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彥波是個好市長,但是發展才是硬道理

  拆遷事蹟被拍成紀錄片並獲金馬獎的「中國好市長」耿彥波日前卸任(附影片)

本文來源:叁里河(微信id:Sanlihe1)(中國知名時評自媒體)

作者:惠子

明星市長耿彥波的三板斧「舊城改造」,「現場辦公」,「文化立市」,經濟效果到底怎麼樣?

2018年10月的一個周六,耿彥波帶領太原市文物、園林等部門的負責人檢查天龍山景區的施工進度和質量。

他指出,天龍山景區重新開放已進入倒計時階段,時間緊任務重,各部門要繼續艱苦奮戰通力協作,用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堅持不懈的努力,讓天龍山景區重現輝煌。

翌日,已經忙碌了一整天的耿彥波依舊沒有休息,而是出現在了太山景區的施工現場。

在先後查看了太山景區綜合服務區、唐代地宮遺址保護展示大廳等新建項目的施工進度之後,指示各相關部門和施工單位要通力配合,加強質量管理,把握時間節點,讓太山景區盡快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廣大遊客。

這樣的工作狀態對於耿彥波來說已是常態,不是在現場辦公,就是在去現場辦公的路上。

耿彥波在太原做的這一切,與他出任大同市長時的思路如出一轍。耿市長的三板斧就是「舊城改造」,「現場辦公」,「文化立市」。

2008年2月4日,耿彥波來到大同,他提出了「一軸雙城」的思路——以御河為界,對河西3.28平方公里的明代古城進行整體恢復性保護,對河東新區進行現代化建設,大同由此走上了大規模的拆遷造城之路。

一部2015年播出的紀錄片《中國市長》記錄了這位「造城市長」在任職期間修復古城工作的艱辛歷程。

其中的兩個片段呈現出真實工作狀態下的耿彥波。

面對遲遲不交工的施工隊,耿彥波給出了期限,要求工程必須7天內完成。而在另一個會議現場,耿彥波嚴厲地訓斥一名下屬,「房屋的拆遷,搬遷,兩件大事麼,一件事也辦不好」。

面對遲遲無法落實入學政策的市民,他表現出自己懷柔的一面,現場批示馬上解決。同時,耿彥波面對境外媒體的鏡頭也吐露心聲,自己從前的理想是做記者和作家。

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他,對於文化旅遊產業興趣高過招商引資。

對於大同未來的定位,也是「文化」和「歷史」,要大力發展旅遊業。

這部紀錄片讓他圈粉無數。

作為一名廳級幹部,他有屬於自己的貼吧,至今還有一萬五千名粉絲和22萬帖子。

耿彥波的發展思路收到了一定的成效。雖然在那部著名的紀錄片的結尾,耿市長帶著遺憾離開了大同。但是他的民望和思路在這座中國污染最嚴重的北方城市落地生根。

耿市長離任的2013年開始,大同市的旅遊收入開始超車。

2013年開始追上山西旅遊收入增速之後,2015年之後更是一舉超越,成為山西旅遊「增速三強」。

2017年,大同市接待國內旅遊者累計5383.7萬人次,全年做到旅遊總收入483.13億元,同比增長33.2%。

然而從整體上來看,文化旅遊產業的火熱並未顯著拉動大同的經濟走出泥潭,第二產業的大幅下滑還是直接影響了大同的GDP增長。

2017年的數據顯示,大同GDP增速為6.5%,排名全山西省倒數第三,仍在延續近幾年的低迷走勢。

從產業結構上來看,2011年之後,大同的第三產業占比就逐漸走高,以煤炭為代表的第二產業逐漸萎縮。

這與煤炭行業過去幾年的低迷有直接的關係。

煤炭行業的周期性很強。2012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煤炭業進入「寒冬」。產能過剩導致煤價下跌,整個行業陷入困境。

針對這種情況,「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為煤炭行業制定了五年內去掉8億噸產能的目標,但煤價的回穩並未阻止煤炭企業的巨額虧損。

山西,作為傳統的煤炭大省,經濟增長受到了明顯的抑制。

之前一直對山西省GDP有著巨大貢獻的七家大型煤炭企業在2015年和2016年全部出現了虧損,淨利潤持續為負,這種情況一直到2017年才有所好轉。

不過相比於其他六家煤炭企業,總部在大同的同煤集團的情況顯然糟糕一些。

2018年三季度末,同煤集團的淨利潤僅為2.35億元,大幅落後於其他六家。

受到煤炭企業的拖累,大同市的企業所得稅收入增速在2014-2016年間出現了斷崖式的下降,並直接影響到了當地政府的財政收入情況。

2015年,大同市的企業所得稅同比下降了14%,拖累當年大同市政府的財政收入同比下降了12%,這也是2003年以來出現的首次負增長。

耿彥波市長離開大同之後履新太原,到本周宣布卸任,過去了整整六年時間。

六年裡耿市長依舊勤勉,但是作為華北的省會城市之一,太原的GDP規模已經被石家莊和鄭州遠遠甩在了身後。

2017年底,太原的GDP規模為3382億元,而石家莊和鄭州的規模分別是6461億元和9130億元。

無論規模還是增速都在華北三個省會城市中墊底。

表現最好的是鄭州,GDP增速在2010年之後就把石家莊和太原兩個省會城市遠遠甩在身後,形成了和武漢雙雄競爭的局面。

產生這種差異的背後,是三個城市各自的發展選擇。

對於太原來說,差距被進一步被拉大是在2009年的時候。

那一年受到煤礦停產整頓、產量下降的影響,直接導致了當年太原第二產業達到兩位數的大幅下降,並且完全抵消掉第三產業的淨增加量。

在這種情況下,太原的應對方式是切換增長動力,讓服務業替代工業和建築業來拉動當地經濟增長。

所以之後幾年我們看到的是太原第二產業占GDP的比重,從2009年的43.7%下降到2017年的37.6%;而同一時間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由54.4%上升到61.2%。

作為推進當地第三產業的重要一環,耿彥波加快推進了太原的文化旅遊發展,把太原作為世界旅遊目的地來打造。

從石家莊最近的城市定位來看,它跟太原可能更相似了。

《河北省旅遊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明確將把石家莊市打造為全省旅遊中心城市。

這兩年石家莊的旅遊收入的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2015年開始石家莊的旅遊收入已經反超太原了。

2009年對於鄭州來說也很特別,幾年前制定下的「拉長工業短腿,發揮商貿優勢,帶動現代農業」這一經濟發展思路,正在收獲成效。

通過大力發展製造業,鄭州的GDP在2007年成功超越了石家莊,2009年差距變成300億元。

而到了2017年,這一差距已經被拉大到2700億元了。

目前第二產業對GDP的貢獻率,可以明顯看到。2008年之前差距不大的華北三個省會城市,今天已經嚴重分化,石家莊穩中有降,鄭州相對堅挺,太原的下降最快。

從南方周末之前一篇名為《河南是如何搶到富士康的》報導中,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鄭州市政府在推進製造業招商上的決心。

為了引進富士康,鄭州市在土地供應、保障、稅收、用工服務等各方面給予了「最大限度的利益讓步」。

簽署協議後,僅一個月的時間,富士康在鄭州的第一個項目便投入生產,河南政府表現出來的速度,甚至都令富士康吃驚。

富士康落戶河南之後,對河南經濟的帶動作用非常明顯。航空,物流,就業,產業聚集都有明顯提升。

目前依靠整體經濟狀況的強勢和腹地河南的龐大人口基數,鄭州市的旅遊收入也節節攀升,規模領先的同時增速也並不弱於石家莊和太原兩市。

通過對比三個中部省會在過去十年間的發展情況,可以看到,太原發展旅遊產業這一思路雖然有助於提升城市形象,但是對於GDP的拉動能力其實很有限,

目前,太原旅遊收入占其GDP的比重已經從2007年的10.2%上升至2017年的24.1%,但實際增長的收入僅為688億元,如果跟鄭州在這十年間增加的2933億元的第二產業規模作對比的話,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另外,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南部的安徽。

合肥也是依靠相對強勢的第二產業(雖然一直在下降,至今仍然在50%左右),以及積極有為的招商引資,承接長三角產業轉移,經濟成長速度領跑整個中部。

所以製造業立國不是一句空話,「今年不招商,一年又百忙」也不是一句空話。

耿彥波雖然是個好市長,但是他的成功很難復制,又有局限性,對於大部分的中西部省會城市來說,還是「發展是硬道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