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直播時代第三年,【網路主播已經成為一種職業】

當直播跨過2018年,主播們正變得更加熟練和職業,更善於經營粉絲。

在直播之外,這項職業也在被更多的人認可。

對於未來,主播們的不確定性大大減小了。

本文來源:三聲

微信id:tosansheng

作者:張友發

對陌陌主播獅大大,這一天一切如常。

她仍舊在晚上十點開播,到凌晨一點或兩點下線。

在獅大大為粉絲們表演才藝,並和他們進行交流的間隙。

一位粉絲在直播間對她說,希望她能晚半個小時下線,因為自己下夜班,回家的班車要一點半才能到家。

那個粉絲補充道:「我就想看你一眼。」

在那一瞬間,獅大大內心泛起波瀾。她感到自己的主播身份對他人的意義,竟然會有人在這一天等待到最後,只是為了看自己的直播:「那個時候你就會覺得,你的直播是有意義的,你在陪伴很多人。」

這種陪伴,接近於真實的社會交往關係。

當中國的年輕人在原子化的社會關係中感到孤獨時,主播們扮演了某種黏合劑的角色。

當直播進入到2018年,這種新的媒介內容聯繫起足夠多的大眾和主播們,主播也在嘗試更加組織化地經營粉絲。

當然,這種人際關係建立在某種想像上。

鏡頭前外向而健談的主播,在鏡頭之外可能不習慣和粉絲在線下相遇。

但好消息是,隨著直播行業的逐漸成熟,主播這項職業正在被更多人認可,包括曾經的黑粉,和真實社交關係中的親友們。

主播現在有更多的餘地思考未來。

陌陌為主播提供了通向娛樂圈的上升通道,平台的造星計劃進入到第三年,這是一項打破直播和娛樂產業壁壘的計劃。

而對大部分主播們來說,更務實的選擇是努力適應直播的新變化,建立自己的團隊來豐富內容,利用公會或平台形起某種傳承關係。

對於短視頻和Vlog,主播們也開始試水。

對主播們來說,2019年的變數仍然存在,但選項正在變得更加多元。

粉絲經營

在主播生態中,和粉絲們的關係是主播工作的核心。

粉絲的付出和認可是主播職業的起點。主播沫貍分析自己堅持做直播的原因,一方面是提高收入,另一方面是因為粉絲的付出帶來了自我認可感:「就是一種被別人關注,被別人需要的那種感覺,(做直播)更大的收獲是這方面。」

在做主播的過程中,沫貍曾經因為身體不好停掉了一個月的直播。

在這段時間里,沫貍的粉絲每天都會給她發去私信,沫貍的信息欄一直處於爆炸的狀態。

粉絲們為了保證直播間的人氣,還會一天去幾趟沫貍的直播間,為她留言,鼓勁,以保持在主播排行榜里的人氣。

這種被關心和被需要的感覺堅定了沫貍繼續直播的決心。

她一開始並沒有將直播作為生活的重心,但在加入陌陌平台後迅速收獲的粉絲,讓她擁有了前所未有的認可感,她決定把主播作為自己正式的職業。

粉絲的支持是這種成就感的根本來源,因此主播們會需要花很多的時間打理和粉絲的關係。

在粉絲生態中,大R玩家們(直播付費用戶)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對於陌陌知名的主播,零散的遊客難以支撐其星光值,大R玩家們的支持才能給主播們帶來足夠的收入和名氣。

沫貍覺得自己幸運的地方在於,入行不久就收獲了許多粉絲的支持。

在參加2017年的陌陌年度賽時,許多粉絲鼎力支持讓沫貍收獲了理想的成績。

直播的過程也並不是一帆風順,沫貍經歷過人氣下滑、粉絲流失的困境。

在2017年的大爆發後,沫貍直播間的人氣直線下滑。但在直播間有一位忠實粉絲仍然不離不棄的支持沫貍,每晚都會現身直播間為她打氣。

沫貍卻對此感到擔憂,對主播來說,如果成為某一個人的主播就會失去大量的粉絲,而沫貍希望被更多的粉絲喜愛。

為此,沫貍花了更多時間來琢磨直播內容,試著增加才藝的展示以及和粉絲的互動,這些努力幫助沫貍度過了危機。

沫貍由此認識到,擁有長期穩定的粉絲群很重要的。

直播時她開始注意對各個粉絲都予以照顧:「我會更在乎那些小粉絲的感受,慢慢的有了一些真愛粉。」

一次直播時一位等級不高的粉絲一直纏著沫貍唱一首音調較高的歌曲,嗓子不太舒服的沫貍無奈之下唱了這首歌,並且笑著說:「不然你們又要說我不重視小號粉絲了。」

對於這些真愛粉,主播們的直播已經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獅大大的一位粉絲是一名北漂,他在直播間對獅大大傾訴,剛來到這個城市時,覺得外界絕緣,沒有朋友,但在看直播的時候,他感覺到壓抑的自己變得快樂了一點。

這種陪伴感讓主播與粉絲都感受到生活的意義。這種雙向的陪伴關係,是直播生態得以成立的前提。

鏡頭內外

「我要保證這個直播間是快樂的直播間,一定要給大家傳遞的是快樂和正能量,不要有消極的情緒。」當談到對新人的建議時,獅大大如此總結了自己直播的特點。

在談到直播時,兩位主播都把「正能量」「開心」之類的詞匯掛在嘴邊。

沫貍認為,直播的觀眾就是來尋找快樂的,主播需要給予粉絲們快樂,當然,專業性也同樣重要。

獅大大更是直接的表示,自己受粉絲歡迎的原因就是自己將直播間的氣氛營造的很歡樂。

但在直播間所營造出快樂的氛圍之外,大部分主播的生活還是有不小的壓力。

壓力一部分來自於外界的不良反饋。

對於主播來說,有時候難免遭到黑粉的謾罵。

獅大大曾有一次出去旅遊,有人散布消息說,獅大大不直播是因為去整容了。

獅大大看到這些消息覺得十分崩潰:「當整個平台都是這種聲音的時候,就會有一種支撐不下去的感覺。」

對於這種壓力,主播們已逐漸能夠理性看待。

獅大大認為自己是公眾人物,所以需要有能力承受這種謾罵。

又因為自己的角色,向粉絲傳遞正能量變得更加必要,這既是保持熱度的秘訣,也是自己的責任。

這種心態把直播內外的生活隔絕開來,兩位主播都表示,做主播能夠平衡好心態非常重要。

獅大大會採取一些調節措施,如果在直播過程中感到心態比較消極,她會選擇暫停直播出去旅遊,在這段時間不接觸網路:「全心的放鬆自己,放鬆完了之後再回來。」

長時間的直播一定程度上擠壓了主播的私人生活。

主播們往往宅在家里,沫貍偶爾出門會見到粉絲,一次在逛街時,一位路人主動跑過來對沫貍說,你就是沫貍吧,真人比直播里好看多了。

講述這件事時,沫貍在最後補上一句「會覺得很尷尬」。

雖然在線上和粉絲們交流頻繁,當回歸到現實,面對熱情的粉絲,沫貍感覺到陌生感:「對這些熟悉我的人,我會很不好意思。」

在原有的社交網路中,主播和親友們的聯繫也變少許多。

偶爾參加朋友的聚會,沫貍往往吃到一半就趕回去直播。

過節的時候沫貍也不能回去陪家里人,她對此有些愧疚。

但現在,情況在向好發展。

社會對主播的認知度正在提高,在接受抽樣調查時,有73.4%的用戶認為「主播是一種職業」,雖然仍然抽不出太多的時間和親友會面,但大家都對主播的工作表現出理解。

讓獅大大感到高興的是,雖然沒辦法和親友保持以往的聯繫,但自己正用直播的方式和他們形成某種交流。

獅大大的媽媽以前懷疑她做主播能否養活自己,但在看了一段時間她的直播後,漸漸認可了女兒的選擇,並且養成每天都看獅大大直播的習慣。

在家里,舅舅和姨媽變成了自己的鐵粉。

身邊的朋友不少人也開始做直播,包括陌陌平台一些常批評自己的用戶。

一位用戶在自己做完直播後跑去和獅大大訴苦:「我本來以為這很簡單,唱歌被黑粉罵不搭理他們就好。但當我開了直播別人罵我,我是真的忍不了。」

獅大大覺得這意味著直播更加全民化與職業化。

回憶這幾年直播的大環境,獅大大明顯感到了變化:「直播環境從最初的大家不太認可,到現在形成全民直播,大家都認可了這個職業。而且現在各項工作都比較正規,直播已經趨向規範化。」

未來規劃

在熟練地經營粉絲關係,並感受到社會認可度提高的同時,主播們也開始對職業進行更加認真的規劃。

這種規劃十分必要。

根據獅大大的判斷,主播在30歲之後很難再有受眾群,退出不可避免。

沫貍身邊也有一些朋友做了一段時間主播因堅持不下而離開,而沫貍覺得這樣放棄積累的東西太過可惜,因此一直堅持。

不論做短期還是長遠考量,都需要對未來有所規劃。

最光明的未來,無疑是進入主流的娛樂產業。

陌陌這幾年啟動了造星計劃,為主播們通往音樂產業和娛樂圈提供平台支持。

一部分主播因此獲得了發行單曲的機會,陌陌主播大壯的成名曲《我們不一樣》在2018年初登頂台灣KTV排行榜,引起了社交平台一段時間的討論,這證明了陌陌造星的能力。

2018年以來,陌陌的造星計劃也有了新的變化,平台更有計劃和預見性地為挑中的主播打造單曲,更多的主播在熱播的綜藝節目亮相。

這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主播去觸達更主流的大眾,進入傳統的娛樂產業。

直播之外的機會也更多向主播們湧來。

接受調查時,9.1%的主播表示自己「曾受邀參加大型活動」,7.4%主播曾「拍攝微電影」,4.6%主播曾「拍攝廣告」,2.5%主播發表過「單曲或唱片」擁有自己的代表作。

但短期來看,真正通往娛樂圈的大門還只對少數主播開放。

即使是對於沫貍和獅大大這樣的頭部主播,最重要的仍是在直播生態內經營好自己的粉絲。

對於演藝圈和歌唱事業,獅大大並沒有考慮。

她的理由是自己的「年齡在那」,從2014年開始直播,並且輾轉多個平台的獅大大並不覺得做藝人是一個務實的選項。

但她也為自己謀劃了一條不錯的後路,這個計劃仍在直播生態之內。

獅大大的想法是退居幕後。她現在擁有了自己的公會,手里有著幾十號主播。

公會在線下會對主播們進行培訓,獅大大也會在線上聊天的時候告訴新人們一些直播的技巧,並且在直播間幫他們拉拉人氣。

而對沫貍來說,直播事業才剛剛開始。

她覺得目前第一重要的是豐富自己的直播內容,第二位的是繼續經營好自己的粉絲。她

特意去學了吉他,還打算去學習歌唱和其他技能。在粉絲管理上,她現在有著幾個粉絲群,都有自己的真愛粉在免費打理。

沫貍已經加入了公會,並且籌劃組建自己的團隊。

她說:「現在都是團隊模式,單打獨鬥的模式已經淘汰了。」直播正變得越來越職業化,公會、團隊將會是保持主播生態更加穩定的組織基礎。

沫貍還有其他的考慮,在2018年,短視頻對直播形成較大的衝擊。

她覺得2019年短視頻是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Vlog、電商也放到了日程表里,這意味私生活進一步減少:「現在我可能睡五六個小時,如果做了短視頻的話,每天可能只能睡四五個小時了。」

對於邁入直播之外的體系,沫貍多少有些猶豫。一部分粉絲在群里讓沫貍多去線下活動,嘗試發單曲。也曾有車展活動邀請過沫貍,但沫貍並沒有去。

對於跳出直播的邊界,踏入娛樂圈或是其他領域,她暫時的措辭是:「以後會考慮。」

  廣州官方公布對東北大網紅辛巴的處罰,只罰款不用坐牢,吃瓜群眾可以散了
  網紅李子柒成為浙江小學考試題目,家長在擔心什麼?
  「上海名媛」背後的裝富產業鏈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