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海島,馬雲建言:對標香港、超越香港,海南需要換「道」超車

企業的發展,離不開地域的支持;一個地域經濟的發展,也需要無數企業家加持。

馬雲讓杭州互聯網創新超越了上海,馬化騰讓深圳創新超越廣州;

對標香港、超越香港的口號又一次在區域吹響,馬雲、馬化騰齊齊掛帥的海南島,又會激起什麼震蕩?

本文來源:創業家(微信id:chuangyejia)

作者:Cuba Libre

(本文整合了新浪科技、《海南日報》等內容)

馬雲又有了新身份。

2019年1月12日,海南省政府企業家咨詢會議成立大會暨第一屆年會在三亞召開。

大會確定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中化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北京大學教授周其仁、攜程董事會主席梁建章為首屆咨詢會議成員,推選馬雲擔任咨詢會議主席、馬化騰擔任咨詢會議副主席。

馬雲主持召開了這次會議,探討的主題是「海南如何在全球資源配置格局中找準定位,加快全島自由貿易試驗區和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

圍繞健康和快樂

馬雲認為,海南的第一個定位是要圍繞健康和快樂。

他說,健康和快樂海南都有,它的自然條件得天獨厚;老天爺賞臉,老天爺給飯吃。

海南的先天優勢在中國要找出第二個這樣的區域那還真沒有。另外就是國家的政策支持。

未來中國會出現兩個問題,一個是人口老齡化導致的健康問題,一個是思想健康問題,所以健康快樂是錢真正應該去的地方。

也就是說,發展海南不能以環境為代價,要讓水更清,天更藍。

這塊寶地,全中國就這麼一個,要真正去思考上個世紀的夏威夷是怎樣在全世界吸引了無數的人。

對標香港、超越香港

馬雲為海南提出的另外一個小目標是——對標香港且必須超越香港。

馬雲表示,今天的自由貿易遊戲規則是西方制定的,是工業時代的生產體系留下來的。

而全世界現在對新的貿易遊戲規則都不滿意:美國對WTO遊戲規則不滿意,歐洲不滿意,其實中國也不滿意。

而中美貿易談判其實是雙方想探討一種新的貿易規則。造成今天的貿易戰的因素眾多,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場技術革命呼喚著新的貿易遊戲規則和貿易體系建設。

「我認為自由貿易港的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在這兒,不僅要建一個港口,而且要積極參與世界貿易遊戲規則新規則的制定和打造。香港離海南很近,是工業化時代國際貿易的產物,而海南現在正面臨著新的貿易時代,我們可以對標香港,當然不能對標過去工業時代的香港,而是對標新貿易時代的自由貿易港。」馬雲說。

而對於海南的貿易,馬雲提出,海南自由貿易港應該是數字化為基礎的貿易基礎設施,而不僅僅是貨櫃的進出。

因為未來的貿易不是以集裝箱為主,而是以包裹量為主。

馬雲又一次表達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觀點——從今年開始,中國每年的包裹量將以驚人的速度遞增。這就導致了未來的生產方式的改變,進而使經營方式發生改變,由此誕生大量的貿易新型遊戲規則。

由此,馬雲也再一次地提及「全球化」這個關鍵詞。

在馬雲看來,海南的自由貿易區(港)建設,必須基於未來的貿易遊戲規則設計遊戲規則。

過去30年的全球化,是發達國家和大企業為主導的全球化。但「接下來30年的全球化,應該要讓剩下來的70%、80%的發展中國家中小企業進行全球化。未來的貿易不會是BtoC(企業找市場),而是CtoB」。

所以,「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要在簡單、便利、現代和普惠上面深做文章。如果僅僅按照現有的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區和自由貿易港模式建設海南自由貿易區(港),我個人認為,我們依然在打造一個上世紀。規則不等於限制,便利是規則的一部分,促進更是規則。」馬雲說。

建議海南發展e-WTP

馬雲還提到中國不少地方存在的一個現象:一說發展,都停留在口號上,一說監管,所有招數都用得出來。

所以「海南一定要在發展上下真功夫,而不一定要在監管上設限」。

因此,據馬雲說,他已經向海南政府提出了使用e-WTP(電子世界貿易和旅遊平台)的建議。

對於未來全球推行的「5G」和「4T」,馬雲也有自己的解讀——

「G」就是Global(全球化),「5G」就是全球買,一個是全球賣,一個是全球運,一個是全球付,一個是全球路;

「4T」就是Trade(貿易)、Tourism(旅遊)、Traning(培訓)、Technology(技術)。

而他認為海南自由貿易區(港)建設跟e-WTP高度吻合,可以在「4T」上面大有可為。

進行稅制改革

對於海南的稅制改革,馬雲也提出了建議。馬雲建議在全島流通和消費領域取消關稅和增值稅;取消不必要的進口管制,允許貨物自由進出和流轉。

當然,至於這些政策的批准與落實,馬雲認為「努力了未必有,但不努力肯定沒有」。

技術層面上,馬雲力推區塊鏈技術,建設國際貿易單一窗口,他還提倡移動支付,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現在外國人入境,上傳護照,開通移動支付,限額1000塊,這是外匯流入,來花錢,為什麼還要限制呢?我自己覺得,來花錢,只要是通過電子支付花錢的,他洗不了錢,他沒辦法能夠躲藏。所以海南應該(在這方面)率先突破。」他說。

最重要的還是職業教育

然而,海南最需要發展的,馬雲認為還是「職業教育」。因為對於製造業來講,服務業的技術含量要高很多。

「未來的競爭,是服務業的競爭;服務業的水平決定了海南今後的吸引力,特別是旅遊業。」馬雲說。

而在馬雲看來,海南的旅遊度假潛力遠遠沒有開發出來。海南應該多發展休閒度假旅遊,而不僅僅是單一的旅遊;拿一個旗子,像牧羊犬一樣帶一幫遊客的時代可能真的已經過去了。

海南需要換道超車

全面抓住全面數位化,是馬雲認為海南的另一個機遇。

對此,他認為海南要換道超車而不是彎道超車。

因為「彎道超車是容易翻車的,而人家在前邊也不會給你彎道超車。所以我們要換道超車,在另外一個道上和別人競爭。不能只盯著別人有的東西,而要做別人沒有做的東西;跟車是永遠無法超車的」。

馬雲以自己參加的河北脫貧行動為例,反思道:「一些河北的貧困縣想想盡一切辦法引進一些企業來,我自己覺得這是不太靠譜的。因為(就算)引進一兩家企業,它的鏈條沒有,生產環境也沒有。正因為缺乏人才,正因為缺乏資源,他才貧困。所以在貧困地區一定要盯上自己的農產品,農業依然大有可為。」

搶占數位化的先機對海南來說很重要。現在內地也沒有幾個地方把全省的數據打通;如果海南能夠做到,就能夠搶到先機。

建設數位政府、城市大腦、農業大腦。而再過十年,可能這個機會就過去了。

「以後的農民一定是面朝螢幕背朝數據。以前的物流是路通就可以,現在的物流必須通數據。」馬雲說。

營商環境很重要

「吸引大公司的總部,不如培養中小企業,把它們培養成為大公司」。

馬雲以阿里巴巴為例,說:一開始,阿里巴巴在北京是「nobody」,在上海更被看不到。而在杭州就變成了「獨養兒子」,19年之後,有了現在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去年在杭州納稅1000多個億。

「我們不是杭州招商來的,是我們跟政府跟當地一起培養成長起來的。」馬雲說,「但是,目前國內沒有一個城市歡迎小企業、創業企業入駐。」

所以馬雲認為,海南打造營商環境,要看能不能吸引更多創新型企業的年輕人。

「我認為引進人才不能只看名氣,看證書,看論文,這樣很難引進創業人才;我們公司招聘我是從來沒看過文憑。在我看來,拿一張博士文憑只能證明一點,他爸多付了幾年學費而已。」

「一個人才是不是真正的有本事,就看他在公司的個人所得稅交多少;他交的個人所得稅越高,他就越是個人才。」

「我們任何一個企業用這個人,如果他年薪兩百萬,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如果他沒水平我們第二天早就把他轟走了。他連續幾年年薪都是幾百萬,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這才是真正的人才。」

「博士現在太多了。所以海南現在很受老年人歡迎,這點很重要,但一定要吸引年輕人。」馬雲說。

馬雲不止一次強調了「營商環境」的重要性

「現在國家的很多部委,特別是各省市的商務部門體系缺乏企業家。他們自己沒有做過生意,他們都不知道什麼叫營商環境,雖然他們滿腔熱血,但往往帶著幫助你的心態把事情搞砸。」

「所以營商環境的打造,要多走訪企業家,親近關係。不能有了親了但沒有近了,還得座談,還得喝酒,還得吃飯,吃飯才能夠講真心話,大會上你說兩句我說兩句就過去了。」

海南出過一撥淘金熱,馬雲總結其經驗並且認為,海南需要誕生一個真正的、新的海南「淘金熱」。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