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年終沒有獎

年終倘無獎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裘雪瓊

員工王建國興沖沖地從老板李誕手中接過寫著「年終獎」的厚紅包,聽老板念叨這是2018年工作完成不錯的福利。

他滿懷期待,打開後目瞪口呆,紅包裡裝的不是現金而是蔥花雞蛋煎餅,還熱乎著,他臉上立即浮現出失望的表情。

這一幕出現在第三季《吐槽大會》收官集的小廣告裡,槽點對準了年終獎,折射出2018年年終獎縮水的骨感現實。

智聯招聘的數據顯得更冰冷,員工年終獎在萬元以上的都屬良心公司,2018年全國白領平均只能拿到7100元的年終獎,比2017年少178元;北京最高,也不到九千元。

有22.3%的白領表示,2018年沒有年終獎;能拿到年終獎的比2017年少10.93個百分點,為55.17%。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寒冬下,一些員工在年關來臨前,失業了;被留下來的幸運兒,則要接受年終獎縮水或者消失的事實。

曾以豐厚年終獎笑傲江湖的互聯網企業,已收緊錢袋子。

滴滴取消高管的年終獎,員工的年終獎折半。

羅輯思維撤銷了得到技術部門價值一個月薪資的年終獎。

社交平台上,幾乎每天都有京東、美團的員工在匿名吐槽年終獎縮水。

高大上的年會也成為過去式,據AI財經社不完全統計,滴滴、網易傳媒、一下科技等都已取消年會,更別提那些在垂死掙扎的公司。

  那些年豪奢的尾牙,現在沒有了,「不收到公司的裁員郵件就是萬幸」

年終獎縮水

一個多月前的一天,北京氣溫只有零度左右,滴滴CEO程維站在西二旗總部的辦公樓里,給員工開了場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的大會,談完業務後,他頓了頓,主動提到年終獎。

年終倘無獎

程維話音一落,正在攢錢付房子首付的滴滴經營人員王楊,本能地預感到壞消息要來,他的心提到嗓子眼,特別害怕。

程維很快公布了「噩耗」:VP取消年終獎,員工減半。

有網友計算,滴滴員工損失的年終獎,相當於滴滴司機一年的跑車收入。

這無異於給滿心期盼的員工,當頭澆了盆涼水。

得到消息後,一名從不與女友談工作的滴滴工程師,主動告訴女友:「今年公司年終獎減半,錢會少很多」。

另一名工程師邊和朋友玩狼人殺邊調侃:「年終獎減半的人在此,你們還哭毛窮。」

知乎「如何看待滴滴全員年終獎減半,高管沒有年終獎一事」的帖子,收獲169個回答、1682人關注。

有人選擇認命:「一夜無眠,起來準備簡歷」;有人情緒激憤:「年終獎是基層員工一年辛苦的盼頭,公司戰略層面的失誤為什麼要員工承擔?」

也有理解的,作為滴滴北京市場部的員工,袁一諾對年終獎減半的消息並不意外,「去年公司出了些事情,這樣的結果我早有心理預期。」

據AI財經社了解,滴滴已制定好2018年年終獎發放細則,月底將公布。

滴滴2017年年終獎有三檔,最好的是6個月薪水,其次是4個月,第三是2個月。

袁一諾2017年到手的年終獎有四五萬元。

為壓縮成本,打年終獎主意的不只滴滴。

1月10日,羅輯思維旗下得到將刀砍向產品技術團隊,取消他們的年終獎。

而以往得到也只有技術團隊能拿到1個月薪水的年終獎。

在內部信中,羅輯思維聯合創始人、得到技術團隊負責人快刀青衣對這一安排做了解釋。

他稱:「不是為了節約成本,跟經濟寒冬沒有半毛錢關係,跟其他公司是不是裁員沒有半毛錢關係,」並給年終獎扣上懶政的帽子,「對真正表現突出的同事,是不公平的,是導致員工身在曹營心在漢的罪魁禍首。」

這一解釋引來罵聲一片。

在社交網路平台上,互聯網員工對年終獎縮水的憂慮情緒正在不斷蔓延。

年終倘無獎

京東員工慌了。

他們每天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追問京東到底何時發年終獎?

有京東員工告訴AI財經社,截至目前公司還未發年終獎,也沒有相關通知。

從京東金融離職的劉念記得,入職時HR主動解釋薪酬體系有年終獎,第一年是一個月薪水,但2017年她的年終獎「扣完稅所剩無幾」。

劉念能察覺到在職老同事們的擔憂:大boss能兌現一年前14薪起步的承諾嗎?

美團員工面臨的情況更糟糕。

有人爆料,美團年終考核,績效最差的比例最少為10%,高的能到20%,這些人的年終獎都將大打折扣。

美團員工李園告訴AI財經社,已有同事聽到年終獎取消的消息。

「2018年我們進行了兩次薪酬改革,績效考核將個人與小組掛鉤。這樣以來,原本一月能拿兩萬元提成的銷售員工,現在只能拿七八千元,無法接受的員工只能離職。」李園說。

手機、證券、基金等領域公司的年終獎也都在縮水或者乾脆不發。

魅族員工已經不抱期待,只希望公司能給個痛快話。

金立已破產,錘子在垂死掙扎。

ofo負債累累,連薪水都是問題。

中泰證券不僅沒發年終獎,還在討要幾年前多發的高溫補貼。

不少百億級的私募基金至今未發年終獎,發了的已縮水一半。

有人感慨:「什麼年不年終獎的,有份養家糊口的工作,就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年會被取消

縮水的不只有年終獎,互聯網公司高大上的年會,如今也面臨「瘦身」,甚至消失的局面。

美圖員工秦霜能明顯感覺到同事對年會籌辦的意興闌珊。

過去積極準備節目的同事們,對2019年年會的積極性很低,幾乎無人彩排。

公司大幅壓縮宣傳預算,經費只夠找幾家媒體傳播CEO演講稿,而2018年還找了很多KOL宣傳。

行政同事對1月中下旬舉辦的年會興趣不高:「都在嘆氣,說要硬撐著辦完。」

2018年3月鬧出員工討伐事件的藍色光標差點取消年會,這一年受負面事件影響,藍色光標市值蒸發80多億元,股價較事發前縮水46.4%。

1月21日,藍色光標董事長兼CEO趙文權向全員發了封內部信,對該公司最近因報價出問題丟單子感到痛心疾首。

並提及,每年藍色光標舉辦年會要花費好幾百萬元,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管理層開會時有人提議取消年會,但最終他們否決了。

年終倘無獎

▲藍色光標董事長兼CEO趙文權

「因為年會對於許多同事來說意味著許多。」趙文權說。

每年藍色光標年會上抽獎的現金都是公司5位創始股東自掏腰包,但2018年情況特殊,股東們挺狼狽,所以今年旗下所有公司的年會沒給抽獎的錢,這卻引起部分員工的不滿,有點情緒,質問為何今年沒有?

他說:「股東們不欠大家的,不掏,天經地義。」

當天下午藍色光標舉辦的年會上,還是有不少員工中了獎,有萬元現金,有蘋果手機,有大疆無人機,中獎率30%。按照趙文權在內部信中的說法,現金獎應該是股東、拉卡拉董事長孫陶然所出。

過去以豪氣沖天示人的互聯網公司,2019年幾乎看不到震撼人心的大獎。

已經辦年會的公司,員工們的感觸是獎品和規模的縮水,大獎從蘋果切換到華為,中獎率變低,有的只是聚到一起吃了個飯,沒有任何獎項。

有的由於中獎率低,成為「萬年陪跑王」。

有的舉辦場地之前在國外,現在改成了北京。

年終倘無獎

▲藍色光標總部內景

得到最終在線上辦了場年會,再次點的甚至為了節省成本連年會都不願意辦。

滴滴與一下科技,已明確不辦2019年年會。

網易傳媒也傳出年會取消的風聲,有離職員工感慨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袁一諾說,「公司出了這麼大的事,辦年會說不過去。而且安全工作剛起步,還沒有取得多少成就,內部不值得慶祝。」

沒有公司層面的年會,滴滴部分城市分部決定辦個小型年會。

而此前三年,滴滴都在北京工人體育館操辦高規格年會,每年都有明星登台獻唱,邀請全國各地員工參加,斥重金髮獎,運氣好的員工能中十萬元現金,運氣差的也有千元出行禮包普照。

2018年初,袁一諾朋友圈的年會照片,引來不少在老家工作的朋友欣羨,「有明星,有抽獎,他們覺得‘特別高大上’。」這種有面的事,2019年不復存在。

曾經頗為風光的一下科技,告別了2019年年會。

剛剛過去的2018年,這家曾手握新浪微博和明星兩張王牌的公司,爆款產品不再,活躍用戶數下降,跌出移動視頻平台第一梯隊,最優質的資產一直播也被迫賣身。

年終倘無獎

▲明星任泉

而2018年年初,一下科技還在北京舉辦了盛大年會,明星任泉與佟大為擔任抽獎嘉賓,禮品包括但不限於:「任意愛豆演唱會門票」、「國內任意航線頭等艙機票」大獎、8888元大紅包等。

欠債無數的ofo,2019年年會不會辦了。

而過去兩年這家明星創業公司,在年會上可是豪氣沖天。

2017年,不少人捧回一台筆記本電腦,有員工被獎勵50萬元以上的牧馬人汽車,還有員工因當場背出《滕王閣序》,就被獎勵1萬元。

2018年,ofo年會請來民謠歌手趙雷助興,一時風光無兩。

寒流席捲

年終獎縮水,年會被取消的背後是高速奔跑的互聯網列車在降速。

2018年,BAT三巨頭市值與年初相比均有不同程度下滑,百度蒸發32%,阿里巴巴減少20.5%,騰訊縮水22.5%,三家加起來總市值較年初蒸發1.55萬億元。

移動互聯網領域的明星公司如小米、美團,登陸香港交易所後也都跌破發行價,迄今市值依然腰斬:1月22日,小米市值2488億港元,高峰時曾達5684億港元,縮水56%;美團上市時市值曾達4158億港元,如今只有2397億港元,蒸發42%。

資本端都在說市場沒錢了,凜冬已至。

除了大環境的因素外,那些削減年終福利的公司,還存在潛藏的內部頑疾。

2018年,美圖經歷了兩輪組織業務調整。

夏天,美圖將美妝電商業務徹底轉手給奢侈品電商寺庫,一個月內完成裁員工作。

事後回想,秦霜將布局美妝電商視為公司「沒想清楚就走的一步棋」。

初秋,美圖又痛斬手機業務線,兩三個月內,廈門手機事業部的員工都被「優化」,走「N 3」裁員賠償方案,小部分人可加入戰略合作夥伴小米的手機部門,大部分員工只能自尋出路。

年終倘無獎

「手機業務是現金奶牛,但只靠美顏功能的競爭壁壘太低,以後也許會拖累營收。」秦霜直言。

錘子科技幾經掙扎,最終在1月22日宣布,部分業務由今日頭條接盤,相關員工的工牌隨之變更。

2018年初,程維身著白襯衫黑西裝,掛紅圍巾,在年會上以「內外兼修、多線布局、穩中求進」來展望滴滴未來的發展。

但多線布局是做到了,「穩中求進」卻成了黃粱一夢。

2018年5月和8月,滴滴順風車發生兩起乘客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滴滴走到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估值應聲下跌60億美元,順風車業務不得不下線,原定的上市計劃也擱淺。

高歌猛進的滴滴這才停下腳步,從業務數據為導向,到決心「All in」安全。

一系列整改措施隨之而來,App中增加一鍵報警、錄音等提升安全系數的功能。

「我們一直以增長為目標,以前是邊跑邊維修,很多時候顧不上解決自身的一些問題。現階段停下來維修是必要的,也是能促進發展的。」據袁一諾介紹,區域與公司層面都成立了安全部門,她的工作內容從執行促增長的行銷活動,轉為更注重安全與體驗。

年終倘無獎

2018年,京東也栽了大跟頭。

首先是系列假貨事件,3月知名女作家六六控訴京東全球購賣假貨,5月又被爆出售假茅台。

9月,又出黑天鵝事件——劉強東在美國涉嫌性侵的醜聞重創京東。

醜聞披露當天,京東股價一度暴跌7%。

兩個半月內,京東股價大縮水,逼近發行價,投資人開始離場:多年支持京東的高瓴資本,在一個季度內減持京東6億美元,已淡出大股東行列;富達等二級市場大基金也在拋售京東股票;摩根士丹利把京東目標價下調了30%。

京東員工已經不奢望年終福利,「只希望這個年能平平安安過去」。

過去一年,某些創業風口消逝,曾經炙手可熱的企業開始跌落。

直播、區塊鏈、無人貨架、共享單車等領域,一批批公司倒閉。

一下科技的一直播賣身。

熊貓直播資金鏈斷裂,融資遲遲無望。

全民直播倒閉,薄荷直播和土豆泥直播在同一天宣布停服。

鬥魚上市受阻,主播嚴重流失。

歷經兩年狂飆猛進的共享單車,最終留下一地雞毛。

創業團隊一個個倒下,頭部的兩家企業,摩拜單車「委身」美團,堅持獨立發展的ofo陷入債務危機,欠供應鏈款項超過10億元,欠用戶押金36億元。

沙地金字塔

年終獎與年會,屬於企業自發提供的一種年末福利。

當然,明確將年終獎作為薪酬寫入勞動合同的企業除外。

從人力資源的專業角度看,企業發放年終獎的考慮有兩點:表彰頭部員工、激勵腰部員工,以及控制離職率。

辦年會,一是傳承企業文化,二是豐富員工福利。

知乎人力資源優秀回答者Sean表示,隆重的年會能強化老員工的歸屬感,也會吸引潛在人才加入;除凝聚內部向心力,年會是企業對外宣傳行銷的絕佳機會,「但當整體經濟環境不好時,公司巨資進行公關的動力肯定會不足。」

在此之前,互聯網行業頭頂新經濟光環,持續多年享受資本機構的慷慨輸血。

那些年,巨頭、獨角獸或創業型企業,無不儲備充足的現金彈藥,擁有提供豐厚福利的實力。

於是,動輒幾個月、十幾個月薪水的巨額年終獎誕生,「體育館+明星助陣+蘋果系列產品」的高規格年會套餐確立。

可是,大眾與互聯網從業者都極易忽視這一事實:豪華年末福利建立在燒錢模式之上,宛如沙地金字塔搖搖欲墜。

▲滴滴CEO程維

京東創業12年,連續虧損11年,直到2016年才迎來10億元的盈利;2019年初,程維發表內部信稱,滴滴最大的危機是創業六年未做到盈利。

公開數據顯示,滴滴在2018年上半年虧損40億元,六年累積虧損390億元。

美團財報顯示,2018年上半年淨虧損288億元,經調整後虧損42億元,其中經營虧損約達39億元,同比增加212%。

至於ofo,花光了百億元融資,正在茍延殘喘。

2018年,資本市場銀根緊縮,只能切斷向互聯網企業輸入資金的母帶。

燒錢模式難以為繼,互聯網企業必須堵資金出血點,收縮開支——體量大如 BAT也不得不暫時關閉社招通道,第二梯隊的美團、京東、網易均被爆裁員。

當前,儲備穩定的現金流已成投資機構向創業團隊耳提面命的忠告。

調查顯示,寒冬來臨時,有一半以上的創業者開始相信,現金為王,「保證現金流」是最緊要的一件事。

收縮年終獎、降低年會規模都是出於這一考慮。

「受《勞動合同法》層面的約束,企業在縮減成本時可選擇的空間很小,即便是裁員也要支付經濟補償。而年終獎與年會並未寫到勞動合同上,企業動起刀來不會太受法律約束。」人力資源從業者Herry告訴AI財經社。

往年,互聯網企業對年終獎、年會的大手筆與高調宣傳,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員工的錯覺:認為這是年末必發的福利,自己只要兢兢業業便可享受兌現。

但若追溯兩者設計的邏輯,實質是為鼓勵員工與公司共經風雨、共沐陽光。

「拿年終獎是有前提的,首先企業的利潤水平與增長須達到預期,其次員工的個人績效表現達到公司要求。但員工往往容易忽視第一個前提。」Herry補充道。

這波年終福利的「瘦身」順應了互聯網降溫大勢。

放到時間長河里丈量,或許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有人說:「當年互聯網太熱,湧進太多人,薪水開得也太高,泡沫比較大,現在相當於回歸理性。」

(應受訪者要求,王楊、袁一諾、劉念、李園、秦霜均為化名)

  中國經濟熱文【2018,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