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山東潤昌農商行

本文來源:北青深一度(微信id:bqshenyidu)(北京青年報旗下)

作者:李佳楠、郎朗

每隔一段日子,趙固村村民吳仁寶會蹬上三輪,拉著病重的妻子,去山東省潤昌農村商業銀行(改制前為山東省冠縣農村信用社,以下簡稱潤昌農商行)詢問情況。

家里的小麥補貼和低保已被扣三年不發了,原因是吳仁寶名下有9萬貸款利息未還。

吳仁寶說,自己從未貸過款,哪來的利息?

同樣是在趙固村,2018年8月,快遞員給年近6旬的吳天剛送來一張傳票。

傳票顯示,2015年,他的妻子梁美霞曾在潤昌農商行貸款16萬。

「我老婆2011年就去世了,怎麼可能去貸款?」

據統計,在1700多人口的趙固村,500多戶人家,近年來有超過300戶莫名其妙背上了貸款。

深一度調查發現,「問題貸款」涉及的範圍,還遠不止趙固村。

冠縣縣城的清泉、南街等街道和梁堂、店子、清水、煙莊等鄉鎮,都有大量莫名背上貸款的人。

據不完全統計,趙固村目前已有100餘人報警立案。

去年40多人立案時,僅主貸金額已達300萬元。

而張尹莊村村民立案申請書顯示,涉案受害人數達400人,預估涉案金額8000萬元。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張尹莊村受害村民超過400人

「一張身份證多貸一萬」

張尹莊村的李威田是潤昌農商行的一名貸款人。

2013年,李威田要貸款20萬註冊自己的運輸公司。

經人介紹,認識了時任潤昌農商行梁堂分行行長張慶文。

李威田回憶,張慶文提到「五戶聯保」政策,讓他多去找身份證,告訴他「一張身份證能多貸一萬」。

為辦下20萬貸款,李威田找來23個親戚朋友,分批去銀行二樓張慶文的辦公室辦理擔保手續,張慶文的親戚李博指示他們在合同上簽字。

多位親友回憶,當時李博掀著頁腳指出簽字位置,催他們簽字,「出於對李威田的信任,又是在銀行,沒看內容就簽字並按了手印」。

李威田當時看了合同,他注意到「合同上沒有金額」。

他問張慶文怎麼回事,張慶文告訴他,「你簽就行」。李威田就簽了字。

簽字之後,李威田和親友們並沒拿到合同,而是分批被領著去一樓大廳窗口簽字按手印,最終銀行給了每人一張金融卡,隨即被李博拿走。

之後,李威田先後兩次收到了共計20萬元的貸款。

像李威田一樣,在冠縣先後有近20名貸款人找到張慶文,在未看合同的情況下簽字按手印。

2013年,沙寶亮計劃擴大綿羊養殖規模,按張慶文要求找來11個擔保人,其中包括他的妻子、父母、兄長、嶽父母、妹夫和多位朋友。

所有人在未看合同的情況下簽字辦卡,沙寶亮最終在張慶文工廠門口拿到了8萬現金。

馮明偉也是貸款人之一,他記得當時「簽了十幾份材料,每份都需要簽多個名字」。

談話過程中,他向記者比劃如何按手印,「就讓在騎縫處按,被俺叫去的擔保人也一樣」。

多人向深一度回憶,「每次去簽字,辦公室都擠滿了人」。

馮明偉曾見過銀行司機張勇拎回一提兜的身份證和金融卡,有人還見過張慶文本人不停地在合同上按手印。

經常有熟人在辦公室遇見,但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2014年,李威田選擇「轉貸款」,借新還舊。

張慶文讓他領人過來再次簽合同,李威田發現此前說明的1萬貸款變成了15萬,張慶文告訴他,「沒事,不會找你還」。張慶文離開後,司機張勇負責他們簽字,他再次領著李威田的18個親友去銀行窗口,李威田回憶,「張勇把所有金融卡和30萬現金遞給窗口工作人員,把利息還了。」

在店子鄉的趙固村,村民最早的貸款記錄出現在2006年,多筆貸款均顯示結清,未償還貸款大多發生在2014年,此時張慶文已從梁堂支行轉任店子支行行長。

早在2002年,趙固村的潤昌農商行信貸員張新廣通過村委會喇叭對外廣播,宣傳的就是「五戶聯保」政策,5位村民共同簽字按手印成立互助小組。

有村中的退伍軍人補貼多月無法領取,輾轉查出自己因為一份「五戶聯保」合同被強制執行,「五個人名上按著手印,手印確實是我的,但我沒貸過款。」

從2006年到2014年,趙固村每年都有不少村民被拉去做擔保,甚至低保戶也被領去簽字。

村民齊士平的徵信信息顯示,從2006年到2014年,幾乎每年都有貸款記錄,貸款狀態均顯示已結清。

齊士平表示,「除了擔保過1萬,我沒貸過款」。

據不完全統計,僅在潤昌農商行貸款維權群里,就有近150人存在貸款和擔保問題。

在500多戶人家的趙固村,超過300戶莫名背有貸款,大多數人的貸款、擔保金額均為15萬。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趙固村低保戶吳仁寶的妻子躺在床上,兒子還在上小學。潤昌農商行系統顯示,他有9萬元貸款未還

「死人怎麼去貸款?」

張尹莊村的貸款人和擔保人是在2015年陸續發現問題的。

這一年,冠縣房價開始上漲,買房受阻讓信貸問題浮出水面。

楊明曾為朋友貸款做過擔保,買房時被告知徵信有問題,無法分期付款買房。

楊明查詢發現自己名下有兩筆貸款,2013年的15萬貸款已經結清,2014年的15萬貸款逾期未還。

楊明找到梁堂支行時任行長反映問題,得到的答復是讓找張慶文解決。

之後,張慶文告訴楊明問題已解決,還給了他一份貸款還款通知單,上面蓋有潤昌農商行的公章。

然而,楊明徵信信息上仍顯示未還款。

也是2015年,沙寶亮買房時發現自己名下一筆15萬的貸款未還,還有5筆擔保,被擔保人都是陌生人。

沙寶亮說,張慶文當時承諾,「銀行可以買身份證替換下來」,然而最終沒能兌現。

家里2016年收到了法院傳票。

甚至,低保戶也沒逃過「被貸款」的飛來橫禍。

趙固村村民吳仁寶的妻子躺在病床上對深一度說,自己曾當場質問潤昌農商行行長,「就我們這樣的家庭,都是老弱病殘,不用說十萬,一萬貸給我們嗎?」

2016年,吳仁寶發現家里的小麥補貼和低保補助都被扣發,銀行告知他,原因是有9萬欠款未償還。

聽到欠款數目,吳仁寶被嚇傻了,一兩個小時沒緩過神來。

站在堂屋中,吳仁寶指著家里的電視機和舊沙發告訴記者,「這些都是鄰居送的,每月沒了低保費,日子不知怎麼能挨過」。

年近60歲的趙固村村民吳天剛,妻子於2011年去世。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2018年8月快遞員給他送來一張法院傳票,上面寫道,妻子梁美霞2015年在潤昌農商行曾貸款16萬,逾期未還。

「死人怎麼可能去貸款?」吳天剛拒收傳票,快遞員將情況反映給法院,法院人員不敢相信。

據深一度了解,趙固村的「被貸款人」以五六十歲的老人為主,而張尹莊村以三四十歲的青壯年居多。

事情久拖無果後,許多人被迫選擇擱置。

沙寶亮對記者說,2015年冠縣房價1800元左右,如今已漲到6000多元,當初計劃購車跑運輸的他,如今成了運輸公司的司機。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圖右為擔任過支行行長的張慶文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張慶文的企業佰潤金屬,法人張秀梅為張慶文的小姑

支行行長「把錢用了」

2014年,張慶文讓中間人聯繫村民安建國去潤昌農商行續簽合同,一年前安建國曾找他貸款。

安建國問「貸款不是沒下來嗎?為什麼還要簽字?」

張慶文承認,錢自己用了。

多人證實,早在2011年,張慶文的親戚沙德寶曾找人去潤昌農商行做擔保,「慶文的工廠需要用錢」。

沙德寶如此解釋。簽合同時,張慶文曾囑咐,「如果有銀行的人來問,就說是養羊、養雞賠了」。

張慶文本人也曾主動找親友幫忙貸款,其中就包括他的妹夫武學偉(化名)。

2014年,武學偉被叫去店子支行辦理貸款,擔保人是張慶文找的。

2015年,貸款到期後,再次辦理了轉貸手續。

此前,2011年,武學偉曾將身份證借給張慶文,後來才發現被其用於貸款。

2018年5月,武學偉收到了法院的傳票,意識到事情嚴重,他找到張慶文,對方承諾「交給我處理吧」。

8月,他收到法院判決。

判決書顯示,張慶文是武學偉貸款的擔保人之一。

不僅如此,武學偉介紹,嶽父嶽母身上至今背著多筆貸款,都和姐夫張慶文有關係。

據深一度調查,張慶文最初是潤昌農商行的一名押運員,2007年被直接提拔為清水支行行長,2010年轉任梁堂支行,2014年轉任店子支行。

2008年前後,張慶文曾經營一個藏獒場,「那是他最紅火的時候」。

張慶文名下有兩家公司,山東恒嘉復合材料有限公司和佰潤金屬有限公司分別於2011年和2016年註冊,實繳資金合計1300萬,天眼查查詢結果顯示,兩公司法人為李博和張秀梅,和張慶文為親戚關係。

據一位知情人透露,張慶文貸款額達3億元,其中用工廠擔保貸款1億多,用他人身份證貸款超8000萬。

目前這些資金去向不明。

知情人介紹,張慶文的兒子在潤昌農商行不良資產處置中心從事催收工作,「逾期貸款經他們篩選後,才會被遞交到法院」。

李威田告訴深一度,張慶文曾給他打電話說,「賈鎮法院有你的傳票,去簽一下字」。

張慶文兒子也曾打電話催其去簽字。

李威田最終沒有去,但當年其名下仍出現了貸款。

同樣被賈鎮法院起訴的還有趙固村的齊士明,貸款的辦理人是同村的信貸員張新廣。

齊士明曾被老支書找去做過擔保,2016年他收到法院傳票,最終被判敗訴,要求償還15萬貸款。

齊士明曾調查過這筆貸款的去向,得知被張新廣拿給他人使用。

齊士明堅持無償獻血十餘年,被評為2014年山東好人。

他說:「我不會坑害國家,傳票下來我才知道自己有15萬貸款」。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山東數百人莫名背上貸款

▲低保戶吳仁寶的銀行信用報告

「誰想到銀行會騙人?」

資料顯示,僅2018年一年,潤昌農商行就曾先後三次被銀監會聊城監管分局處罰。

2018年1月22日,因虛假轉讓不良貸款,被罰款20萬元;2018年3月13日,因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超比例,被罰款25萬元;2018年5月21日,因貸前調查未盡職、貸後檢查流於形式或缺失,潤昌農商行斜店支行被罰款35萬元。

潤昌農商行信貸管理的混亂,由此可見一斑。

據裁判文書網的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潤昌農商行借貸擔保的961起案件,其中277個案件被告未到庭,204起案件最終撤銷訴訟,323起案件無可執行財產線索或被執行人無履行能力(3組數據無重合)。

甚至有被告人,一人名下有9份判決書和15份執行裁定書。

眾多莫名背上貸款的村民,從2015年開始維權,如今已有人開始失去耐心。

1月15日,相隔十公里的趙固村民和張尹莊村民相約一起,再次反映他們遭遇到的問題。

潤昌農商行監事趙士亮在接受深一度採訪時表示,對村民的舉報,警方已立案偵查,銀行會積極配合。

「不管誰違規違法,都不包庇,通過司法手段,最終對當事人、對群眾都要有個說法,維護銀行的金融秩序」。

據趙士亮透露,張慶文因業務不達標已於2015年被內退。

潤昌農商行向維權村民承諾,1月份之前將所有人的貸款記錄全部刪除,徵信全部恢復,2月份再處理貸款問題。

1月18日,維權村民陸續接到潤昌農商行電話,當天60多人被告知徵信已洗白。

村民沙寶亮也接到電話,銀行人員告知他嶽父嶽母存款被劃扣的問題,會盡快解決。

仍有一些村民查詢發現,在潤昌農商行依然有欠款,在該行不能辦理貸款,但已能在其他銀行辦理貸款。

潤昌農商行註冊時間為2010年,改制前為山東省冠縣農村信用社,不少村民至今都將銀行負責人稱為信用社主任。

多位村民表示,社保、低保和小麥補貼都需要在潤昌農商行辦理,誰想到銀行會騙人?

1月23日,一位辦理社保的村民,出於謹慎,在身份證復印件上標註了「僅限使用」字樣,「還是小心為好,有些事,誰想的到呢?」他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涉及的村民吳仁寶、吳天剛、梁美霞、李威田、沙寶亮、馮明偉、齊士平、楊明、齊士明、安建國均為化名 )

  「河北土味」是怎樣成為互聯網亞文化的?
  南京一位父親摔死咬傷幼子的泰迪犬,輿論聲討網友威脅致生活全毀,妻子割腕抵命獲救。
  996刷屏,中國為什麼是「加班大國」?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