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與遠方」流行語創造者高曉松,在北京建了一座「島」專供讀書,免費開放。

文中提及的高曉松,是中國知名藝文人士、名嘴。

非常火的流行語:「這個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

就是他的作品。

本文來源: 愛奇旅(微信id:i-qilv)

原來高級的人生,

是把想要的詩和遠方,一步步實現。

錢鍾書在《圍城》裡寫道:擁擠裡的孤寂,熱鬧裡的淒涼,使他像住在這孤島上的人,心靈也彷彿一個無湊畔的孤島。

人人生而孤獨。

但是啊,沒有誰是一座孤島,每本書都是一個世界。

而在這個寒冬,孤獨的人們對北京小伙伴的羨慕,又要溢出地表了。

而這一切是因為高曉松在北京建了一座島。

一座0門票免費開放的島。

它叫曉島

還記得去年春天,高曉松在杭州開了家公益圖書館,叫曉書館,一度刷爆朋友圈。

落地窗外花開花落,圖書館裡書香靜謐。

置身於這樣一座圖書館裡,彷彿回到那白衣飄飄的年代,而高曉松就是個造夢者。

有開放的空間,也有舒適的躺椅,任你徜徉在書山書海裡。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

淵博的高曉松曾說:「我小時候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塊地方,裡面全是我喜歡的書、電影和唱片,我在那一待就能待一天! 」

以至有人用這句話表達對高曉松的羨慕嫉妒:原來最高級的人生,是把做過的夢一個個實現!

而現在他朝著他的文藝夢想,又往前走了一步。

繼曉書館後,他在北京又開了一家免費開放的圖書館,叫曉島

對高曉松來說:

這是一個他從小就期盼著的文藝根據地

這是一個被他稱為「武裝到牙齒的文藝青年陣地」

這是一個讓他一進來就感嘆「太幸福了」的空間……

而對來者而言,在這裡找到了心靈的島嶼。

確實啊,就像高曉松寫的歌詞一樣: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應該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350㎡的圓形空間,

是他對文藝的極致理解和定義。

1. 這裡陳列的每一件文藝作品,

都非常走心。

裡面的14000多本圖書

都是高曉松親自精選的,

像是一步步走進他的書房。

20張電影海報

是對高曉松影響最深的經典文藝片,

也蘊藏者對文藝青年的靈魂拷問,

(你想去瞅瞅都是什麼電影嗎?)

100多張經典黑膠唱片

滿滿4排,60多公斤重,

都是他從美國人肉背回來的。

他說:

當他在洛杉磯一家黑膠唱片店裡

挑選好所有心儀的唱片時,

手機提示他已經走了兩萬步了!

而高曉松挑選的唱片,

並非特別小眾的類型,

像Michael Jackson,Linkin Park等

這些音樂不僅陪伴了他的成長,

也陪伴了幾代人的成長。

2. 這裡每個角落的設計,

都藏著他的文藝小心機。

“書房”裡還有很多長形座椅,

讓你舒服得像呆在家裡。

島內的圖書陳列,

沿用了曉書館的“ 彩虹分類法 ”。

藏書依據標籤顏色,

共分紅、黃、藍、棕、紫、灰6品14類,

這樣上島的居民就能輕鬆找到喜歡的書籍。

陳列室旁邊,還配備了試聽室,你只要帶上耳機,就可以在視聽設備上,找到與黑膠唱片一一對應的音樂盡情欣賞了。

除了經典的黑膠唱片,

甚至你還可以欣賞到他個人的音樂作品,

以及脫口秀節目《曉說》、《曉年鑑》等。

這裡還掛了他當年寫歌用的吉他,

看著這把吉他,彷彿能想到

當時他寫《同桌的你》的樣子。

從現代感到懷舊感,

大概就是科技與文藝的衝突,

也是科技與文藝的共生共存吧。

直行是詩意,轉角是文藝,

在這裡,總會與美好不期而遇。

就連通往二樓的階梯也不經意打動你!

就連“曉島”二字也很講究,

是他特意邀請他的好友,

中國台灣著名作家、學者,

張大春先生親筆題寫的。

3.這裡不止是圖書館,

還是文藝活動暢想空間。

除了書籍可供免費閱讀,

黑膠唱片可供免費聽,

未來,「曉島」還會

開展人文、藝術、學術類的展覽及活動,

甚至不定期舉辦電影觀摩活動,

分享喜劇、音樂會…

這個武裝到牙齒的文藝陣地,

有文藝青年對文藝生活態度的所有嚮往。

林語堂在《生活的藝術》中說道:一個人如果抱著義務的意識去讀書,便不了解讀書的藝術。

這種具有義務目的的讀書法,和一個參議員在演講之前閱讀文件和報告是相同的。這不是讀書,而是尋求業務上的報告和消息。

沒有人是為了讀書而讀書,

或者是為了發朋友圈而讀書,

而是在書中讀自己,

或在書中發現自己,檢查自己。

如果你很久沒有讀書了,

如果你喧囂塵世中焦慮了,暴躁了,

那不妨來曉島,體會那片刻的安靜與從容。

如今,

曉島已正式面向全社會免費開放

而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

曉島採用預約登島方式,

每天限200人登島,週一閉島。

不過最近太火啦,

據說最近一周的都已經約滿了!

而不僅杭州曉書館、北京曉島,

未來,他還會把公益圖書館開到更多城市

想想就覺得好期待!

而在這個「禮崩樂壞」的時代,

感謝有人來做這樣的事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