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打臉!馬雲出清淘寶股權,撤退真相來了!

本文來源: 今日財經頭條(微信id:icaijing88)

突然間,傳來一個爆炸性大消息。

1月7日午間,馬雲出清了淘寶網股權。

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上週五,馬雲和謝世煌退出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的股權備案,新增杭州臻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唯一股東。

截止目前,馬雲已5次轉讓“阿里系”公司股權。

圖片從上到下分別為天貓網絡、阿里科技、阿里雲、阿里廣告和淘寶網絡。


一系列動作背後,馬雲似乎在刻意地淡出“阿里系”

從2018年教師節當天馬雲宣布退休至今,已經整整120天了。

隨後,阿里巴巴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

馬雲從未轉讓和退出淘寶的股份,也沒有這個打算;這是任何公司管理過程中非常正常且普通的技術和法律層面操作;這樣的調整,將進一步推進阿里巴巴管理的透明和公開。對公司的未來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悔創阿里傑克馬”,是為數不多,壯年時期就坦然做出退休計劃的人。

現在,馬雲又出清了所屬的淘寶股份。

這次,馬雲真的要放手了嗎?

坊間流言四起,甚至說他要跑路。

這20年來,馬雲一直是阿里的圖騰,烙印太深,他幾乎代表了這家公司。

現在大環境處在困難時期,馬雲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無數民營企業家的神經。

如果連頭牌馬雲都跑路了,那苦苦掙扎的企業家心頭,無疑更雪上加霜。

但親手打下的商業帝國,輕言放棄或許為時尚早。

眾所周知,馬雲是一個會吃螃蟹的藝術家,並不受“股權即控制權”的認知約束。

過去他曾憑藉不到10%的股權橋撬動,控制著整個阿里。

妙手天成背後,是合夥人制度。

而且,從現實情況看,雖言退休,但馬雲依然保持著“飛人”模式。

出席與阿里巴巴相關的各種場合:

淘寶造物節、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阿里巴巴投資者大會上、天津達沃斯論壇…

他在股權上的大方散財和控制權上的藝術收斂因而形成了鮮明對比。

現在阿里系股權出清,是他再一次的放手。

但,他通過GP(普通合夥人)的方式仍牢牢控制著螞蟻金服這一阿里系高管的核心資產。

1

“君不見自古出征的男兒,有幾個照了汗青,一個個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眾所周知,有限合夥最有特色的一點,即是GP僅僅掌握極少量股份,卻擁有獨立的管理權。

無論是阿里巴巴招股書還是年度財報,風險提示中都有一條:阿里巴巴公司治理中的合夥人機制,使得股東無法正常地提名和選舉董事(Risks Related to our Corporate Structure:The Alibaba Partnership and related voting agreements limit the ability of our shareholders to nominate and elect directors.)。

也正是這一點,讓香港交易所無法認同其“同股不同權”的理念,最終阿里巴巴選擇在紐約上市。

具體來說,阿里合夥人制度允許包括馬雲在內的合夥人在上市後提名半數以上的董事,以保證對公司的控制權。

這使得馬雲憑藉著不到10%的股權,在沒有AB股投票權的機制幫助下,通過一個妙手天成的合夥人機制,牢牢控制了阿里,在出現了支付寶控制權轉讓後,還能繼續讓第一、第二大股東軟銀、雅虎都服從於這套機制。

當年,為了遵守央行的規定,為了順利拿到金融牌照,馬雲將支付寶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從外資控股變為100%內資控服的公司,這一觸碰底線的行為,大股東軟銀(日本)和雅虎(美國)也不得不忍氣吞聲。

儘管為此,支付寶也付出了相當不菲的“代價”,支付寶承諾每年將其稅前利潤的49.9%支付給阿里巴巴,並在上市後支付20億~60億的IPO價格。

這才讓馬雲有了為合夥人創設一塊自留地的想法。

2014年以支付寶為依托成立的螞蟻金服,成為阿里系高管的強大激勵池。

風清揚在教令狐衝孤獨九劍時,有過名言,招是死的,人是活的。

活用招式的最高境界是從有招到無招,手指也是劍,不可拘泥固有模式,無有固有,更要懂得隨機應變。

2

珠峰海拔8000米以上,自然環境極度惡劣,空氣極度稀薄,因此被稱為死亡區。

歷年喪生的幾百名珠峰登山者,絕大多數都是在這個區域被大自然奪去了生命。


郎咸平在一個節目中表達他的觀點:首先馬雲能有今天的確是成功的,但他不是一個偉大企業家,他只是一個特殊的倖存者。

這個時代在呼喚英雄,而這個英雄就是前幾年淘汰下來的倖存者!

做企業難,在中國做企業更難。

馬雲自己也說,中國的企業家沒有好下場。


為什麼沒有好下場?錢越多,責任越大。

以前你沒錢,沒人找你。

當你有錢以後,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權,你吃不消。

甚至,有的人還會利用相關部門的權力對付你。

這叫剷除異己。

企業家要跟官場走得近,那是個犬牙交錯,牽一發動全身的地方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站錯了隊,後果是什麼?

這個課題,不是單獨哪一家公司碰上的。

是這個時代的公司都會碰上的。

每個公司,都屬於這個時代,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大家都在摸著石頭過河。

可悲的是,連石頭都沒有,只能慢慢趟。

所以,馬雲在多個場合說:

1、“人生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創立了阿里巴巴”;

2、“最幸福狀態不是身價幾百億,而是月薪兩三萬,有個房有個車,還有個好老婆”;

3、“像我們這種財富,不是自己的,而是社會委託給我經營得更好”;

做企業家,難求的,是一個安心;老婆孩子熱炕頭,就是安心。

當年,一名央行的工作人員當著大家的面質問馬雲,馬雲,我們什麼時候要求你把支付寶的股權結構改為全內資?馬雲啞口無言。

流言像插了翅膀一樣在圈子內迅速流傳:馬雲以滿足央行監管需求,獲取第三方支付牌照為名,巧妙地將孫正義和雅虎踢出支付寶,而將這家中國最大的三方支付公司納入自己囊中。

馬雲不澄清。

白色襯衣、黑色牛仔褲,袖子半卷,面色疲倦,當著近百名記者的面,他說,在我上台之前,有記者問我馬雲你在手上畫什麼,我的回答是,我在我的手上寫了四五個“忍”字。

“我的同事,他們知道我的脾氣。他們很擔心,說一會兒你千萬別在記者面前亂發脾氣……所以,我寫了,要忍住,別發脾氣。”

他是沒發脾氣。但是他語帶譏誚。

忍,心字頭上一把刀

最庸俗的說法。

但卻成為最貼切的表達。

人生是一場修行,做企業家更是。

太極八卦六十四像變化,順其自然,萬物生髮。

馬雲曾對阿里巴巴有個有意思的預期,“我們的公司想做102年,從第一天起,目標為什麼是102年那麼奇怪的數字?我們是1999年誕生的,上世紀我們活了1年,這世紀我們活100年,下世紀活1年,正好三個世紀挺好。目標一定要明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