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孩在網上發表情趣玩具測評,她是專業的親密關係規劃師

本文來源:一條(微信id: yitiaotv) (中國知名的生活美學電商)

撰文: 瀟鉞

自述: 吳小飄

從2007年至今,北京女生吳小飄,

一共為1000多種情趣玩具做了測評,

將每個情趣玩具的特點、功能、用途,

都寫成報告發布在網上。

她還為3萬多位女性做過咨詢,

幫助她們更加了解自己的身體,

判斷哪些情趣玩具適合自己、怎樣使用。

「愉悅是每個女生的權利,使用和購買情趣玩具,是一種性的獨立,這就是我做這件事的初心。」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我是吳小飄,土生土長的北京人。

在英國讀完研究生,我選擇回國工作。

在公關公司待了5年之後,我辭職創業,成了一名情趣玩具測評師。

從2007年至今,這11年裡,我一共做了1000多種情趣玩具的測評,至少為3萬名女性提供過咨詢服務,讓她們更加了解自己的身體。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在我之前,

中國沒有「情趣玩具測評師」這個職業

因為我媽媽是醫生,從小家裡就有很多人體解剖的醫學雜誌,看多了這些書,就覺得性器官跟其他器官一樣,只是身體部件而已。

在同齡人裡面,我從小就是性知識最豐富的那一個。

甚至連我的初戀男友後來都跟我說,他對於性的知識最早是來源於我。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英國Ann Summers店面

2001年我到英國留學,當時各大城市的商場里面,都有一家連鎖情趣內衣店,叫Ann Summers ,外面擺了很多精美的內衣,往裡面走,就會看到很多情趣玩具。

在那個年代,我在國內就沒有見到過像樣的情趣用品商店。

大部分中國人對情趣產品也很陌生,能夠想到的就是街邊的一些成人用品店,穿著白大褂的姐姐們站在櫃台後面,賣一些嚇人的器具。

但是在Ann Summers ,常常能見到英國奶奶們特別開心地一起逛、一起買情趣玩具,一點都不藏著掖著。

我很羨慕她們,可以這麼自如地去選擇情趣玩具,並且一起討論性。

店里琳瑯滿目的情趣玩具也讓我感到震驚,原來性也可以是有趣的、優雅的、美的。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我想,為什麼不把這些玩具帶回中國呢?

我開始嘗試收集不同種類的情趣玩具,有的還當作禮物送給了國內的好朋友,但我也經常會被問到一些尷尬的問題:「我該怎麼使用它?」、「我不是單身,為什麼還需要使用它?」

我慢慢發現,國內有這方面需求的成年人,根本沒有途徑去獲得關於情趣玩具的知識。

網上往往只有一些簡單的產品圖片和文字介紹,但是具體是怎樣的振動頻率、是否適合女性的身體結構、好不好用,大家沒法做參考,更無從下手購買。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從女性視角測評情趣玩具

2007年,我索性辭掉了國內公關公司的工作,自己創業,成了一名全職的情趣玩具測評師,同時做測評、咨詢和售賣。

從女性的視角出發,我把每個情趣玩具的特點、功能、用途,都寫成測評報告發布在網上,讓更多的女生看了之後,能夠去判斷哪些情趣玩具適合自己、怎樣才能更好地使用這些情趣玩具。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在我之前,中國是沒有「情趣玩具測評師」這個職業的。

我做過調研和統計,發現全國參與到情趣玩具測評這個行業的人,差不多有兩三百人左右,但都不能稱作「專業」。

有不少廠家做了一些所謂的「測評」,但僅僅是讓女性穿著暴露,與一些情趣玩具合照。

漸漸地,有一些雜誌找到了我,邀請我來寫女性專欄,這樣我才打開了自己的知名度。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11年裡,

我完成了1000多種情趣玩具的測評報告

我最重要的日常工作就是選擇不同的情趣玩具,以每周一個的頻次進行測試,並且寫成報告,目前我已經測試過1000多種情趣玩具。

我把情趣玩具的測評分為這幾個維度:外形設計、材質、聲音、電機、充電方式,是否防水、與身體的匹配程度。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過程分為以下幾步:

1、先拆包裝,這跟做手機測評是一樣的;

2、觀察玩具的外觀,用手去觸摸,感受它在肌膚上的觸感;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3、用輔助工具進行測試,比如用尺測量一下大致的尺寸、通過分貝測試儀檢測電機的聲音,如果情趣玩具有防水功能,就做防水測試。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4、最後才是放在自己身體上測試,把經歷和感受寫成一篇完整的報告,大概600-800字。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有時候,我也會做簡單的拆機,去看是否有廠家描述的那些功能。

有的情趣玩具外觀很好看,但一打開卻發現連基礎的塑膠結構都沒有,矽膠裡面的電路板排布得亂七八糟,元器件長期扭放一起,會影響整個電機的壽命。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情趣玩具拆機

有些歐美的情趣玩具尺寸太大,使用上並不適合亞洲女性。

我試過最奇葩的玩具,是一個長得像雞蛋的球形器具,底部是一個小跳蛋,可以把它放在冰箱裡冷凍,再拿出來使用。

但實際使用之後,我認為它的溫度過低,一點都不舒適,我把它歸為「華而不實」的一類情趣玩具。

好的玩具,往往具備聲音小、整體防水、充電方便、材質親膚等特點。

並不是說越貴、越花俏的設計,就一定是越好。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我認為,一個好的情趣玩具測評師不能帶個人的主觀色彩,必須是盡量客觀地給大家呈現情趣玩具的優勢和劣勢。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小飄堆放情趣玩具的倉庫

前4年,我做測評的頻率相對比較高,最誇張的時候,2、3天就會測試一個。

但現在,我一周只測試一個情趣玩具,這是為了保持身體基本的敏感度,盡量公正地完成每個測試。

很多造型雷同、沒有新意的情趣玩具,我不會反復嘗試。

雖然對身體無害,但是如果過於頻繁,身體也會感到疲憊,會丟失掉敏感度。

什麼樣的人,正在使用情趣玩具?

我會根據每個人的情況來推薦不同的情趣玩具:

第一類女性,我管她們叫「小白」。

「小白」是不分年齡段的,是指那些對於自己的性器官構造零認知的、或者是有很多認識錯誤的女生。

我會推薦給她們一些入門級的情趣玩具,比如體外用的跳蛋。

第二類,就是夫妻關係已經有5-10年、或者更久的女性,她們希望自己的性生活能邁上一個新的台階。

尤其有了孩子之後,她們感覺少了很多的激情,想去再挖掘一些可能性。

對於這部分人群,我會推薦給她們夫妻共用的震動玩具,能夠同時刺激到夫妻雙方的敏感部位。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第三類人群,是獨立女性。

她可能是單身,也可能處在某段關係中。

性生活對於她們而言,絕不是為了取悅對方,她們甚至對於未來和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好奇。

這一類女生往往比較開放,我會幫她們挑選一些新奇大膽、充滿趣味性的情趣玩具。

第四類,是一些處於困境中的女性。

有些人馬上就要與另一半離婚、分手,或者正在遭遇「被出軌」。

如果是這樣的情況,我會推薦一些能夠喚起夫妻之間感覺的情趣玩具,但更多的還是會推薦他們做婚姻情感方面的咨詢。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中國女性,正在學會愉悅自己

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所長、被譽為「中國性學第一人」的潘綏銘教授,在2010-2015年全國範圍的性調查中發現:

「真正買過情趣玩具的女性,從5年前的2.7%增長到了5.7%,而想要購買的人數從8.6%增長到9.9%,也就是約六分之一的女性願意接受情趣玩具。」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馬麗是我的客戶之一,她今年44歲,也是一位性心理咨詢師。

她是情趣玩具的重度使用者,6年里大概試過五、六十種不同的玩具。

她使用情趣玩具,並不是因為和老公感情不好,相反,兩人結婚20年,每周還是1-2次的頻率,可能比很多年輕人還頻繁。

有一次她對我說:「我經常使用玩具,有時候也被我老公撞見,我會開玩笑說,等我這邊結束了再傳喚你進來,這樣也就過去了。」

「我老公今年48歲,我們倆心態都挺健康的,也覺得這樣減輕了彼此的負擔。」

馬麗的女兒今年18歲,她決定等女兒上大學之後,也送她一個情趣玩具,讓她在正確的觀念下,學會如何愛自己。

Michelle是我的朋友,她今年34歲,單身。

她的家庭很保守,爸媽從小就告誡她,女孩子婚前不能有性行為。

她第一次嘗試情趣玩具是在3年前,純粹是好奇想嘗試。

她告訴我:「原來自己撫摸自己並不羞恥,反而很有趣。」

漸漸熟悉了自己身體之後,Michelle對性的想法也更開放了,有了那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到了今年,她第一次有了喜歡的男生,並且跟他發生了關係:「整個過程挺愉悅的,我是一個很怕疼的人,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可怕、那麼疼痛。」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經常有朋友找小飄做咨詢

除了是情趣玩具測評師之外,

我還是一名親密關係規劃師

找我咨詢的女性,最小的20幾歲,最大的有60多歲。

慢慢地,我發現兩性關係不僅僅要依賴身體上的溝通,更多的是心理層面的問題。

於是,我去考了二級心理咨詢師資格證,去美國進修人類性學和心理學課程,想要更好地幫助那些兩性關係裡有困惑的女性。

2015年,我開始做跟情趣玩具和兩性相關的線下訓練營。

這個訓練包含三部分:一是生理衛生、性知識,教大家認識自己的身體結構。

二是把情趣玩具呈現給大家,展示它的材質的手感和觸感,讓大家有一個基本認知。

第三就是一些心理培訓,讓大家知道自己在親密關係裡面,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狀態。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曾有不止一個女生找我求助:結婚三四年,為什麼沒有辦法和老公有正常的性生活?

她們總覺得是自己在生理上有問題,去醫院看病都無法解決,甚至得了抑鬱症。

記得有一對剛結婚的夫婦來找我,丈夫30歲,妻子只有20歲。

是丈夫送自己的妻子過來的,妻子什麼都不懂,也比較抗拒,作為男生其實不知道如何去開口、去引導。

女生一開始非常害羞,一句話都不說,後來才對我慢慢敞開心扉。

原來因為她小時候遭遇過性侵,所以才對性的想法非常負面,不願去和家人溝通。

還有一個女生,婚前非常保守,根本沒有辦法接受婚前性行為,結果未婚夫在結婚的前一周,跟別的女生跑了,她才非常驚恐地找到我,問自己該怎麼辦?

然後在上完第一次課之後,她才覺得自己的心態徹底放開了。

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姐姐,結婚十幾年,他老公大概出軌了七八次。

她很痛苦地找到我,問我到底要怎麼挽回他?

碰到這樣的例子,我只能從心理上開導她,這已經不是性方面的問題了,而是兩個人生活的巨大裂痕,不是一個情趣玩具就可以彌補的。

她是一個情趣玩具測評師,親自試用瞭1000種產品

▲情趣玩具線下訓練營

做這個職業,我經常被誤解,甚至遭到謾罵。

很多人會問我:小飄,你是不是睡過好多人?

有人甚至會說:作為女生你怎麼能做這些事情?但我從來都不會去回應。

使用和購買性玩具,其實是一種性的獨立。

我做這件事的目的很簡單,想讓女性和她們的伴侶在兩性關係裡學會有效溝通的方法,提出自己的想法和需求,讓更多的女性學會自我愉悅。

閱讀原文

  曾經的顯學【羊毛出在豬身上,X買單】已不適用?中國互聯網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