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議的「中國還有10億人沒有坐過飛機」是真的嗎?數據顯示還有13億人沒有出過國

本文來源:進擊波財經

微信id:jinbubo

作者:沈帥波(湃動傳媒CEO、旗下微信粉絲矩陣總量500萬、暢銷書《迭代》作者。)

羅振宇老師在跨年演講中引用了我的一句話:「在中國再眾所周知的事情,都有一個億的人不知道,但往往是十個億的人都不知道。」

比如出行這件事情,也是如此。

如標題所說:十億人沒有坐過飛機,十三億人沒有出過國。

  中國還有10億人沒有坐過飛機、五億人沒用過沖水馬桶—探討擴內需的路徑

本文意在揭開圍繞著旅行的一些數據並發現一些機會。感謝窮遊網通過近億用戶的資料庫幫忙拉出來的核心數據。

上學時候,人生第一次坐飛機出去玩,就莫名升了艙,我還記得當時緊張而激動的心情。於是我有幸在17歲就成為了中國民航有史以來坐過頭等艙的600萬人中的一個。

是的,有史以來中國只有600萬人曾經坐過頭等艙。不信的話,可以去查民航總局的數據。

那次我去了四川,我看到了無限壯美的山河,亦在涼山州看到了無限的蒼涼與貧困。

從此,我明白,我活的世界不代表真相。

20歲的時候,讀大學。我們學院有個同學是從涼山州考出來的。我記得非常清楚,他的父親用扁擔挑著蛇皮袋來送他入學,整個四年他都在圖書館度過,不參加任何社交和社會實踐。

我們確實活在一個物理空間中,但基本上活在兩個世界中吧。

01

在調集窮遊提供的數據中,我發現的第一組比較出乎意料的數據是,目前中國擁有護照的人口只有10%,就是1.3億。

那麽也就是還有12.6億人不擁有護照,再去除辦理了沒有使用的,算30%吧。

也就是說接近13億人從未踏出過國門。

別說歐洲,非洲,美洲這些大幾千公里外的地方了,很多一線城市人去了N次的新馬泰,依然是90%中國人未曾去過的。

雖然,我們會覺得到哪哪都是中國人。

這是一種錯覺,這是一種生活圈子造成的樣本偏差從而形成的巨大錯覺。

當然,今天這篇文章不是想和大家討論中國貧富差距,而是來和大家聊聊十三億這個數字背後存在著的市場空間。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

「2010-2017年出境遊復合年均增長率是12.27%,是目前GDP增長率的兩倍左右。」

我們仔細看下這組數據,會發現:2017年出境人次達到了13051萬人次,就是1.3億人次,約等於護照擁有量了。

那麽很明顯,有一部分人出境次數很多,拉高了總量。

02

熱議的消費降級,起碼在旅遊產業沒有明顯出現。

這和很多人的預判不同,因為很多人認為旅遊是非剛需,應該是受到經濟影響首當其衝的,不過目前看來沒有發生。

根據窮遊網的數據:

「四星五星酒店的預定量持續上升。窮遊商城的價格指數,從2016年的100提升到了2018年的142。」

其中主要原因是:

1、因為工作壓力大,因為平時縮衣減食了,出去玩還是必須體面的,有補償心理在其中

2、旅遊已經成為一部分人的必需品了,甚至高於對一些實物的擁有。所以在可支配收入沒有嚴重降低前,不會減少這部分的開銷;

3、消費降級不等於全面降低出行標準,而是意味著尋求更具合理性價比的服務。

比如800元一夜的連鎖高檔酒店可能是不劃算的,600元一夜的設計師精品酒店反而更性價比,體現在數據上是消費降級,其實是品質的提升。

注意了,出國玩和有錢不能劃上等號。

有個詞叫做:中產式窮人

指的是:用中產的一切生活方式武裝自己,但實際沒有什麼資產的人。酷愛消費和體驗,幾乎月光是他們的兩個特徵。

這個群體以26-30歲的學歷大學及以上的城市年輕白領為主。

在窮遊平台2017年和2018年這個年齡段的比例,分別為33.68%和29.31%。

注意:我們發現2018年的年齡線有向上推移的跡象,這裡大致判斷為平台的數據樣本非全量樣本導致的,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比例會偏移。

我們發現,年齡進入36歲之後就斷崖式下降了。這與國家旅遊局公布的數據有一定的背離。

我們客觀地認為是窮遊APP,更多服務於年輕族群所致。而歲數大的人更喜歡通過線下旅行社購買出境遊服務。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下圖歲數的兩端比例都有上升,這意味著有越來越多的人使用窮遊APP,來獲得旅遊資訊和服務,這也意味著這是一個依然在快速增長的市場。

03

日本經驗表明,經濟增長與出境遊高度相關,出境遊滲透率在人均GDP突破閥值後有明顯提升。

二戰後日本經濟快速發展,人均GDP不斷上升,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人均GDP跨過了1萬美元的大關,伴隨著日元的大幅升值,日本的出境遊增速明顯加快。

此後的十年,出境遊滲透率從4%快速提升到13%。

到1995年後,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蕭條,出境遊滲透率也停止了增長。

南韓出境遊經歷了長期繁榮,目前滲透率已超過30%,且還在不斷攀升,南韓的經驗更為直接。

1989年南韓政府放開出境遊限制後,出境遊市場迎來了長期的繁榮,出境遊滲透率持續攀升,到2014年,南韓的出境遊人數高達1600萬,占到其總人口的32%,而且每年還在以10%的速度增長。

以2016年的數據為例,剔除前往港澳台地區5742萬人。滲透率降至4.2%。

同年,日本南韓美國分別為13.3%,31.9%和21.4%。

前文說到了目前護照擁有量是1.3億本。名義滲透率10%,實際滲透率應該也就是8%左右。故而我們依然還有非常大的空間。

04

窮遊數據中心發現,全年專題錦囊下載及在線閱讀的TOP1和TOP2分別是:帶父母旅行和帶孩子旅行。

這是明顯的消費升級信號,代表著中產及小康家庭的生活方式的改變。

同時也意味著80,90後為主的一代人進入了頂梁柱時代。

注意:消費升級不等於總量上花掉更多的錢,更可能是結構性的調整。

05

旅客的出行決策正在多元化。

因為世界杯,俄羅斯的出行熱度從21位上升至19位(好像並不多…也許是因為國足沒有去吧);因為窮遊商城大推喬治亞,喬治亞從53位上升至37位;

因為《中餐廳》第二季在法國科爾馬拍攝,大量綜藝粉絲將科爾馬作為出行目的地,從33位上升至18位。

補充一嘴,我就因為看了人間一串裏一個福州的燒烤,特地去福州過了個周末,就是為了吃這個串。

06

90後,尤其是00後,更容易說走就走。他們在出行的決策上會更容易受到旅遊綜藝、電影/電視、偶像的影響。

80前的用戶受偶像的影響的比例低至3.68%。

這裡我比對了鳳凰旅遊調查結果:

「有33%的人會選擇跟著偶像的演唱會去旅行,21%的人想去南韓《Running Man》拍攝地來一次和明星一樣的闖關互動體驗。」

「2018年的夏天,北京最火爆的兩場演唱會是五月天「LIFE人生無限公司」和周傑倫「地表最強」,因為正值暑期,許多仍在校園的「90後」會將偶像演唱會作為契機進行一次出遊。」

因影視大火的旅遊地更是數不勝數,2008年因馮小剛電影《非誠勿擾》而火的北海道,14年因韓寒電影《後會無期》而火的東極島,2016年畢贛電影《路邊野餐》而火的凱里…

這些電影成了年輕人視野中,免費而又經典的旅遊廣告牌。

情侶去北海道尋找浪漫的愛情氛圍,文藝青年去凱裏感受文藝氣息,各有各的旅遊特徵,每個景點有它的消費人群。

周杰倫40歲生日前兩天,他在義大利的佛羅倫薩街頭拍了一張照片,引來無數粉絲到當地街頭模仿同款pose。

更值得注意的是,90後已經開始老去,再過兩年世間就再無10幾歲的90後,而第一批90後已經30歲了。

今年98年開始進入社會找工作,擁有第一筆可支配收入。這是中國第一代幾乎整個代際,都是富養的獨生子女集體性擁有了可支配收入。

他們的金錢的價值觀是和之前的人完全不同的。

舉例:之前的年輕人即使有很不錯的收入,更多的也傾向於存錢付首付,但是這一代人在年輕的時候,或許不那麽急切了。他們會把錢花到喜歡的事情上去,甚至花完借錢。

據用戶行為習慣的數據分析,90後的社交習慣與心理,在旅行場景中能得到充分體現。

「用朋友圈記錄旅行,只是一個幌子,希望獲得點贊、成為焦點才是真實目的。」 

超過一半90後在發完朋友圈後會關心收獲的點贊數。

以上可以看出,年輕人的消費觀正趨向於獨立化,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選擇,使得當下的消費目的更多元化。

為綜藝節目,為體育賽事活動,為影視熱門景點,為朋友圈留下腳印,為拍一張美美的照片。

所有數據都指向90,00後的行為非常隨心所欲,喜歡獨立自由。

這一點不僅在旅遊業,是值得所有企業關注的,如果將你的產品精神導向,服務特征轉向他們至關重要。

以目前的中國速度,每三年就是一代人,這和西方十年一代有三倍的差距。

這對所有企業來說,最難的事情是:每三年品牌就面臨一次老去的危機。

07

春運,是中國的一大奇觀,但目前「反向春運」的趨勢越發明顯。反向春運顧名思義就是反向流動。

年輕人不回去了,而是把家人從老家接出來。或者一起出去玩。

為什麼呢?因為回家精神壓力過大,要面對太多的親戚的質問。同時又想出去玩,所以不如把家人接出來,兩全其美。

結婚的形式可以是旅行結婚,過節也逐漸演化出旅行過節,當下年輕人並不完全趨同於傳統的過節方式,所謂誰掌握了錢,誰就掌握了權。

90後有能力主導前輩的消費理念,主流消費方式正在發生改變,於是出現了反春運這一現象。

「反春運」並不是全民有意識地抵制春運,而是主流消費水平的更迭潛移默化地改變了春運現象。

08

通過一系列數據以及社會現象,我們再來回顧文章開頭的第一句話:在中國再眾所周知的事情,都有一個億的人不知道,但往往是十個億的人都不知道。

我們從中發現了一些問題,就是儘管有十億人都不知道的公眾事件,但它在冥冥之中又與十億人息息相關。

舉例:某90後使用窮遊APP在國慶和春節帶父母出遊,他的父母可能旅遊結束回到家,至始至終都不知道這次出遊與一款APP相關。

這一APP影響了整個出遊服務質量,而在父母那一代眼中是沒有這個東西的,在年輕人的生活中,一款APP成了毫不起眼的必須品,就像家常便飯那樣隨便而又不得不吃的重要。

這只是一款旅遊APP,更不用說互聯網上每天發生的各色新聞事件,以及熱門微博下永遠吃不完的瓜,看似幾百萬熱度,但對那些與互聯網斷代的人來說,很有可能一無所知。

說到底,這就是一場互聯網信息不對稱引起的斷層。

  不會上網的六億中國人,都在做什麼?
  得屌絲者得天下,中國小縣城的萬億商機。
  中國還有10億人沒有坐過飛機、五億人沒用過沖水馬桶—探討擴內需的路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