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線城市「車厘子」大賣的背後

本文來源: 懂懂筆記(微信id:dongdong_note)

作者:快刀 秦言

這篇文章是懂懂筆記幾位小夥伴春節回家過年系列中的一篇。

其中一位小夥伴家住四線城市,一年未曾返鄉,這次回家卻突然發現天變了。

而故事的由頭,就是由幾盤車厘子開始的。

四線城市車厘子“泛濫”的背後

懂懂筆記去小姨家拜年,車厘子就在桌上,結果一大群親戚都在吃卻沒有吃完;去小叔家拜年,同樣是擺著一大盤車厘子,懂懂筆記隨手拿起一個看了看,品相很好,非常新鮮。

這不僅讓人納悶,以往車厘子在四線城市哪怕是超市都很難買到新鮮的,為什麼今年過年期間親戚家都「充斥」著鮮度超高的車厘子?

當與親戚們細致打聽後,才發現原來四線城市的購物方式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社區拼購,新鮮智利車厘子不再是一二線城市的專利

四線城市車厘子“泛濫”的背後

當問到小姨桌上擺著的車厘子為什麼鮮度這麼好時,她打開了話匣子。

原來,從下半年開始,她家的社區開了幾個做社區拼購的平台,加入到他們的群中,就能隨時獲得最新的包括車厘子、草莓、醜橘、牛油果等原先在四線城市傳統超市中很難買到的新鮮水果。

如今,她和親友不用出家門,用微信即可訂貨,再由社區的團長親自送貨上門。

「由於社區拼購做的是回頭客的生意,所以對新鮮度馬虎不得,他們抓住的就是我們對稀奇水果新鮮度的追求,通過打通產業鏈,將鮮度和性價比做到了極致」。

小姨的這番話,聽起來蠻像行內人士,而她卻說,這是因為自己後來也成了一家新進入的某拼拼社區團購的團長,對社區拼購的里里外外有了比較深刻的了解。

像智利車厘子,這在往年四線城市親戚家的餐桌上是極為少見的,甚至有表妹在往年不得不從帝都採購後來放在保溫袋里專門帶回家。

盡管在我們的印象中,四線城市的整體收入水平是偏低的,但是就生活質量而言,卻並不見得比二三線城市低。

尤其是社區拼購的激烈競爭程度,更是讓諸如車厘子這樣的產品在鮮度和性價比上,甚至比肩一二線城市。

車厘子只是一個例子。

像牛油果這樣的以前在四線城市大型綜合超市都很難買到的水果,通過社區拼購,不僅能買到,而且價格還有優勢。

這是小姨、小叔他們對最近半年高品質、高性價比消費的心得所在。

對他們而言,與團長近乎都成為了朋友。

本來是見面寒暄打個招呼,現在則是變得更有感情,儼然是一條戰線上作戰的戰友,在對鮮度和性價比的追求上大家有著共同的追求。

也正是因為此,現在你若去四線城市親朋家里做客,各種此前只會出現在一二線城市餐桌茶幾上的果品,已經擺在了桌子的中央,生活品質的提升由此可見一斑。

電商下沉,小龍蝦、帝王蟹輕鬆跳到了四線家庭的餐桌上

四線城市車厘子“泛濫”的背後

到了午飯聚餐時間,除了傳統的雞魚丸子肉,麻辣小龍蝦甚至是帝王蟹,也成為了主角。

盡管社區拼購也提供這些產品的售賣,但是小姨告訴懂懂筆記,在選擇小龍蝦、帝王蟹這樣的生鮮時,他們則是另辟蹊徑,選擇在綜合電商平台上購買。

而之所以不是社區拼購,主要在於社區拼購冷鏈做的還不夠縝密,盡管像車厘子這樣的果品還可以在弱冷鏈的環境中保持鮮度。

但是對於熟凍小龍蝦、帝王蟹這樣的海鮮,由於對冷鏈要求極為苛刻,因此,大家心照不宣的都選擇在大的電商平台下單購買。

以前這些生鮮根本送不到四線城市,但是去年以來,已經陸續在很多四線城市提供配送服務。

而且可以說是全程冷鏈,有類似美團外賣的保溫箱形狀的冷鏈箱,能確保從冷鏈倉庫到家門口的冷鏈品質。

小姨說,她第一次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買了兩盒熟凍小龍蝦,但是沒想到收到貨時還非常的冰硬,一點兒沒有化凍的跡象。

其實,這正是電商下沉帶給四線城市用戶的福祉。

在一二線城市已經紛紛通過前置倉打造了高密度的冷鏈網路之際,四線城市實際上也成為了大型電商平台覬覦的市場所在。

畢竟,誰能率先在低線城市落地實錘,誰就能占得先機。

盡管有業內人士透露,在低線城市做冷鏈生鮮成本高企,即便是電商巨頭也是處在一種賠本賺吆喝的狀態。

但是,事情卻就是這樣發生著。

你不去做,自然會有其他平台做。

像京東自營生鮮的下沉,天貓超市依托易果生鮮的下沉,都是這樣的道理。

生鮮電商是一個老大難問題,但是從今年春節在親戚家飯桌上看到的各種大生鮮,會不由感嘆,原來電商下沉已經如此深入,暫不論賠錢與否,但就獲客拉新而言 ,這無疑是一個必然的小趨勢。

置辦年貨、選購新年禮,有了新的方式

四線城市車厘子“泛濫”的背後

小劉在四線城市做自由職業,年底他有兩件私事,一是給家里辦年貨,一是給合作夥伴送新年禮聯絡感情。

往年,辦年貨是去超市人山人海的擠著選年貨,給合作夥伴送禮也是要拎著大包小包好不方便。

而今年,辦年貨、送禮的方式在小劉身上發生了變化。

他選擇在大的電商平台買即食海參、羊肉卷、牛排和三去黃花魚,還直接在電商平台購買一定面值的購物卡,讓電商平台的配送員直接送給合作夥伴。

據小劉透露,這樣的變化並不只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身邊不少朋友都在選擇電商購物辦年貨、送新年禮。

小劉談到是一件事頗有感觸。

他要給一位在當地醫院做醫生的親戚送禮,因為平時家里人生病總是要麻煩人家。

往年送禮拎著大包小包像做賊似的在醫生辦公室門前張望,生怕被別人認為他是在行賄。

而今年,他直接在某電商平台購買了實體購物卡,直接讓配送員送給了這位醫生親戚。

親戚也不用再提著大包小包、冒著被主管發現的危險提回家。

可以說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據小劉介紹,這兩年辦年貨、購物、送禮的方式在四線城市發生了很大變化。

而究其原因,正是電商平台在低線城市的覆蓋,讓性價比和配送效率與一二線城市無異。

小劉還格外提到了一件讓他頗有感觸的事,年前他去當地超市給孩子買草莓,貨架上擺放的一盒盒草莓,小劉拿了個遍,但都發現每盒都有不新鮮的,因為這是給4歲孩子買的,所以小劉最終放棄了買草莓這個念頭。

而就在等待收銀的過程中,小劉無疑打開某電商APP,卻發現電商平台上的草莓售價差不多,於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下了單。

沒想到,第二天中午收到後發現,不僅包裝精美,而且每顆草莓都沒有瑕疵。

而前面提到的小姨,選車厘子、草莓等雖然不是通過電商,而是社區拼購,但是拿到的果品也仍然是比超市里的要新鮮。

城市的發展,市民生活質量的提高,正在被電商乃至新零售業態所改變。

盡管目前行業對社區拼購的同質化激烈競爭並不看好,尤其是各大社區拼購爭搶團長,團長身兼多個社區拼購的職務,但是亂象之外,對低線城市的市民來說,卻是實實在在得到了實惠和新鮮水果等商品的品質,

與之相比,盡管傳統大型綜合超市仍然是人山人海,但是觀察一番會發現,大家大都是擠在肉類、魚類、蔬菜區。

這也不免給人以思考,盡管冷鏈 短通路讓果品進入了低線城市,但是與在北京這樣的城市通過當地生鮮平台選購魚肉等品類1小時送貨上門相比,低線城市其實還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盡管我們不能苛求在低線城市建立一個個的前置倉,但是誰也說不準在資本和創業者的算盤中,早已開始著力於將「大生鮮」植入低線城市。

盡管這意味著巨大的投入,但是在一二線城市市場飽和,競爭慘烈之下,選擇下沉,不失為一條新路。

至少,社區拼購在全國多地,尤其是三四五線城市的迅即勃發,已經證明低線城市市民的消費需求和購買力並不低,這其中,也就是更有想像空間。

像阿里巴巴與大潤發的合作,目前在三四線城市的大潤發門店周邊若干公里推出了淘鮮達服務,其或許瞄準的,不是向外賣搶生意,而是有著更大的局。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