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兒童圖書館觀察:這些爛書

本文來源:做書(微信id:zuoshu2013)

原標題:中國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餵孩子吃屎

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接觸爛書最多的人?

除了圖書管理員,還能有誰?

圖書館管理員作為聯繫書籍與讀者的中轉站,除了維護圖書館的基本經營,還有在海量的圖書選出最好的書入庫,當然接觸到爛書的概率也更大些。

書編輯部特邀幾位在某大型少年兒童圖書館工作的好朋友們,來給大家講講他們碰到的爛書,你也能了解當下的童書出版情況——說它烏煙瘴氣一點不過分。

以下是三位圖書管理員們自述:

熊孩子終結者K老師

我們圖書館采編圖書的範圍比較寬泛,不會像讀者自己買書那樣精挑細選,於是,在每季度上架新書的節點,我們都會從這些五花八門的書海里篩選出值得上架的好書,淘汰掉大部分平庸甚至很差的書籍。

漸漸的,我們發現,好書各有各的優點,爛書都有一張相似的爛面孔——無非就是對熱賣圖書的拙劣仿制,並且多是粗制濫造、陳詞濫調。

內容平庸的書我也就忍了,涉及侵犯版權的我比較生氣。

比如這本書就雜糅了三部分:迪士尼的公主書概念 芭比娃娃的人物造型 西方經典童話: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正版 迪士尼童書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芭比版迪士尼

讓我們來看看這本書裡面的故事: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內容就是格林童話,卻沒有任何署名,這個版權意識,emmmm…..

如果說上一本書是占公版書的便宜,打打擦邊球,那下面這本就是完完全全的抄襲了吧: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明目張膽地抄襲了愛爾蘭經典繪本,連標題都沒改,真令人嘆為觀止!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文: [英] 山姆•麥克布雷尼

圖:安妮塔•婕朗

出版社: 少年兒童出版社

順便安利此經典繪本,這是一個充滿天真與愛意的故事,有平裝、精裝和立體書等多個版本。

我記得曾經有一位博主用這個立體書來向男朋友求婚,把戒指掛在了故事最後的月亮上,很甜!

  分享幾個中國大陸小學課本的插圖,70後、80後大陸學生的兒時記憶。

故事大王小王老師

有一些古人創作了傳世的偉大著作,生前沒過上好日子,死了幾百年之後倒是養活了無數廢物。

隨便上網搜四大名著少兒版,跳出來的版本不下一百個,可見出版名著是一件多麼不吃力又討好的事情。

可是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版本的四大名著嗎?

其中究竟有哪幾本是真的用心做的呢?

那些濫竽充數的東西是不是對紙張的極大浪費、對名著的惡性消費?

和「曹雪芹」一樣,還有另外三個字也是廢物的口糧,這三個字就叫「新課標」,這其實是教育部制訂的課程標準,語文學科的課程標準就包括一個150本經典圖書的推薦書目,本來這是一件鼓勵青少年閱讀的好事情,卻被書商利用,躺在這塊金字招牌下面偷奸耍滑,特別敷衍。

首先,封面嘛,是隨隨便便做的,隨機抽取一本最近到館的少兒版《紅樓夢》,就長這樣: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不是我嫌棄啊,封面里的林黛玉少女變大嬸,小朋友真的會一秒醜拒。

再來看看這本書里面的內容,很能代表這一類「削骨剝皮」式的改編行徑。

故事框架基本不作調整(可能改編者自己也不太能理清其中紛繁的家族關係和因果聯繫),刪減掉了所有詩詞和稍長的景色描寫、心理描寫(大概是覺得這些不那麼實在的內容跟故事主線關係不大吧)。

這樣的行為就是把整本書隨意刪減成一個薄本,邏輯不通、敘事混亂,完全喪失了古典美感。

更令人費解的是,抄檢大觀園等篇目中涉及的桃色內容赫然在目,這些內容本可以適當隱去。

這樣的改編非但沒有更適於兒童閱讀,反而白白削弱了名著的文學性,還不如讓孩子長大識字之後自己去獨立閱讀名著原文呢!

其實北大的秦春華教授曾說過,這些文學經典的確是經典,「但都是成年人的經典,並不是孩子的經典。不是所有年齡階段的人都應該閱讀同樣的經典。」這一點其實我是很認同的。

孩子如果想讀,自己肯定千方百計去找來原著讀了,至於能讀懂多少全憑個人造化;孩子如果不願意讀,家長受到虛榮心的驅使而逼迫孩子讀,買回來的又是內容粗糙、裝幀醜陋的那一類,結果就是孩子記恨四大名著一輩子,可能以後再也不願意踏入經典文學殿堂了。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著:劉心武

繪:鄭琹語

出版社:天地出版社

說到這里,如果家長和小讀者真的很想讀青少年版的《紅樓夢》,向你們推薦《劉心武爺爺講紅樓夢》。

劉心武以一個老爺爺的語氣,用自己的語言給孩子講述一個個有意思的故事,讀起來親切有趣。插圖也畫得用心。

這大概是能對得起曹雪芹批閱十載的辛苦了。

  台灣90後團隊創作新版國小語文課本,紅到大陸去了。

很老的老書蟲老師

以前我們的閱覽室里沒有繪本,基本都是給青少年看的文字書,所以我比較關心原創的青少年讀物。

但是這些年大量的圖書這麼來來去去,比較受歡迎的作家就那麼幾個,他們的作品不斷出新版本、打包到各種合集、套裝里面,內容沒什麼變化,我都有點看膩了,不過好在小朋友們就像流水一樣,一碴又一碴的孩子,其實,看的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書目。

說實在的,原創作品出版市場在我看來是良莠不齊的,大部分作品都很難讓人如意。

有一天我無意中翻看一本獲了「五個一工程獎」的小說,單看封底的名人推薦以及獲獎經歷,我可能會把它列入推薦書目里。

剛開始看標題《一百個中國孩子的夢》,我還以為是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正能量讀本,我翻開瀏覽時,發現作者寫的真的就是一百個孩子做的夢,大部分的夢境都挺莫名其妙的,不是「夢想」的「夢」,而是「睡夢」的「夢」。好吧,僅僅是無聊了一些。

而讀到得這一幕時,我簡直目瞪口呆!(圖中有不適內容,未成年人及正在進食者請撤離):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我想給作者提出兩點建議:一、可以去看看心理醫生,有病抓緊治;二、請不要再涉足兒童文學創作了。

再看看這本書的封底,「代表中國參加國際兒童圖書評獎」?????出了什麼問題,我們要送一本這樣的書去參加國際兒童圖書評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樂高高手高老師

有這麼一類書,不論是圖書管理員還是小讀者都非常害怕,那就是「大道理/大雞湯叢書」,這些書通常都是好大一套,像是來打群架的,全世界的道理都在這兒了,買回來教訓孩子最最方便快捷!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你還記得小學時被學校強制購買《智慧背囊》的陰影嗎?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盡管有些大道理看起來如此智障,卻還是有家長買帳。

這是一個小抱怨

我是圖書管理員,不是非常了解出版行業,但是看得出來,有些少兒圖書的插圖,通常沒有人署名來對這些插圖負責,其實是出自出版社的美編之手。

聽出版社的朋友談起過,在一些傳統的出版社里面,美編的地位挺低的,乾的活兒不少,報酬卻很低,自然無法保證插畫的質量。

少兒圖書的插圖通常比大人的書要多很多,雖然也存在很多好看的插圖,但是少兒圖書普遍比較醜也是一個事實。

我們每年手里過去成千上萬本書,仍然沒有探尋到醜的底線。

不過這幾年有所好轉,雖然醜書沒有減少,好看的書卻越來越多了,希望這些良幣茁壯成長,早日驅逐劣幣。

兒童圖書館觀察:做這些爛書,等於喂孩子吃屎

我要是小孩兒,看到這樣的配圖

我一定會被醜哭%>_<%

像這種畫面醜陋,印刷還出錯的就不說了,簡直是糊弄!

這是一個小思考

有一次我跟一位家長聊起現在兒童出版的亂象,家長顯得很意外,她覺得她給孩子買的都是很好的書籍,全都是靠譜出版社的靠譜圖書,沒感到我所說的亂象。

我怔怔地想了想,哦,那是因為這位具備碩士學位的家長擁有挑選好書的能力和購買好書的財力,她的孩子可真幸運。

而我所在的這家位於發達地區的少兒圖書館,也有足夠的財力在採購大量圖書之後,將其中一部分圖書館員認為不達標的圖書捐贈給偏遠地區的少兒圖書館。

可能那些糊弄了事的編輯們並不知道,他們糊弄出來的書,是山區孩子僅有的書,是他們手裡僅有的寶貝。

最後,我想說,其實全社會的初心是一致的,都是想讓孩子們活在一個美好的世界上,擁有美好的心靈。

那麼首先,我們大人是不是應該用美好的精神食糧去餵養他們呢?

  大陸小學生的課本都會包書皮,有家長把書皮變成藝術品風靡網路,孩子好開心。
  分享幾個中國大陸小學課本的插圖,70後、80後大陸學生的兒時記憶。
  台灣90後團隊創作新版國小語文課本,紅到大陸去了。

閱讀原文

多所大學主動為湖北籍學生提供慰問金,有些學校連湖北籍教師也給了

xxx

一位在中國農村長大的男孩,終於考上大學之後,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xxx

【讀書能改變命運嗎】中科院博士論文致謝詞走紅

xxx

如何一步步毀掉一個中國985大學生?

xxx

大學畢業典禮的差別待遇【交大,對不起,我不是那10%】。

xxx

浙江溫州一自閉症少年獨自專心寫字,被旁人側拍po網,700萬個讚。(附影片)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