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被曝虧損109億,滴滴今天終於承認過冬,裁掉2000人

本文來源:紫傑頻道

微信id:wzj88128

一直在發展,一直未盈利。燒錢到現在,開始度寒冬。

今日獲悉,在滴滴月度全員會上,CEO程維宣佈公司將做好過冬準備:

2019年會聚焦當前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整體裁員比例占到全員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同時,2019年滴滴將在安全技術、產品和線下司機管理及國際化等重點領域加大投入,繼續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員工總人數將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實際上,早在2017年,滴滴裁員的消息不間斷,更有媒體稱,“滴滴出行可能正在進行成立4 年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裁員。”滴滴出行的營銷副總裁李敏也隨即在微博回應稱,裁員一說“純屬無稽之談”。

2018年12月,滴滴又被曝出將出現裁員,當時有接近滴滴的人士表示年終績效考核評級為C和D的員工,接下來都會被HR找去談話,進行勸退。

而在往年,只有評級為D的員工才會被淘汰掉。

對此,當時滴滴方面給出的回應是最近針對安全體驗和效率的目標進行了重大架構調整,重組人才體系,有一些員工會涉及到“活水”轉崗,算是正常的人員調整。

在2018年12月的滴滴出行全員大會上,滴滴CEO程維曾表示,因表現不如預期,當年員工年終獎的力度比去年縮減一半,滴滴高管集體不拿年終獎。

兩度發生的命案也終結了滴滴的上市日程。

到了今年1月30日,網絡流傳的消息顯示,滴滴將裁員25%,涉及產品技術、網約車團隊等。

據悉,滴滴員工數量超萬人,按此測算,被裁員的員工數量或超3000名。裁員之前,滴滴年終獎已經縮水。

裁員背後

據第一財經援引滴滴內部人士稱,程維在此次滴滴月度全員會上強調,資本未來會有長期的不確定性,未來滴滴要更精細化的運營。

此外,該人士透露,滴滴2018年光短信費用一項就花了近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滴滴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

其中,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

這也是導致滴滴高額虧損的主要原因。

“6年來我們還沒有實現過盈利”,這是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在2018年9月上旬所發布的全員信中透露的信息,並表示公司已將抽成的絕大部分返還給了司機和乘客,整體對應的成交金額毛利率只有1.6%

公開資料顯示,成立於2012年的滴滴出行6年來累計虧損額約為390億元,僅在2018年上半年整體淨虧損40.4億元,按上述報導計算,滴滴出行2018年下半年的虧損達68.6億元。

而去年的順風車事件,對滴滴打擊很大,也加劇了公司的虧損。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統計顯示,自滴滴2012年成立以來,截至目前已經完成了20次融資,金額總量超過200億美元,是目前全世界範圍內融資額最大的未上市公司。

去年上半年,一度傳出滴滴即將IPO,估值在700億美元到800億美元之間。

順風車事件,導致滴滴IPO暫緩。

裁員只是開始?

而就在剛剛過去的春節,滴滴又一次陷入了大眾的討論的熱潮中。

1、春節打車難

一方面由於政策收緊,大量不合規司機被清退,另一方面大量司機返鄉過年,大城市春節期間打車難成為突出問題。

滴滴近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從小年到正月初六,全國平均打車成功率維持在60%左右,也就是說,每10次打車就有4次打不到。

滴滴出行在春節前通過大數據預測,在1月28日至2月10日的春節期間,全國兩百多個城市將出現“打車難”的問題,平均打車成功率將下降20%,其中打車最難的時間段集中在除夕至大年初二這3天。

為緩解打車難現狀,1月24日,滴滴提出三個解決辦法。

一是在全國282個城市上線“春節出行指南”,幫助乘客更合理地規劃出行。

二是“春節司機服務費”拓展至268個城市,平台獎勵司機吉祥紅包,具體額度因地因時不同,最低每單加1元,最高9元。

三是“同時呼叫”功能拓展至120個城市,乘客可同時呼叫出租車和網約車,搭乘接駕最快的空車,車費按照實際接駕的車型收取。

據滴滴出行平台數據,在乘客支付的春節司機服務費全額給司機的基礎上,滴滴為春節期間堅守崗位的司機們共發放了3.05億元補貼,包括900萬個金額從2.8元到100元不等的吉祥紅包和其他形式補貼。

即便如此,多數網友表示:除夕夜“爆單”,苦等數小時,價格翻幾倍。

而針對“怎麼看待滴滴打車春節期間加收額外服務(2元吧)?”,知乎上有網友表示:壟斷果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2、抽成/加價問題

滴滴總裁柳青在會上也提到關於“抽成”(滴滴內部稱之為Takerate)和“補貼”等比較有爭議的問題,表示管理層正在認真思考業務模式,會做積極探索,既能激勵好司機,在高峰期供需失衡時高效調度有限運力,盡最大可能滿足乘客需求,又能保證公平性。

據滴滴司機透露,現在抽成幾乎達到了30%的水平。

也就是說滴滴司機每當從平台賺取100元,就要交給平台30元的抽成。

按照一個司機每天拉客200元到400元來算,也不過只能賺得140元到280元出去油費、折舊、保養等費用,剩下的就更少了,更何況並不是每一個滴滴司機都能拉到400元。

3、安全問題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去年8月順風車惡性事件之後,滴滴曾表示不再以增長為目標,要all in安全。

在今日的月度全員會上,程維表示,面臨複雜不可預知的出行環境,滴滴今天在安全方面的水平還遠遠不夠,作為行業代表滴滴必須竭盡所能肩負使命,讓網約車出行更加安全。

而安全和效率也將成為滴滴國際化拓展的關鍵詞。

自2018年滴滴順風車平台發生兩起惡性事件後,公眾一度談“順風車”色變,各平台則將安全作為運營重心,但這並沒有打消一部分人內心的擔憂。

2019年1月23日,滴滴宣布春運期間順風車仍然無法提供服務。

有接近滴滴方面人士對外透露,目前各方對順風車的產品設計、安全標準以及責任界定尚未達成共識,相應方案還在討論中。

裁員只是表象,表象之下的深層是對公司人員架構、人員執行力、公司戰略規劃等的思考。

為了更快的奔跑,滴滴裁員或許才是開始。

網約車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滴滴仍然還在探索,沒有答案。

附:滴滴你終於露出真面了

我在等紅燈,一女人衝出馬路,揚招一輛輛亮著綠燈的出租車。

一輛,兩輛,三輛都沒有停。

於是她衝過馬路對面,使勁揮著手想吸引那輛“藍色XX”駕駛員的注意。

車停了,窗戶搖下,露出司機的臉,看口型大致是問去哪兒。

然後車又啟動了。

女人轉頭,一臉慌張焦急。

兩位老人在我旁邊拼命揮手,然後失望,然後又揮手,然後又失望。

她們似乎並不理解為什麼一輛輛顯示著空車的出租車,卻看都不看她們就開走了。

我不知道她們還要在這里站多久,我也不知道該向他們如何解釋為何她們打不到車。

加了調度費15元,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已通知600輛車,我只能選擇走回去取車自己開。

大暴雨那天感覺自己好幸運,居然出來揚招就有一輛車停下。

我低頭不去和司機有眼神交流,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你去哪兒啊?” “xxxx路。” “哎喲,我都準備下班了,那個…。”

估計是外面的雨實在太大,司機不好意思說下去。

我說“那你就先把我帶回家再…。”

大叔居然樂了,“把你帶回(我)家啊,那我可不敢。”

雖然這小小調戲了一下,幸好我保住了這輛車。

最近天好冷,朋友們紛紛抱怨著。

“大中午的,在外面五分鐘感覺體暖都被吹走了。可滴滴這個點已經要兩倍了,出租車要加價15塊還叫不到。”

“三公里的路,29.8元,也是醉了,出租車的話要加到36.5元才有人接單。”

“覺得出租越來越少,越來越難打到,態度也越來越差。”

我懷念過去沒有打車軟件時的上海。

曾經,上海司機師傅們是全國出了名的熱心良善,就像一個隨處可以找到的鄰家大叔。

你坐進去,即使睡著了,也能相信他可以平安無事地將你送回家。

這些可愛的大叔們還會找熟悉的小路為你節省時間。

曾經有一次陪著一位司機大叔,在某小區繞了十五分鐘,就為了尋找前一個下車的客人交還物品。

事後他還跟我抱歉了好久,覺得耽誤了我的時間。

遠方的客人們,無論來自何處,在機場和火車站,總能放心的坐進任何一輛正規車隊的出租車,而不用擔心繞路或坐地起價的風險。

遇到事故或緊急事件,十輛上海出租車裡,起碼有八輛會立馬停下來,不在乎車子會不會弄髒,先將人第一時間送到醫院,甚至有些師傅還會墊付醫藥費。

這,是我記憶中的上海出租車師傅們,

他們身上有著一股身為全國標杆的驕傲。

但自從有了滴滴,我的生活開始變得不美好了。

因為你的出現,我看著一個個老人,懷抱孩子的女人哆嗦在寒風中。

因為你的出現,我看見一個個不要命的人衝出馬路,只為追逐一輛肯送自己回家的出租車。

因為你的出現,只要不是即時訂單,即使是第二天去機場的預約,也連續三四次被無理取消,甚至沒有通知。

因為你的出現,人心浮躁,正規出租車也要加錢才走,機場火車站遍布著比以前更混亂的黑車團伙。

滴滴你肯定不會在意這些,否則你怎會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擾亂了市場經濟,還在惡性改造出租業服務者的思維模式和服務意識。

因為是第三方平台,為了你單方面的生存壯大,你將你們的利潤成本轉架到了乘客身上。

因為那個所謂“調度費”,有時我需要支付至少一倍的費用去到我的目的地,有時加的錢甚至高於起步費或車程本來的費用,甚至有時加了錢,還是叫不到車。

出租業作為公共交通業的一種,

存在的目的除了便利市民生活,

還有輔助環保出行。

那些可以打車的距離,人們便不用自己開車。

既不用擔心停車難,也可以減少對城市交通的負擔,因此更可以減少私家車使用率對霧霾增加所帶來的影響。

而你的出現,讓司機師傅們習慣了“加錢才接單”的思維模式。

即使空著車也寧願到處轉悠,這樣的空車時間所造成的能源浪費和環境污染本無必要的。

而受到你的“調度費”和“福利補貼”所影響,司機們在不知不覺中抬高了內心的價碼。

他們開始對揚招的乘客不理不睬,只要持續不接單,就會有人願意付出比他空車所消耗的各項成本的總和更高昂的“調度費”來懇求他的“屈尊”。

他們想,反正還有你們滴滴給的福利和補貼,空車就空車唄。

當一個人發現什麼都不用乾,卻能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

誰還會幹活?誰又會對自己的工作職能和服務對象抱有尊重?

你把人心都給變了,讓我怎能不恨?

這些福利補貼調度費實際是從乘客身上搜刮來的民脂民膏。

本來,如果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務,那也算說的過去。

可羊毛出在羊身上,羊們卻並沒有過得更好,只是一味的被剝削。

那我們這些羊可就不服氣了。

而現在有一隻附著在出租業巨龍(傳統出租業和共享經濟下的共享車輛)身上的互聯網蒼蠅,非但沒有為這個社會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卻以各種名義榨取司機和乘客的血汗錢,來維持自己的生存和業績。

當然你們可以說,“這樣的蒼蠅不只我一個,就算沒有我,也會別的蒼蠅出現”。

沒錯,蒼蠅也是生物鏈的一環,失去任何一個物種,都會對自然界產生無法預見的影響。

但一個物種在生物鏈(社會)的生存,

是根據它對所處環境具有的影響和意義而決定的。

比如UBER,至少它還曾給過我一刻的清明,乾淨舒適的車廂、沒有煙味腳臭,司機會遞上紙巾或水,並且不用我去陪笑以保證不會被趕下車。

當某個物種對生態有害無益,

自然界自有消滅它的方式出現。

你們所能提供的功能,以現代的科技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任何一個出租車公司都可以自行,或是以出租車行業協會的名義,共同聯合出資做一個類似的APP,根本不是難事。

作為一個既沒有能力監管客戶與司機之間的經濟和人事糾紛,也不承擔交通事故或違章的事後處理和協調,還增加了司機、乘客,監管部門的壓力和負擔的線上平台,請問市場為何需要你們,人民為何需要你們?

如果你們不能調整自己的運營模式,尋求更為人道的盈利模式,將自己的身份從只為佔領剩餘資源的害蟲中蛻變出來,就算沒有我舉起蒼蠅拍,遲早也會有其他人,我只是第一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