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鐵路掃碼刷臉就能搭火車,支付寶預扣款,巨頭們的互聯網金融戰升級

廣深鐵路掃碼刷臉就能搭火車,支付寶預扣款,巨頭們的互聯網金融戰升級

本文來源:都市快報、財經網

記者:財經網 張威

廣深鐵路在2019年「春運」期間首次實現刷手機坐火車,乘客通過支付寶小程序掃碼,比對人臉之後就能通行。

具體來說,用戶需要在支付寶搜索「廣深城際掃碼通」小程序,註冊並進行人臉識別驗證後,打開支付寶付款碼在閘機口掃碼並完成人臉識別後即可通過,整個過程就和掃碼乘地鐵差不多。

也就是說,乘客忘記攜帶身份證也不要緊,並且不需要提前買票。

扣費流程上,比如廣州到深圳二等座 79.5 元,廣州到東莞二等座 45.5 元,用戶掃碼過閘機時,將從支付寶預扣 79.5 元,如果用戶在東莞下車,則會收到 34 元退款。

乘客掃碼進站後,鐵路部門會最近一班列車車次、座位號等信息到乘客的手機上,如果沒有座位,則預設出無座票。

廣深鐵路掃碼刷臉就能搭火車,支付寶預扣款,巨頭們的互聯網金融戰升級廣深鐵路掃碼刷臉就能搭火車,支付寶預扣款,巨頭們的互聯網金融戰升級廣深鐵路掃碼刷臉就能搭火車,支付寶預扣款,巨頭們的互聯網金融戰升級

據《財經》記者了解,廣深鐵路沿線是粵港澳大灣區裡最繁忙的線路之一。

之所以選擇在廣東作為首家合作,主要源於當地鐵路部門的大力推動。

在移動支付帶給交通出行巨大便利的背後,體現的商業邏輯是各大巨頭布局B端交通領域的市場爭奪戰升級。

在掃碼乘坐火車之前,大家的布局主要集中在地鐵、公交等城市出行方面。

數據顯示,過去一年中,由支付寶首創的掃碼乘車技術做到了在北、上、廣、深、港超一線城市公交地鐵、城際交通的應用,布局城市超過120個。

另外一個巨頭,騰訊也不甘示弱。

資料顯示,自2017年7月在廣州上線以來,騰訊乘車碼也已覆蓋北京、深圳、上海、廈門、寧波、濟南、大理等110多個城市,支持BRT、公交、地鐵、索道、輪渡等智慧交通移動支付場景。

據了解,目前騰訊乘車碼用戶數已超過6000萬。

此外,京東支付以及宇宙行工商銀行在該領域均有布局。

2017年12月,北京地鐵的互聯網時代全面開啟,乘客可通過易通行App在線購買北京地鐵任一車站的單程票,易通行App首批接入的便是中國工商銀行、京東支付和支付寶三個支付管道。

值得注意的是,廣深城際鐵路地處廣東,在首選推出掃碼乘坐火車的合作夥伴是支付寶而非騰訊。

「交通出行都是2B業務,公交、地鐵、鐵路公司是否與一家互聯網公司合作的重要因素是,並非用戶規模一個因素就能決定的,更多是基於b端業務的認可。」某行業內人士說。

能不能真正幫這些公司解決生存和發展有關的問題,才是他們要不要合作的關鍵。

除了各大互聯網巨頭,卡組織銀聯也在緊鑼密鼓布局交通出行領域。

2018年末,上海公交全面開通雲閃付公共交通乘車碼。

主要包括四個特點:一是首次做到了全城換乘優惠;二是首次上線了用戶實名註冊功能;三是有效突破了終端網路條件不好、手機信號不佳、雙脫機等難題;四是首次支持向商業銀行APP開放,積極打造開放式平台型生態體系。

此外,銀聯與蘋果手機合作推出的蘋果pay,在交通出行也具備較大的體驗優勢,相比於掃碼,蘋果pay在地鐵出入站只需要將手機貼近地鐵進站機具便可,省去了打開APP等時間,也成為銀聯在移動支付領域可以反攻的標誌性產品。

不過,據《財經》記者了解,支付寶在2014年也曾嘗試過NFC,但是當時NFC普及率比較低,後來轉為二維碼,並於2016年正式上線。

那麼,面向城市公共交通的市場有多大?

德勤日前發布的《超級智能城市報告》就顯示,全球在建的智能城市中,中國就占了500個,智能城市「大交通」互聯網化,移動互聯網化已經成為了一種必然趨勢,有著萬億級的市場投資需求。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也曾表示,中國高鐵的「鐵粉」正在迅速增長,如果經營好這些 「鐵粉」,鐵路未來很可能成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

某互聯網金融公司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因具備剛需、小額、高頻等特點,公共交通(包括城際高鐵在內)的場景,一直被認為是移動支付的必爭之地,湊熱鬧的外行人會認為這場戰事,無非就是燒錢搶人,看用戶規模和黏性。

其實不然,交通互聯網革命技術改造難度之大、產業理念改變之大,對於支付寶、微信們來說這無疑是一場To B 之爭。

「如果說C端市場是塊奶油蛋糕,好切好吃易消化,那麼B端市場就是塊硬骨頭,滋味好,卻難啃。」某行業分析師認為,能啃下來需要一定的內功修煉,技術實力和對產業的理解缺一不可。

做公共出行並不容易。某業務參與者表示,首先公交、地鐵公司要有意願、有意識。

此外還包括:1.大家對掃碼支付的使用習慣的培養,2.要有成熟的技術,3,刷臉技術的普及。

如此才能有機會從公交、地鐵,拓展到鐵路領域。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