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咪蒙更可怕的,是挖祖墳式的舉報清算

前情提要:

  「寒門狀元之死」輿論圍剿,中國自媒體天后咪蒙的商業帝國還能撐多久?
  熱文 / 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

本文來源:為你寫一個故事

微信id:raistlin2017

作者:雷斯林

因為旗下賬號「才華有限青年」一篇自稱「非虛構」的文章,咪蒙又被推上風口浪尖。

就事論事的說,才華有限青年其實和咪蒙關係不大,那確實是個相對獨立的團隊,我也讀過他們以前很多文章,很多都挺好看,要說有什麼錯,最多是有點煽動情緒。

但是做媒體嘛,又有幾個不煽動情緒呢,只要不造謠,不引導邪惡的價值觀,就沒啥問題。

所以我覺得一個好的方式是,你不同意她的一篇文章,就說這篇文章寫得不好寫得不對,甚至可以說這篇文章寫得用心險惡。

但你去挖她的出身,說她以前是咪蒙的實習生,所以一定不是什麼好人。

就有點惡毒了。

比如有一位我挺喜歡的媒體人,這樣寫,我就覺得惡毒了

(而且如果真的翻了照片的話,較真的說這句話是造謠)

還有昨天整個朋友圈轟轟烈烈的「含咪量」測試,很多人號稱朋友圈只要有人關注咪蒙了,就要和TA互刪。

這我也覺得太過。

按照他們的意思,也別管這人是誰,和他們是什麼關係,是不是好朋友或者親戚,也不管這個人關注咪蒙究竟是認同咪蒙的價值觀還是就想圍觀一下或者學習排版,只要關注咪蒙,就要互刪。

這放在幾十年前,我們叫做「劃清界限」,流行這種運動的十年,是新中國最混亂的十年。

當然我覺得更過的,還是下面這張截圖。

咪蒙一邊說這話,一邊「永遠愛國,永遠熱淚盈眶」惡不惡心?

惡心。

  三觀超正的巨嬰們,正在舉報自己看不爽的事情。

咪蒙式毒雞湯討不討厭?

我也討厭。

但這樣挖祖墳式清算舉報,尤其是一直翻到2013年的微博,然後把相關機構全都@一遍的行為,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這種不舒服不是反感,而是感到恐怖。

而且這樣的事情,這些年越來越多了。

這樣的待遇,陳一發遭遇過:

羅永浩遭遇過:

畢福劍也遭遇過:

普通網友當然也遭遇過:

動不動就呼籲封殺,虎撲和吳亦凡粉絲戰鬥時,雙方都遭遇過。

遊戲《陰陽師》遭遇過:

明星罵戰的時候使用過這種武器。

社會熱點事件就不說了,總是有成千上萬人向團團舉報。

現在甚至王者榮耀玩得不爽了,也要舉報。

在這些舉報裏,網友們用不知道從哪裡學到的辭彙,給自己看著不爽的人扣上一個又一個大帽子,套上一個又一個罪名,其手法之純熟,讓我一度以為生活在馮驥才的《一百個人的十年》裏。

可惜拿起手機瞧一瞧,發現已經是2019年了。

在我看來這種行為和看到讓自己不爽的綜藝,歌曲,電影就呼籲封殺是一樣的,都是分不清各種權利界限的表現。

就像幾百年前,被人欺負了,就去衙門一跪,高喊「大人,我冤啊!」,然後期待青天大老爺給自己做主的古代中國人一樣,始終沒有長大。

他們自己是巨嬰,卻以為我國居民全都是長不大的巨嬰,需要媽媽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們,幫我們挑好哪些是我們該看的,哪些是我們不該看的。

然後只要他們看到自己不爽的,就會像孩子一樣哭喊著叫媽媽來,希望媽媽把「壞東西」都打飛,然後才會重新喜笑顏開。

可惜現代法制社會沒有,也不應該有青天大老爺——歷史早已經證明了,青天大老爺式的人治,遠不如法治來得公平高效,青天大老爺十年一遇,但手握權力,肆意濫用的昏官卻遍地都是。

  中國互聯網最近謹慎小心,網民舉報成風

這已經很魔幻了。

但更魔幻的是,這些訴求,有時候還真的會得到回應。

以前我覺得孩子長不大,站不起來,是因為孩子自己笨,不想長大,後來才明白,孩子長不大,多半是有一個什麼都替孩子做主,什麼都替孩子決定的媽——在這些挖墳舉報真的會得到回應的情況下,這樣的行為永遠不會停止,只會變本加厲。

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少挖墳,少呼籲封殺。

因為「封殺」這個詞代表的那個行為,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並且當你習慣「封殺」之後,遲早有一天,會降臨到你喜歡的那個賬號,那個主播或者那個明星身上。

還記得之前整治八卦的時候嗎?

一開始封的很多賬號,大家都討厭,所以一片叫好聲。

結果之後發展到只要賬號中帶「八卦」兩個字的,都被封號了,包括大家愛看的「毒舌電影」,「嚴肅八卦」,「金融八卦女」也全部都涼了。

最搞笑的是,我有個朋友,做了個賬號叫「財經八卦陣」,那段時間只能改成「財經九卦陣」,終於躲過一劫。

還記得之前討厭PGONE的人拼命舉報PGONE,@了一大堆官方賬號,要求對PGONE進行封殺嗎?

那會兒恰好GAI求婚成功,所以當時這些人中,有不少都人是通過捧GAI來踩PGONE的。

我自己也是GAI的粉絲,在一個GAI的粉絲群裏,有幾個姐們表示太好了,解氣。但隨即更多人表示這不是好事,因為GAI也有黑歷史。

果然過了沒多久,GAI被迫從《歌手》中退賽,至今也沒在電視上再看過他。

在這樣轟轟烈烈的挖墳式舉報運動中,暴走漫畫涼了,陳一發涼了,盧本偉涼了,畢福劍涼了,很多歌手明星都涼了。

PGONE被封殺你們叫好,GAI被封殺你們喊冤,畢福劍從央視消失你們想念他。

你們以為這幾件事不一樣應該分開,但經歷過這麽多事情,你們應該明白,這兩件事其實根本就是一件事。

封殺的人不會管哪個嘻哈歌手是正能量的,哪個是屢教不改的——既然嘻哈有問題,那就有問題的一起下。

就像現在這些為咪蒙的倒台拍手叫好的自媒體人,你又知道封殺的人分得清你和咪蒙的區別咯?

況且在我看來,很多賬號根本就和咪蒙沒區別。

比如某個自媒體,洋洋灑灑寫了幾千字,細數咪蒙的「七宗罪」。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咪蒙最大的罪就是她在迎合讀者,並且標題低俗,危害極大。

他把文章發到500人的新媒體群裏,希望大家為他鼓掌叫好。

結果翻開他自己的公眾號,標題卻是這個畫風的。

當有人在群裏質問他,這是不是在迎合讀者,標題低俗,危害極大的時候,他很坦誠的承認」可我的沒人看啊。「

讓人心慌。

一個事實是,我們說的法制說的正義,從來不是給我們喜歡的東西準備的,我們喜歡的東西,根本不需要心中的那桿稱來保護。

我們說的正義和法制,是你們討厭的人,也有說話的權利,如果他們沒有違法,就不應該不讓他們說話。

還有一個事實是,咪蒙的價值觀確實有問題,也許能煽動幾十萬人的情緒,是會讓人焦慮,但真要說她改變了多少人三觀,我覺得各位是高看文字的力量了。

一方面咪蒙並不產生三觀,她一般只迎合大眾情緒,另一方面三觀這東西是沒那麽容易改變的,2019年了,文字早就沒那麽大力量了,現在如果說誰因為一篇文章三觀就變了,那說明TA本來就有這樣的想法,只是這篇文章正好支持了TA而已。

比起咪蒙,我更害怕那樣因為討厭一個人,就肆無忌憚地爆粗口,就想著要弄死對方,更害怕那樣挖祖墳式的舉報。

因為這讓我覺得自己每時每刻都活在監視中,終日不得安寧。

現在你們覺得應該這樣對付咪蒙,誰知道哪天我會不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而且說一千道一萬,當年咪蒙寫那幾篇文章,瘋狂在朋友圈轉發刷屏,把咪蒙一度捧成微信第一大號的,還不是網友嗎?

看到某個去年還把咪蒙請為座上賓,一口一個咪蒙老師做分享的機構,昨天他們主編也開始測含咪率了,可能下一步就要表態「互刪」了。

看到之前分享過致賤人幾篇的人,開始在朋友圈說「想不通為什麼這麽多人會關注咪蒙」了。

有時候見多了這種昨天還萬人追捧,今天就過街老鼠的戲碼。真是讓人對這個復雜繁復的世界,又害怕了幾分呢。

  三觀超正的巨嬰們,正在舉報自己看不爽的事情。
  中國互聯網最近謹慎小心,網民舉報成風
  【往死裡打】兩大官媒、主要媒體、主要通路全網封殺,咪蒙徹底涼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