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本文來源:新智元(微信id:AI_era)

作者:張乾、大明

【新智元導讀】

特斯拉在中國建廠的同時,數十家中國公司跑到了特斯拉的美國後院挖人才,形成了對特斯拉的圍剿,這種策略是鍍金還是真的要打倒馬斯克?

挖空特斯拉,打倒馬斯克?

上周,特斯拉CEO馬斯克在上海為中國工廠奠基,並會見中國高層,甚至有機會獲得「中國綠卡」,一時風光無兩。

不過,在特斯拉矽谷大本營,數十家中國公司跑到了特斯拉的後院搜羅人才,既有蔚來、小鵬、拜騰這樣的造車新勢力,也有吉利、比亞迪這樣的傳統車企,還有SF Motors、Lucid Motors這樣的中資背景企業。

在這些資金雄厚的車企中,有些甚至還沒有賣出一輛汽車,但都在忙著設廠開店、在公共道路上測試原型車,並在舊金山灣區設立豪華辦公室。

現在,誰能夠成功招募到前特斯拉高管加盟,意味著這些企業就能中「頭彩」,似乎公司就有強硬的話語權。

挖空特斯拉,看來真不是一句玩笑話。

中國車企「圍剿」特斯拉,挖到高管就是頭彩

招聘特斯拉高管最多的企業,當屬賈躍亭創立的法拉第未來,這家公司距特斯拉位於弗里蒙特的工廠約200英里。

據LinkedIn顯示,超過70名法拉第未來員工的簡歷中,都有在特斯拉的工作經歷。

法拉第未來經常自誇招募了傑夫·瑞舍爾(Jeff Risher)這樣的「頂級人才」,瑞舍爾曾任特斯拉知識產權和訴訟部門負責人,現任法樂第未來產品、技術和知識產權戰略副總裁。

新智元初步統計了法樂第未來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級人物,僅在法樂第未來任副總裁的就有六位: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不過,從上表可以看出,在去年10月一波離職潮過後,很多人已經不在這家公司任職。

其中,從法樂第未來離職的Tom Wessner並沒有走遠,去了中國造車新勢力的拜騰汽車(Byton),任全球供應鏈高級副總裁,並給自己取了個中文名字——魏思濤。

拜騰由騰訊等投資,去年融資5億美元,除了從特斯拉(法樂第未來)挖來魏思濤外,該公司還從蘋果挖來設計師Jeff Chung加入。

目前,拜騰在加州聖克拉拉設有辦事處,在洛杉磯新成立了AI實驗室。

小鵬汽車總部位於廣州,去年融資超過9億美元,出資方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和IDG。

這家公司在Google總部附近設立了辦公室,前特斯拉員工機器學習專家谷俊麗2014年11月加盟小鵬汽車,擔任自動駕駛研發副總裁。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谷俊麗

谷俊麗畢業於清華大學與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曾在AMD中國研究院任高級研究員,2016年2月加入特斯拉,並作為特斯拉Autopilot機器學習技術核心人員,成功開發了Autopilot2.0產品。

由於谷俊麗一個人完成了巨大工作量,連馬斯克這個工作狂都評價她「impressive」。

在舊金山灣區,拜騰、小鵬、蔚來汽車等造車新勢力,已經對特斯拉形成「圍剿」。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有中國資本支持的電動車製造商在加州設立的辦事處

去年10月,馬斯克在推特上透露,特斯拉的員工數量已經超過4.5萬人。

越來越膨脹的員工數,讓給其他車廠帶來挖人的好機會。

彭博在一篇文章中評論:誰能夠成功招募到前特斯拉高管加盟,意味著這些企業就能中「頭彩」。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每個人都希望成為下一個馬斯克

大家很容易記得「特斯拉-馬斯克」這個關聯詞,但是很少人會想起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

艾伯哈德是馬斯克的「前任」,是特斯拉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並在2003年到2007年之間擔任CEO,之後被馬斯克掃地出門。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Martin Eberhard在他的特斯拉跑車中

2007年艾伯哈德被馬斯克強行趕出特斯拉後,他其實撞了大運:被來自中國的億萬富翁看中了。

艾伯哈德在2017年以不公開的價格,將另一家創業公司InEVit賣給了重慶小康集團的美國全資子公司SF Motors,之後他進入該公司董事會任職。

因此當SF Motors發布第一款汽車時,部分人認為艾伯哈德復仇的機會來了,網上不少媒體都在寫「特斯拉終結者」「特斯拉要小心了」這樣的標題。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艾伯哈德說,「 每個人都希望成為下一個馬斯克,中國的馬斯克。 」

尤其是「下周回國」的賈躍亭。

法樂第未來不僅招募了大量特斯拉員工,還投資了另一家美國的創業公司Lucid Motors。

Lucid Motors除了有樂視的資本外,還有北京的青雲創投、北汽等資本注入。

值得一提的是,Lucid Motors的現任CTO就是特斯拉前車輛工程副總裁Peter Rawlinson。

目前,這家公司已經從特斯拉的廠區搬到了灣區對面更大的區域,並從沙烏地阿拉伯的公共投資基金籌集了10億美元,是特斯拉非常強勁的對手。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去年投向中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的風投資本幾乎翻了一番,達到64億美元,許多想要成為下一個特斯拉的企業紛紛與馬斯克在當地競爭對手結盟。

另外,騰訊早在2017年就投資特斯拉17.8億美元,拿到5%的股權,粗略一算,集中在矽谷的造車新勢力中,幾乎都有中資背景

有「西方范兒」就行,不在於有造車經驗

「如果你可以在中國賣出一輛帶有足夠西方架式的汽車,同一輛車至少能多賣30%的錢。」

艾伯哈德一語道破: 「怎麼才能有西方范兒?在矽谷開一家公司,再招一些西方人進來。」

據彭博報導,根據LinkedIn上顯示有特斯拉工作經歷的員工數量:

法樂第未來:70

蔚來汽車:100

彭博NEF中國研究主管Nannan Kou表示,大多數中國電動汽車企業都是技術公司,其優勢不在於製造汽車的經驗,而在於更了解中國消費者的行為方式。

「他們的競爭優勢更多是在中國,對這些企業來說,美國市場屬於錦上添花。」

不過,在未來幾年,這個「主場優勢」可能會受到打擊。

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上海工廠,可以在年底前開始生產Model 3型車。

另外,大眾汽車也在建立新廠,與當地合作夥伴共同生產電動汽車,中國政府也開始削減長期以來用以支持消費者購買電動汽車的補貼。

並且,「中國馬斯克」們能不能在美國市場上把車賣出去也成了個問題。這些企業將面臨監管、勞動力和供應鏈方面的多重挑戰,更不用說持續的貿易戰造成的緊張局勢了。

法樂第未來之前接受了恆大的投資,但後期恆大受到監管導致法樂第未來與恆大的糾紛不斷,最終在去年十月出現了高管離職潮。

此外,在矽谷設立辦事處也好,招募前特斯拉員工也好,這些辦法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管用了。

現在靠的是流行的型號、酷炫的功能、高效的生產能力和可靠的銷售收入,這些才是關鍵。

馬斯克的反擊

當然,一米九的馬斯克也不是一個輕易就能放到的漢子。

且不說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廠已經順利開建,這座初期產能25萬的超級工廠勢必會帶來巨大需求,連馬斯克本人在工廠奠基儀式上也透露,現在特斯拉聘請的中國工程師最終可能成為首席執行官。

圍剿特斯拉:眾高管被中國企業猛挖,馬斯克後院起火

因此彭博在文章中呼籲: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必須抵禦外國汽車製造商在中國的任何相互挖角行為。

不過,就目前而言,中國電動車初創企業還可以繼續堅持引進特斯拉的人才、為自己鍍金的策略。

艾伯哈德表示,「中國的市場足夠大,有足夠的現金,可以下注賭一波的地方也足夠多。」

>彭博英文原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