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2月,騰訊發表QQ。今年20歲的QQ,卻再也不是我的小甜甜了

本文來源:差評(微信id:chaping321)

作者:小發

今天是馬化騰生日 / QQ XX 周年

轉發這條消息

你就會得到 XX Q 幣

我試過了

是假的

  騰訊20歲生日給中國的禮物:RMB10億「科學探索獎」,年選50名45歲內中國科學家每人60萬

1999 年的 2 月 10 日 的深夜到次日凌晨

剛剛創立了 3 個月的騰訊公司

發布了 QQ 的第一個版本

OICQ Beta1

也就是說

到今天為止

QQ 已經整整 20 歲了

在此之後的 2000 年

由於在與 ICQ 的侵權官司中敗訴

騰訊正式停用 OICQ 這個名字

改名為 QQ

對於很多人來說

騰訊 QQ 這款社交軟件

是他們在遙遠的互聯網早期

不可磨滅的回憶

作為中國市場上

最早的本土化社交軟件

QQ 很快就席卷了中國的互聯網

逐漸地

人們交換聯繫方式時

不再問對方的 MSN 是多少

而是互相交換 QQ 號

在新世紀之初

剛接觸互聯網的年輕人們

沒有個 QQ 號

都不太好意思和朋友打招呼

朋友見面交換 QQ 號

也成為了一種時尚

猶記得我在小學二年級時

第一次去黑網吧

有一個現象讓我感到很奇怪

就是網吧的各個角落里

時不時會傳來

「 滴滴 」 的聲音

當時的我對 QQ 什麼的一無所知

秉著不恥下問的求知態度

鼓起了勇氣問了問

坐在我邊上抽著煙的 「 社會青年 」

「這聲音是不是某種警報」

他叼著煙

瞥了我一眼

以一口不知道哪里口音的普通話

不屑地說了一句

「 這是 QQ 的聲音 」

還幫我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個企鵝

「 喏,就這個 」

  騰訊20歲生日快樂,官方放出草創青澀照片,全球鵝廠人拍影片祝福。

說完他就又盯著自己螢幕

開始不停地打字

經過了長達半小時的研究

我總算是弄明白了

怎麼註冊 QQ 號

我認認真真地

填寫了每一項能填的資料

按下了 「 註冊 」 按鈕

結果等待我的

卻是系統繁忙的提示

找不到那個年代的註冊繁忙提示了。。

當時的我絕望地發現

如果重新開始註冊

我需要把之前的資料都再填一遍

於是就放棄了註冊

玩遊戲去了

我的第一個 QQ 號

是我姐姐幫我申請的

因為我看到她居然有 QQ 號

我問她是怎麼申請的

她說就填個資料好了啊

我說我不信

於是她當場就註冊了一個九位 QQ 號

然後把這個號給了我

還讓我自己改頭像和名字

我選了個頭上有一滴汗的獅子當頭像

至於名字

也許是受周星馳影響比較深

我 ID 叫 「 賣身葬小強 」

自此我就天天糾纏著我學校里的同學

讓他們也去註冊 QQ

那樣我們放學後也可以一起聊天了

隨著時間推移

我的 QQ 好友列表也慢慢變長

從原來的五六個聯繫人

逐漸增加到十幾人、幾百人

其中既有我的同學

也有親戚家的兄弟姐妹

更多的則是在上網過程中認識的網友

  網傳熱文【騰訊沒有夢想】,中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在做什麼、想什麼?

五年級畢業時

帶了我們班五年的班主任

在臨別時問我們

有沒有 QQ 號

加一下留個紀念

然後把自己的 QQ 號寫在了黑板上

我當時非常驚奇

原來老師也會用 QQ 啊

我還問了一句

「 老師,你 QQ 上有 QQ 秀嗎 」

要知道

QQ 秀堪稱是無數人的時尚啟蒙

多少孩子為了聊天時不 「光著膀子」

偷偷瞞著家里

打過熱線充值 Q 幣

其中的辛酸

只有父母發現天價手機費帳單

被打過的孩子才懂

QQ 秀最早出現於 2003 初,圖為 QQ 2004 版本

他笑了笑

說自己不玩這些東西

只是把 QQ 當做一個聯繫工具而已

當時我抄下了班主任的 QQ 號

回家後猶豫了好久

才決定加他為好友

現在回想起來

這種忐忑的感覺

我最近似乎也感受過

就和爸媽要加我微信號時

一模一樣

2005 年

QQ 的另一項重量級功能

QQ 空間正式上線

那個年代的少男少女

總喜歡把自己寫不完的情懷

都放在 QQ 空間里

主頁上眼花繚亂的掛飾裝扮

彰顯著自己的個性

非主流在 QQ 空間能夠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現

日志里寫滿了青春

相冊里藏著回憶

留言板里更是有說不完的曖昧與懵懂

一開始的 QQ 空間

只是屬於年輕人的東西

直到 QQ 農場的出現

讓 「 偷菜 」 變成了男女老少都愛的活動

多少人親眼見證了

曾經連 QQ 空間是何物都不知道的父母

掐著表設置無數鬧鐘

就為了去好友農場里偷菜的轉變

再之後

QQ 對於我來說

也變成了身處異地他鄉時

和父母用來視頻聊天的工具

互聯網時代

所有的變化都來得很快

快到讓我們有些猝不及防

那些曾經的非主流

都改變了自己的形象

有了穩定的工作與家庭

那些曾經熱衷互踩空間的人

逐漸失去了打理空間的耐心

曾經沉迷農場偷菜的父母們

早就轉向了歡樂鬥地主

曾經每天都要打開的 QQ

現在連安裝的心思都沒有

聯繫人都用微信

工作全用釘釘

QQ 號最多是用來打遊戲

可惜

我年紀越來越大

空閒時間越來越少

只能偶爾玩玩手遊

而現在很多遊戲都能用微信登錄了

互聯網時代就是這麼殘酷

產品迭代的太快

新事物總能把舊事物取代

曾經的小甜甜

最後都會變成牛夫人

聽說現在 00 後都流行用 QQ 了

希望他們能玩的開心

好好寵寵我的牛夫人

  2018年的雙十一,也是騰訊的20歲生日。當年起家是怎麼樣的?如今的大人物馬化騰還在深圳華強北幫人組...
  騰訊20歲生日快樂,官方放出草創青澀照片,全球鵝廠人拍影片祝福。
  騰訊20歲生日給中國的禮物:RMB10億「科學探索獎」,年選50名45歲內中國科學家每人60萬
  網傳熱文【騰訊沒有夢想】,中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在做什麼、想什麼?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