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打工者的錢,操資本家的心】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illustration by kate pugsley

本文來源:薑汁滿頭(微信id:linlinisdead)

作者:西島

一場關於「謝謝」的大討論,席卷整個社交媒體。

起因很簡單:在網上沖浪的閒人們,就關於要不要對外賣人員說「謝謝」展開了激烈的爭辯。

一群人說需要,一群人說不要,雙方各執一詞,鬥至面紅耳赤。

言辭之鑿鑿,義理之端正,恍惚四十年前那場關於真理標準的大討論。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但我以為答案很簡單,完全沒有討論的意義。

因為當代社會裡,部分人群的口腔生理結構異於常人,無法清晰發出「謝謝」二字的音節,所以生來就不會講「謝謝」兩個字。

您可能以為我在胡謅。

其實不然。因為如今有怪毛病的人群五花八門,說不得「謝謝」根本不算什麼。

譬如:有對三十八種食物過敏的人群,有不允許自己孩子跟看喜羊羊的小朋友一起玩鬧的人群,有讓姑娘從國際小學退學跑去上女德班的人群……

和他們比起來,口腔生理結構有點毛病,稱不上一件大事。

這類人群雖然問題各異,有的出在嘴巴裡,有的出在腦袋裡,但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稱號——精貴

注意,這裡的精貴,指的是精神貴族,不是精神貴州人。

雖然他們的籍貫可能在貴州某個小城,但很忌諱別人提起。

千萬不可戳了精貴的老底,他們很可能會惱羞成怒。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共和國消滅了階級。按理說,神州大地上已沒有貴族了——但這攔不住廣大人民想當貴族的心。

想當貴族的人多了,也就有了精貴。

那麼,如何簡單便捷地成為一名精貴,恰如其當地秀出優越感,把勞動人民死死踩在腳下呢?

有錢人和精貴不一樣。

一般來說,精貴的口袋里都沒什麼錢。

精貴不是靠財富區分的。

如果簡單粗暴地把資產、存款、房子和豪車列為判定標準,那有九成精貴都會跌落到赤貧階層。

屁股和大腦分離,是精貴最重要的特徵。

俗話說來就是:賺打工者的錢,操資本家的心。

精貴首先是要有文化。

文化,是把精貴和普通勞動人民隔離開來的一條壕溝。

精貴一般受過大學教育,二本居多,從而擁有了成為PPT紡織工、WORD打字工、EXCEL繪表工等簡單腦力勞動者的敲門磚——這讓他們自視甚高,有了鄙視體力勞動者的資本。

不向外賣員說「謝謝」只是精貴的基本素養。

鄙視不能僅僅掛在嘴邊,還要深深刻進骨子裡。

古人云:精貴遠庖廚,意思就是精貴絕對不能從事任何體力勞動。

精貴哪怕窮困潦倒,和三五人共住著一間五環外的合租房,也一定要從生活費里擠出錢來請阿姨——這在如今的年輕群體里很常見,可見我們身邊的精貴越來越多。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嗎?

最令精貴們痛心的,就是文化人墮入了體力勞動的泥潭。

這也是《一個北大畢業生決定去送外賣》引起全體精貴扼腕嘆息的原因。

其痛心疾首之深,不亞於方達生看著陳白露墮入風塵之惋惜。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文化人去幹體力活,就好比一位清白的大小姐去了青樓工作。

相反。如果體力勞動者擁有一定的文化素養,譬如善於寫作的范雨素就備受精貴的追捧。

文化阿姨掃出來的地板,甚至都閃耀著文明的光彩。

如果阿姨能以倫敦腔背誦《葛底斯堡演說》全篇,精貴甚至願意幫阿姨煮飯打掃。

精貴其次是要有品味。

精貴的品味較難把握。

一方面,礙於財富總量有限,精貴無法像真正的有錢人一樣,以古玩名畫、大師真跡來彰顯品味。

另一方面,為了將自己與普通民眾隔絕開來,精貴絕不沾染大眾品牌,一旦沾了,就難逃同流合污之嫌。

因此精貴的品味講究性價比。

戴森、MUJI、星巴克已入不了精貴的法眼。

某個捷克、西班牙、義大利的冷僻品牌才能打動精貴的心。

一般來說,手作、限量、小眾這些字眼,特別能使精貴高潮。

精貴們渴求的,就是這份獨一無二的隔絕感。

當然這隔絕感花不了大價錢。

北京二環內的豪華別墅,三亞海灣旁的四層遊艇也能帶來隔絕感,但這是精貴們消費不起的玩意兒。

精貴們掏乾錢包,也最多覬覦一番HM和某品牌的限量合作款。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當然精貴們嘴上是不肯承認的——雖然他們心里也想得很,明面上還要視物質如糞土,擺出精神至上的模樣。

精神生活也是精貴們品味的表現。

冷門作家、文藝電影、古典歌劇是精貴們休閒娛樂的三大熱門。

如果一位二三十歲、在某大城市CBD工作的年輕人對你侃侃而談意識流小說或表現主義電影,那他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是個精貴。

您可能會驚訝,他在上班之餘還有那麼多時間觀影讀書——其實他沒有。

精貴大多業餘時間都獻給了加班,不給加班費的那種。

精貴們的談資都是從豆瓣上來的。

最後,精貴們一定擁有一顆敏感的心。

安徒生寫貴族,被一顆七層床墊下的豌豆咯得周身發青。

曹雪芹寫貴族,吃多了兩杯酒就會鬧不舒服三天三夜。

由此可見,貴族們一定是敏感嬌弱的。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雖然精貴們早就被工作調教得結結實實刀槍不入了,但他們還是要不遺餘力地表現出自己的嬌弱來:精貴們起碼要對20種以上的食物過敏。

他們只能接受有機蔬菜、生態水果、無菌空氣以及一切打上外文標籤的進口產品,否則就會出現生理不適。

敏感不僅是生理上的敏感,真正的精貴們,心理務必要比生理更加敏感。

自然敏感。精貴們披著平民的皮,卻操著權貴的心。

這巨大的矛盾成日拷打著他們的靈魂,讓人無時無刻不緊繃著神經,生怕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不像了貴族,便跌出了精貴的行列。

精貴們照著有錢人的姿態亦步亦趨地生活,以有限的財力勉強維持著無限的虛榮,用精致和儀式感一類的詞匯自我麻醉,活在肥皂泡一樣的幻覺之中。

當然這幻覺是非常容易戳破的,它容易在醫院排隊掛號時戳破,容易在房東猛然提租時戳破,容易在外賣滿30減12的時候戳破——也容易在快遞小哥想聽一句「謝謝」時被戳破。

如何成為一名精貴

精貴們那時猛然察覺,原來自己跟面前這個灰頭土臉的快遞員是一類人。

也難怪他們會惱羞成怒了。

說是一類人,可能有些唐突了。

畢竟很多快遞員已經攢夠了在老家蓋房討媳婦兒生孩子的資金,而許多精貴,還在為下個月的信用卡帳單該何去何從,而傷透腦筋。

  論【杠精】,中國互聯網的公害。
  被死要面子掏空的中國人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嗎?
  為什麼中國的年輕人都愛用支付寶的「花唄」,拋棄了信用卡?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