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公共安全事件,恐慌是基本人權

2019年2月15日,三全食品的水餃被檢出非洲豬瘟。

2月17日,三全食品公開道歉。

2月18日,中國多個電商平台下架該商品。

非洲豬瘟的議題,在中國互聯網上終於有了點溫度。

  別再罵翟天臨了,豬瘟水餃就要蒙混過關了

本文來源:王志安

微信id:wangju8848

作者:王志安

原標題:面對公共安全事件,恐慌是基本人權

一個月前,我去廊坊看徐曉東和田野的格鬥比賽,結束後天降大霧,回北京的高速路封閉。

當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多,我在暗夜濃霧裡沿著崎嶇的國道慢慢開回北京。

幾十公里的路,開了一個半小時。

一路上穿行田野村舍,許多防範非洲豬瘟的標語,在車燈裡映入眼簾。

一些村莊的出入口,還能看到專門的檢查站。

我雖然知道非洲豬瘟入侵的事情,但看到這如臨大敵般的警戒,才意識到疫情已經逼近北京,其嚴重程度,遠遠超出想像。

生活在都市裡的人,平日裡和鄉村社會是兩條平行線,很難看到這般堅壁清野嚴防死守的景象。

他們的生活,風平浪靜。

這當然有信息管制的因素。

比如媒體上很少報導非洲豬瘟的疫情消息,一般民眾並不知道非洲豬瘟的疫情在不斷擴散。

但也有另外一個理由,不同社會族群的人,對危險的感受系統完全不同。

對於城市居民而言,來自非洲豬瘟的危險,並不是疫情的擴散,生豬的死亡,而是自己每天吃的食品,又出事了。

春節後,三全食品的灌湯水餃在臨檢中發現豬瘟病毒核酸陽性。

緊接著,金鑼、科迪等十幾家肉製品企業,在臨檢種也全部發現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

城裡的民眾,這才開始恐慌。

很快,農業部出來專門解釋,非洲豬瘟的病毒,對人體並沒有致病性,熟食品中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並不涉及到食品安全問題。

眾多科普作者也出來科普,內容大同小異,就是讓民眾放心地吃豬肉,非洲豬瘟不會對人的健康構成任何威脅。

這種科普,我深不以為然。

全世界養豬行業對非洲豬瘟之所以聞之色變,是因為豬一旦感染,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無藥可治。

非洲豬瘟傳入國內後,已經在全國各地20多個省份發現疫情。

這些感染豬瘟的豬肉,都怎麼處理了?

按照規定,非正常死亡的生豬必須進行無害化處理,焚燒,深埋

但有沒有死豬賣到三全包了餃子,賣到金鑼做了火腿腸,重新流回到食品鏈條?

那些死於非洲豬瘟的豬,病毒雖然對人類沒有致病性,但病死豬本身往往有其他並發症,甚至還會腐敗變質。

按照規定,非正常死亡的豬,根本就不能食用

這才是公眾最擔心的。

某些科普文章分析說,豬感染了非洲豬瘟,並不會立即發病,有4到19天的潛伏期。

在潛伏期內被屠宰的豬,其可能並未發病,但卻攜帶了豬瘟病毒。

由於成本問題,國內屠宰企業無法做到全批量檢測,但這類豬按照國家規定也是合格的。

此次三全食品中發現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最大的可能是這種情況,另外,也不排除生豬在屠宰環節,接觸到含有病毒的器具。

這個邏輯成立,但是,這只是其中一種可能。

事實上也可能養豬戶發現零星死亡案例,隱瞞死亡信息,緊急將即將發病的豬銷售給肉製品企業。

還可能就是死於疫病的生豬,瞞天過海重新進入肉制品加工環節。

雖然像三全食品這樣比較大的食品企業檢疫環節比較完善,但這種可能依然無法排出。

現如今,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含有豬瘟病毒的豬肉,就不是疫病致死的豬製作的?

既然無法排除,為什麼許多科普文章,要急吼吼地對百姓說,「老鄉,豬瘟只傳染給豬,不傳染人,吃吧,沒事」?

更何況,豬瘟病毒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食物裡,豬肉屠宰無法做到全批量檢測,但食品加工企業的速凍食品上市前,可是要求全批量檢測的,這些含有病毒的產品,是如何通過企業自檢的?

還有,速凍食品中一旦出現豬瘟病毒,這就是不合格產品,不可食用,而企業有義務證明自己的豬肉來源合法合規。

而在尚未證明食物來源完全合規的情況下,公眾懷疑其是病死豬肉製作的,這有什麼問題呢?

再其次,豬瘟病毒雖然不會傳染給人,但卻可以通過人的食用和代謝,廣泛散播,導致疫區擴大,疫情不斷發生。

從控制疫情的角度來講,也不能簡單地說,吃了沒事。

公共事件中的信息往往有多重,無論是新聞也好,科普也罷,應該盡可能給公眾提供更充分地信息,基於現有信息不排除的所有可能性。對於報導和傳播者來講,充分就意味著客觀。

相反,屏蔽或者回避其它可能性,僅從一個層面傳遞特定信息,而且這特定的信息,無論監管者和生產者都沒什麼責任,結論卻號召消費者放棄更複雜的思考,盡管這一知識可能是對的,但這種對的知識卻也會誤導公眾。

這不是科普,而是洗地。

有人說,目前全國各地防範非洲豬瘟擴散的措施非常嚴厲,疫區生豬一律不得異地運輸,豬肉也不得隨意轉移。

一旦發現疫情,三公里範圍內所有生豬都必須宰殺,所有死亡或者宰殺的生豬,都必須做到無害化處理。

在此高壓下,非正常死亡的生豬,很難進入食品環節。

這種想法未免太天真。

請問,如果這些措施全都嚴格實施,那為什麼非洲豬瘟的傳播範圍越來越大,疫情越來越嚴重呢?

事實上,在疫情不斷擴散的情況下,許多生豬養殖戶損失慘重,他們有相當強的利益驅動,將非正常死亡的生豬賣掉,以減少損失。

而這種違法行為,在非疫病爆發期,全國各地就非孤例。

幾年前,黃浦江上突然出現大量死亡的生豬屍體,我當時還在央視《新聞調查》欄目,我們趕往黃浦江的上遊,著名的生豬產地——浙江嘉興調查。

嘉興的生豬養殖業非常發達,上海市一半左右的豬肉,都來自於嘉興。

在正常養殖過程中,生豬大約有百分之三左右的死亡率。

這些死亡的生豬,雖然規定必須做無害化處理,但我們在調查中發現,生豬養殖業的無害化處理環節,從處理能力,到登記監管,都存在眾多疏失和漏洞。

由於無害化處理需要成本,有些養殖戶將死亡的生豬隨意丟棄到河裡,而有些體量比較大的豬,在非正常死亡後,會有專門的不法分子來收購,加工後重新進入食品鏈。

其重災區主要在肉鬆,臘肉,香腸等熟食加工品。

這還是在非疫病爆發期,生豬的死亡率還在正常範圍內。

而現如今,生豬價格下跌,疫病大規模死亡,許多養殖戶瀕臨破產,他們有更強烈的衝動鋌而走險。

這也是疫區層層設卡,嚴查運輸環節的原因。

有科普人出來解釋說,之所以這麼寫文章,是擔心公眾產生恐慌。

但我卻認為,面對大規模非洲豬瘟的疫情擴散,肉制品中此起彼伏檢測出豬瘟病毒核酸陽性,公眾的適當恐慌才正常,穩定才不符合人性

恐慌是一項基本人權,是我們面對危險時的自我保護

誠然,面對公眾安全事件,過度恐慌的確有嚴重危害。

有些時候,恐慌導致的情緒蔓延,後果甚至比事件本身的危害性還要大。

但也要看到,適當的恐慌,不但是一種正常的社會反應,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的積極性力量。

比如,十幾年前,國產奶粉連續出現安全事件,消費者對國產奶粉喪失信心。

尤其是嬰幼兒奶粉,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國內家長普遍不敢用國產奶粉餵養孩子。

只要家裡條件還行,都會千方百計購買國外品牌的奶粉,甚至還要從境外購買才放心。

但也正因為如此,才逼迫國產乳製品企業高標準高投入重建安全的奶源基地。

現如今國產乳製品質量的飛躍提升,從某種角度講,正是在消費者對國產乳製品的恐慌和不信任推動下建立起來的。

同理,現如今眾多國產肉製品企業在產品中發現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消費者的適當恐慌,也會促進他們完善檢驗檢疫,從而給公眾提供更安全的食品,不是麼?

說到底,公眾情緒的穩定,應該是個結果,而不是目標

穩定應該是在讓公眾充分知曉信息,充分了解風險的基礎上,得出的理性結論。

應該是讓公眾信任我們整個社會的危機處理能力,而不是給公眾提供單方面的信息,讓公眾不明就裡地泰然自若。

這種穩定,毫無價值。

  別再罵翟天臨了,豬瘟水餃就要蒙混過關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