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熱門創業紀錄片《燃點》裡的主角如今都很慘,創業真的涼了嗎?

電影《燃點》耗時14個月,跟蹤記錄了中國最具話題度的14個創業公司創始人的創業歷程。

2019年1月11日上映,但在此之前,片中幾位知名度最高的主角都相繼傳出壞消息。

大陸網民調侃,再不上映收割最後一波創業神話,就算是白拍了。

本文來源:外灘TheBund(微信id:the-Bund)

羅永浩想自殺,戴威哭了,Papi醬罵人……

創業明星也跌落到冰冷現實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圖/ 視覺中國

這個寒冬,能讓北京人在戶外排長隊的,除了加拿大鵝,還有ofo退押金。

2018年12月,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門口擠滿了退ofo押金的人。人群一度被白色護欄隔成六排,附近停了7輛警車。

而線上的隊伍排到了1200萬,「ofo退押金難」也成了頻上熱搜的話題。

魔幻的是,1月的地鐵卻頻繁播放著,ofo創始人戴威給員工打雞血的片段。

該片段出自電影《燃點》,從2017年5月開始拍攝,歷時14個月。

此時,90後戴威正是當紅的創業明星,憑藉著35億人民幣名列年輕富豪榜的第18位,只比王思聰落後一名。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燃點》共記錄14位處在風口浪尖的CEO,成了首部記錄當下中國創業者的電影。

即便是在最風光的時候,這些創業明星們也有著不堪的一面。

創業成功就開心,買樓跟玩兒似的?

不存在

我去電影院看了兩遍《燃點》,都正好遇到有公司來看這部電影作為團建,期待著給自己團隊打針雞血。

確實。美團外賣、餓了嗎訂餐、滴滴打車等互聯網產品的出現,不僅徹底改變中國人的生活,還帶動了一波創業熱潮。

創業就跟造星一樣,年輕人們身價過億,走向人生巔峰。

你之所以認為他們只是風光的明星,那是因為你離得不夠近。

《燃點》貼身跟了戴威、羅永浩、Papi醬、馬薇薇等CEO14個月,沒有台本,也沒有演技,這下離得夠近了。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拍攝期間,2017年8月,羅永浩正在帶著錘子科技獲得了10億融資,等這筆錢到帳後,可用資金有19億。

兩款手機堅果Pro、Pro 2的口碑和銷量都不錯,全年銷售突破100萬台。

2018上半年,羅永浩更是宣布錘子扭虧為盈,制定了350萬台的銷售目標。

坊間笑稱,羅永浩似乎真的用口才忽悠消費者成功了。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事實上,真實的羅永浩,幾乎把所有都投在了錘子科技上。

用陌陌CEO唐巖的話說:「借錢、買房子、做直播,他賺到的每一分錢都能眼睛不眨地投入到公司里,換我我做不到。」

當一個人把所有賭註都押在一件事上,很容易吃飯飯不香,覺也睡不好。羅永浩是根本沒時間去焦慮,每天兩點下班,一個月跟老婆吃不上兩頓飯。

他在創業路上永遠都懸著一口氣,「我感覺要成功了,但這種感覺要第四次。」

在演講台上滿嘴段子的「相聲演員」羅永浩,原來很討厭演講。

2017年5月,錘子科技在深圳召開發布會,羅永浩迎來了山呼海嘯般的掌聲。下台後,他用毛巾不停地擦拭汗珠,直言「不願意當眾演講」,早上從酒店望向場館會覺得自己被判了「死緩」。

他頻繁開發布會,是因為沒錢打廣告,「沒有錢哪來的廣告,廣告的錢從天上掉下來嗎?」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2016年,錘子科技有6次被傳倒閉、5次被傳收購、2次發不出薪水。

羅永浩曾想過自殺,一想到跟著他的500個員工,背後是500個家庭,就覺得對不住人家。「當初忽悠他們沒去阿里、騰訊,怎麼說我們確實倒閉了。」

普通人只需要對自己負責任,但創業者身上同時還背負著千萬個家庭的重量。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相比於羅永浩,Papi醬似乎要輕鬆一點。

她是2016年第一女網紅,巔峰時期個人IP估值近3億,一條廣告拍賣價高達2200萬,最火的時候捐給母校2066萬。

但是,papi醬連想給自己母親在上海換房子的願望,都沒法完成。身邊的朋友、外人都以為:「你那麼有錢,買房應該跟玩兒似的吧。「

小時候跟家人擠在一個十幾平米房子的Papi醬,餐桌都要搭在過道上。

她艷羨地看著窗外的新住宅小區,「真的賺那麼多錢了,我想先給我媽把這房子換了吧。我媽這年紀,還能爬幾年樓梯。」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在鏡頭前語速飛快的Papi醬,在管理公司時也會乏力,瘋狂開會、頭腦風暴、要去教訓出麼蛾子的員工……

任何人想要創業成功,都不容易。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這種反差幾乎發生在了每一個創業者的身上。

ofo小黃車風光之時,戴威對著鏡頭說,「Uber在全球每天提供700萬次出行服務,而ofo現在是2500萬。我們的目標就是在世界每一個角落,都可以騎小黃車。」

另一邊,在內部會議上的戴威表情凝重,「我們的車始終被摩拜牽著走」,「速度太快很難把控」……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住在位於舊金山豪宅里的獵豹創始人傅盛,早就做到財富自由,他也要再創業,把目光轉向機器人領域,因為意識到自己隨時會被淘汰。

「你對這個時代適應得越好,就是下個時代最大的失敗者。」

在大眾和員工面前,他是成功人士。在女兒面前,他成了不稱職的父親。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在創業的路上,這些身處金字塔財富頂端的創業明星們都是一路狂奔,不敢有半分懈怠。

哪有什麼一夜暴富,都是歷經艱辛才能開出的花啊。

這種風光有可能只是曇花一現

更何況,這些創業偶像們現在風光,下一秒可能就成了落魄的人。

而這種時間維度,甚至都不是按年算的,有可能是半年,或者3個月。

羅永浩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調侃說,「其實挺不願意推這個片子的,但我覺得這片子很神奇,怎麼能採訪誰,誰就出事呢?」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拍攝期間,ofo像一頭兇猛的獨角獸,席捲了中國幾乎所有的城市,還把觸角伸向海外,在美國舊金山、英國倫敦展開試經營。

在最不差錢的時候,ofo砸了數億元去做市場推廣— —花1000萬元簽了鹿晗做代言人,2000萬元給一顆衛星冠名。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圖/ 視覺中國

再後來,ofo估值一路下降,從最初的20億美元估值,到15億美元,14億美元,到現在欠了數億美金。

最近,戴威個人及其公司還被冠上「老賴」之名,被強制:不得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不能在星級賓館等場合消費,不能買房買車旅遊等。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似乎要迎來春天的錘子科技,也迎來了噩耗。

2018年春天宣布的堅果3就遇了冷。據《錘子存亡劫》報導,其最初採購訂單為80萬台,其後主要調至30-40萬,照舊造成了庫存積存。

至今也未見好轉。儘管羅永浩在2018年陸續推出了加濕器、地平線箱包,還投資孵化出了子彈簡訊,後者一度被羅永浩寄以厚望,日均下載了一度達到100萬。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羅永浩和錘子再次跌入寒冬。成都公司關閉、被供應商圍堵、欠薪……

從天堂到地獄的斷崖式下降,是大多數人無法理解也承受不了的巨大深淵。

對於創業者來說,太正常了。

連拔尖如馬化騰,據員工透露,也是在極度自信和極度自卑中來回跳躍。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只要有勇氣在這條路上搏鬥過,都值得別人給他們喝彩」

現實很殘酷,依然有很多人奔赴在創業的路上。

如火如荼的互聯網創業傳奇遍地都是,即便失敗了也會被拉上頭條鼓吹,獨角獸,億元融資,網紅品牌……給大眾造成了很多幻覺,也讓小鎮青年們相信這是能盡快脫離原生階級的逆襲之路。

事實上,跑出來的創業公司是當中的極少數。99%的創業公司,沒人知道它們出現過,就沒了。

經緯中國的創始人張穎說,創業之路滿是失敗的白骨。

在100個項目中,只有1個項目能夠得到投資人的認可。而這些項目中,93%的創業者堅持不到B輪,只有7%的創業公司能活到3年以上。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很多人對創業的理解也過於樂觀。除了創業大佬之外,《燃點》裡還有一個小創業者安傳東。

他出生於河南滑縣的農村,想在北京出人頭地。在安傳東心裡,這個時代只有創業才能做到階級跨越,於是他開始了一個又一個失敗的創業項目。

安傳東的生活質量也因此拉低了。他會因為幾百塊錢的電費心慌不安,居住環境也很差。

他做的「跨界美食家」項目,折騰了幾個月也沒拉到什麼客戶。

最後,薪水發不出,只能用家裡幹一年農活的收入填補這個缺口。

看到ofo和羅永浩,創業真的涼瞭嗎?

創業一點也不燃,更多的是暗無天日的等待,日復一日的瑣碎。資源短缺,資金不足,員工養不起,無數缺吃少穿的縫隙都要創業者用腦力、肉身拼命去修補。

如果只有雞湯,真的沒法供養起這些創業夢。所以,不要輕易去創業。

《燃點》的導演關繡自己也是一名創業者,從央視出來十幾年一直在做紀錄片,也很清楚紀錄片不是市場上最熱的東西,沒法發大財。

她還是堅持要拍,「大家都是在不斷失敗中前進。不放棄就有機會。先活下來是一切的王道。只要有勇氣在這條路上搏鬥過,都值得別人給他們喝彩。」

網上有一個關於《燃點》的影評,觸動到我了。

「我創業12年了,還是失敗。從第一次融資開始就不知道快樂是什麼感覺,痛苦每天伴隨。如今,在一家小店打工,更快樂了。但我不後悔,創業是我的夢想。」

我們多數人未必會去創業,也不鼓勵所有人盲目創業。但是對於這些有夢想,且努力創新的人,我尊敬他們的所作所為,哪怕失敗。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