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活10億的微信,是不是怕了?

本文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本以為是一場多頭廝殺

沒想到最後是triple kill

1月15日,社交圈異常熱鬧。

早上快播創始人王欣宣布上線馬桶MT,中午字節跳動推出短視頻社交產品“多閃”,晚上羅永浩站台快如科技,子彈變成了聊天寶。

三款社交軟件齊發,煞有圍剿微信的態勢,然而轉眼卻遭微信封殺。

(三家發布會宣傳圖)

本以為會是一場多頭廝殺,沒想到微信最後來了個triple kill(三殺)。

這讓業界看到了微信的絕對霸權,但也讓業界開始猜測:日活10億的微信,是不是怕了?

挑釁

1月15日,抖音正式宣布升級私信功能,推出自己的獨立視頻社交產品多閃,正式進軍社交領域,並輔以:“這是年輕的時代”的slogan,直奔年輕群體。

“多閃”以短視頻 社交為基礎,其中主要功能為“隨拍”,用戶拍下的視頻在72小時內可以被別人看到,而72小時後則轉換為個人相冊。

隨拍內容還以人為聚合,並且能夠知道誰在關注自己,看自己所發的視頻等功能……

發布會現場,產品負責人徐璐冉介紹了多閃的誕生思路,多數社交平台上的用戶動態已經淪為“工作場”,而讓更多用戶錯過了親密的人的動態發布。

似乎是在暗指朋友圈已然成為工作場,出現越來越多的“點讚之交”……

之前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上就曾提到類似問題。

他說,根據觀察,朋友圈的照片和狀態發布,已經越來越難體現用戶的真實狀況,在用戶的自我表達方面,已經給用戶帶來了壓力。

微信針對此推出了“視頻動態”,並且一段時間之後內容會自動消失“閱後即焚”,但反響平平。

這讓人不得不懷疑,多閃更像是針對微信的痛點定制出來的產品。

如果說多閃是和微信正面剛,那馬桶MT走的則是迂迴路線。

王欣此前曾在微博公開發言:微信比你想像的更強大,所以熟人社交不要碰,但是匿名熟人社交可以。

明確要繞路微信,“我們換個方式聊聊”。

可王欣似乎忽略了一點,同類產品的差異化就是競爭。

馬桶MT主打匿名社交,這一點是微信所不具備的,況且上線用戶就突破了40萬,產品的爆發力加王欣的號召力,微信的擔憂也不是沒有道理。

不管王欣願意與否,馬桶MT在涉足社交領域的那一刻起,就自動晉升成了微信的假想敵。

相比多閃的陌生人社交、馬桶MT的匿名社交,羅永浩的“子彈短信”顯得有些貪心。

“子彈短信”是快如科技(錘子投資的一家以即時通訊軟件為主營業務的科技公司)旗下的一款產品,去年的錘子新品發布會,羅永浩花了大量的時間演示子彈短信。

誕生之初,子彈短信被不少人看成是“微信殺手”,憑藉著羅永浩的號召力以及錘子科技的光環,帶著情懷的子彈短信在上架App Store之後,甚至還曾登頂社交類應用榜單的第一位,力壓微信、QQ和微博等熱門應用。

但上線不久後的子彈短信就被爆出含有大量的色情、詐騙、騷擾內容而遭到網友舉報,最終曇花一現,無人問津。

未曾想時隔半年,羅永浩帶著新版”子彈短信“回來了。依舊帶著情懷:“我們想和這個世界聊聊”,但也多了些槽點。

相比單純做社交的多閃和馬桶MT,更名為“聊天寶”子彈短信有點兒像個大雜燴,融合了子彈短信的社交、像拼多多的商城,像趣頭條的資訊,同時支持聯繫人設置“生朋友”和“熟朋友”,聊天還能賺錢。

最直觀的感受是:更接地氣了。

此前的錘子危機讓羅永浩深陷輿論漩渦,被倒閉、被收購的傳聞接連不斷。

羅永浩在發布會現場表示,自己並沒有外界想的那麼慘,“我們最近確實過得比較艱難,但2018年企業界都比較慘,很多上市公司也倒閉了”。

不過聊天寶剛回來就有廣告罩著。

不知道此次“聊天寶” 能否拯救羅永浩和他岌岌可危的錘子帝國。

封殺

微信在熟人社交領域的絕對霸權是不可撼動的,就像網上傳的一個段子:聊天寶、馬桶、多閃都挺不錯的,我都下載體驗了,跟幾個網友聊的蠻好。

聊到最後,我們覺得意猶未盡,互相加了微信。

三款軟件的上市本質上都沒有提供區別於微信更有價值的東西。

就像QQ,很多人一年可能都不登錄一次,但是手機裡的QQAPP 卻從不會刪,因為QQ裡有不能被割捨的關係。

日活10億的微信,用戶粘性是任何軟件都無法比擬的。

可即便如此,似乎仍不能讓微信放心。面對潛在的威脅,微信手起刀落穩準狠。

多閃發布會現場,主辦方積極引導在場觀眾,掃描二維碼,下載多閃進行體驗。

然後不久鏈接就被微信屏蔽了。

馬桶MT的也經歷了同樣的遭遇。

就在發布會的前一天,“馬桶MT”官方上線了內測版,然而一個小時不到,卻因“包含不安全內容、被多人投訴”原因,分享頁面無法正常打開,並被微信禁止訪問。

在被封殺之後,幾家都有點兒坐不住。

1月15日字節跳動社交產品說明會現場,今日頭條CEO陳林就表示希望微信不要把我們當競爭對手。

抖音和微信面向的不是一個群體。

多閃只是針對最親密的人,把多閃當做客廳,邀請親朋好友進來。

“真心希望不要一上來就這個樣子,希望微信可以盡快解封,讓更多用戶體驗。”

相比陳林的委婉,王欣顯得有點兒氣憤。

馬桶MT被封之後王欣在微博公開表達自己的不滿和不解:不知道你怕什麼?

微信的這種封殺做法,似曾相識。

2017年,由於Apple Pay業務在中國受微信支付以及支付寶的影響遲遲沒有反響。

微信因此也曾被apple store 所封禁。

蘋果方面的回應是,“微信可以選擇提供App 內購買讓用戶讚賞他們喜愛的公眾號運營者,如同我們提供這一選擇給所有的開發者一樣,微信只需正確使用App 內購買體系進行開發即可”。

如果拒絕做出改變,App將無法升級到新版本,甚至有可能被App Store除名。

如今回看,不過都是利益之爭,但商場上本就是利益當先,有競爭就會有廝殺,微信似乎沒有義務為競爭對手提供綠色通道,況且捍衛自己的霸主地位也沒有錯。

逃離朋友圈

據張小龍稱,目前已經有1億用戶,使用了微信朋友圈的“三天可見”功能。

微信的朋友圈變成了工作圈,從最初的有趣和分享,變成了滿眼的廣告和乏味,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逃離朋友圈。

雖說中國的社交賽道格局已定,微信、QQ、微博穩坐中國社交的頭三把交椅,但仍有人想殺進去,還不止一家。

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上說社交的本質是一個把自己的人設強加給對方一個過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設,希望別人能夠接受。

並且理解自己的人設跟別人認為自己的人設是不一樣的,和別人溝通的目的就是讓別人認同你所認為的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可現在微信面臨的問題是,用戶並不想社交。

微信讓生活和工作完全融為了一體,用戶覺得有壓迫感,沒有了喘息的機會。

如果多閃、馬桶和聊天寶能另闢蹊徑,未來殺出一片新天地也不是沒可能。

但從目前三款軟件的功能介紹看,還是圍繞交友聊天,要知道塑料友情的維護也是很累人的,傻樂呵也需要有高質量內容才能支撐。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