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過羅振宇

放過羅振宇

本文來源:盒飯財經(微信id:daxiongfan)

作者:解夏

放過羅振宇

羅振宇不需要放過,需要放過的是自己對所謂「學習效果」的執念。

羅振宇的跨年演講過去一周了,至今仍有人吐槽不止,批評他儼然成了一種新文化現象。

這種莫名其妙的恨意比當年莫名其妙的愛意還要洶湧,更有引起刷屏的段子:「中年人聽羅振宇的跨年演講與老年人買權健的營養保健品,其本質上沒有任何差別。」

  吳曉波、羅振宇等中國商業名嘴們的跨年演講,是一場思想上的「春晚」?

將兩件不相干的事扯在一起,通過類比得出強硬的斷論,看似在理,實則經不起推敲。

羅胖的演講既非傳銷,也非虛假廣告,更不涉及詐騙,沒偷沒搶,沒有強行把人拉進會場,將兩者相提並論,不免有扣帽子的痕跡。

以中年人與老年人調侃,也失於刻薄,中年人求知愛智,老年人關注健康,實在沒什麼錯。

雖然我離中年尚遠,和老年還隔著中年,但還是讚同王朔的話:說得再多也掩飾不了我這個老男人對青春的羨慕嫉妒恨,不過唯一讓我欣慰的是:你們也不會年輕很久。

我並不是羅振宇的粉絲,只是五年前關注他的一分鐘,覺得他提供了另一種看世界的角度。

就算事實層面不那麼嚴謹,你大可以找其他的專業書籍或專業人士的意見做參照,或者內事問百度,外事問Google。

羅胖至少給了跨年在胡侃、看劇、喝酒、打遊戲、打麻將之外提供了另一種選擇,歲末年初進行一些系統思考,聽不聽在你,說不說在他。

又有人質疑羅胖,說他鼓吹知識焦慮,讓整個中產階級更焦慮,其實細想之下,即使在羅胖還沒胖之前,焦慮就從不曾遠離我們。

任何階層都有焦慮,任何年齡段的人都有焦慮,學生焦慮成績,白領焦慮薪水,創業者焦慮現金流,企業家焦慮財富安全,單身的焦慮沒人愛,結婚的焦慮愛的人太多,年初本想在職場情場殺敵建功,到歲末卻連和光同塵也做不到,自然更加焦慮。

這時羅振宇出現了,你需要一張臉掛上欠揍的標誌,以緩解自己的焦慮,他就恰好提供了一張大胖臉。

若按開篇那個段子,是否少年不學習,中年不工作,老年不吃保健品,便可保永無焦慮?

抱怨羅振宇指出焦慮而不能解決焦慮,如同怪醫院治不好感冒是一樣的——你忘了它至少能緩和症狀,幫你熬過七天。

還有人說羅振宇的知識對用戶不負責,學習之後沒什麼用,可是誰有義務要為另一個成年人的學習效果負責?

想要《九陽真經》,至少也要先跳下懸崖,想練成凌波微步,還要給神仙姐姐磕一千個響頭。

你為了鍛煉思想的肌肉,除了打開APP,又做了多少練習?

如果你是個喜歡深度閱讀、深度學習的人,或許不喜歡吃羅振宇嚼過的饃。

但真正去聽羅胖跨年演講的人,恐怕多數是過去想學習但沒時間,或者之前沒有學習意識的人,知識付費本身挖掘的是學習的增量市場,而非存量市場,多一個人通過門檻更低的方式培養起學習的習慣,有何不妥呢?

其實許多批評者關心的並不是羅講的知識,而是他講的姿勢,認為他是知識商人,可是,做生意的人並非就不能同時是傳播知識的人。

商業是世界運行的原動力,跪著把錢掙了都不丟人,何況站著把錢掙了。

當然,所謂「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要做IP,自然也注定成為靶子,面對這些批評的聲音,羅胖有接受與不接受的權利,讓更多人更具對常識的辨別力和表達力,也是羅振宇自己所倡導的,他應該具備承受不同聲音的能力。

不過,曾經批評易中天、于丹,今天罵羅振宇、吳曉波,但假如沒有了跨年演講,沒有了知識付費,沒有意見領袖,這個世界會更好麼?

或者說,你願意罵完了別人之後,用覺得最可靠的方式,給自己的學習投資麼?

  跨年知識大保健之【不要相信主持人和經濟學家】
  【羅輯思維】跨年演講幕後揭秘:一個人的戰鬥,萬千人的助推(附演講影片)

放過羅振宇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