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那批一出生就被拋棄的福建莆田女嬰長大了

快過春節了,我的女同事說她一點兒也不想過,尤其不願意去奶奶家:「因為我是女孩,從小不被奶奶家待見。」

因為性別不被待見,這是輕的。

前一陣的深圳虐童事件中,小女孩被媽媽鎖喉、用凳子砸,臉都打腫了也不敢還手。

有人在下面評論:都21世紀了,還這麼重男輕女啊!

是的,就是依然嚴重。

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中國重男輕女依然嚴重,「新出生人口性別」已經處於紅色警示狀態。

有些女孩,沒看到這個世界就被流掉了。

而在今天的視頻裡,這些「莆田棄女」,她們的出生,只是受苦的開始。

  【深圳受虐女童後續】被父母輪流打都不哭的八歲女童:「我是一年級的學生了,不能哭。」

本文來源:Aha視頻(微信id:ahavideos)

作者:睡睡

上個世紀,福建地區有成千上萬的女嬰,一出生就被送走,她們大多被莆田人收養做「童養媳」。

他們就是所謂的「莆田棄女」。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2018年,莆田地區有數以萬計這樣的棄女,其中有七千多人登記DNA,在不遺餘力找自己的父母。

她們長大了,當然可以選擇尋找或者不找,但大部分人是不理解的:

你出生時,父母選擇放棄你了,現在找到了就能接納你嗎?

我們拍攝了幾位「莆田棄女」,她們一直在尋找親生父母,並渴望與他們相認。

當初,她們被拋棄的理由各不相同。

窮是肯定的,但也有被介紹人哄騙的,說是能把孩子送到條件不錯的家庭。

於是,有的家長就把女嬰給別人了。可有的理由很荒謬。

雅林被賣掉,是因為命不好。剛出生時算八字,說她克兄弟姐妹,「要是把我哥克死了,我媽還能活嗎,所以我外婆趕緊把我送走了。」

她們被媒婆(賣孩子的媒介)放在籃子裡,挑著走街串巷地吆喝。女嬰成為一種貨品,從長樂流向了莆田。

既然是貨品,就得有價格。在80年代,一個女嬰大概是300元,眼神靈活的、長得好看的,最高可以賣到800元。

好幾天賣不出去的,媒婆也不會給孩子餵奶粉,衝點石灰水對付著就好了。

在莆田,大多家庭都有收養一兩個棄女。除了不能生育的家庭,買女孩也是出於「輕女」思想——女孩沒成年時是免費的保姆和苦力,成年了,還能嫁給自己兒子。

所以大部分莆田童養媳過得並不好。

曹小芹小時候有奶奶護著,奶奶去世後,她就開始遭受養父母的毒打,太難過了,她就躺在奶奶的墳前哭,像小時候躺在奶奶懷裡。

她試過自殺,喝了三勺農藥,「但我居然沒事,可能老天不讓我死。那我就要活得像個人。」

肖星說,七歲的時候,養父母就說以後你是要嫁給哥哥的。

長大後,這些莆田童養媳開始尋親。有人說她們是白眼狼,養不熟。有人找到了,但親生父母卻躲著不見。

她們也許正在尋找的,是一份活在世上的安心。

幸好,有的棄女現在生活得蠻幸福。曹小芹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了。她一邊收拾孩子的玩具,一邊跟導演嘮叨:

「你看他多幸福,他從來都沒有缺過什麼。」

曹小芹不會再讓孩子過苦日子了,她們這輩子缺少了太多。

這一切的源頭,只是因為,身為女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