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沒有真正的手工鞋產業?所以他努力做、一直學,目前在淘寶每月賣出六千雙

本文來源: 中國有淘寶

廣州似乎沒有中心,一入夜,打不著車的年輕人並排坐在馬路牙子上,三三兩兩地聊著,他們並不著急回家,因為這裡的燈火不會熄滅。

多年前,郭瑞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彼時江湖上還沒有玩哥的名字。

他下車呼吸了一口空氣,潮濕中帶著點溫潤,這是廣州留給他的第一道印象,他莫名地喜歡,決定要留在這裡。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留著寸頭、蓄著短須、左臂紋身,一眼看上去,玩哥會讓人歸為「不好惹」的那種類型。

的確,在淘寶開店12年,因為倔強、死磕、較真、臉皮厚,他的淘寶店「玩累了的孩子」已經在淘寶收獲了幾十萬粉絲老鐵。

不是為了賺錢,只是因為喜歡

車輛有秩序地在來來往往,亞熱帶的陽光爬滿了石中二路,雖是立冬的天氣,卻把一切烘得暖洋洋。

玩哥坐在工廠唯一的「接待室」里,翻閱著來自某間皮料廠商的產品介紹。

書架上的各種關於手工鞋資料壓歪了書架。

這是唯一可以坐下來的說話的地方,作為工廠的主理人,玩哥沒有自己的辦公室,這只是會客和存放資料的地方。

更多的時候他喜歡在車間里走動,參與到手工鞋製作的每一個環節。

他不關心誰來誰不來,工廠就是他的家。

「我們沒有情懷,不是工匠,就是一個幫大家做鞋的工廠。」玩哥說,「很多店鋪只是賣個元素,一個工作室,對手工鞋文化缺乏研究,更沒有製作能力。」

以至於長期以來,玩哥做鞋需要的所有的材料都是工廠自己採購、加工,不外發,與生產鏈上的其他企業都不打交道。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認為,保持專注和欣賞,是手工鞋質感提升的關鍵,「假的東西不能維持」

之所以把工廠選定在番禺,主要是因為玩哥的一點私心:樓上是廣東曾經銷量排行第一的西服企業,大約有幾百人的規模。

為了方便定制西服,他乾脆把廠子搬了過來。結果剛沒搬來多久,這個運作了二十年的西服廠就倒閉了,現在要停機,玩哥自然是覺得惋惜和不舍,他想收一條生產線下來,為自己的工廠增加一條西服定制線。

玩哥說,做這些其實不是為了賺錢,是因為真的喜歡。從當初選擇做鞋開始,一直都是這樣。

做這個事其實不是為了賺錢,就是因為喜歡它。

玩累了的孩子,實際上從來沒有玩過

2001年,玩哥還在上高一,在網吧上網時他無意中發現,網路是可以做生意的。

他在那里發掘到自己的經營天賦,僅靠賣點手表衣服,在高三的時候一個月就可以掙四五千塊錢,是當時大學生畢業薪水的四五倍。

他決定輟學放棄高考,覺得網路是個能當飯吃的東西。

大概是七年前,玩哥買了幾雙義大利的古董西裝鞋,作為一個面料控,他很喜歡傳統手工的東西。

他喜歡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更喜歡這種文化:這幾雙鞋放到你面前,鞋子不會說話,但只要放到你面前,你就能看到歷史,和手工的印記。

原來一直做服裝的玩哥突然有了好奇,他問身邊的人,誰能做?我能不能做?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不在乎產能,追求極致產品。但傳統的固特異工藝製作極為考驗耐心和技術,需要的是經驗豐富的師傅

找了幾個月,朋友推薦了一個台灣的師傅。

玩哥的「厚臉皮」技能發作,他三次拜訪,並承諾,為尊重師傅的作品,每雙製作完成的鞋子可簽上師傅的名字,並且在做鞋過程中師傅可通過小視頻等與消費者互動,這才請他出了山。

這是玩哥工廠裡的第一位制鞋師傅,有這50多年的制鞋經驗,他戴著老花鏡,時而盯一會制鞋的流程,將皮料用他特有的方法軟化、定位、塑型,時而瞇著眼仔細端詳評鑒採購的原料。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多少人做了一輩子鞋,卻不知道誰在穿;很多人穿著很喜歡的鞋子,但是不知道誰做的。」

在開廠之前,玩哥也曾試過找這樣的師傅定制過,一天做三四雙左右,但這些鞋並不能讓他滿意,他才決定自己開廠。

玩哥懂得制鞋師傅越多希望越大的道理。

他揣著積攢的幾百萬元,用高於平均市場的價格,又陸續請來了重慶的熊丙雙、甘肅的熊明軍等6位制鞋師傅。

大家也算是科班出身,只是後來沒有再怎麼做過,需要撿起來。

再加上當年因「口口相傳」導致的手藝上的「斷層」,和手工鞋製作繁冗複雜,一位師傅一天只能做一雙鞋。

玩哥最愛幹的事就是在一旁盯著師傅做鞋,看他們配置鞋中底,縫制沿條,拉幫鞋面,黏合中底……

「驚嘆於他們手藝的同時,其實感受到的是對於時間和匠心的敬畏,這也是手工鞋的魅力。」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剛開始八個人,揚州的師傅台灣的師傅東北的師傅都有

國內還沒有真正的手工鞋產業

中國人學做鞋,算是有幾個幫派的,台灣幫東北幫江浙幫,這些手藝普遍散落在民間,只有年齡超過50歲,才有可能接觸過手工做鞋的技藝。

不像運動鞋,國內有非常豐富的代工和製造經驗,真正的傳統做鞋工藝,國內並沒有完全地傳承。

因此高級的手工鞋在國內是沒有代工的,中國人沒有機會系統地去學習。

想要做更好的鞋,玩哥只有更加頻繁地飛去國外,到訪那些百年工坊或是時尚中心,觀摩工藝感受潮流。

除此之外,他更為重要的任務,是搞定世界各地的皮料工廠。

玩哥認為,只有和最優秀的企業在一起合作,才有可能成為最優秀的企業,而不是一味地在那里說我想成為什麼。

首先要有一個優秀的期許。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美國最知名的鞋廠基本他都去過

洛杉磯有家鞋廠,專門幫貝克漢、強尼迪普做鞋,去那一看也就只有八九個人。

開始玩哥以為這只是個例,後來他直奔美國最大的鞋廠,也就一百來號人。

這家工廠位於西雅圖旁邊,他試著用社交軟件查看附近的人,根本沒有中國人,他只好找本地人問路,沒想到的是,每個人都知道這間鞋廠。

原來本地人幾乎每個人都會穿這家鞋廠製作的鞋,有的人家里三代都穿這個牌子,要知道這些鞋是全定制的款,每一雙對應的是每一個人。

那一刻,他感覺到的是復古鞋的文化傳承。

在此之前,玩哥還把做衣服當成主業,把做鞋當成玩。

從美國回來以後,他覺得這個事兒,能幹,而且還得認真幹。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索性連衣服也不做了,專心研究手工鞋製作工藝

又去了日本義大利法國英國以後,鞋廠皮廠配料廠,七七八八都接觸一圈下來,玩哥發現,原來中國人不會做手工鞋。

一開始玩哥認為自己很懂的東西,其實並不是很懂,哪怕原來在國內成為大師的人,在面對歐洲傳統制鞋工藝的時候,也僅僅是管中窺豹,難見全身。

「人說義大利的鞋好,因為義大利做鞋是勞動密集產業,其實英國的鞋最好,但好東西都內部消化了。」

玩哥說,「想學最好的東西,只能去最好的地方學。否則只是在吹噓和閉門造車。外國的鞋做得怎麼樣,必須親自去看看,否則都只是道聽途說。」

對於國外工廠來說,車間是永遠不開放的。

做鞋的工藝裡,小秘密太多了。

玩哥借著採購材料的機會去現場觀摩,每次都能領會一二,比如有個步驟是專門燙蠟用的,用爐子烤,鞋底邊緣把蠟就吃進去了,外人如果沒有看到,就一輩子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為了更好地合作,他選擇將20%鞋直接在英國加工,因為只有緊密地合作,才能了解到最真實的秘密。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剛開始很多合作方都充滿抵觸,覺得他是騙子,通常大家做鞋,是在竭盡全力地控制成本,去越南,去柬埔寨,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中國人去英國找代工,在他們眼中,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你是來找我們的第一個中國客人,你怎麼會來找我們?中國客戶不都是追求便宜嗎?」

只跟行業第一打交道

玩哥一直在做反向的事情,找最好最貴的合作,別人一直在控制成本,他卻一直在提高成本。

他曾壟斷了英國某個工廠的翻毛皮材料,而全世界任何一家奢侈品的翻毛皮的鞋,都必須從那裡採購材料。

第一次去的時候,他從早上九點談判到下午六點,直到上了火車,他才想起來只喝了兩杯咖啡和一塊餅乾,無論如何,他還是能感受到是對方的偏見。

為了打消英國人的顧慮,玩哥一下子下了一兩千萬的訂單,雖然實際上當時一個月連五十萬都賣不掉。

但是,他只想讓對方看到他一定要做真正的手工鞋的誠意。

後來再去拜訪的時候,對方還特意在門口升起我們的國旗,來表達歡迎和尊重。

那也是高傲的英國供應商第一次升起中國的國旗。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對玩哥來說,身後的市場是空白的,榮耀不止屬於旗桿,更是在一點一點地建立某種行業標桿

玩哥只想做「真正的手工鞋」,真正的手工鞋只能用真正的材料來做,就算有一百年的工藝,材料供不上也不行。

比如他選用的皮料大部分是植物鞣制,常規的材料15天從進到出,而玩哥喜歡用三個月鞣制的,這種工藝會盡量少地破壞纖維,更為牢固。

作為物料發燒友,他盡其所能地搞收藏。

從一米一萬塊的拉鏈,到已經絕產三十年的「貓底」,到比義大利最好的膠水還貴的南光樹脂,玩哥的倉庫里藏著這個世界存在過的許多秘密,也是他不惜一切代價從世界各地收來的寶藏。

這些倉庫里的東西到底值多少錢,沒人能夠知道,至於價格之外的價值,則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醞釀。

「要打碎舊觀念,把虛假的東西推翻,把真的東西直接帶到客人面前。」

對質量和質感的極度要求,使他長期儲備兩千多張皮料,從面料底料配料都算得上國內最奢侈材料儲備第一。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首次在行業里做到了所用材料全部可追溯,這直接導致他把一部分客人「養刁了」,這些客人再去別處買手工鞋,會直接問對方:「你用義大利的材料,用的是什麼材料?哪家的材料?」一個個問題都在倒逼手工鞋產業的透明和進步

鞋子不僅要正經,更要好穿

玩哥剛做鞋的時期,淘寶上最大的賣家,一個月也只能賣一百雙手工鞋,大家都不認為這是一個生意。

現在他的店出貨基本上是6000雙一個月,這三四年時間,最大的成就就是讓那些做偽定制的人沒法經營了,並讓新的愛好者進入了這個行業。

本著認真做鞋的態度,大家共同探討這個標桿是什麼,在哪里。

對於其他家的商品,玩哥從不評價,他認為,時間會給出答案,不如自己研究如何把眼前的問題解決,比如,如何做一雙真正好穿的手工鞋。

「先養鞋,再養腳。」這是玩鞋的人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以前的材料,不具備讓你上腳就穿了舒服的能力。

手工鞋技藝,屬英國最好,但英國有英國的問題,他們沒有好的鞋底供應商。

玩哥一直在嘗試用新的工藝改造固守成規的方式。

目標是把手工鞋做得像英國品質那麼耐穿,可以穿二十年,三十年,壞了換鞋底就行,同時又像義大利的某些品牌一樣好穿。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義大利真正的手工鞋,價位都在兩萬以上,三四千的鞋是用現代工藝做成了手工鞋的樣子。但那不是玩哥要的效果,他想用最好的材料,把真手工鞋的價格做到千元以下,在這一點上,他不想跟隨前人的認知,而是要推翻重建

玩哥不著急賺錢,他用幾年的時間來觀察這個行業——到底有沒有機會做得比他們好。

日本鞋廠要把英國4000塊的鞋做到2000以內,玩哥立志把4000的鞋做到1000以內。

用別人比較成熟的案例吸收做鞋的工藝,同時反思這麼多工廠為什麼有的很好有的死了,自己究竟應該給客人什麼樣的東西,這不是產品,更像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論文。

在這種初心的驅使下,玩哥在淘寶做到這個類目的第一,國內沒有一間做鞋的廠商不知道他們。

連日本的united arrows都曾經來找代工,想要500雙的訂單,玩哥說做不了那麼多,最後給做了20雙,賺的錢不夠吃幾頓飯的——他只是為了跟出色的公司合作。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說,現在回頭看以前做的鞋,「很垃圾」,現在做的也很一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可喜的是,國內的手工鞋產業已經過了照葫蘆畫瓢的階段。

玩哥這些年在外面淘設備,收購了一些小工廠,並組建了物料倉,設備倉。

接下來,他想要做一條完整的全英式生產線,要知道在國內還沒有這樣的配置。

而日本也只有一條義大利生產線,做的也不是他認為「對」的那種鞋。

從剛開始說要做英國生產線,周圍的人都覺得都不可能,到現在把英國的生產線拉了回來,大家還是覺得不可能,但玩哥說,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接下來的問題,只是怎麼把自己的想法做到。

他還說,店鋪今年的銷售是五千萬,他負擔得起英國的師傅和技術管理,來做生產協調。

「英國人的生產線非常地順,流暢。早上8點上班,下午5點下班,一個月休息六天,但他們的效率是我們的三倍。他們做鞋的方式已經是行為藝術了,我們總是討論英國標準,所以才要去真正地做一個英國標準。為什麼不去做,有時候大家只是不敢設想,不知道怎麼去推進和做到。」玩哥說。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喜歡講小道理,「一講就明白的道理就是對的道理。消費情感是一個很扯淡的事情,你得知道別人為什麼選擇你。」

做鞋的人很多,懂鞋的很少

這種堅定一直伴隨著玩哥,在他整箱衣服和小樣在義大利被偷,別人問他怎麼三天沒換衣服的時刻,又或許從他許多年前到達廣州的第一口深呼吸就開始了。

有一次他去美國,對方材料商拒絕與名不見經傳的他會面,理由是沒有預約。

他就在洛杉磯唐人街過了個孤苦的春節,每天給對方發郵件詢問,對方架不住他的堅持,終於答應了他的拜訪請求。

對於對方來說,這不過是一次並無期待的會面,而對玩哥來說,那是他下決心從事這行必須要做的第一步,是打破技術壁壘的敲門磚。

十年來,他把自己收藏的好東西都賣得差不多了,房子賣了,連自己最愛的玩具——賓士G500也拉去賣了,他轉臉用這筆錢賣了兩箱馬臀皮。

負債最多的時候,大概有七八百萬,玩哥偷偷跟朋友打招呼,如果真的弄不下去,到他的公司上班去。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賣車時的不舍留念,貪心都是出於喜歡,沒辦法,玩哥只想用高級的材料做出高級的單品

在事業低谷期,玩哥看清楚了發展的方向,也知道了誰是真朋友,順便重新審視了自己。

看到了工人充滿幹勁的狀態,他突然明白了,這個工廠對於自己也是修煉,要感謝這個工廠讓從有錢變沒錢。

他開始振作起來,收古董機器,讓它們恢復運轉。

收古董衣服,研究歷史版本和現在版本的區別和設計思路,盡量還原復古本身的設計,不做樣子貨。

「機器做的鞋是機器的樣子,手工做的鞋子如果不是手工的樣子,那就沒有意義了。選擇做手工鞋,搞清楚因為所以很難,沒有人能跟你說什麼,大家都不懂。」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尋找材料,製作到銷售出去,那種傳統工坊的畫面感,才是玩哥追求的。他去拜訪過的廠子,也有一個人守著的工廠,負責人在日本被譽為「皮癡」,每天發愁的是怎麼樣把皮料做得再好一點,玩哥尊崇的正是這種精神,每天心里都很踏實,「嗯好,我對得起我的客人。」

工廠在淘寶火了,自然也會有人罵。

玩哥的回應是,我們沒有說我們牛逼,依然在學習的路上。

既然喜歡的是復古文化,想做一個完整的體系展現給大家。

又或者每個人能用盡量低的代價獲得一雙好的,有品位的能穿很久的鞋。

玩哥的客人們多少懂點行,提的都是命中要害的要求,但東西賣給懂的人最爽,這也是工廠的意義所在。

時間長了,有些客人像串門一樣自己來廠里,訂一些東西就又走了。

對玩哥來說,他好像是在和街坊們做生意,這也是他喜歡廣州的原因之一。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從最初最便宜的鞋定價1350到現在的595,595的鞋卻比當初1350的好很多,玩哥的工廠一直在自己跟自己競爭,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還不夠好

「幾年前別人說我做的鞋不好,我是很反對的。現在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當年你的眼界不夠寬,沒有見過好的鞋子,也希望把這些帶給粉絲們。」

玩哥在淘寶直播里袒露心聲,好的東西會和客人分享,對於老顧客,也會聽一聽他們的建議和吐槽。

他的直播基本上不搞帶貨,一幫人隨便聊聊一些鞋和服裝的相關話題,看看工廠里大家的狀態,沒事送粉絲點吃的,從牛肉丸到辣條,搞得很多第一次看的人以為是吃播。

「天天炫酷炸天,人設很容易崩塌。想做真的東西,我們就回歸最真實的狀態。自己是什麼樣的,就表現出什麼樣給大家。」

淘寶上最愛玩的玩哥,有人在他這3年買瞭90雙鞋
▲玩哥和粉絲的關係不像是生意,更像是朋友,有時候他自己還會勸慕名而來的客人,不要買貴的,買雙最便宜的先試試

從千萬資產變成千萬負債,玩哥沒有後悔。

雙十一過後,玩哥興奮地向老鐵們宣布:雖然不盈利,但不賠錢了。今年他的目標是衝擊5000萬元銷售額。

以前掙了很多錢,也花了很多錢,總覺得少點什麼,現在有這麼一幫人看著,覺得踏實。

玩哥不和大家談願景,他只想把工廠做好,保持開心。

▲就像電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廠》里的查理,別人可以用功利的心態得到進入樂園的金色門票,卻不能買來糖果給人單純的快樂和美味,但他們不會知道這座樂園中最高塔樓的鑰匙,是查理那顆純真、體諒和謙虛的心。

「多元化生態讓我感覺很自由,無論是競爭還是發展。正是這種真正公平健康的環境,才讓大家願意在這待著。」

玩哥挺感謝淘寶,可以讓他一直坐在工廠裡,不用去討好別人。

  中年大叔在淘寶賣摺紙飛機,賣了1600萬架。
  大陸高材生拍賣家教輔導時間,一小時最高人民幣300元,比白領薪資還高。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