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本文來源: 看客inSight(微信id:pic163)

整理:王蕾

心怦了一下還以為是愛情

其實是心律不齊

這不是搞笑段子,是78歲的大友寬子奶奶創作的銀髮川柳,調侃自己的心臟病。

所謂川柳,是日本一種特殊體裁的小詩,只有17個音節,風格類似打油詩。

而銀髮川柳,顧名思義,主題只限定老年生活。

在今天的日本,每四人中就有一名高齡老人,65歲以上人口的比例超過28%。

如何面對衰老,並與之共處,是每個普通人都無法逃避的課題。

在一首首饒有趣味的銀髮川柳裡,「衰老」拋棄了以往的宏大與沉重,變成了一件可以輕鬆調侃的生活日常。

目前,網上已經流傳著許多銀髮川柳出品的金句,衝擊著廣大社畜脆弱的心靈。

不過這一次,我們將全部有關銀髮川柳的出版物都翻了個遍 —— 八本《銀髮川柳 單行本》和七本《笑中有思 銀髮川柳》,並摘出了其中最有趣的50首。

讀完這些匯集人生百態的文字,每天嚷嚷著中危的你,也許會對「衰老」產生新的感受。

關於身體

當人生步入老年期,第一個面對的殘酷現實,是身體功能的衰退。

這也是銀髮川柳繞不過去的主題,當腿腳不靈活的老人開始紛紛自嘲,拿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開刀,其中的創造力,是無窮無盡的。

人老了打個噴嚏

都要賭上性命

—— 佐藤和澤 83歲

就算謝頂了

去理髮店

也不打折

—— 山本隆莊 76歲

那個醫生

以前教我養生

竟然比我先死了

—— 森田志郎 79歲

吃飯八分飽

還有兩分

用來吃藥

—— 黒澤基典 45歲

逗貓棒

揮得太慢

被貓嫌棄了一臉

—— 見邊千春 69歲

同學會上

大家鞠躬道別

結果一起站不穩

—— 石岡和子 82歲

下了賓士

我要換乘

輪椅

—— 井堀雅子 65歲

別這樣

我只是睡個懶覺

不用摸我脈搏

—— くずれ荘の管理人 49歲

白內障手術後

看到自己的老年斑和皺紋

嚇了一跳

—— 村川清嗣 71歲

早上起來

狀態不錯

去看看醫生吧

—— 小坂安雄 77歲

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關於處事

除了可以想像的困難,「衰老」的旅途中充滿意外的風景,常常令人猝不及防、啼笑皆非。

久違的朋友打來電話說

你還活著啊

—— 倉員悅子 84歲

懷舊金曲

都太新了

根本不會唱

—— 宮內宏高 65歲

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鼓起勇氣擠進了混浴池

竟然都是男的

—— 豐田真 64歲

忽然發現

我的年紀

已經比媽媽還大了

—— 井上親子 78歲

拍了遺像

說我笑過頭了

不讓用

—— 神谷泉 50歲

真好吃啊

雖然忘了

剛剛吃了什麼

—— アリス 52歲

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發現存折上寫著

銀行密碼

—— 平野好 75歲

終於

我還清了房貸

住進了養老院

—— 佐藤隆郎 73歲

人生

已經不迷茫了

但總是會迷路

—— 片上映正 47歲

嘴上說生無可戀了

地震來了

跑得比誰都快

—— 廣川利雄 84歲

要是知道死期就好了

這樣我就會

把存款都花完

—— 遙 77歲

入手了一塊墓地

可以俯瞰

女子高中

—— 甲斐良一 66歲

偷吃孫子的糖

死不承認

嫁禍給貓

—— 銀河 48歲

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關於孤獨

在被稱為「無緣社會」的日本,子女成年後與父母分居是常態。

比起身體上的不便,更難以面對的是深不見底的孤獨。

現在會溫暖地迎接我的

只有熱馬桶圈

—— 圓崎典子 53歲

「給我打錢」

電話里是兒子的聲音

果斷掛了

—— 浜乙女 72歲

「飯做好了」

這是今天唯一的對話

來自電飯煲

—— 桑原真子 63歲

下輩子

也要在一起哦

我對狗說

—— 延沢好子 56歲

寂寞了

跟電話詐騙犯

煲電話粥

—— 星野透 72歲

越來越淡了

頭髮、記憶

和存在感

—— 北斗 46歲

曾經想要的自由和時間

現在

多到手足無措

—— 藤原ノブ 77歲

關於婚姻

銀髮川柳的投稿中,有一個有趣的現象 —— 跟喜歡在詩中調侃妻子的丈夫相比,日本妻子鮮少願意在詩中提及丈夫,仿佛他們根本不存在。

在日本社會,丈夫賺錢養家,妻子操持家務是常態。

雙方多年來各司其職,相安無事,直到一朝丈夫退休,突然打破了平衡。

將就了大半輩子的日本太太決心不再忍耐 —— 家里突然多了一個無所事事、頤指氣使的糟老頭,那是怎麼都看不順眼的,恨不得當大型垃圾扔掉。

而地位一落千丈的丈夫們明白,一旦離開妻子,不但自己沒有半點生存能力,養老金還要被分走一半……只能躲在角落瑟瑟發抖,在詩詞中哀嘆自己的悲慘處境。

退休了手上只有養老金

愛出軌的毛病也治好了

—— 池田東一 69歲

開始斷舍離的妻子

把目光

投向了我

—— 石澤幸弘 49歲

生命盡頭,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

老婆子啊把對狗的愛

分一點給我吧

—— 長野芳成 58歲

以前

妻子是妖精

現在成了妖怪

—— 太田一 71歲

體檢完之後

妻子突然溫柔起來

這讓我很害怕

—— 細野理 63歲

保險金

如果數額很大

會被殺掉吧

—— 西宮トキエ 80歲

遺書上寫著

「全部留給妻子」

那是她的筆跡

—— りくそらばあば 59歲

家庭和諧的秘訣

少說話

多出門

—— 荒木貞一 73歲

我跟妻子說

下輩子也一起過吧

「不」

—— 匿名 67歲

在丈夫的漫天苦水中,我們終於找到了一首妻子撰寫的小詩。

把丈夫

寄存在便利店

然後出門旅行

—— 阪井紀英 67歲

關於愛情

如果說,當人的身體、精力、智商、婚姻、家庭、存在感全部一點點被時間啃噬,還有什麼能夠點燃這副枯朽的軀體,帶來生的希望?

銀髮柳川給出的答案,是愛情。

給我的貓

取了

初戀的名字

—— 江村澄子 95歲

好想

再得一次的病

是相思病

—— 鈴木貫 71歲

戀人啊

我現在終於

有閒又有錢了

—— 紙谷義和 67歲

我喜歡的類型

是比我年紀大的

現在找不到了

—— 山田樣 92歲

89歲

最後的掙扎

談個戀愛吧

—— 才野三千枝 89歲

所謂老年愛情

接個吻

都驚動了假牙

—— 匿名 79歲

當初發誓共白頭

你禿了頂

我染了頭

—— 鈴木信子 61歲

「快跟上來啊」

妻子從前對我說

現在我要隨她而去了

—— 山本敦義 83歲

關於初戀的秘密

直到今天

依然燦爛如彩虹

—— 田中あいこ 81歲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