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論文是門好生意】翟天臨事件中的「知網」被起底

本文來源: 華商韜略(微信id:hstl8888)

作者:張津京

因為在直播中透露「不知道知網」,中國藝人翟天臨的博士身份飽受質疑。

這個「知網」也在一夜之間成為中國熱門話題。

  翟天臨的博士學位並不難拿,因為僅需人民幣400元,就能讓你的文章出現在國刊上

無知網不論文,細思恐極。

一年收入10個億,毛利61%,它拿你的論文做了大生意。

知網應該請翟天臨當形象大使。

這位「非著名青年男演員」用一句「知網是什麼東西啊」,把自己的人設搞崩了。

也讓知網火遍大江南北。

眾多苦苦在求學路上掙紮的學子,為了懟翟天臨,拿出各種各樣的論文查重證明,好似苦中作樂一般不停地用知網造句。

他們的目的是想證明:翟天臨那個博士論文有多麼離譜。

然而,誰都沒想到,整個事件的背後卻浮現出來一個可怕的事實:

全中國的大學,判斷學生提交的論文是否抄襲,只看知網提供的查重結果。

於是,每位導師在佈置畢業論文時,都會告訴學生,完稿後先到知網預做下查重,不然怕通不過學校的學術審查。

  【代寫經濟】論文槍手不新鮮了,初中作文也能上淘寶找人寫,一篇人民幣50元。

換句話說,現在中國,授予一個學位的關鍵,除了研究課題的深度和研究結果的獨特性,還有知網對你論文重複內容的判定。

因此,從某種角度上看,一個知網,可能決定了幾乎每一個學位的歸屬。

想想讓人毛骨悚然。

而且,這樣的服務還要按照論文查重的字數收費。

這個不給論文撰寫者一分稿費的所謂電子圖書館,卻將你的論文提供給其他人付費查詢、下載、比對。

公不公平不好說,但很多人確實覺得:

知網不是個東西。

知網的籌建,源自一個「清華人」的情懷。

知網的全稱叫國家知識基礎設施,英文縮寫CNKI,是由世界銀行在1998年向全世界提出的政府間信息交流和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意見。

1995年,剛從山西大學授課回來的清華大學物理系骨幹教師王明亮,也想學習聯想創業,與清華大學物理系建立了北京清華信息系統工程公司。

作為一線教師,他看到學生苦惱於論文的資源收集,覺得是個機會,於是向清華大學提出創辦一個學術電子信息資料庫的建議。

8月,清華大學相關領導接受了王明亮的建議,《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正式立項。

1996年,《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獲得了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的「準生證」,可以正式對外提供服務。

然而,王明亮並不滿足,他看到了國家重視科技發展的機會,在所有人都在關注硬體和軟件創新的時候,一門心思鑽研科研信息索引技術。

兩年後,穩定運行的《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正式從清華大學教學研究體系獨立,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誌社成立。

這也被看作王明亮成為知網創始人的肇始。

這個電子數據雜誌社,彌補了中國科技領域的空白,也符合世界銀行提出的相關CNKI的建議,因此,國家立項的中國學術期刊標準化系統工程也正式落戶在這個新成立的雜誌社。

王明亮徹底走進科技大佬們的視線。

1999年,是知網歷史上最重要的年份。

在這一年,王明亮主持制定的”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檢索與評價數據規範”,被作為國家標準,由新聞出版總署正式下發執行,這為知網後來壟斷幾乎全部學術論文資源提供了便利條件。

從此,想讓圖書館論文檢索系統聯網,就要遵循這個規範。

以清華大學為首的各大高校紛紛加入,在方便學生查詢檢索的同時,也在第一時間徹底將學術論文的資源拱手相讓。

於是,《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徹底成為中國高等教育學術論文的資源壟斷集合體。

還是這一年,知網前身中國期刊網創建,被迅速列為國家級火炬計劃,得到國家科技部、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國家環保總局等五部委的大力支持,成為當時科技領域創新的重點項目。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由清華大學創辦、王明亮管理的雜誌社,成為當時中國學術類信息基礎資料庫的承辦方。

而國家知識基礎設施CNKI的建設,也名正言順落在王明亮頭上。

有了國家的「上方寶劍」和教育系統的大力支持,王明亮和他的中國知網,快馬加鞭。

然而直到2009年,中國知網還僅僅是個基礎數據工程,其提供的服務價值核心在於撰寫論文時參考資料的查詢和獲取。

由於專業性很強,就使得知網對於高校來說,並不是一個高頻次的應用。

很多時候,學校將訂閱中國知網的論文,看作是學校圖書館的數字化拓展。

這意味著高校為此服務付費的需求並不強烈,更別提個人用戶。

那段時間,王明亮和中國知網的日子過得緊巴巴。

每年到征訂期間,王明亮甚至還要跑清華校長辦公室尋求支持,請校長出面幫忙聯繫一些高校訂閱來年的知網數據。

這也讓清華大學和旗下整合後的清華控股,僅僅將這個中國知網看作是必須承擔的社會義務,沒有很高的盈利期盼。

但沒有人會意識到,被清華系公司的老闆們認為一直在「燒冷灶」的王明亮,會從2011年開始擁抱星辰大海。

現在回頭看,知網離成功,其實就差教育部的三個批文。

從2007年開始,部分高校要求碩士研究生論文和博士論文需要進行論文檢測,檢測合格後才允許論文答辯。

當時王明亮判斷這是一個熱點需求,緊急開發上線了相關論文檢測系統。

但真正讓高校對知網這個功能趨之若鶩的,是2011年教育部發文要求對本科畢業論文也要進行檢測。

能提供基於全國最大規模學術論文資料庫進行檢測的中國知網,從這一年開始,徹底走入各大高校年度採購的必選清單。

而獲得教育部、科技部等多部委支持的王明亮,也迎來了創業15年來最好過的日子。

隨著2012年教育部頒布《學位論文作假行為處理辦法》、2014年又頒布《博士碩士學位論文抽檢辦法》,中國知網徹底成為各大高校的熱門應用,也開始與每名大學生的前途命運息息相關。

一時間,「今天你去知網查重了嗎」,成為每名高校畢業生在畢業論文答辯前,互相提及最多的話題。

「無知網,不論文」,成為當下很多學生寫論文的常態。

由於知網僅僅向高校開放查重服務,也帶來一些灰色產業——代論文查重。

比如,某些人利用獲取的高校知網賬戶,在淘寶接單為大學生提供知網論文查重服務。

2018年淘寶上知網查重報價,碩博論文檢測一般350元/篇,本科論文檢測約200元/篇。

每年預查重,已成為很多大學畢業生必須完成的一項「艱苦任務」。

自費完成預查重後先做調整,如此,畢業論文通過高校審查的機率大增,畢業生才敢正式提交論文。

因此,到知網上去預查重,甚至成為每年導師在學生論文開題時重要的提醒內容。

誰都沒想到,這個本來是迎合國家教育部相關學術管理政策出台的功能,卻成為知網年度收入的主要部分,也讓中國知網成為其背後控股公司和上市公司清華同方的「現金奶牛」 。

從這時開始,知網徹底火了。

真正讓知網成為千夫所指的,是每年都上漲的使用費。

根據媒體報導,2000年以後知網定下了每年上漲10%使用費的策略。

之前,由於知網年度使用費較低,各高校看在購買知網賬號後可以不用再訂閱其他一些學術雜誌的份上,一般都沒什麼問題。

但2010年開始,因其論文查重系統逐漸被高校選用,本就受質疑的知網定價體系徹底把很多高校惹毛了。

2010年到2016年,知網的報價漲幅為132.86%,翻了一倍多。尤

其是2014年以後,知網的年度使用費上漲很快,這讓很多高校頗有微詞。

根據企查查的數據,2014年知網和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誌社從一個全民所有製的公司變更為一家獨資公司,歸屬到清華控股公司名下,並作為一個良性資產,加入上市公司清華同方。

可能是因為終於能實現了自身價值,也可能是因為開始兼任上市公司清華同方的副總裁,王明亮為知網制定了高價格和高增速的發展策略。

從這時開始,有恃無恐成為知網每年漲價給人的印象。

而越來越高的服務費,讓各大高校苦不堪言。

「中國之聲」曾經報導,從2013年年底開始,雲南高校圖書情報工作委員會旗下所屬的近十所省屬重點高校都停用了知網。

而2016年來自北京大學的一份公告,徹底引爆了輿論。

「由於資料庫商漲價過高,圖書館目前正在全力與對方進行2016年的續訂談判。上一年度的合同期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期滿後資料庫商隨時可能中斷北大的訪問服務。」

這個公告中所稱「資料庫商」,就是知網。

接觸過北京大學的媒體人士後來表示,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平等的商業談判,知網市場部純粹就是一個通知的架勢,並且對於大規模提高的年度價格沒有任何說法和討論餘地。

不知是不是因為有過求爺爺告奶奶征訂的歷史,王明亮給知網制定的是一個咄咄逼人的市場策略。

有人說,現在知網的市場行為,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你不服氣,我就搞你。

媒體報導中,有很多這樣的例子。

2016年武漢大學發佈公告表示,知網價格太高,他們沒法接受。

而知網市場人員反饋就是,如果到期不按這個價格續約,立即斷開資料庫鏈接。

果不其然,還沒到期,圖書館就發現知網賬號失效了。

最終10天後武漢大學做出讓步,知網恢復了其論文查詢。

一位學校圖書館領導曾對媒體表示,知網每年都在以超過10%的漲幅向學校報價,且所報價格均是「死數」,沒有一點談判的餘地。

「維普和萬方的資料庫價格都只是知網的零頭,學校購買十年維普資料庫使用權的費用還沒有知網一年的高。」

而與之相對應的,是知網每年收入的節節攀高。

根據清華同方的2017年財報和2018年公佈的半年報顯示,知網2017年年收入超過9億,2018年半年收入超過5億,預計全年收入過10億,毛利率超過61%。

真是個賺錢的好生意。

相比之下,什麼在線教育,什麼知識付費,都是渣渣,都是灰。

但把論文生意做得好的,卻遠遠不只是知網一個,什麼評職稱要論文,什麼核心期刊的論文才能評,這裡不多表了,大家也都該懂的。

如果一個不該是生意的事情成了生意,還惹出一些問題,問題可能不是生意的問題,而是這個事情本身有問題。

  翟天臨的博士學位並不難拿,因為僅需人民幣400元,就能讓你的文章出現在國刊上
  轟動國外的老師激戰恐怖分子只為救學生回來交論文,是真的,怎麼回事?
  中國發布了全球最多的論文,也貢獻了最多的撤稿。
  熱文 / 青年長江學者與她「404」的論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