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我沒有資格生孩子」

本文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記者:羅曉蘭

生容易,養太難

「房價高,工資低,是年輕人天然的避孕藥。」

網友們的這種調侃,如今在現實生活中似乎有了某種註腳。

最近,「2018年中國人口負增長」的消息刷屏朋友圈。

儘管國家有關部委官員表示,這沒有事實的依據。過去一年中國的人口,仍然在持續增長,增長的數量還是比較大的。

但由此引發的關於低生育率的討論,仍在持續發酵。

大趨勢

所謂「人口負增長」,無從考究其源頭。

根據事件熱度,大致有二:一本書、一份報告。

這本書,指的是易富賢和蘇劍所著的《2018年,歷史性的拐點:中國人口開始負增長》。

書中推算,2018年我國人口總生育率為1.05,出生1031萬人,死亡1158萬人,負增長127萬人。

那份報告,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人口與勞動綠皮書:中國人口與勞動問題報告No.19》。

報告指,中國總人口將在2028年左右開始出現負增長

在這本書和這份報告出爐之前,多年來,國內外不同的機構、學者都做了不同的預測,儘管時間上不同,但都明確指向人口負增長。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廣州告訴周刊君,上述綠皮書中關於人口開始出現負增長的年份不統一,最早的甚至有2018年。

而網傳的2028年將進入人口負增長的說法,是基於總和生育率在1.6的前提下。

現實情況是,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除了2016、2017年總和生育率在1.6左右外,該數據從2000年的1.22已下降至2015年的1.05。

「如果現行人口政策不變,且民眾生育意願持續走低的話,中國人口出現負增長將早於報告所說的2028年左右。 」他說。

當下是否真的是人口負增長,或者說何時出現人口負增長,官方和坊間說法不一,但低生育率卻是不爭的事實。

  「第一批獨生子女已經撐不下去」

山東一直是我國生育情況的晴雨表。據目前公佈的數據推算,山東部分大城市去年的出生人口較2017年有較大幅度減少。

其中,去年上半年,山東德州、煙台、濰坊的出生人口分別同比下降21.9%、16.2%和21%。前11個月中,青島市全市戶籍出生81112人,同比下降21.1%。聊城市的數字更為驚人,全市出生64753人,同比減少23179人,減幅為26.36%。

此外,二胎全面放開後,人口並沒有如期出現暴漲的局面。2017年,全國不但沒有如預期那樣多出生343萬人,反而減少63萬人(減少3.5%)。

上述山東城市2018年的二孩出生人數佔總出生人數的比例多有下降,減幅在30~40%之間。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黃匡時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預計,2018年出生人口規模在1500和1600萬之間,比2017年出生人口數1732萬減少100萬以上。

王廣州也表示,雖然根據他的調查和推算,2018年不太可能開始人口負增長,但去年總體的生育率和出生人數肯定有所下降。

  生孩子上升到國事:大國空巢的背後,有多慘烈?

不敢生

王廣州稱,造成人口快速負增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育齡人口生育意願尤其是生育一孩意願低,是主要原因。

生育意願又與經濟壓力緊密聯繫。

「沒錢還想生孩子?進口奶粉和尿不濕的價格了解一下?」

「月薪三萬撐不起孩子的一個暑假,月薪5千的我已經精神結紮。」

「一年的工資不夠買兩平米學區房,難道孩子出生就註定要千軍萬馬獨木橋才能上個好學校?」

從網友們的評論中,可以簡單歸納一句話:沒錢,不敢生

周刊君隨機採訪了10位27~30歲具有大學學歷的女性,其中5人已婚,4人已育。

值得注意的是,已生育的4人中有3人是在縣城或小城市當教師或公務員,且都只有一孩。

今年28歲的小賀直言:「在北京,我沒有資格生孩子。」

小賀告訴周刊君,自己與男友相戀多年,一直想盡快結婚生娃。

為此,小賀的男友還選擇了一份低薪但能解決北京戶口的工作。但眼看著房價不斷升高且下跌無望,小賀和男友最終放棄了在北京安家生孩子的念頭。

孩子養育成本高,是大家的共識。

有父母曾算過一筆賬,在一個小縣城,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大學最少要花費50萬元

在一線城市,這個數字可能是200萬

在廣州一家名企上班的小江因為有雙方父母的經濟支持,貸款在郊區買了房,去年生了孩子。

但沒想到休完產假回去,她原本的工作職位給了別人。

生育對一個女性職業發展的障礙,早已不言自喻。

還有一個更為殘酷的事實,中國單身人數越來越多,「我想生娃,但是娃他娘/爹不知道在哪兒。」

幾年前,國家民政局的數據就顯示,中國單身男女人數已近2億

獨居人口從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有超過5800萬人一個人生活。

據珍愛網2018年終發布的《2018單身人群調查報告》,單身人群中有59.46%的人單身時長為3年及以上,超7成單身男女脫單被動,有三成理想結婚年齡為30至33歲。

種種壓力下,單身群體選擇推遲結婚年齡,進而推遲了生育年齡。

怎麼辦?

「人口是否負增長我不關心,我擔心的是人口紅利消失了,養老負擔落在我的肩上。」有網友表示,我國此前實行的計劃生育政策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現在的人口出生率下降問題,現在又要普通老百姓來買單。

這並非是杞人憂天。

人口學者、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接受「俠客島」採訪時表示,生育率急劇下降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如果應對措施跟不上,有可能迎來「人口雪崩」。

最明顯的一點是人口老齡化加劇。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已從2010年的11894萬人上升至2017年的15831萬人,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要負擔的老年人也從11.9名上升至15.9名。

隨著數據上升的,還有養老金和財政負擔。

早在2015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就表示,河北、黑龍江、寧夏2014年的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基金支出大於收入。

有專家推測,醫療和養老成本最終會落在個人和家庭的肩上。

「我只能說,到時候人口過快負增長帶來的壓力會非常大。」王廣州也認為,如果人口負增長過快,養老系統和醫療系統等安全運行將面臨嚴峻挑戰

此外,我國近年來經濟快速發展也與勞動年齡人口多不無關係。

有專家表示,隨著人口老齡化日益嚴重,勢必會對我的經濟發展造成一定的影響。

對此,有專家表示,應該鼓勵年輕人生育,降低養育成本,提高社會保障。

「這是個長期形成的人口負慣性問題,不可能幾年就解決掉。」王廣州認為,該問題十分複雜,要解決的話需要社會系統工程共同努力,能否很快起到明顯效果還是一個問題。

他舉例稱,提早意識到並著力解決是好事,比如法國就出手早,現在總和生育率在歐洲仍然能保持較高的水平。

相反,當時情況類似卻沒有引起足夠重視的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卻很低。

眾所周知的是,不婚族和丁克畢竟是少數,如果現實條件具備,夫妻都會想生孩子。問題的關鍵是,生容易,養太難。

如果政府能夠給民眾創造良好的生育環境,消解大家的後顧之憂,解決住房、醫療、教育等多方面的問題,生育率自然就會提高。

  生孩子上升到國事:大國空巢的背後,有多慘烈?
  「第一批獨生子女已經撐不下去」
  人民日報:生小孩是家事,也是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