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迷上半夜K歌,爽到了騰訊–另一個壟斷性產品

本文來源:金錯刀(微信id:ijincuodao)

作者:Zoe

中國大媽有三寶,墨鏡、絲巾、廣場舞。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姐妹們快看,我把樓舉起來了~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大嬸手中揮舞的絲巾、托舉的高樓是他們被壓抑的青春。

如今,中國大嬸被壓抑的青春有了一個新的釋放地——全民K歌。

曾經有一位大嬸迷戀全民K歌軟件後,竟然給男主播打賞了210萬!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這大嬸看起來也挺樸素,哪來這麼多錢打賞?家裡拆遷了這是?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而全民K歌作為一個典型的騰訊內部孵化、並且順利熬過騰訊內部每年幾十上百個創業項目廝殺競爭,生存下來的產品,靠的是什麼?

我媽去哪了?K歌呢!

在知乎上有一個專門話題叫「如何讓你媽不玩全民K歌」,下面全是可憐又無助的小女兒的吐槽。

懂點事的網友就比較體貼他們的老母親,會給他們買眼罩什麼的,擔心他們半夜笙歌會累著。但是沒有用,執著的老母親會把眼罩推到額頭上繼續看手機。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也有不少被逼瘋的;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也有受不了想找物業投訴的;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稍微有點能耐把老爸搬出來擋槍,連手機都扔了,但依然阻止不了一顆躁動的歌魂。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刀哥一個朋友透露:

我媽不僅愛唱歌,唱歌聲音還很大,大到電視聲音一點都聽不到,我還不能說她,還要給她買話筒

不僅我媽自己愛唱,我家親戚都愛唱。我舅媽會每天孜孜不倦的發朋友圈。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發完朋友圈還發家族群,「我唱不好聽,我希望你們聽聽」,這都是什麼神仙操作?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但這不是舅母謙虛,是確實唱的不好。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這些老父親老母親生活普遍很有規律:每天下班回家後會先出門跳廣場舞或交誼舞,跳完回來洗完澡後就是show time,至少2小時的全民K歌,唱到大半夜的大有人在,不被鄰居投訴是這些可憐小女兒最後的底線。

想讓他們放棄?不可能的。

現在我媽已經發布200 首歌了她正在向300首進軍,我還能說什麼呢?她開心就好。

全民K歌現在已經擁有5億用戶。

根據易觀千帆數據2018年數據顯示,全民k歌月活規模達到12585.80 萬,在移動K歌領域穩居第一,日活更是高達5000萬!

這個數據都可以和王者榮耀的日活抗衡。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其中,年輕人貢獻內容,60後~70後們貢獻黏性和在線時長。

在熱歌榜單中,裡面既有《九張機》、《逆流成河》、《一人我飲酒醉》,也有《軍中綠花》、《軍港之夜》這類歌曲,這也完全可以看出全民K歌兩極化的核心用戶年齡。

除了廣場舞,K歌也能排解寂寞

大爺大嬸都看上了全民K歌什麼?

在他們眼裡,全民K歌是一個集排解寂寞與展示自我的平台。

1.喚醒大爺大嬸K歌慾望

大爺大嬸們癡迷全民k歌其實不難理解,80年代的迪廳,90年代的卡拉OK,00年以後興起的KTV與今天的全民K歌本質上都在乾一件事,就是大家通過唱歌這種方式social。

唱歌這個需求一直在。

心裡一直住著劉德華、鄧麗君的大爺大嬸們發現全民K歌這個軟件之後,當然會緊緊抓住,之前的方式都太麻煩,還要去KTV,去公園也還要各種設備。

全民K歌正好能更低成本的做到大爺大嬸的需求,消磨茶餘飯後的時光。

對於這些比較「保守」的大爺大嬸來說,微信的熟人社交降低了他們的心理負擔和使用的門檻。

2.唱的不好聽?自動給你P啊

全民K歌的Slogan是:你其實很會唱歌!它還戲稱自己是「K歌軟件中的PS」。

所以,不管你之前唱歌怎麼樣,在這裡可以讓你的聲音「美顏」。

再加上全民K歌有一個評分系統的,唱得好的想炫耀,唱不好的肯定還想提高:

每個大爺大嬸都有她的堅持,能唱SSS就絕不發布SS!哪怕一首歌要唱好幾天!

得到sss評價後,大爺大嬸們樂的開花,會立馬轉發到微信或者朋友圈,還會發動身邊人給她獻花,在產生內容的同時促進活躍,把更多用戶「捲入」K歌。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3.歌聲消滅孤獨

孤獨是個大命題,年輕人有陌陌、探探排解寂寞,大爺大嬸靠什麼?

前有廣場舞、後有K歌。

他們可以在單人K歌的基礎上創造多人K歌的歌房,滿足家庭聚會、小姐妹聚會的需求。

全民K歌還有個打擂功能,又培養了大爺大嬸的一個愛好——打擂,看到別人比自己唱的好就想把別人打下去,這種情況怎麼可以輸!

此外還有一個用戶抱團的「家庭體系」。

簡單來說,就是相同喜好的小姐妹聚集在一起,比如只唱鄧麗君的歌曲會組合成鄧麗君家族,愛套馬桿的漢子的人聚集在一個興趣圈子。另外,也可以加入喜歡的主播的家族。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家族讓用戶找到有共同愛好的人,即使熟人少,也不會存在唱的歌沒人聽、沒人互動的情況。

這種更大範圍的社交圈子,忠誠度和黏性都很高。

這也是導致年輕一族都集中在唱吧上的原因,很多人到唱吧就是不想被熟人發現。而且就算他們分享了一首自己唱的歌,也沒什麼人聽。

就連點個「好看」都會被朋友圈的人看見後,有多少人都不點「好看」了。

下沉群體崛起:

風裡雨裡總有大嬸在等你

除了佔領全民K歌,中國大爺大嬸簡直無所不能,文能買入區塊鏈,武能跳段Supreme ,中間打盹來首歌,涉獵之廣,令人欽佩。

在這期間,全民K歌也成為了少有的能夠盈利的數位音樂公司,大多音樂播放器還在燒錢。

但起初全民K歌沒有預設受眾人群,這就像馬應龍本是為有痔男兒準備的,沒想到被女孩玩出花來了。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快手創始人宿華也曾表示,快手基本的商業邏輯就是:

我們沒有刻意針對任何城市做推廣,快手就是為身邊普通人做的設置,快手是整個社會人口分布的正常狀態。

直到拼多多的出現,人們才有點理解快手的崛起,他們發現原來「啊~五環以外都是人」,購買力也如此強大。

此後趣頭條崛起,人們開始把快手、拼多多、趣頭條並稱為「下沉市場三巨頭」。

  得屌絲者得天下,中國小縣城的萬億商機。

而這三家互聯網公司的崛起,包括大嬸佔領了全民K歌,可以看出在各行都在強調內容優化的狀態下,下沉內容是市場的導向,也是市場的選擇。

據有關數據顯示,全國有超過70%的人都處在下沉市場之中,也就是說一二線城市居民約3.9億人,三線以下城市及農村鄉鎮地區居民規模多達10億人!這差不多是美國人口總數的3倍!

大媽打賞男主播210萬!稱霸廣場舞之後,中國大媽又迷上半夜K歌

人們萬萬沒想到在下沉市場還有這麼龐大的人口規模。

但這個情況從什麼時候就開始了呢?

從你過年回家,聽到最多的不再是催婚、催生、問薪水,而是:「大侄子,你幫我連下WiFi吧。」

畢竟催了也不管用,不如K歌!

可見,

你大爺、大媽都不再是當年的大爺大媽了。

  剖析古今中外告訴你,為什麼中國大媽拍照時熱愛揮舞絲巾?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從毛澤東到拼多多,從農村包圍城市:一部中國商業史
  堂堂京東要被一個拼多多趕超,中國消費是怎麼了?
  得屌絲者得天下,中國小縣城的萬億商機。
  你知道中國最後的人口紅利在哪裡,但是你吃不到。

閱讀原文

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媒體刊登黨史

xxx

2020年將有4.5億台監控攝影機覆蓋全中國,「天眼」背後是一位美國創業家。

xxx

德國讓中東難民融入社會的方法之一,讓他們學習少林武功。

xxx

大陸有一位44歲的父親,和17歲兒子同校同班同寢上學。

xxx

一位中國旅遊領隊在日本的小插曲,引發網民的自省感嘆。

xxx

這樣百年一遇的暴雨,廣州可能會越來越多?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