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阿里巴巴離職女高管」做微商賣面膜,被打臉:其實是被裁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騰訊新聞

記者:北青報 溫婧

「我是一家創業公司的CEO。而兩年前的今天,我是阿里巴巴年薪數百萬、期權超千萬的女高管。」

日前,一篇《那個從阿里離職的漂亮女高管,從來不過情人節》的微商推銷文章火了,作者稱自己曾是阿里高管,還曬出了不少與名人的合影,最後介紹了自己的創業項目——面膜。

不過,阿里方面則進行了「打假」,一位阿里資深員工稱,「如果她的職位是高管,那公司裏起碼有上萬高管了。」

另有阿里健康的員工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她此前曾在阿里健康任職,但在3、4年前的末位淘汰中,已被公司裁掉。

而她創業的面膜所宣稱的核心成分「寡肽-1」,也早已被證實在國際權威的化學物質查詢網站上,根本查詢不到,並不具有她所說的神奇功效。

稱自己曾是阿里高管,還與馬雲合影

寫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Judy Wong」,她說,2017年自己從待了10年的阿里離職了,「這次離職帶給我的期權損失,保守估計至少1000萬。」

為了證明自己在阿里的高管身份,她曬出了跟在馬雲身後參加活動的照片。

在照片上,馬雲正與身邊的人交談,她則跟在後方,看起來很像貼身工作人員。

她還曬出了和各種名人包括世界小姐張梓琳等的合照。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她說,阿里的工作,「讓我成為一個還算有錢的女人,讓我經濟獨立」,但自己為此透支了身體。

「以前我的皮膚是中性肌膚,隨便抹一點護膚霜就可以出門,吹彈可破。現在,我的肌膚變得敏感、發紅、長痘、愛起皮,每天起床都不敢照鏡子。」

隨後,她畫風一轉,開始談論起自己的「創業項目」——面膜。

「想到自己的慘痛遭遇,想改變行業亂象、做一款自己敢用、閉眼都能買得起的護膚產品的念頭,在我心裡萌芽了。」

她說,為此她還請教了馬雲,馬雲也回覆了她。

「我請教了我的前老板馬雲,他給我發來8個字的簡訊:堅持初心,勇敢去做。」

文章的後半部分,就是她對面膜的推銷。

被阿里員工否認是高管,稱曾被末位淘汰

且不說產品如何,僅「阿里前高管」的身份,就引發了無數關注,不少人在喝下這碗「雞湯」的時候,也順帶關注了她的產品。

但是,這一身份被阿里的多個員工拆穿。

一位阿里資深員工指出,主人公的名字是王晗,她的確曾在阿里就職,不過卻並非什麼高管,「如果王晗的職位是高管,那公司裏起碼有上萬高管了」。

一位阿里健康的員工透露,「她之前是阿里健康的,不過早離開了。」

另一位阿里健康員工向北青報記者透露:「她應該是三、四年前就被開掉的一個員工,根本不算高管。」

該員工還透露,公司本來就是末位淘汰制,她當時負責的一個業務板塊比較新,但她沒幹出成績,在公司調整時就被裁掉了。

一位阿里前員工表示,「之前跟我是同事,當時她的級別是P6,後來我走了。」

據了解,P6在阿里是比較基礎的職位,應屆生入職一般為P5,P6一般是2到3年的工作經驗。

至於王晗離職時的職位,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過,她如今的一切像是早已被計劃好的。

一位阿里高管在社交網路表示,「第一張合影我在場,是在北京參加一個外部會議,我工作以來第一次見到一個員工帶著一個攝影師來跟拍自己,專門往幾個高管身邊湊,就為拍照。」且據說她並非該會議的工作人員。

  大型微商裝逼失敗現場!哈哈哈哈哈哈

面膜核心成分被稱「皇帝的新衣」

有網友說,「這種微商太可怕,把自己都美化成這樣,產品得多恐怖?」

北青報記者在電商平台看到,在一家店鋪中,目前該面膜已經有388件的月銷量,售價為一盒5片99元。

2017年,王晗註冊公司「本草花樣年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經營範圍則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推廣、技術轉讓;貨物進出口、技術進出口、代理進出口。

不過該公司本身並不具備生產化妝品的資質。面膜生產廠家是廣州市綠色春天化妝品科技研發有限公司,這是一家獨立的日化工廠。

「我和我的小伙伴們,組建了獨立的科學實驗室,匯集國際化妝品研究領域的各類人才,組成了一支科研團隊。」

文中稱,這款面膜是她和團隊自主研發的,不過在國家專利庫中卻沒有相關專利顯示。

在各種宣傳中,她稱面膜的核心成分是「寡肽-1」,還說這種成分可以「提升自身肌膚修護力,祛痘淡印、修護易敏、平衡水油,幫助肌膚恢復健康狀態」。

  阿里貪腐案後,談談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反腐深水區

而《中國醫藥報》早已對該成分進行辟謠報導。

報導稱,寡肽-1是化妝品版「皇帝的新衣」,在國際權威的化學物質查詢網站上,根本查詢不到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學物質登錄號。

寡肽-1(Oligopeptide-1)為甘氨酸與組氨酸和賴氨酸組成的聚合物,而一般被認為有效的表皮生長因數(EGF)是53 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肽,又稱「人寡肽-1」。

報導稱,目前在國內還沒有原料供應商能提供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學品安全技術說明書(MSDS)和產地信息,化妝品廠家也提供不了購買和使用記錄。

這些化妝品裏,加了什麼、有什麼作用,大都是隨意描述,成了化妝品版的「皇帝的新衣」。

這給非法添加激素和其他成分的化妝品廠商,提供了渾水摸魚的空間。

  一年納稅人民幣21億,張庭和林瑞陽的微商為什麼這麼賺錢?
  大型微商裝逼失敗現場!哈哈哈哈哈哈
  中國電商法三審,涵蓋微商,電商平台對廠商賣假貨如未制止,可能負擔連帶責任。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