只不過問題在於,這樣的專業訓練應該到什麼地步為止?

一個學校如果能夠開設表演專業博士,那這個博士學位所教授的到底是什麼呢?會有哪些科目的設置?

而一個演員的表演藝術,是不是在念完博士之後就必然懂得更深刻、表演更加優秀了呢?

比如這回翟天臨事件引發的一系列問題,大家一路追問的都是他的學術水平究竟如何,有沒有按照相關規定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和研究等等。

不過讓我們再回過頭思考另一個問題,一個學表演的人,如果只是想要提高自己的表演藝術,是否有必要寫這些論文呢?

需要明確的是,寫學術論文的要求和對一個藝術表演者在藝術造詣上想更進一層樓的要求,其實是兩條不同的路線。

前者是一種學術上的追求,後者是一種藝術上的追求,而對於藝術的追求,又該如何通過論文的形式表達出來呢?

舉一些大家比較常見的例子,比如美國開設表演藝術以及戲劇專業的著名院校裏,其中有一所非常知名的學校,那就是耶魯大學。

耶魯大學的戲劇學院在全球都頗具地位,也非常受人尊敬。

▲耶魯大學戲劇學院知名校友:梅莉史翠普

我們仔細研究一下耶魯大學的戲劇學院。

首先,戲劇學院的現任院長詹姆斯·邦迪(James Bundy),他本人便未有博士學位,但是他為什麼能夠當上一所戲劇學院的院長呢?

那是因為他在戲劇領域裡的經歷,足以使得他讓人信服。

詹姆斯·邦迪曾經擔任紐約當年最有名的一個劇團——The Acting Company的Associate Producing Director(製作副總監),同時他也參與過很多戲劇節的創辦,可以說他在美國戲劇界裏是個響噹噹的大人物,於是耶魯請他來擔任院長。

▲詹姆斯·邦迪(James Bundy)

如此說來,耶魯大學的院長本人都沒有博士學位,只有一個碩士學位(MFA)的話,請問耶魯大學戲劇學院是否還能開辦博士課程嗎?

如果你稍查閱相關資料就會發現,原來耶魯大學戲劇學院這樣的名校,也沒有設立表演系的博士學位及相關課程。

2.

學習表演和研究表演,是兩回事

為什麼這樣的頂級戲劇院校都沒有開設博士學位呢?

這正是因為,他們並不清楚一個表演專業的博士課程和學位該如何開設開辦。

因為如果已經到達博士階段,一般情況下被認為已經是一個做學問的階段。

而做學問的階段所要求的就是,就以表演專業為例,要求不僅僅是表演好,而是能夠就研究表演而發明一套理論、研究出一套表演方法。

但是研究做得好並不代表表演就一定好,而通常會選擇表演這個專業,多數還是為了提升自己的表演技能,更懂得如何做一個優秀的演員,而不是專門研究表演本身。

當然大家也不要誤會,認為一所學校沒有設立博士學位就算不上一所好學校,這是一種誤區。

另一所有名的與影視劇、表演相關的院校,就是南加州大學,它的電影學院也具有很高的聲望,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也都是南加州的校友。

但是南加州大學的影視製作專業也只設置了碩士課程,沒有博士課程,理由也是同耶魯大學戲劇學院一樣的。

同時,這類具有更強實踐性的碩士專業,所取得的學位通常被稱作MFA,Master of Fine Arts(藝術碩士)。

在美國或者今天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流行學院體制裏的Master of Fine Arts,這與Master of Philosophy,哲學碩士這樣的學位有著非常不同的要求——

比如,哲學碩士學位通常要求你在專業領域裡要做出一定的學術上的研究成果,要有像樣的碩士學位論文,以證明你具有一定的學問水平。

但是,如果你修習的是MFA,那麽要求的就是你在專業藝術領域裡要具有一定的表演上的功力,這就是為什麼許多著名戲劇表演的藝術院校,最後要求學生提交的不是一篇論文,而是一份作業——這份作業可能是一出戲劇表演,也可能是一部劇本。

實際上,連這類非常流行的藝術碩士,在戲劇領域、表演領域同樣存在很大的爭議——這就是因為很多人認為,表演、戲劇這些藝術形式根本沒必要修習到碩士,只需要經歷一定的專業訓練就足以。

比如說,在英國也有一所非常受敬重的戲劇學院,那就是牛津大學戲劇學院。

牛津大學的戲劇學院通常頒授的是兩類課程,一種是三年制課程,另一種是一年制課程。

而這兩類課程的分別就在於,一年課程多半是提供給已具有一定資歷的演員,類似再進修,而三年課程則通常是為了那些想要從頭開始學習戲劇等專業知識技巧的年輕人。

而無論是三年課程還是一年課程,最終授予的也僅是一個本科學歷,而沒有MFA這類的碩士學位,更沒有博士學位。

舉世知名的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院長是史蒂夫·科爾(Steve Coll),他的教授席位還是院校裏頂級的一個講座教授席——亨利·盧斯講座教授席(亨利·盧斯是《時代》雜誌的創辦人)。

可是身為一所院系的負責人,史蒂夫·科爾其實也只獲得過一個本科學位。

但是,史蒂夫·科爾曾是兩任普利茲獎獲得者,還獲得過兩次美國海外記者俱樂部獎,得到過美國筆協的加爾布雷斯獎等等新聞領域的重要獎項,而且他還是《紐約客》的在職作家。

所以他在新聞界裏的江湖威望和地位,讓他能在新聞學院裏教書。

而他教的是什麼?

就是教你如何成為一個優秀有素質的記者,而不是指導你寫論文。

3.

過度強調「學位化」的社會

通過上述這些例子,你會發現,無論是傳媒領域還是表演藝術領域,這些院校通常更在乎的是,能否找到在領域內非常厲害的專業行家來指導學習。

所以這些專業系所、專業領域,當你在修習的是實踐的藝術、實踐的學問的時候,通常是由那些前線頂端、擁有實戰經驗的人來指導。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國家有些傳媒領域的院校,你會看到在裡面擔任教授、講師的其實很多都是厲害的行內人,而不一定是擁有很高學位的人,在我看來這是正常的。

那麽回頭再來看看這些院校,比如北京電影學院的表演博士究竟是做什麼的呢?為什麼這些院校要開辦博士點,尤其是表演藝術專業為什麼要設立博士學位呢?

歐美國家你幾乎很難聽說有表演博士,這可謂是「中國特色」。

至於為什麼要開設,據我僅限的「道聽途說」的說法表示,很有可能是因為一旦一所學校開設了一個博士點,那就能多一筆資助項目,多一點資源。

換句話說,多開設博士專業,學校的經費就會增加,院校的地位也會隨之上升。

除此之外,我們知道現在中國也追上了一個世界普世的潮流,就是任何事情都喜歡強調「學位化」。

但是中國在這方面,其實已經走得相當極端了。

比如歐美許多國家,過去護士是不需要一個本科學位的,甚至過去當老師都不一定需要本科學位,但問題是後來大家普遍認為本科學位太重要,所以這些專業也逐漸要求本科學位。

既然這些專業都需要學位化,那我們中國幹脆將主持人專業也首先「學位化」,而學位化之後就會不斷追求下去。

有了本科就要有碩士,有了碩士之後那應該也要有博士,乃至於到了最後,這個博士學位為什麼有用,究竟博士是用來做什麼的,我們都已經忘記了,總之好像有博士學位就比沒有的好。

說回表演系博士,既然一個人想要獲得表演系的博士學位,那麽應該具有的水平是必須在表演藝術上達到一個更為高深的階段,可問題就在於,表演這樣的實踐性內容該如何評判為好呢?

簡而言之,就是該怎麽考核一個人的表演,怎麽能表達說「這個人的表演一看就知道是個博士後」,「那個演員我一看就知道是個本科的」呢?

比如陳道明、葛優這些優秀的演員,我們難道能稱之為「博士級的演員」嗎?

▲葛優(右一)、翟天臨(右二)共同出演的2019春晚小品節目

正是面對這樣那樣的現實情況,我們就只好採用一種「一刀切」的要求方法,那就是你也必須寫學位論文,也得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

但是,這些人本來學的是表演,並不是研究表演,你讓他如何寫專業論文呢?

由於出現了這樣的要求,最後產生的結果就是很常見的抄襲、拼湊文章了。

當然,我並非有意為翟天臨洗白,而是想說明這種體制本身就很成問題。

我們現在的要求便是「一刀切」,要求所有的博士、碩士都要具有相等的學問上的系統資歷,而不管這個博士、碩士學位究竟是研習什麼的,必然就產生這類結果。

這其實有點像很多年前,陳丹青曾批評的現象,一個畫畫非常好的學生,只因為英文不及格就不允許他畢業,本來他只是來學畫畫的,又不是來學英文的。

如果他是做藝術研究,你考核英文還比較自然合理,因為能夠研讀更多參考的資料和研究工具,但是人家只是想畫畫,何苦非要讓他學英文呢。

4.

一切皆可「形式主義」

最後話說回來,我們現在要求論文必須發表在核心期刊上,可問題是以我所知,中國某些學問領域的核心期刊,本身就存在諸多問題。

我曾聽聞一個最為驚人的例子是,一位在德國修讀了八年印度學專業的博士,精通梵文、藏文,也擁有很嚴謹的研究方法,當他海歸回國後,曾做了一份關於早期印度藝術的研究報告,也投稿給國內某核心期刊,結果卻被直接拒絕發表了。

他當時覺得很不解,卻在三個月之後發現這份期刊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各方面都和他原來投稿的文章雷同,只不過作者卻換成了另一個人的名字。

你認為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一搜遍地都是的論文代寫代發表小廣告

如果你認為這僅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個例,那我們不如談一談另外一個更為普遍的現象。

可能你也知道,許多人文科學的期刊會對文章有一定的字數限制,國外的期刊也是一樣,不過這通常都是字數下限,偶爾也會有期刊出現上限,這基本上都是合理的,但也可以有爭論。

然而,中國的部分核心期刊的情況是什麼樣的呢?

據我所知,我們有些核心期刊的字數限制是8000字,不長不短。

如果你的論文實在很長,沒有3、5萬字無法完成又該怎麽辦?

那就拆分成幾篇,分別發表。

為什麼這些核心期刊要限制8000字?

有這樣一個理由,居然是因為期刊通常會支付稿費,如果一個人僅寫了8000字,另一個人寫了3萬字,那字數多的稿費是不是就該多支付呢?

你投8000字發表的文章就少了稿費,這是否又不公平了呢?

所以,最終為了公平起見,就統一了一個字數上限。

這就是我們一向喜歡的形式主義。

所以同樣道理,明明是學習表演、研究表演的,非要獲得一個博士學位,好像這才叫神聖、才叫做牛。

明明原本是該學好如何表演,也非要讓他提交學術論文,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

但問題是,我們的國情實在太特別,假如真的學習英美那套,一個人能否成為一個專業領域的老師,僅僅看他/她在行業領域內的聲譽和經歷,完全看專業水平,這對於國內相信一樣會出問題,一樣會有人質疑不公。

為什麼呢?

比如,如果有一天傳媒大學找了竇文濤擔任主持人專業的系主任,我們可能就要開始爭論竇文濤憑什麼能當系主任,其中是不是也有貓膩,是不是因為學校和他更熟,中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

可能你會認為這是一種懷疑論、陰謀論,可是現實許多事讓我們不得不相信,這種事還真會發生。

面對這種情況,你認為這些院校該怎麽辦?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

  熱文 / 青年長江學者與她「404」的論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