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柔軟之「爸媽,求你們不要這麼懂事」

本文來源:有意思報告(微信id:youyisi_cn)

作者:佩奇兔

在遠離家鄉的高鐵上,我哭了一路。

還記得幾個小時前出家門的時候,我想和媽媽告個別,爸爸卻說:「太早了,她起不來。」

其實我知道,她只是怕我看到她就不想走了,她怕我心裡難受,她怕我有記掛。

還記得當年,我第一次離家去北京讀書的時候,在火車站前的廣場上,媽媽一邊說:「快發車了,你走吧」,一邊卻一直捨不得鬆開我的手。

什麼時候起,她變得這麼懂事了?懂事得讓人心疼。

盯著持續了10秒的「對方正在輸入」,我有點煩躁。

等終於收到回復,只有七八個字,而且一個看起來有點奇怪的病句。反應了2秒,才知道是寫手輸入導致的。

想到媽媽在燈光下對著螢幕認真地一筆一劃的場景,嘆口氣,給她打了過去。

「下次別打字了,發語音就行。」

「好。」

「怎麼了?」

「你上次和我說以後別發語音的。」

掛電話後,我翻到了1個月前的聊天的記錄。那天她發了3個語音,正在開會的我不耐煩地發了一句:「以後別發語音」。

原來一條能說二三十秒,自那以後一條從來沒有超過10個字。

去年冬天,我媽一直打不到車,她給我打電話。

「兒子,那個滴滴怎麼用啊?」

「點開軟件,地圖下有個輸入框,上面輸入起點,下面輸入終點,點呼叫就行了。」

「我試試。」

過了十幾分鐘,她又打來了。

「司機說找不到我。」

「你的定位不準,點開地圖看一下你在哪。」

「怎麼弄啊?」

「我跟你說過八百遍了……你要不就給司機描述一下你的位置,周圍有什麼。」

「哦哦,好。」

兩個月後我才知道,那天爸爸發高燒,媽媽帶他去醫院,凍了2個小時才打到車。第二天,她拜托公司裡的小姑娘教會了她用打車軟件,再也沒有問過我。

小時候我家條件不好,工作以後總想補償父母,於是給家里買了空調、滾筒洗衣機、空氣淨化器、洗碗機、掃地機、智能馬桶等一系列我能想到的東西。

誰成想買了之後就電話不斷。

「洗衣機為什麼不進水啊?」

「掃地機跑到床底下出不來了。」

「馬桶呲了你爸一屁股水,是不是壞了?」

直到一天,我聽到電話那頭我爸對我媽說:「別打了,你別耽誤他工作。」

等我過年回家,看到媽媽用所有的電器依舊很笨拙。

追問之下才知道,平時他們還用著以前的老式電器,我回來前一天才從地下室換過來新的。

「媽,過年不回去了。」

「你幹嘛去?」

「我和朋友約了出國玩,平時又沒時間,國慶又太貴。春節比較合適。」

「我孩兒辛苦了,是該放鬆放鬆,錢夠嗎?」

那天的對話很輕鬆,媽媽陪我暢想了旅遊的場景,還撒嬌讓我給她帶禮物。

大年初一,小姨給我發微信:「昨天晚上你媽給我打電話,哭著說這是你嫁人前最後一個年了。」

十年前,我爸本來是不同意我北漂的,發生了許多次激烈的爭吵。

「你給我做了20多年的主了,你不能這麼自私。」

「我和你媽就你這麼一個孩子。」

「在北京站穩腳跟,我就接你們過去。」

前天,我隨手轉發一篇關於養老的文到朋友圈。晚上我爸就給我打來電話:「我明年就退休了,在家也沒什麼事幹,我和你媽打算住到養老院去,一群人又可以打麻將又可以跳舞,你也放心。」

今年過年,看到媽媽眼睛不眨地倒掉吃不完的大魚大肉,我露出了欣慰地笑容:「這麼多的年的健康教育終於管用了。」

後來我發現我錯了。

九月我出差路過家鄉,就順便回家給爸媽一個驚喜。一推門正好看到媽媽端菜出來,明顯是剛熱的剩菜,而且沒什麼肉。

我發了好大的火,甚至口不擇言:「你們得了癌症我不會給你們治的。」

過了幾個小時,我爸才過來說:「我們沒本事,給你付不起首付,但是看你那麼辛苦,總想著給你省點是點。」

大一是我的自卑心集中爆發的一年。

我恨室友大牌護膚品用一半就扔掉了;我恨表弟從不學習卻可以出國留學;我甚至恨發微博會帶上手機型號……

終於在寒假我爆發了,歇斯底里地質問我媽:「為什麼你和我爸混了四十多年還在社會最底層?沒本事就不要生我出來。」

我媽哭了一晚上,一直說:「媽對不起你。」

開學後,每個月的生活費突然從1200一下漲到了3000。問她,她只是含糊地說遇到了好老板,漲了薪水。

直到接到醫院的電話:「喂,是XX嗎?你媽暈倒了,現在在醫院。」

我才知道,她一天做四份保潔工作,半夜整理雙十一快遞箱的時候累倒了。


光陰催人老,暮年喚人歸,父母終歸還是老了。

現代社會便利年輕人生活的同時,卻總是給父母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但是我們很少給予他們足夠的耐心。

然而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們恰恰是最怕給子女添麻煩的人啊。再多的疑惑,只是咽到肚子里;再多的爭執,最後也會變成妥協。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