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夾娃娃高手們都開豪車去抓的,集體出動能抓垮一家店

本文來源:賣家(微信id:maijiakan)

作者:張婉婧

編輯:常雁

保時捷、奔馳、路虎、寶馬……在深圳,各大抓娃娃機店的門口時常能見到數輛豪車,從車上下來的年輕人,或背著DOMO君的同款袋子,或挎著輕鬆熊的大頭包包。

這群年輕人來自閒魚上同一個魚塘「夾娃娃部落」。

因為有相同的興趣愛好,於是在現實中也成了朋友。

他們日常的聚會活動,便是三五成群,開著車,背著大袋子,到各個娃娃機店「收割」娃娃。

這些年輕人當中,總是站在C位的是魚塘塘主張官福,大家都叫他「局長」。

據「局長」介紹,目前共有22419人活躍在魚塘「夾娃娃部落」,發布寶貝數量已經達到13877個,每天的交易量平均能達到50單以上。

抓娃娃月花銷超20萬,「他們都說我中毒了」

兩年前,「局長」還是張官福,是一名資深攝影師,開了一間工作室,接拍各種攝影攝像訂單。對於娃娃機的印象,張官福只覺得那是「騙人的」。

直到2016年年底,張官福陪親戚家的孩子去抓娃娃。投了沒幾個遊戲幣,娃娃機裡的娃娃就被小孩子輕鬆抓出。這讓一旁的張官福看傻了眼。

「這次抓娃娃讓我第一次對娃娃機感興趣,我就想去鑽研一下抓娃娃的技巧。」

張官福回憶,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不斷光顧娃娃機,「2017年在抓娃娃這件事上,大概花了1萬元左右。」

2018年年初,抓娃娃上癮的張官福,乾脆停下了攝影工作室的工作,專心抓娃娃,並上美拍開了一個直播號,取名「局長的娃娃機」。

「我那時候查了很多資料,看了職業抓手的視頻,才發現,娃娃機是可以設置概率的,概率到了就『有了』。職業的抓手都會抓娃娃的技巧,比如甩爪就很有講究,甩爪分為弧形甩,弧形甩當中還分為順時針和逆時針甩。還有圓甩、直甩等等。」

從做直播開始,張官福抓娃娃的月花銷就開始達到20萬元以上,「每天要花1、2萬元抓娃娃,我爸媽每天看我拿一堆娃娃回家,都說我中毒了,讓我不要沉迷賭博。」張官福有些哭笑不得。

一不小心,把店家「抓」倒閉也是有的

張官福說,在直播時,同城的粉絲常常提出,想要線下置換娃娃。

  2019中國500富人榜:互聯網創富「霸權」明顯,學霸是基本,南方碾壓北方

為了處理、置換多餘的娃娃,同時聚集這批同好的朋友,張官福想到了閒魚。

於是,「夾娃娃部落」成立了,其中的很多賣家都是張官福的粉絲。

除了線上交易外,張官福身為魚塘塘主,也常常組織線下的抓娃娃活動。

他們和一般的職業抓手不同,基本都是基於興趣愛好才組織一起抓娃娃的活動,其中,有許多都是抓娃娃的高手,一次性抓滿一袋左右就會回家。

「但是因為我們不會經常轉場,所以一不小心,把店家『抓』倒閉也是有的。」

張官福笑笑說,「去年年初,一行人看上了位於深圳龍華區九方商場裡的一家抓娃娃機,一共20台左右,娃娃質量比較好,擺的都是蒙奇奇,抓力也還可以。」

沒成想,抓了3個月左右,店家的娃娃機就從店鋪搬到了過道,最後直接消失了。

張官福解釋道,蒙奇奇系列在抓娃娃市場屬於「硬通貨」,是娃娃中的「黃金」,有著固定的價格,「一個蒙奇奇的價格大概在70元左右,我們花200元左右就能抓到5個,店家就頂不住了。」

張官福苦笑道:「因為抓娃娃太厲害,經常會有服務員上前來勸說,讓我差不多就行了,別抓了,還有店員直接上前阻止我『甩爪』,說我違規,但其實這都是正常操作。」

「相比於那種拿著麻袋的職業抓娃娃的,我們溫和多了,基本上一個背袋裝滿我們就走了,因為背一堆娃娃坐公交不方便,我們基本都是自己開車來抓。」因此開百萬豪車抓娃娃,也是常有的事。

張官福說,抓娃娃的同好者大部分都有收藏的癖好,「像蒙奇奇這種款式無窮無盡的玩偶,也最受大家歡迎,而部分抓重複的玩偶,閒魚就成了唯一的去處。」

「爪研會社」韓蔚霖:沒被「抓」倒閉,還拿到了投資

娃娃機連鎖店「爪研會社」是張官福最愛去的娃娃機店之一。

「在娃娃機店裡,算是良心店家了,娃娃好看,爪子的抓力也很不錯。」張官福說。

兩年半前,爪研會社的老闆韓蔚霖跨行入了「娃娃坑」,從一名銀行上班的普通職員變成了娃娃機商舖「爪研會社」的老闆。

之所以「入坑」,韓蔚霖說,是看到了國內二次元娛樂市場的巨大消費潛力。

「在銀行上班時,我就注意到兩件事,一個是上海迪斯尼開業後,人滿為患,200元一份的漢堡又貴又難吃,但是遊客卻要排隊兩小時才能買到。第二個是近年來,受到日漫影響,很多二次元愛好者都喜歡去日本旅遊。」

「想把國外這些好玩好看的娛樂行業搬回來,結合二次元和線下實體店,讓年輕人不用出國也能有玩樂的去處,並樂於為之消費。」韓蔚霖說。

大型遊樂場去一趟經濟、時間成本太高;商場通道擺放的娃娃機種類少、氛圍差。所以,韓蔚霖選擇了面積30到60平方米的門店作為目標。

  中國外賣大數據,2020年市場規模破7000億人民幣,用戶達6億人。

但是很快,韓蔚霖發現了問題。

「隨著各路資本的流入,市場上的娃娃機越來越多,店舖租金卻在上漲,利潤越攤越薄。更重要的是,僅僅依靠線下門店,很難運營和開拓粉絲客群。」

於是,2018年3月,為了拓展客群,同時,讓像張官福這樣的抓娃娃愛好人群有一個線上的交流點,韓蔚霖在線上開了同名淘寶店,目前粉絲數10850人。

「社群運營是爪研會社成功的一大秘籍。」

韓蔚霖說,「經過幾輪的市場培育,愛抓娃娃的重度粉絲群體消費習慣已經逐漸被培養起來,共同的愛好、情感和特徵是建立深度運營社群的基礎,而淘寶群可以很好的將這群年輕人聚集起來,賣貨的同時,也讓他們在群裡能得到交流,相互討論技巧。」

「我們平時也會通過淘寶,組織拼團活動、限時搶購,甚至在淘寶群裡開展群友限定活動——群友眾籌共享娃娃機等,這些都是能夠為店鋪拉新、提高粉絲粘性的辦法。」

韓蔚霖說,「淘寶群已經成為了和門店同樣重要的運營渠道」。

2017年,淘寶二次元店鋪「歪瓜出品」創始人「狐狸大爆屎」也看到風頭,投資爪研會社,在福州、廈門、杭州、長沙、廣州5座城市開設了24家門店。

這24家日式裝修的店鋪瞬間成了廈門、福州街頭的網紅,每個月的總營收輕鬆的邁上了200萬元大關。

「娃娃機的關鍵在於娃娃有沒有特色,所以我們熱門IP手辦比千店一面的玩偶吸睛N多倍。」狐狸說。

曾有經濟學家指出,滿街的娃娃機是一種經濟衰退的表現:「一個遊戲幣,就能換到30秒鐘的笑容和希望。這是一種沒有技術含量的低端產業。」

然而如今,看到「局長」和「抓研會社」的故事,你還這麼想嗎?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