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文中提及的三路人馬都大有來頭。

王欣是陪伴過一代人的看片神器「快播」創始人,因「快播」壯烈入獄,2018年才出獄。

  「快播」創始人刑滿出獄,大陸網民:欠你會員費!(附當年轟動一時的庭審對話)

錘子羅永浩的「聊天寶」,前身是2018年轟動一時但後勁不足的「子彈短信」。

  【子彈短信】上線7天獲54家創投追捧,被視為【微信】勁敵!這是款什麼產品?

字節跳動就是今日頭條,市值超過百度的新巨頭,也是抖音的親爹。

  打破BAT巨頭壟斷的中國互聯網,張一鳴的APP工廠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微信id:jjbd21)

記者:倪雨晴、白楊

編輯:林虹

同一天!

三款App宣戰微信,被「封殺」!

2019年1月15日,可能會是中國社交史上重要的一天,三家公司不約而同「跨界」發布了社交產品,表示要和這個世界聊一聊。

他們包括:

抖音推出的多閃,瞄準了短視頻社交;

錘子科技投資的快如科技推出的聊天寶,集合了聊天、新聞、電商、賺錢於一體;

雲歌人工智能公司CEO王欣(原快播創始人)發布的馬桶MT,主攻匿名社交,不過該產品出師不利在1月15日上午因違規被下架。

「三款App宣戰微信」上了微博熱搜: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然而,三款產品的下載頁,都在當天遭遇微信的屏蔽。

即便今日頭條CEO陳林在發布會上表示:「我們(和微信)不是競爭對手」,上述幾個產品仍被市場視為狙擊微信的「復仇者聯盟」。

從能力圈層上來說,騰訊的第一圈核心是IM即時通訊,即微信和QQ,第二圈是社交網路朋友圈和QQ空間。

而字節跳動和騰訊是老對手,抖音早就開始奪取微信朋友圈關注度;子彈簡訊最初更是攻向微信的大本營即時通訊;王欣的快播則曾被騰訊和樂視舉報。

如今,三家一同發力社交領域,可謂「復仇者聯盟」,攻向騰訊與微信。

目前市場多認為社交是寡頭領域,長期接受只有一個即時通訊軟件,並把即時通訊當做整個社交網路的全部,而且把這個事實當做未來的既定規則。

如今,「挑戰微信」的戰鼓再次擂起,多元化的產品如雨後春筍。

1月15日,基巖資本副總裁岑賽銦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其實社交領域一直都有不同的動靜,看到騰訊依靠微信和QQ建立起來的龐大商業帝國,各方心裡都卯足勁想在社交領域分一杯羹。所以在社交領域會不斷地有新的產品出現也是正常的,只是打敗微信的肯定不會是另一個微信。」

「復仇者聯盟」登場,狙擊微信

抖音攻入騰訊腹地

「多閃」借短視頻挑戰微信

今天發布的產品中,抖音旗下的多閃被寄予厚望,其將短視頻和社交進行結合。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對於25歲的徐璐冉來說,1月15日注定終生難忘,因為這一天,全世界都知道了她的一個新身份:多閃的產品經理。

在經過外界近一周的猜測後,抖音推出了首款視頻社交產品「多閃」。

當天,抖音總裁張楠還公布了抖音最新的用戶數據——截至2019年1月,抖音國內的日活躍用戶數超過2.5億,月活躍用戶數則超5億。

從活躍用戶數來看,抖音已經可以稱作是一款「國民級的產品」。

張楠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用戶使用抖音,她也發現,基於短視頻,抖音上的用戶正在產生新的社交需求,比如分享、互動討論。多閃的誕生,正是基於此。

不過在中國做社交產品,騰訊是一座必須面對的大山,對多閃來說也是如此。

盡管多閃的初始啟動用戶是要共享抖音的用戶鏈,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體驗多閃APP時發現,其好友的添加方式中也包括「邀請微信和QQ好友」。

所以,雖然今日頭條CEO陳林在採訪中一直強調,多閃不是要做IM(即時通訊),和微信也不是競爭對手。但不可否認的是,多閃與微信的競爭序幕已經拉開。

8年前網易和阿里巴巴都沒有成功的事情,8年後,抖音能做到嗎?

90後的產品

據徐璐冉介紹,「多閃」這個名字是她取的。她解釋說,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很多或平庸、或美好、或普通、或閃光的點滴,希望通過多閃,能夠幫助用戶記錄和分享這些點滴。

「我們希望多閃是一個無壓且有溫度的熟人社交產品。」徐璐冉表示,這是多閃的初心和原動力。

有意思的是,「原動力」這個詞微信創始人張小龍也剛剛說過。在五天前的那場歷時4小時的演講中,張小龍詳細談論了關於微信的很多內容。

其中,關於微信的原動力,張小龍提到兩點,一是堅持做一個好的、與時俱進的工具;二是讓創造者體現價值。在張小龍看來,微信在8年的發展過程中,所有的改變都不離這兩個原動力。

根據徐璐冉提出的原動力,可以發現,多閃要做到的無非兩點,即無壓力和有溫度。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實際上她從2017年就開始思考關於社交產品的內容,直到2018年上半年才正式立項,「團隊最初只有2個人,現在也不過五六個人,且很年輕,都是90後。」

徐璐冉坦言,多閃的團隊成員之前都沒有做過社交產品的經驗,但她認為,做社交這件事最好的方式就是對社交有充分的理解,並且能從用戶底層的需求出發。

那麼多閃要解決哪些底層需求?徐璐冉認為,現在的熟人社交關係出現了兩個問題,一是存在巨大的社交壓力,二是親密的關係正在慢慢疏遠。

絕大部分人在分享照片和視頻之前,都會經過深思熟慮和精心挑選,在徐璐冉看來,這就是社交壓力的體現。她覺得,這種分享的核心目標是維持人設而不是真的記錄分享生活。

所以,多閃強化了視頻拍攝的位置權重,在多閃對話框裡最突出的按鈕是視頻拍攝器。她表示,縮短用戶分享前的決策流程,能夠減少其壓力,而且以人為聚合的內容展現形式,也避免了擔心刷屏的困擾。

此外,在多閃APP中也沒有公開的社交場景。這意味著,用戶發布出去的內容,不會有公開的評論或者點讚。而所有對於內容的反饋、評論都會直接轉入一對一的會話。

徐璐冉表示,人和人交流,聲音、表情傳遞得越充分越完整,聊天的體驗也就越好。「尤其是在年輕人群體,視覺化表達的接受程度特別高,他們覺得這樣更輕鬆也更有趣。」因此,多閃也希望引導用戶用視頻化的方式來溝通交流。

現場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徐璐冉在提到張小龍時,稱其為「龍叔」。從年齡上看,這一稱呼並沒什麼不妥,而這背後,似乎代表著年輕一代產品經理時代的到來。

半年關鍵期

2018年,今日頭條(已更名為字節跳動)和騰訊之間的矛盾鬧得滿城風雨。

當時便有人預測稱,今日頭條的觸角早晚會深入到社交領域。如今,多閃終於面世,它是否能夠影響到微信?

微信經過八年的發展,現在日活已經突破10億。張小龍說,微信已經成為很多用戶的朋友,這個比喻並不誇張,因為從停留時長來看,微信當之無愧。

且不說現在,在創辦初期,微信的挑戰者便眾多,其中網易的易信、阿里巴巴的來往最為典型。當時,馬雲不僅親自上陣,更是舉集團之力推廣來往,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原因何在?在業內看來,最重要的原因是微信的起跑線是建立在QQ的基礎上。

微信發布的2011年,QQ的同時在線用戶數突破了1.4億,這個龐大的社交用戶流量池,是網易和阿里巴巴不具備的。

可以說,在2011年那波搶占移動社交市場的戰役中,微信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

目前,多閃APP的登陸只支持抖音帳戶,陳林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閃的出發點其實就是抖音私信功能的升級,所以多閃冷啟動的用戶會通過抖音來做到。

實際上,除了抖音之外,字節跳動旗下的產品矩陣還包括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這些產品都有著可觀的用戶體量。

抖音總裁張楠表示,字節跳動旗下的產品都會進行相互支持,但這種支持不會濫用,「我們希望大家在使用多閃時,是構建一個新的關係鏈,把它當成一個獨立的APP來發展。」

關於產品的用戶增長,張小龍其實在微信公開課上也有過分享。他提到,微信在最初半年沒有進行推廣,就是希望它能夠進行自然增長,這樣才能驗證一個產品的長期發展可行性。現在,同樣的問題也擺在了多閃的面前。

目前,抖音2.5億的日活用戶,讓多閃擁有了龐大的基礎用戶流量池。

但接下來半年的發展期,才是多閃能否真正壯大的關鍵時期。而短視頻,則是多閃最大的籌碼。

微信最新版本中,也加入了視頻動態的功能。張小龍說,做視頻動態,就是希望用戶有一個工具記錄最真實的狀態。雖然現在剛改版,大家對微信的這一功能並不買帳,但張小龍堅信,以後大家會養成發布視頻的習慣。

此前,抖音的成功,就是抓住了年輕用戶對短視頻需求。

在同樣看好視頻這一載體的情況下,多閃能否先微信一步,擊中年輕用戶的需求,將是多閃最大的考驗。

子彈簡訊變身聊天寶

羅永浩:微信,我想和你聊聊

快如科技投資人、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在發布會現場開懟微信:「微信,我想和你聊聊(Wechat,can we chat)。」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不過,他也說道:「坦率地講,我不覺得這是微信或者騰訊的問題,這是國家商業環境的問題,由於我們反壟斷法和不當競爭法方面和發達國家比還有差距,因此每天在上演這樣的事情。」

回歸這次發布的產品,首先,子彈簡訊為何改名聊天寶?

「子彈簡訊有自己的問題,子彈在很多國內網站上是禁用詞,簡訊還有個天然的反應,大家會默認收費。快如科技是一個非常務實的團隊,尤其是趕在新春之前,換上這個新圖標。」羅永浩說道:「但是1月25號之後會有新的升級,用戶可以選擇用回原先子彈簡訊圖標。」

他還表示,子彈簡訊的表現一度令人興奮,但當時完成度不到25%,然而因為業績太好融了一大筆錢,但是我們也感到很惶恐。團隊都在浴血奮戰,過去的148天都在完善功能。

在經歷了一輪升級後,聊天寶相比於此前的子彈簡訊,在內容和細節上都做了增量。

從界面上看,除了聊天之外,聊天寶還有新聞、電商、領錢板塊。一個原來高大上的子彈簡訊,變成了比較不那麼曲高和寡,向三四五六線城市滲透的聊天寶。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在功能上,快如科技的兩位產品經理介紹了子彈簡訊的新版本,升級的功能包括Video Message、無站隊分享、附近的緣分等功能。

其中,附近的緣分類似Soul的玩法,通過測試題來匹配好友,該功能將於1月25日上線。

此外,聊天寶還聯合了攜程、大疆等公司,以贈送機票、無人機等方式吸引用戶加入。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然而,投資人經常問到的一個問題是,社交軟件做得再好用,社交關係鏈的導入是非常複雜的系統工程。

針對這個問題,子彈簡訊和中國移動的和飛信合作,能夠對此有所幫助,聊天寶借助和飛信的SDK和「模板簡訊」能力,以及中國移動認證來獲得用戶量。再加上快如團隊解決交互方面的問題,或能形成互補。

對於羅永浩在手機行業正在遭遇困境,債務危機、裁員整合、存款凍結、法人變更、供應商上門追債,2018年以來持續危機。

羅永浩一邊在手機圈掙扎,另一邊卻在社交軟件領域扶持快如團隊。

相比起硬件,應用可以不需要盈利,甚至5-10年可以一直虧損,比如WhatsApp最後就以高價變現。

馬桶MT定位匿名熟人社交

王欣微博三連發,自曝遭遇騰訊封殺

馬桶MT則定位匿名熟人社交,王欣在微博上寫道:「新的社交產品應該能讓朋友圈重新建立連接,我們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樣的長連接的聊天溝通產品。」

但是,在發布前夜,其下載頁面就被微信屏蔽,而當天發布後即遭遇下架。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有意思的是,王欣的「馬桶MT」尚未發布與微信之間便已經火藥味十足。

在發布會前夜,馬桶官網下載鏈接、二維碼在微信內被終止頁面訪問,隨後王欣更指騰訊大王卡無法發送馬桶的分享簡訊。

王欣在微博三連發,自曝遭遇騰訊封殺: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中國社交復仇者聯盟】三路人馬三款App,同一天「圍攻」微信全遭封殺

回顧整個泛通訊社交領域,騰訊之外,目前已有的成功案例包括微博和陌陌,陌陌還收購了探探。

新一批的挑戰者又可以分成三類:

一類是創業型企業,比如羅永浩和王欣分別站台的快如和雲歌,產品有聊天寶、馬桶MT、Soul、即刻等;

第二類是今日頭條這樣已有根基的公司,原先做內容領域,在移動互聯網穩紮穩打,有所建樹;

第三類就是細分市場來打騰訊的軟肋,比如釘釘。

存活率有多少?

那麼,三款社交APP「圍攻」微信,馬化騰、張小龍慌不慌呢?這些產品能否存活下來?

新產品湧現,但並不意味著一個新的時代到來了,可能是新的一波嘗試的開始。

前述產品經理向記者表示:「在最初的草莽時代,APP在應用市場上很容易賺錢;到了第二代,即QQ、微信時代,開始了大魚吃小魚的頭部整合,包括抖音的起點都很高;現在,從小創業的苗頭開始了,羅永浩和王欣都是剛剛起步,在社交領域上,社交的關係鏈需要很長時間的積淀,這個是和UGC完全不同的運作。」

在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看來,國內的社交市場已經十分穩固,要想打破微信的壟斷地位機率很小。

艾媒咨詢CEO張毅則持不同觀點:「2018年對於社交產品來說,到了一個更新迭代的機會點,這個機會尤其是在(短)視頻領域,不管是騰訊還是新公司,都有機會。一方面原有的社交產品太重度了,微信也越來越重;另一方面,最關鍵的是新的通訊技術5G來臨,5G手機2019年就會出現,5G的手機不僅僅是下載電影快一點,社交也會有機會,未來社交會來自(短)視頻社交。」

他還談道:「社交的細分市場,只有熟人和非熟人兩種,能否活下來,需要一場或者好幾場血戰,一下子不能特別樂觀。現在視頻社交的形式,對所有人來說都在探討中。」

對於此次字節跳動基於抖音來發新產品,並未在抖音裡直接做社交,張毅認為:「做社交就要放棄收入。但是對字節跳動來說,今日頭條用戶開始高齡化,低齡化由抖音來承接,如果計劃上市的話,收入下滑很難撐起市值,所以不能放棄收入。」

目前應用市場上,社交類的APP就有上百款,而有新的競爭者加入、資源加大投入才有可能升級出更高級的產品。

現在國內社交平台的資源並不充沛,社交網路應用太少。對標海外,美國已經發展出了七八款頭部應用。

目前國內的互聯網市場上似乎很難接受失敗,也比較難接受高概率的失敗。

如今新社交產品的出現,也許能打破這一邏輯。有一波人願意承擔較高風險的失敗,騰訊的對手們又有一些路徑能夠做突破。但能否比擬Snapchat,達到數百億美金體量可能有難度。

另一方面,資本的支持也影響著市場。

岑賽銦談道:「社交APP獲得融資的情況還是取決於產品本身。不過目前整個一級市場都是一個資產重估的狀態。在過去的幾年,整個一級市場資金面整體偏寬鬆,會出現數家投資機構爭搶一個項目的情況。資管新規實施後,一級市場資金面寬鬆的行情不再,現在爭搶項目的情況也比較少出現了。」

張毅表示:「2018年資本寒冬,2019年目前還沒覺得有暖意。騰訊也已經儲備了大量的資金和人才,可能會是血戰。」

  打破BAT巨頭壟斷的中國互聯網,張一鳴的APP工廠
  「微信之父」張小龍演說:每天有5 億人吐槽,有1 億人在教我做產品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