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麼」施壓商家,春節期間不要用「美團」,否則變花樣整你

本文來源:北京晚報、騰訊新聞

在春節外賣之爭中,「餓了麽」施壓商戶「簽獨」和「二選一」。

對於很多人和家庭而言,「外賣」已經成為生活方式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闔家團圓的春節期間亦是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春節期間不斷增長的外賣市場需求,部分外賣平台方開始采取極端「手段」打壓競爭對手。

日前,本報記者接到多個北京餐飲行業商戶的投訴稱,其在經營外賣業務過程中受到來自「餓了麽」平台的施壓。

要求商戶在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期間關閉美團,並與「餓了麽」簽訂「獨家」,否則「餓了麽」平台將對商戶采取相應的懲罰措施。

對此,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表示:「餓了麽」涉嫌違法!

不「簽獨」降排名,餓了麽施壓商戶關美團

記者在調查採訪中了解到,「餓了麽」平台為提升春節期間的「加快競對商戶轉單,提升自己的流量轉化」,確實存在施壓商戶「簽獨」、置休或下線美團的行為。

根據「餓了麽」內部印發的《簽獨執行策略》顯示,「餓了麽」要求商戶最晚於2月1日前「簽獨」,並要求商戶在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期間必須為「餓了麽」獨家。

在與「餓了麽」簽訂獨家協議後,商戶們必須置休或下線其在美團平台上的店鋪。

只要與「餓了麽」簽訂這樣一份協議,商戶就可以享受服務費降低3個百分點的優惠、綜合排名被鎖定在「餓了麽」平台6-11位等服務,此外商戶還會得到滿減、超級會員等大力度補貼。

而對於拒絕「簽獨」的商戶,「餓了麽」則會採用降低排名加權,甚至排名沉底等手段,最大限度地影響商戶在其平台上的正常經營。

「沒有辦法,我們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當談起與「餓了麽」的「簽獨」過程時,在朝陽區西壩河經營烤冷面生意的劉先生說自己很無奈。

據劉先生介紹,正常情況下其在「美團」平台的訂單量約為3000多單/月,在「餓了麽」平台則為2000單/月。

「現在問題是如果我不跟『餓了麽』簽獨家,我在『餓了麽』的排名可能就會被『雪藏』,每個月2000多單的生意一定要受到不小影響。」

劉先生說,「『美團』的單子其實更多,對我來說更重要,但是我春節期間在『美團』關店幾天平台也不會有什麼『違規操作』。」

據了解,在「餓了麽」這波春節「簽獨」攻勢中,很多商戶都在壓力之下被迫妥協,但也有少數商戶選擇了拒絕。

在海澱區清河從事東北菜生意的宮先生就一口回絕了「餓了麽」工作人員的「簽獨」要求,「我們在『美團』上也是東北菜排名前三的商戶,大部分客戶用的都是『美團』,『餓了麽』各種『貓膩』太多了,不做就不做了。」

而在豐台區華源四裏負責一家連鎖簡餐店面的蘆女士也表示,自己拒絕了「餓了麽」的「簽獨」要求。

「我們從2014年就開始做外賣業務了,對『餓了麽』已經很了解了,對這種事情也很反感。」

蘆女士對記者說,「之前『餓了麽』就要求過我們在用餐高峰期關閉『美團』平台,但是我們主要單子還是在『美團』。今年我們跟『餓了麽』的協議到期後,服務費要上漲4個百分點,我都不建議我們的其他連鎖店用『餓了麽』,真的是單子越多虧得越多。」

「二選一」招數奇葩,餓了麽平台或涉嫌違法

除了降低排名、排名沉底等手段之外,「餓了麽」在迫使商戶「二選一」的過程中,還有很多奇葩招數。

據一位餐飲行業人士透露,在一些區域市場,一些商戶在拒絕「簽獨」和「二選一」之後,「餓了麽」把服務費從百分之十幾最高提高到26%。

也就是說,商家接到100元的外賣訂單,就要支付「餓了麽」26元服務費。

「這種收費其實還不是最厲害的,據我所知,對一些市場上的商戶,『餓了麽』平台不是按照訂單實際成交金額收取服務費,而是按照各種促銷活動之前的原始價格提取服務費。

比如100元的單子,商戶給用戶打了6折活動折扣,實際收入60元,但是『餓了麽』仍會按照100元提取26%的服務費,相當遠商戶60元收入中有26元要給『餓了麽』,這個提法商戶根本受不了。」

除此之外,作為向商戶施壓手段之一,「餓了麽」也在定位上動起了「手腳」。

「以前配送範圍是以店的位置為中心,三到五公里的範圍內。現在餓了麽直接把我劃到了鄉下『無人區』。」在「餓了麽」平台經營壽司店的蒲先生說。

事實上,蒲先生的遭遇並非個案。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餓了麽」平台上的一位商戶曾經被定位到水域開闊的湖中央,這一操作的直接結果是商戶沒生意可做,因為定位在湖中央之後周圍既不會有人下單,也無法配送。

據悉,目前已有部分商戶聯名遞交舉報信,向地方市場政府主管部門舉報「餓了麽」強迫「二選一」。

在接到商戶們的舉報後,該地方市場主管部門對「餓了麽」進行了約談。

隨後,「餓了麽」同意商戶們上線雙平台。但是,「餓了麽」對所有上線雙平台的商戶取消活動補貼,還要多收5個點的服務費,達到23個百分點,甚至威脅最高提升到25個點。

對於「餓了麽」平台的上述做法,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認為,其涉嫌違法。

「不管是《反不正當競爭法》,還是今年1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都做了相關說明,『餓了麽』平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階段性的排除、限制競爭涉嫌違法。」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餓了麽」與平台商戶之間的「簽獨」、「二選一」並未直接波及到消費者,但作為與消費者生活息息相關的外賣行業,實際上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外賣平台方面的違法違規行為,其實最終傷害到的還是消費者的利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