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阿里巴巴和兩個馬雲的俠客夢

本文來源: 都市快報(微信id:dskbdskb)

2018年11月11日傍晚,週日的杭州,氣溫並不那麼友好。

高德熱力圖顯示,幾個商圈人氣反常式暴漲,周邊交通嚴重擁堵。

幾個小時後,文一西路的阿里巴巴西溪園區沸騰了:一場席捲網絡和線下商業的24小時購物狂歡,最後的成交數字定格在了2135億,一個足以載入中國商業史的天文數字。

與西溪園區僅隔20公里的飛天園區,90後算法工程師念鈞(花名)的興奮大概只維持了不到2分鐘。

在調取了這天4個時間段的視頻和採集到豬的咳嗽聲之後,電腦上的數據模型顯示,2000公里之外的四川自貢豬場裡,有幾隻母豬的身體狀況可能出了點問題。

念鈞對豬的“朝思暮想”和20公里外3萬多個狂熱年輕人在這個特殊時點形成有趣的反差:一邊是不斷創造消費奇蹟和試探商業邊界的商業公司,一邊是做著與商業無邊甚至看起來有一點“不務正業”的公司。

商業精神與理想主義在同一家公司演繹到了極致。

這些年看似“不務正業”的阿里巴巴,可能早在24年前,杭州街頭一個瘦小年輕人對著在“偷撬”窨井蓋的彪形大漢大喝一聲“你給我抬回去”時就注定了。

對俠義的執念,對世間的好奇,這家計劃打造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的公司,有著它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0 1

豬場裡敲代碼的工程師

從“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為了無法計算的價值”

1995年,幾名彪形大漢在杭州馬路上“偷撬”窨井蓋,被一個外形瘦小的年輕人看到了。

他騎著自行車來迴繞了好幾圈,找不到警察,最後指著幾個彪形大漢說“你給我抬回去”。

這是杭州一家電視台在街頭做的一個測試,看看有沒有人會站出來製止。

當天唯一一個通過測試的年輕人叫馬雲。

現在回想當時的這個場景,很多人還是忍不住為瘦小的“杭州市民馬先生”捏一把汗。

與年輕時一身俠氣的馬雲不同的是,大學讀計算機專業的念鈞(花名)一直夢想像馬斯克一樣干點“牛到天上”的事兒,但是怎麼也想不到最後成了中國算法工程師中最懂養豬的那個。

最會養豬的工程師念鈞

念鈞一直記得去年3月第一次去四川自貢時一路上的細節。

山坡上的民房不時從車窗前緩緩而過,簡陋的平房、漏風的木門、掛著涼蓆一樣的老式窗戶。

有那麼一刻,坐在車裡的他有一種走進了電視劇《大涼山》的錯覺。

這是一個在沿海長大的90後從沒有感受過的物理落差和心理震撼。

去年年初,阿里云同四川特驅集團、德康集團合作,準備將“ET農業大腦”跨界推廣到養豬場,也就是用人工智能技術養豬。

如果說雙11創造的消費奇蹟是一部中國商業十年的進化史,也是20年前阿里喊出“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最好註解,眼下這些從中誕生的被比作水電煤的雲計算、人工智能技術,開始賦能到社會基層行業裡,比如養豬。

在中國,養豬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行業。

作為全球豬肉消費第一大國,中國人豬肉人均年消費量約59公斤,相當於平均每人每天要吃掉3兩多的豬肉,是世界平均量的兩倍。

龐大的市場面前,養殖卻一直停留在比較原始的階段。

包括念鈞在內的20多個工程師第一批被選中。

不過第一次進入四川自貢的養豬場,念鈞和小伙伴們傻眼了:海拔近千米的山溝溝裡,眼前只有白花花的5000多頭豬。

Wi-Fi?沒有;環控設備接口?沒有;智能傳感設備?拉電線、組網絡、調試中控設備系統都得從零開始。

吃住跟幾千頭豬僅一牆之隔,躺在床上能聽到豬撞欄的聲音、風機轉動的聲音、打料的聲音……

為了獲取每隻豬的狀況,工程師們設計了很多方案,比如行走機器人、無人機,又被一一推翻。

最後受盒馬外賣傳輸索道的啟發,工程師決定在豬場頂部搭建一個跑在滑軌上的自動巡查系統。

這套系統不僅能夠實現對每隻豬信息的準確判斷,記錄它們一天的飲食、運動、飲水、精神狀態、體形、產仔、斷奶等數據,也為後續各類算法提供了數據基礎。

目前,念鈞所在的團隊已經做了7套有效算法。

最新實現的一套算法是能夠基於母豬的行為數據,判斷她是否發情或受孕成功。

“以後再也不用每天趕公豬查情(看母豬的反應),只要坐在辦公室裡,就可以知道哪頭母豬適合受孕,哪頭已經受孕成功。”念鈞說。

除了養豬,過去的一兩年裡,AI正在以你想像不到的速度滲入各個行業。

比如傳統的製造業工廠的生產線上、地下水缺失的沙漠灌溉系統裡、醫院的閱片室裡、釀酒生產線上……以前他們是電商體系裡生長出來的水煤電,現在正在成為各個行業的水煤電和“無法計算的價值”。

0 2

尋找外星人的架構師

“外星人”馬雲的腦洞和“不務正業”的年輕人

如果說,夢想用代碼改變世界的念鈞,想不到有一天自己養豬的水準會超過畜牧專業本科畢業三年的專業飼養員,阿里資深架構師從越的現實人生更加“夢幻”。

過去的幾個月裡,從越經常在凌晨陷進一個越洋電話裡。

電話的一頭來自於美國耶魯大學的天文科學家Wang Songhu和他的助手,這頭是從越和他的拍檔。

地球兩端完全不同領域的四個年輕人在無數個凌晨不斷碰撞,試圖對39光年外一個叫TRAPPIST-1恆星系統的7顆行星質量進行求解,也就是給行星“稱重”。

就像剛剛人類接收到來自外太空的神秘電波信號“FRB20121102”一樣,這個發現時間還不長的恆星系統一度讓全球天文學家為之瘋狂。

這是目前人類已知最似太陽系的開普勒-90星系之後,第二個具備多數行星的恆星系統,有7顆屬於類地行星。

也就意味著,如果能順利計算出這7顆行星的質量,就可以判斷這幾顆行星到底是氣態、固態還是液態,表面是岩石還是其他物質,溫度是多少,有沒有游離的氧分子。

進而推斷出,這個距離我們39光年的星係是否存在外星生物,是不是適合人類居住的“第二個地球。”

這件事聽上去無比瘋狂。

從越身邊的人一度不太理解,一名阿里的資深架構師在飽和的工作之餘,為什麼要一頭扎進這樣一個跟自己的KPI和專業無關的領域?

事實上,從越對神秘宇宙的熱愛並不是一腔孤勇。

早在三年前,阿里年輕人的心裡就埋下了對於人類和宇宙好奇的種子。

2016年10月,在杭州召開的雲棲大會上,中科院國家天文台與阿里雲宣布結為戰略合作夥伴,共同開展跨領域的前沿科學研究和應用合作。

將阿里雲的海量存儲、計算能力、人工智能跟天文技術合在一起,探索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阿里儲備下來的技術,開始向更寬廣的領域延伸。

一年後,阿里再次決定向人類本身發出靈魂拷問。

2017年的雲棲大會上,阿里宣布,砸1000億元成立達摩院,引進全球頂尖的科學家,佈局人類20年後的未來技術。

馬雲同全球頂級科學家會面商議成立達摩院

馬雲將“達摩院”視為阿里巴巴將留給世界最好的東西之一:構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為世界解決1億就業機會,服務跨國界的20億人,為1000萬家企業創造盈利的平台。“達摩院”正是為達到此目的、解決問題而創立。

從首批公佈的研究領域來看,包括量子計算、機器學習、基礎算法、網絡安全、視覺計算、自然語言處理、下一代人機交互、芯片技術、傳感器技術、嵌入式系統等,涵蓋機器智能、智聯網、金融科技等多個產業領域。

去年6月,聯合全球頂尖的社會學家、心理學家,阿里又成立了羅漢堂,關注科技革新之後面臨的社會問題。

從這個維度,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外星人”馬雲的腦洞,從越的“不務正業”似乎也找到了正解。

0 3

把公益寫入每個員工的KPI

從見義勇為的“杭州市民馬先生”

到人人敬佩的馬老師

2017年11月19日,雙11之後的第一個週末。

阿里雲工程師劉新停和7位同事開車前往千島湖,前面一輛紅色小轎車突然失控,跌入數十米深的千島湖里。

劉新停想也沒想,立馬跳入湖里救人。

因為救援及時,車裡的四人全部獲救,包括一位孕婦。

阿里雲工程師劉新停

這一幕和8年前杭州濱江一個小區裡發生的一幕極其相似。

2011年7月2日下午1點半,在杭州濱江區的一小區,一個2歲女童突然從10樓墜落,在樓下的吳菊萍想也沒想,衝過去用雙手接住了孩子。

孩子稚嫩的生命得救了,但吳菊萍的手臂瞬間被巨大的衝擊力撞成粉碎性骨折。

吳菊萍被稱為“最美媽媽”,她的另外一個身份是阿里員工。

在阿里,像劉新停和吳菊萍一樣挺身而出的年輕人並不是偶然。

替天行道,剷平人間不平之事的俠客之氣和浪漫主義、商業主義一樣,被寫進了公司的基因裡。

在阿里,從高管到一線員工,每個人身上都有一項特殊的KPI——“公益時”。

“每個員工都要承擔責任,公益不應成為外在的負擔,而應成為內在的基因。”馬雲在2018年XIN公益大會上說。

這項“每人每年3小時”的公益計劃,號召年輕人每年投入3小時時間從事公益,併計入個人的KPI。

去年3月,霍金去世的那一天,在杭州出差的從越一口氣在阿里內網發了一個長帖,號召阿里的天文學愛好者、工程師以公益的方式,參與到天文科學當中去。“幫助人類最聰明的腦袋節約時間。”

帖子發布後,吸引了七八十個年輕人報名,他們來自於阿里巴巴的40多個BU(業務單元),並迅速成立了阿里巴巴ATA“天文科學小組”。

第一次天文派對時,從全國各地天文台飛來的40多位天文學家,和阿里的年輕人擠在一個小小的會議室裡,從浩瀚星空到宇宙,這場跨越學科的聊天一直持續到了凌晨1點半。

如果說從越將大部分業餘時間和專業技術傾注到了天文學上,還有一批年輕人,過去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最貧困的中國農村,一年下來,他們在農村待的時間比在辦公室待的還要多得多。

在最近召開的阿里巴巴技術脫貧大會上,這些年輕人第一次“曝光”。這幾百位年輕人是來自於阿里各個BU的產品經理和工程師,他們的足跡遍布中國上百個貧困縣,有人因此獲得了公司“空中飛人”獎。

僅僅成立一年時間,通過這些年輕人的“佈道”,全國600多個貧困村成為了淘寶村,100多個貧困縣網絡銷售額超過1億元;全國有超過425萬人次建檔立卡的貧困戶獲得了健康保險保障;近17萬名貧困縣的女性獲教育生育健康險;近27萬貧困地區青年接受職業培訓……

0 4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一個阿里巴巴和兩個馬雲

和很多互聯網巨頭一樣,阿里最不缺像念鈞、從越一樣心懷夢想的年輕人,帶著“用技術改變世界”的夢想,推動著這家公司一路狂奔。

不同的是,阿里的年輕人似乎更熱衷於“不務正業”。

他們在支撐和創造一天2135億元天量成交額之外,“上天”探索神秘宇宙,“下地”節約地下水資源,還一頭“扎”進工廠,用代碼提升產品良品率;用人工智能幫助醫生做腫瘤的輔助診斷;深入中國的上百個貧困縣,用技術幫農民脫貧……

一群“不務正業”的年輕人背後,是心懷俠客夢想的馬雲和理想主義色彩的阿里巴巴。

從黃頁開始創業,提出“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到一天成交2135億的數字經濟體,在嚴謹的商業價值評判體系下,馬雲是一位卓越的企業家和商業領袖。

但拋開這個商業身份,馬雲是果斷、豪爽的“杭州市民馬先生”和熱愛脫貧、教育事業的馬老師。

在阿里,入職第一件事就是給自己取一個花名。

早期的花名大都出自金庸的武俠小說。

比如馬雲的花名是風清揚,出自《笑傲江湖》;人稱“老逍”的阿里巴巴CEO張勇,花名是“逍遙子”;集團秘書長邵曉鋒花名是“郭靖”,也稱郭大俠;首席技術官(CTO)兼阿里雲智能事業群總裁張建鋒的花名是行癲,CMO董本洪的花名是“張無忌”……

阿里的會議室都由武俠小說中的地名來命名。

如西溪園區1號樓七樓有個“光明頂”,老逍隔壁的辦公室叫摩天崖。

還有“桃花島”“羅漢堂”“聚賢莊”等等,全都出自金庸的小說。

金庸及其筆下的俠客精神甚至深刻地融入了這家公司的文化基因裡。

“剛創業的時候,我們18個阿里巴巴的創始人,十六七個都對金庸小說特別喜歡。金庸的小說充滿想像力,充滿浪漫主義和俠義精神。尤其是俠義精神,替天行道,鏟平人間不平之事,給我個人的影響非常深,對阿里巴巴文化影響也非常深。”馬雲曾經這樣評價金庸武俠精神對自己及阿里企業文化的影響。

這些年來,馬雲沉迷於教育事業,為鄉村教師瘋狂打CALL。

剛剛過去的臘八節,馬雲又如期出現在了海南三亞,和101位鄉村教師和20位校長站在了一起。

從2015年開始,每年臘八,馬雲都會在海南三亞為鄉村教師頒獎。

4年來,有400名優秀鄉村教師通過馬雲公益基金獲得資助,5萬學生命運因此被改變,無數人的關注和鄉村兒童的命運連在了一起。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所以看似“不務正業”的阿里,其實馬雲早在2011年就進行了註解:“我們是一家社會型企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