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聯網人寒冬求職記

北京互聯網人寒冬求職記

本文來源:經濟觀察網(微信id:eeojjgcw)

作者:宋笛、陳慧

在過去幾年,時常有一些風口,這些風口曾經為中國特別是北京的互聯網科技從業人員,劃出了一條明確的就職軌跡:

「在大平台鍍金,有一定工作經歷後再進入風口的創業公司帶團隊晉升管理層,最終出來創業,踏上人生巔峰,幾乎每一次跳槽都有30%左右的漲薪預期。」

然而,在2018年,這樣的路徑已經變得越來越模糊了。

  中國互聯網裁員風暴下,被撇下的年輕人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寒冬正隆,陳東踏上了求職之路。

從2018年12月初籌劃離職以來,陳東已經在獵頭的推薦下面試了6次,獲得了兩個公司的offer,「還是再看看吧,我覺得還不是很滿意,這兩個公司太小了,沒準哪天就沒了。」陳東抱怨道。

陳東是北京一名互聯網公司產品經理,偏向互聯網金融領域,翻開他的簡歷,能看到數家耳熟能詳的企業,京東、樂視等等,在經歷了數次跳槽後,他想重新回到大公司里,在目前的形勢下,陳東認為大公司能夠帶給他安全感。

當然,這可能並不容易。在面試過程中陳東已經感覺到了來自用人單位的謹慎,已經不會有用人單位會像此前那樣面試後立刻就能拍板,而是會一面再面,遲遲不給回復;

他甚至懷疑有的公司並不是在誠心招聘,只是藉機獲取一些其他公司的信息,一些面試人會問出非常細緻的問題,涉及他在其他公司參與項目的詳細數據。

目前陳東已經回到了妻子的老家河北,在2018年他剛剛當上父親,對於目前的形勢,他還未感到灰心,儘管各類「寒冬」之說不斷襲來,但面試這一多月,總還是能找到工作。

「行業總是有高有低的,現在的情況只能以不變應萬變,沉下心給自己找一個更合適的機會。」陳東說道。

笑容逐漸消失

1月9日,中午一點半,在中關村一家大型購物中心的咖啡廳大廳內,一桌四人正在商談2019年一個總額達兩千萬計劃項目。

這一行人中有一位為一家視頻行業巨頭提供服務,他被問到這家公司最近怎麼樣。

「一年比一年難,蛋糕就這麼大,是兩個人吃還是幾十個人吃?那個3D項目一直在虧。」被問的人回答道。

在這桌人的一旁,兩名人大附中的學生正在靠窗的區域寫著作業,時而小聲討論,中間區域的兩排高腳凳間隔坐了幾位顧客,各自沉默,盯著電腦,專心敲打字符。

如今,在這個中國互聯網、科技人才最為集中的區域,幾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溫度的變化;

但是,在一年之前,當文濤草率的因為「遠」拒絕京東的offer,他對於外面正在悄然發生的溫度變化還尚無知覺。

文濤之前在一家傳統企業新成立的電商科技部門做產品經理,在2017年底的時候文濤獲知自己所在的部門在2018年年中會被撤併,原因在於電商業務已經穩定,只需要少量技術人員維護即可。

自此,文濤踏上了長達近一年的求職之路。

在最初的半年時間中,文濤不緊不慢地進行著面試,也獲得過包括京東在內幾家巨頭的offer,但是由於各種原因,文濤最終沒有選擇這些公司。

2018年6月的撤併如期而至,在獲得一筆「遣散費」後,文濤帶了家人出去遊玩了十天,然後回到北京開始進入「全職求職」的狀態。

然後,在這段時間,他漸漸發現工作似乎沒有以前那麼好找了,一些大公司2018年招聘人數在減少且主要集中在中高層次的人才;

此外很多面試的公司面試周期都在變長,一次面試的時間也在變長:以往都是大致問一問,但是現在問的問題越來越多,面試時間越來越長,最長的一次甚至聊了兩個半小時。

「聊這麼長時間我覺得應該沒問題了吧,結果最後也沒有下落了。」文濤說道。

在兩個月過後,坐吃山空的文濤開始有點急了。

一通電話坐起來

2018年9月底的一天,文濤的手機突然響了。

躺在床上的文濤拿起手機看了一下號碼,電話來自北京,文濤以為是外賣,接起來後才知道是一家頭部汽車論壇打來的招聘電話,他一個激靈坐了起來——這是最近半個月以來他接到的第一個招聘電話。

在回答完對方一系列的問題後,雙方約定國慶後去面試,掛完電話,文濤看了一眼手機,通話時長17分28秒。

2018年9月,文濤曾經短暫地在望京的一家企業入職,為此還專門搬家到望京附近,房租漲了一倍,但是這段不太愉快的就業18天後就結束了,文濤再次踏上求職之路。

離職後文濤接連投了不少簡歷,但是在接下來的兩周時間中,他一個電話都沒有接到,這讓他都要懷疑網站上那些大量的招聘信息是不是只是個擺設——在很長的時間中,他的焦慮感因為這些大量的招聘信息而得到緩解,畢竟還有那麼多需求。

文濤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一家頭部企業的HR揭示了其中的秘密:即使沒有真實的招聘需求,公司也不會把招聘信息在網上撤下來,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宣傳。

在那兩周時間中,文濤幾乎過著一樣的生活,每天睡到10點半醒來,然後出去跑步,能跑多遠是多遠,然後回去洗澡再睡一覺,下午就開始翻找各種簡歷,3點後開始投遞。文濤已經積累出經驗,上午人力一般會處理雜務,下午才會開始篩選簡歷。

在這個過程中,文濤逐步降低自己的預期,並開始放寬自己投遞簡歷的公司類型。

任清在2018年見到了不少類似文濤這樣的情況。

任清是一名從業已經7年的獵頭,主要從事的領域即互聯網和遊戲行業。

在任清看來,在大環境突然改變的情況下,認清自己的定位需要一個過程,這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在短時間內做到的。

任清曾經在2015年為一位技術核心人員找到了新的工作,一家創業公司,公司給這位人員開出了100萬元的年薪;

在2018年,這位技術人員又準備跳槽,他樂觀地可能在三年後,自己應該可以拿到200萬元的年薪,並且可以獲得一個CTO的職位。

「這樣的人我就沒法給他找工作,他還活在過去。」任清說道。

「風口」跳躍者

直到將自己的就業履歷一一講出之時,譚勇才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在風口上跳躍。

32歲的譚勇在2018年10月離職,他剛剛離職的公司是一家區塊鏈公司。

2018年區塊鏈不折不扣是一個「風口」,公司剛成立之時還是為一家巨頭服務,在2018年年初區塊鍊和數字貨幣逐漸升溫之時,這個公司一個猛子紮入了區塊鏈的懷抱。

隨著監管政策趨嚴和市場環境的改變,這家公司決定從北京遷往福州,譚勇並不打算跟著一起去,不得以在冬季將至之時踏上了求職之路。

譚勇已經工作10年時間,就職履歷非常豐富。2008年畢業後,譚勇就和合夥人開始創業,其項目時3C電子產品的測評網站,其創立的公司維持了5年的時間,用譚勇的話說是「活得下去,但也就是如此」,此後,譚勇又陸續進入智能硬件、環保和區塊鏈行業。

無一例外的,這些領域幾乎都是當時的風口行業,從互聯網公司崛起以來,在大量資本湧入的背景下,各類創業的風口一個接一個湧起,每一次的湧起都在釋放大量的就業機會,依概率而言,無論是刻意或者無意,在北京的互聯網、科技領域從業人員中,譚勇的就業經歷並不鮮見。

這些風口曾經為中國特別是北京的互聯網科技從業人員劃出了一條明確的就職軌跡:在大平台鍍金,有一定工作經歷後再進入風口的創業公司帶團隊晉升管理層,最終出來創業,踏上人生巔峰,幾乎每一次跳槽都有30%左右的漲薪預期,然而,在2018年這樣的路徑已經變得越來越模糊了。

一方面是頭部企業的金字招牌沒有那麼好用了。

「前幾年的時候,只要是頭部企業出來的,創業公司都很願意買單,但是現在公司都很謹慎,不會只因為求職者之前在哪工作過就決定用人,還是要看你之前的工作領域切合度,具體乾的怎麼樣;

而且還會看重一些軟性的能力,比如團隊合作能力,是否靈性,願不願意擁抱變化。」任清表示。

另一方面,創業公司對於求職者的吸引力也在降低,眼下,一些求職者開始格外希望回歸到大公司內,尋求穩定。譚勇在最近的求職過程中,基本只看已經比較穩定,已經完成融資的公司,而在此前找工作時,這並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以前還是很喜歡那種和公司一起成長的感覺,有拼勁;

但現在可能是因為有家庭了吧,就覺得穩定也挺好的。」譚勇說道。

等春來

在2018年下半年,文濤開始發現自己以前的同事也有一些陸陸續續離職的。

他們找公司的經歷也並不順利,大家開始互相詢問是否有內推的機會,這種形式被認為比直接投簡歷要穩妥一些。

兩個月後,文濤開始發現又一些找工作的前同事已經回到了老家就業。

文濤還是幸運的。在最焦慮的時刻,他開始聽從家人的建議,閱讀一些新興行業的書籍,比如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物聯網方面的入門書籍。

這些閱讀在接下來的面試中發揮了作用,在經過近11個月的求職之路後,文濤在2018年11月下旬入職了一家汽車互聯網平台,薪資和職位都還有所提升。

在從望京搬離的時候,他發現在年中還緊俏的出租房源突然多出近100個,中介告訴他是由於一些望京的公司搬走了,離職了一批人。

譚東還在不緊不慢地找著工作,儘管這兩個多月找工作的過程並不順利,所幸譚東沒有房租和房貸的壓力,因此他還尚未進入十分焦慮的狀態,他利用這段時間開始重新閱讀一些相關領域的書籍,並在線上報了幾個課程作為充電。

情況還沒有那麼糟糕,哪怕是已經在求職路上走了近一年的文濤也覺得不至於到「寒冬」的境地。

對於這一點,任清也表示了認同,儘管用人單位的要求在提高,一些公司還將試用期從3個月延長到了6個月,但是總體而言,對用人依然還有需求。

在任清7年的獵頭從業經驗中,今年的業績也不算最糟。「畢竟環境有環境的周期,個人有個人的周期,」任清說道。

任清所服務的一些求職者在調低了自己需求後,也陸陸續續進入了新的崗位,其中一位「90後」在短暫的適應期過後表示自己在新的工作幹得很開心。

「之前互聯網行業不管是招聘方還是求職方,都太著急了,冷靜一下也挺好的。」任清說道。

陳東正在河北提前享受自己的春節,他對自己的求職經歷還不是很擔心,畢竟其從事的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還算是目前行業中的小熱點,滴滴、今日頭條等公司都陸續開展了相關業務,在過去數年的時間中,金融板塊始終是互聯網的熱點。

「人哪能一直在風口上啊,能吃到一段時間的紅利已經不錯了,這點我認識還是清楚的,不可能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的。」

陳東說道。陳東決定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職業規劃,再像以往那樣跳來跳去看起來並不是件好事情。

陳東打算等到春節過後,再開始邁入新的求職之途。

(應採訪者要求,陳東、任清、文濤、譚勇均為化名)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中國互聯網裁員風暴下,被撇下的年輕人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