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了個假春節

本文來源: 外灘TheBund(微信id:the-Bund)

作者:外灘君

假兵馬俑坑都被擠爆

村民後院停車也能賺大錢

我的家鄉變成網紅之後

回家過年成了件魔幻的事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沒回家的這兩年裡,西安由一個帶著土氣的西北重鎮,搖身變成了抖音上的「網紅城市」。

無數人在永興坊排起長隊,只為喝一口摔碗酒;

網紅們爭相打卡點讚「毛筆酥」(土產西安人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還在鐘樓大雁塔廣場上跳舞(?);

從前小學門口五毛錢一個的鏡糕,也被畫上各種卡通圖案成了小姑娘們的擺拍神器。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西安本來就是一座老牌旅遊城市,成為「網紅」後再次吸引了無數人前來觀光。

去年國慶節,幾乎半個朋友圈的人定位都在西安,摔碗酒的老板怕是做夢都在數錢。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下了飛機聞到熟悉的灰塵味道,看到擺著臭臉的機場工作人員,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撲面而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出門走一走,感受一下宣傳中的「網紅城市」到底有多神。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兵馬俑一天接待 11 萬人

白鹿原村民靠停車日入千元

我有個舅舅在兵馬俑場館里工作,每年過年都會去看一看他,也順便看一看坑里的秦俑們。

今年我們一家打算大年初四去看舅舅。

結果初三晚上,舅舅打來電話,互相拜完年後他善意地勸我們:「明天你們就不要來啦,兵馬俑這兩天人山人海,來了也堵在路上,車都沒處停。」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舅舅這次是把我們勸住了,但和接到前方通風報信的我相比,來自上海的遊客小楊就沒那麼幸運了。

小楊一家人春節自駕來西安旅遊,早上 8 點半開車從市內的酒店出發,本來按計劃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到,結果在路上整整被車流堵了兩個小時。

好不容易折騰到了兵馬俑,被告知景區停車場已經飽和,但只有進了停車場才能進館遊覽,小楊一家只能在場邊等第一波遊覽的遊客出來,等到買票進館已經下午一點了。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事後小楊告訴我,整個兵馬俑景區從廣場到場館內,幾乎是人擠人的狀態,導遊們講解得精疲力盡,二號坑展出的將軍俑、跪射俑的保護玻璃上已經快被遊客盤出包漿了。「差點被擠到坑里」這樣的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還看到一張網圖,下圖中這個景點如果我沒看錯,應該是假兵馬俑(之一),連假的兵馬俑人都這麼多……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2017 年電視劇《白鹿原》熱播後,作為拍攝地之一的白鹿原影視城也隨之大火,逐漸變成了很多人來西安必去的景點。

白鹿原影視城大受歡迎,附近的村民也樂開了花。

為了方便大量春節期間自駕前來的遊客,村民們把家後面的莊稼地推平,簡單畫上幾道白線,一個家庭式停車場就此誕生,每天的收入保守可能在一千多塊。

「停車還不給發票,但你除了他們家院子根本找不到車位,幾乎是壟斷。」小楊說道。

  去西安,別去錯了兵馬俑展館!很多遊客被誤導到山寨館。

塔是網紅

樓梯也是網紅

又過了幾天,爸媽提議晚飯後一起去大雁塔廣場散步,說是現在央視都在推「西安年,最中國」,大雁塔附近被開發成了一個新的景區,夜景五光十色美滴很。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坐著地鐵來到大雁塔站,剛出地鐵門竟然發現:站台上的人比車廂里的人還多,大家紛紛拿出手機在拍洶湧的上樓人潮。

就在我納悶為什麼要拍人的時候,在站內工作人員「有序前進」的廣播聲中,我聽到後面兩個姑娘興奮地說:「這就是那個抖音上好多人打卡的網紅鋼琴樓梯。」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哦,原來大家不是在拍上樓梯的人,而是在拍被人上的樓梯。

好奇心讓我隨著人流走上去,其實就是樓梯被貼上了鋼琴的琴鍵圖案,再在兩側裝上紅外線感應裝置,人走過時便會發出音樂聲,看了抖音上的一些視頻,如果樓梯上人少,視覺效果確實還不錯。

上到地面,幾個巨大的繡球立在廣場前,氣勢磅礴。在這之前,我對大雁塔的印象還是好幾年前的「亞洲最大音樂噴泉」,如今這個噱頭加上今年主推的「西安年,最中國」,更是將大雁塔變成了西安網紅地之首。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們到的時候正好是噴泉表演火熱進行的時刻,但人群已經把廣場上的表演區域圍了里三層外三層,一米八二的我爸也只能看到噴泉噴上去的泉。

廣場上賣東西的傳統倒是沒怎麼變,今年最暢銷的兩件單品是孫悟空頭上的翎子和耳朵可以豎起來的兔子帽。

原本是玄奘存放經書的大雁塔,被夜晚的燈光映襯出各種顏色,尤其是背面巨大的「幸福中國年」,引得旁人紛紛舉起手機擺拍。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這個設定如果是投影在某個現代建築上,看起來是不違和,但在古色古香的大雁塔上,總覺得哪里不對,也可能是我太老土了,讀者旁友們怎麼看?

大雁塔廣場後面,就是在央視新聞中滾動出現的「大唐不夜城」,航拍視頻里確實非常壯觀,然而現場只有紅燦燦的燈籠和黑壓壓的人頭。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集市的風格也非常符合「一帶一路」的精神,可以!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花車巡遊里的「兵馬俑俠」,用銷魂的背影征服了我……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來都來了

吃個烤肉吧

回家之前得知,我定居澳洲的一位好朋友小孫今年也回家過年,於是和她約在年初四見面。兩個人打算去吃以前上學的時候經常去吃的那家烤肉,在回民街後面的大皮院。

我和小孫在鐘鼓樓廣場洶湧人潮中找到彼此的時候,其實都有些後悔這個決定。但大過年的來都來了,中國式四大寬容已經被我們湊齊了倆,不去碰碰運氣實在說不過去。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事實證明,中國式四大寬容不是什麼好東西:回民街主街的入口已經是飽和狀態,我們想從旁邊的化覺巷抄小路迂回過去,結果連小路也被封住了。

如果我們不趕緊從這里撤離,就要被後面來的又一波人堵在這里了。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烤肉計劃宣告失敗,我們便計劃去附近商場里尋覓一個吃飯的地方,來到一家主打陜菜的餐廳,卻發現門口已經排起了長龍,服務生正拿著大喇叭挨個叫號。

「大廳只能等位子,要想不等位就去包桌。」服務生冷冰冰地說。

「包桌是怎麼包啊?」小孫問服務生。

服務生扔過來一本油膩膩的菜單,翻到最後說:「最低 1888 元一桌,限包房坐 10 個人,還有 2188 或者 2388 這兩個價位,菜單是定好的,不能改。」

臉上仿佛寫著四個字:愛吃不吃。

「包桌」的情況不止我們遇到,上海遊客小楊表示,老字號飯店「同盛祥」的包間也必須有最低消費 1000 元,對於人較多的家庭來說,相對還算是合理。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不對啊,我們又不是遊客,只是兩個過年回家想要吃飯聚會的本地人,想找個合適地方怎麼就這麼難呢?

眼看著天擦黑,兩個找不到好吃飯店又不想去排網紅店的西安人在鐘樓餓得頭昏眼花。

「算了,去你家坐坐吧!順便給叔叔阿姨拜個年。」小孫說。

坐在回上海的飛機上回憶起這個年,除了家里永遠 25 度的地暖和媽媽做的各種好吃的,我唯一的印象就是人人人人人……以及對於「網紅」這兩個字,已經產生了一絲不適感。

  同為十三朝古都,為什麼洛陽就是沒有西安紅?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著名大V「大咕咕咕雞」最近也發了一條吐槽「網紅城市」的微博,引得下方西安群眾紛紛吐槽,不可避免地又上升到了地域黑。(攤手)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根據抖音上最新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今年春節黃金周期間,重慶、成都、廣州、西安都是熱門旅遊地,其中「8D魔幻城市」重慶以 4700 萬人次的遊客量位居榜首;西安光是兵馬俑一個景區,一天就要接待近 11 萬遊客,創下歷史新高。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西安作為一個世界級的旅遊城市,每個西安人從小到大,最見怪不怪的就是五湖四海的遊客。

旅遊是來體驗風土人情,感受不一樣的文化氛圍的,名聲雖然在外,人山人海和基礎設施不到位,真的很影響遊玩的心情。

「網紅」帶來的不止是名氣,也是對西安乃至周邊地區旅遊的考驗,「西安年最中國,來了還想來」的口號是打出去了,但這樣的遊覽質量,有多少人是真的來了還想來呢?

我回網紅城市西安,過瞭個假春節

我的重慶朋友小李今年就不堪忍受遊客爆棚,直接帶著爸媽飛去了國外過年,我覺得明年過年的計劃有著落了。

  去西安,別去錯了兵馬俑展館!很多遊客被誤導到山寨館。
  河北某景點是奇葩中的奇葩,「每晚搞狂歡」鼓勵夜遊,但晚上沒人敢去
  西安這個全民吐槽的大型3D兵馬俑,又是抄來的?
  同為十三朝古都,為什麼洛陽就是沒有西安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