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嗎?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本文來源:槽值(微信id:caozhi163)

作者:公開課知醬

不知何時,「精緻」和「儀式感」成了一些人的生活標準。

越來越多的女孩,都在期待成為別人口中「精緻」的人。

前幾日,幾名研究生就因此走紅網路。

為了追求儀式感,她們花了近萬元改造寢室。

羽毛,串燈,紗簾,這都是改造後「仙女寢室」裡的物件。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仙女寢室」布滿Led燈/ 梨視頻

然而「打臉」來得很快。

沒過多久,@中國消防微博帳號指出該寢室改造有消防隱患,勒令其核查處理。

隨後,寢室裝修被悉數拆除。

但在安全問題被指出前,網上鋪天蓋地宣傳的,是幾個女生花了昂貴的價錢,打造出了「仙女寢室」。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自己賺錢、自己改良居住環境,沒什麼不對。

但令人不爽的是,這種對「精緻感」的追求,總成為被吹捧的焦點。

光鮮表像下,是把物質和外表變成了生活好壞的標尺。

「偽精緻」,正變成擺在年輕人眼前的陷阱。

以下是「仙女寢室」影片

1

逃離金錢羞恥的掌心

過「100塊」的生活

人民日報曾對現代人的生活狀態做出總結:

「能買吸塵器就不用掃帚;吃完牛油果又要吃藜麥;100塊錢一張的面膜用起來也不心疼;口紅兩三支不夠,要集齊全套;租房得獨立廚衛,還要帶落地窗。」

追求美好的生活本沒有錯,但所謂的「美好」,卻可能只是表象。

Instagram有一位網紅,社交網站裡的她,總是吃著擺盤考究的食物,住在一塵不染的家裡,不時和朋友一起聚會。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ins里,她的生活十分講究/ 日本綜藝《nino桑》

這樣的生活,讓她在網路上備受追捧。

直到一檔綜藝跟拍了她的一天,人們才發現,她現實中的生活,和社交網路上呈現的完全不符。

為了把食物拍出美感,她只選擇適合拍照的食物。

討厭吃蔬菜,但為了拍出色澤好看的照片,硬著頭皮也要點一大碗。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房間很少收拾,凌亂得連找到站立的空間都困難。

但拍照時,只要把東西全推到一邊,露出乾淨的一角,看不出來就行。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和朋友的聚會,是偽造的。

點食物都點兩份,讓照片里的自己看起來有伴。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精心打造出來的美好,或許能讓不明真相的人羨慕不已。

可戳破虛假後,只有自己知道,真實的生活有多糟糕。

理財師Tammy Lally提出了「金錢羞恥」的概念:

「人們總是相信我們的銀行餘額,等於自我價值。」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人們習慣把金錢等同於自我價值/ Ted演講《誠實面對自己的金錢問題》

為了凸顯自己的價值,「打腫臉充胖子」,也要偽裝過得很好。

哪怕只承擔得起B,卻非要負擔A。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不顧一切,偽裝自己過得很好/ Ted演講《誠實面對自己的金錢問題》

然而Tammy Lally認為,人們應該放下物質對自我的束縛,拋棄「金錢羞恥」。

只能負擔100塊的生活,就不要硬扛1000塊的日子。

能無畏地說出「我可能承擔不起」,或許才是真正的勇敢和解脫。

2

「偽精緻」背後是消費主義陷阱

以物質為衡量標準的「偽精緻」大行其道,背後不止是人們對於「物」的追求。

在《消費社會》一書中,讓·鮑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指出,人們購買物品不止是「當作工具來使用」,同時也是「當作舒適和優越等要素來耍弄」。

在朋友圈曬出剛買的大牌口紅,想傳達的不是「我買了一個商品」,而是「我有消費名牌口紅的經濟實力」。

即使買這支口紅攢了很久的錢,抑或分期購入,都不重要。

據某消費貸款產品發布的《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顯示,中國每4個90後中,就有1個正在使用網貸產品。

如果說通過物質得到滿足感,是「偽精緻」盛行的內在原因。

那商家、媒體傳達的「物質至上」概念,就是那個推波助瀾的「幫兇」。

文化學研究者弗雷德里克·詹姆遜(Fredric Jameson)認為,大眾傳媒和消費主義文化,正在當下相互利用。

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廣告、影視劇,都在告訴大眾,「女人就該對自己好一點」,「做男人要捨得花錢」。

一個精緻的女人,該用什麼護膚品,背什麼包,佩戴什麼首飾……早就被廣告做成了模板。

奢侈品因此不斷被吹捧和追逐,且逐漸低齡化。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千禧一代成了奢侈品消費主力軍/ 《2017年中國奢侈品市場調查》

千禧一代購買奢侈品的平均次數,達到了8次。

93%的人,都有購買更多奢侈品的打算。

商家為了迎合消費者對「儀式感」的追求,更是煞費苦心。

各種節日禮盒,被賦予重要意義的紀念版套裝,包裝精美的限量版商品 ……

這一切,都被打上「儀式感」的標籤。

“偽精緻”,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

▲聖誕節,商場推出各種促銷活動吸引消費者/ 視覺中國

人們沉浸其中,以為這一切都是自願購買,實際卻受到外界的深刻影響。

有學者指出,商品和商品之間,其實存在一條「暗示意義鏈」。

當你買了一部新款手機時,就會被暗示需要一副高級的耳機搭配,緊接著又會被暗示一個配套的音響……

消費就這樣,永無止境。

盲目地以此指導生活,很可能掉進物質的深淵。

3

看輕旁枝末節

轉換安全感來源

李銀河說,「在我看來,精緻的生活首先是清醒的,不是懵懂的,即意識到自身存在的;其次是平和的,不是不安的;再次是喜樂的,不是痛苦的。」

許多人習慣把物質抬到過高的位置,過於看重細枝末節的講究,來標榜自己生活得很好。

可有時,看不見的東西,遠遠比看得見的更重要。

劉若英在文章《一世得體》中,回憶祖母對自己的影響:

「我會提醒自己臉上總要帶上笑容,心中滿是歡喜。這很重要,因為唯有如此,才是一切得體皆宜,這是祖母教給我的。」

她的祖母是將軍夫人,衣食無憂,但卻沒少幹活。

劉若英說,「祖母幹的不是體力活,而是拼命做到『得體』兩字」。

祖父是軍職,家中出入的男士較多。

祖母在家便永遠形象端正,出了臥房門,就是一身整齊的旗袍。

即便懷孕身體變臃腫,也只會假裝去廁所,才解開旗袍領口的釦子。

得體不止表現在教養,更是細緻之處的流露。

家裡宴客,客人一上桌,熱毛巾馬上送到。

第四道菜吃完,上冷毛巾;喝完湯,上熱毛巾去油;熱茶端上桌,再來條冷毛巾,以便客人吃水果甜點時清清爽爽。

待人接物,祖母也頗為淡定磊落。

在某次參加喪禮時,祖母聽到祖父的同學在背後議論祖父脾氣太過要強,祖母不緊不慢地對當事人說:

「我家先生的確有缺點,但身為同學,您該當面提醒而不是背後議論。」

這種得體,是發自內心的從容,和深入生活的習慣。

愉悅了自己,也照顧了他人。

內心真正充實豐富的人,即使脫離了物質,也可以過得美好。

  日本300萬貧困女性,華麗的背後是腐朽的味道

《上海的金枝玉葉》講述了郭婉瑩——上海永安百貨公司四小姐的故事。

郭婉瑩物質富足,自小就讀貴族學校,衣食無憂。

但動蕩的年代,這樣的好日子並不長久,一連串重大變故後,郭婉瑩家道中落。

沒有財富支撐的她,依然過得有滋有味,「養不起名貴的寵物,就給兒子買了一只小雞,叮囑孩子好好養著」,這樣的事,不勝枚舉。

她總說:要是生活給我什麼,我就收下它們。人這一生會遇到很多事,那個時候一定不要怕,什麼都不用怕。

苦難沒有讓她失去光彩,反而頗有種「苦中作樂」的驕傲感。

心靈富足,才是好生活的真正底氣。

這個世界上,永遠有人比你更富有、更漂亮、更優秀……

人人都不想落後,但以物質和外在作為標準,不會有盡頭。

一個人最美的時候,是真正成為自己。

  為什麼中國的年輕人都愛用支付寶的「花唄」,拋棄了信用卡?
  中國年輕人迎接雙十一時,日本年輕人已經對購物提不起興趣了
  中國國產INS風的廉價潮流何時死去?
  日本90年代那場消費降級,中國人的焦慮。

參考文獻:

[ 1]本刊綜合.年輕人消費趨勢報告新鮮出爐[J].時代金融, 2017(10):40-41.

[2]讓·鮑德里亞:《消費社會》,南京大學出版社, 2014 , 154 .

[3]張一兵:《消費意識形態:符碼操控中的真實之死——鮑德里亞的〈消費社會〉解讀》,《江漢論壇》,2008年第09期.

[4]高婕.大眾消費時代廣告本質的批判社會學解讀[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6, 36(4):105-109 .

[5]陳丹燕著.上海的金枝玉葉[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2015.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