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本文來源: 國民經略(微信id:guominjinglve)

作者:凱風

每一年春節,都是一場波瀾壯闊的人口大遷徙。

這場大遷徙,主要集中於一二線城市與三四五線城市之間,主要分布於以胡煥庸線為標誌的中東部地區。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在這短短半個月內,僅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就會減少兩三千萬人。

而全國1800多個縣城,將迎來巨大的人流和交通流量。

然而,春節空城指數,是個反向指標。

春節空城越嚴重,恰恰說明外來人口越多,經濟活力、城市吸引力就越強。

相反,凡是春節擁堵加劇、限號限行不停、商場影院一座難求的城市,人口外流的風流就越大。

從春節空城排行中,我們不難發掘城市的活力。

01

春節空城指數:

深圳奪冠,蘇州超廣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春節空城指數,哪個城市最高?

根據騰訊地圖、騰訊位置服務發布的《2019春節出行預測大數據報告》,春節「空城」指數最高的十大城市,分別是深圳、東莞、北京、上海、蘇州、廣州、杭州、鄭州、成都、佛山。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在這十大城市中,有四個城市位於珠三角,分別是深圳、東莞、廣州、佛山;有三個城市位於長三角,分別是上海、蘇州、杭州。

京津冀區域僅有北京一城,中部區域僅有鄭州一城,西部區域僅有成都一城。

這種格局,與人口流動的大趨勢可謂相互契合,與中國的區域經濟格局也相互映照。

深圳空城指數最高,並不令人意外。

深圳本來就是個外來人口之城,短短40年間,從一個小漁村變身為人口上千萬的國際大都市,這正是得益於「孔雀東南飛」的全國人口大流動。

蘇州超過廣州,位列第五名。

這與其作為外貿工業之城的地位相關。相比於廣州向現代服務業的轉型,蘇州的工業增長依舊強勢。

2018年,蘇州規上工業總產值達到3.31萬億元,僅次於上海的3.48萬億,位居全國第二位。

強大的工業,為蘇州帶來巨大的外來就業人口。

同時,廣州作為春節南向的最大旅遊目的地之一,溫暖氣候、花城年味吸引了大量反向春運的人群,這讓廣州的空城指數有所降低。

相比而言,鄭州、成都躋身空城指數前十,更具信號意義。

這說明二線強省會的虹吸效應正在擴大,一邊承接來自於一線城市的回流人口,另一邊通過強省會戰略不斷吸納省內的流動人口。

除了鄭州和成都之外,武漢、西安、長沙、合肥等城市,也會逐漸上演這一幕。

02

流動人口排行:

深圳廈門領先,重慶石家莊墊底

春節空城指數,與流動人口的分布相互映照,成為城市吸引力的最直觀體現。

這是全國主要城市人口排行: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從常住人口數來看,全國人口最多的城市當屬重慶,重慶也是全國唯一超過3000萬人口的城市。

事實上,重慶雖是直轄市,但體量上相當於一省。

以2017年數據來看,常住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共有11個,分別是重慶、上海、北京、成都、天津、廣州、深圳、西安、石家莊、武漢、蘇州

但以流動人口來看,這一排序就會發生較大變化,但與春節空城指數城市大致重合。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不難看出,春運空城指數最高的十大城市,流動人口占比都位居全國前列。

外來人口占比最多的城市是深圳,高達65%,其次是廈門、寧波、蘇州,占比全部超過50%。

珠三角的廣州、東莞、佛山,外來人口比例同樣排在全國前列。

廣州是38%,東莞是49.85%,佛山是47.03%,人口吸引力可見一斑。

長三角的上海、蘇州、杭州,外來人口占比同樣排在前列。

上海是40%,蘇州是50.37%,杭州是49.01%。

京津冀的北京、天津、石家莊,分布極其懸殊。

北京以36.59%的比例位居第一陣營,天津以32.21%的比例位居第二陣營,石家莊僅為8.13%,處於墊底位置。

至於人口總量最多的重慶,流動人口占比卻處於墊底位置。

這時因為重慶人口大量流出,近年來雖有回流,但依然擋不住流出。

03

三大城市群的人口遷徙

長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是中國最大的三個城市群,也是吸納外來人口最多的三大地區,同樣也是春運人口遷徙的主要來源地。

根據國家衛健委發布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8》,三大城市群的人口流動各具特徵。

在省際人口流動方面,京津冀主要以河南、山東、黑龍江為主,主要都是北部省份,其中河南、山東占比均高達17%以上。

珠三角以湖南、廣西、四川為主,主要是泛珠三角地區的南方省份,其中與廣東相鄰的湖南、廣西兩省占比都高達20%以上。

長三角以安徽、河南、江西為主,主要是與長三角相距不遠的中部省份,僅安徽占比就超過30%,而河南再一次顯示其勞動力輸出大省地位。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圖表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在長三角區域,上海、杭州是最大的流動人口吸納地;在長三角,廣深佛莞均具有人口吸納效應;在京津冀,北京是主要人口吸納地。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這與春節期間全國人口大遷徙的路徑基本一致,北京面向河南山東,上海杭州面向安徽河南,廣深面向湖南廣西四川。

04

人口流動的四大趨勢

人口總量的增減,反映著城市吸引力的變化。而外來人口的多少,則是城市活力最為直觀的指數。

隨著2018年新生人口數量創下40年新低,全國的人口形勢愈發嚴峻,城市之間的人口競爭越來越白熱化,誰能吸引更多外來人口,誰能獲得更多人口增量,誰就能在新一輪經濟周期和房地產周期中獲得強支撐。

具體而言,近年來,中國人口流動出現四大趨勢:

其一,一線城市出現分化。

2017年和2018年,京滬人口連續兩年降低,這是城市主動抽疏中心城區人口和產業升級的因素所致,並不代表人口吸引力下降。

與此同時,廣深人口吸納力進一步擴大,2017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加61.99萬,廣州常住人口增加45.49萬,雙雙位於全國前列,一線城市的優勢仍舊無與倫比。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其二,強二線城市人口吸納力增強。

蘇州、杭州、鄭州、成都等二線城市進入全國空城指數十強,外來人口比例同樣位居全國前列,這說明強二線城市在人口競爭中越來越具有優勢。

尤其是隨著強省會戰略的推進,加上搶人大戰的刺激效應,二線城市將會獲得源源不斷的人口增量。

春節空城排行:廣深佛莞全部入圍,杭州鄭州成都躋身前十

其三,大城市群效應越來越突出。

未來城市之間的競爭,必然是城市群之間的競爭。

哪個城市群輻射力最強,就能吸納最多的人口。

這方面,珠三角和長三角遙遙領先,京津冀次之,其他城市群還有待孵化。

其四,三四線城市的人口外流還會加速。

一是經濟周期變化,三四線經濟缺乏長遠預期,產業吸納力越來越弱,人口會持續外流。

二是高鐵等交通設施的完善,讓城市之間的距離縮短,這反過來加速部分三四線城市的人口外流。

三是強省會、中心城市、城市群戰略的推進,讓資源越來越集中於中心城市,這對三四線顯然不是好消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