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道遠,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

本文來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徐志成

在中國,估值10億美金以上的互聯網獨角獸中,創始人為女性的屈指可數。

如果再把標準提高一點,估值30億美金以上的互聯網獨角獸中,女性創始人可能只有一個,她叫胡瑋煒——摩拜單車創始人、總裁。

胡瑋煒出生於1982年,今年將滿36周歲。

在創辦摩拜之前,她曾是資深媒體人,先後在《每日經濟新聞》、《新京報》、《商業價值》等媒體擔任汽車記者,一幹就是10年。

2014年對於胡瑋煒來說,是人生重要轉折點。這一年,她從記者轉型為創業者,創辦了摩拜,從此步入了開掛的人生。

胡瑋煒多次在對外的演講或採訪中表示,她創辦摩拜的初心是希望通過技術創新結合新型商業模式,解決城市「最後一公里」的出行難題,讓單車回歸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置身於今天中國的創業環境裏,胡瑋煒對自己創業初心的解讀多少有點理想主義。

實踐證明,共享單車又像過去的團購、o2o等概念一樣,硬生生被中國的創業者和投資者們做成了典型的風口項目:創業者蜂擁而入,資本拼命砸錢,短暫的瘋狂過後,「死傷」無數,一地雞毛。

共享單車又是一個剩者為王的遊戲。

所幸的是,胡瑋煒和她創辦的摩拜經過一路廝殺,成為勝出的兩輛單車之一;

不幸的是,一旦上了創業的戰車,只要公司一直廝殺前行,創始人的挑戰就沒完沒了,看不到盡頭,胡瑋煒也不例外。

摩拜和ofo被投資人期待已久的「合併」至今未遂;而仍處於大量燒錢階段的他們,最新一輪融資遲遲不見落地;

被無節制投向市場的巨量單車不僅造成大量資源浪費,而且以及觸及各地城市管理者的紅線;

更關鍵的是,騰訊、阿里、滴滴等巨頭們又各懷心思,任何一種舉動都可能改變行業格局。

有媒體形容說,共享單車行業目前已經形成「死結」。

面對這個焦灼的局面,胡瑋煒作為一個創業者,似乎聲音和力量都是渺小的;這已經不是哪一個創業者憑一己之力就可以改變的現狀。

那麽,下一步,胡瑋煒必須面對的是什麼?她又可以做些什麼呢?

文藝女青年創業

「我希望我像一個機器貓一樣,當我想要一輛單車的時候,我就能從口袋裏掏出一輛單車騎走。因為在大城市裡面,可能我無數次從地鐵站出來,在高峰期的時候根本打不到車。我可能會坐一輛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險。那個時候我就特別希望有一輛單車。」

胡瑋煒在一個公開的演講中說,這是她在2014年時做夢都在想的事情。

這話聽起來富含感性、想像力甚至浪漫主義。

胡瑋煒是雙魚座,透過她的創業經歷和公開發言看,可以說,她用自己的言行證明了自己是典型的雙魚座女生:感性、具有想像力、直覺力強、天真浪漫、認定一件事就執著到底。

但這個星座的缺點也同樣明顯,比如容易不切實際。

因此,外界稱胡瑋煒是「文藝女青年」也不無道理。

胡瑋煒公開的創業故事充分體現了一個文藝女青年、雙魚座女生的性格特點。

2014年11月的一個晚上,胡瑋煒牽線把一個叫陳騰蛟的汽車設計師介紹給易車創始人、出行領域知名投資人——李斌。

陳騰蛟彼時要創業,打算做一款顏值高、智能助力的單車,目標消費者是個人。

但李斌對個人單車不感興趣,他認為更有意思的是做一個可以隨處都能借,手機掃碼就能走,騎一次手機上付一塊錢,用完隨處停的單車項目。

李斌還給這種單車項目取了一個名字叫 mobike(mobile 和bike的合成詞),中文名「摩拜」,是頂禮膜拜的諧音。

李斌還設想這種單車可以一夜之間布滿北京,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陳騰蛟對李斌這個主意不置可否。他已經聽過類似的思路了——產品免費、賣服務,但他沒聽說有哪家創業公司這樣可以賺到錢。

於是李斌轉向胡瑋煒,他說:「胡瑋煒不如你去幹吧。」

這就是胡瑋煒創辦摩拜的開端。

創辦摩拜後,胡瑋煒曾對媒體表示,「其實我不是一個特別有野心和企圖心的人,但如果我心裡有一個想法,它就像種下了一顆種子,然後它就會不斷地發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話,我可能會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這件事情。」

2014年底,胡瑋煒的創業難題很快就來了。

胡瑋煒最初對摩拜單車的構想是:

這輛車從剎車皮、車架到座椅彈簧都不會在日曬雨淋裏出現任何部件上損壞、蝕銹,輪胎不用打氣和補胎,車鏈子不會掉,更重要的是,車需要上一把聯網的智能鎖,能接受移動通信網路的信號和軟件後台交流,能接受指令開鎖,報告上鎖,定位,同時還要在四年時間裡不斷自動充電。

這近乎苛刻的條件幾乎嚇退了所有單車生產商,沒有哪家單車廠願意給胡瑋煒生產她想要的那種四年都不用修的單車。

陳騰蛟在預估了項目的難度後,帶著一個設計團隊離開了摩拜,胡瑋煒被迫成為了「光桿司令」。

次年6月,陳騰蛟創辦的輕客電單車面市,而胡瑋煒依舊沒能造出摩拜單車的模型。

為了設計出符合自己構想的單車,胡瑋煒幾經反轉,陸續請了多位設計師設計摩拜單車的最初模型。

最終在2015年夏天,開雲汽車創始人王超為胡瑋煒帶來一個手工打磨拼合而成的單車模型。

半年後,摩拜單車量產上線,於上海試點,2016年9月進軍北京。

除了在設計上的執著,胡瑋煒還堅持摩拜自建單車生產工廠。

在早期摩拜單車資金短缺時,胡瑋煒一度靠借高利貸來維持自有工廠的建設。當時很多人都認為那是瘋狂的舉動,彼時她已經是一位5歲孩子的媽媽,需要承擔家庭的責任。

如今,摩拜單車不僅建設了年產能500萬的自有工廠,還與富士康合作建立了獨立生產線。

猶如硬幣的兩面,雖然自建工廠屬於重資產做法,但也有它的優勢:自有工廠為摩拜單車在單車質量上提供了保障,降低了運維成本。

據互聯網分析師唐欣的調研,ofo的損耗率大概是20%,而摩拜的損耗率大概在10%。

另外,摩拜單車在自有工廠生產的一些特殊零部件,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壁壘。

不過,隨著共享單車企業的陸續倒閉、押金風波的不斷擴散,人們也開始質疑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

面對外界質疑,胡瑋煒表示「不care」,她接受媒體採訪時的一句回應——「失敗了,就當做公益」曾燃爆了整個互聯網創投圈,引發巨大爭議。

有人說胡瑋煒是真性情,也有人表示難以置信這句話是出自一個用了2年就把企業從0做到100多億估值的80後創業者之口。

這之後,胡瑋煒在極客汽車峰會上對此事進行了澄清,她說「失敗了就當做公益的意思有點被媒體曲解」。

但縱觀胡瑋煒創辦摩拜以來的對外的發言,她沒少談情懷,也許她所言即所想,但在這個務實的創業環境裏,她的「情懷論」容易給外界留下不夠務實的印象。

胡瑋煒的內憂

據公開數據,目前摩拜已經在全球200多個城市投放了約800多萬輛單車,日訂單超2000萬。

這背後離不開資本的支持。據公開信息,摩拜成立至今的2年多時間裡,已經完成了9筆融資。

2017年10月,美國創投研究機構CBInsights發布了「全球獨角獸公司榜單」,摩拜以30億美金估值躋身其中。

摩拜突飛猛進、個人身家暴漲的同時,胡瑋煒面臨的挑戰和焦慮感也是做記者時不能企及的。

2017年8月,胡瑋煒出席了極客公園「Rebuild 2017大會」。當被問及身處共享單車浪潮之巔內心的壓力大不大時,胡瑋煒答:我們每天都在面對挑戰,不是面對焦慮;你說會不會遇到自己的瓶頸和問題,我也想說,可能每天晚上回去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碎了,然後又重建。

可以想像,從一個從業10年的記者切換為創業者,帶領摩拜在團隊規模和業務體量上迅速擴張,這背後要承受相當程度的挑戰甚至是痛苦。

2015年底,李斌推薦了前Uber上海城市總經理王曉峰加入摩拜。

最終,王曉峰不僅以摩拜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出身公司CEO,且拿到了比例不低的股份。

目前,根據企查查提供的「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顯示,這個公司主體的註冊時間為2015年1月,其自然人股東中,胡瑋煒持36.12%的股權,李斌和王曉峰的持股比例分別是29.25%和 20.0%的股權;

根據《財經》報導,騰訊目前為摩拜第一大機構股東,持股比例為10%-15%,擁有一個董事會席位。但目前不確定「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是囊括摩拜所有業務。

王曉峰是70後,加入摩拜前曾在互聯網以及消費品行業積累了近20年的高級管理經驗, 他曾在2014年至2015年擔任Uber上海的總經理;再往前,他曾在寶潔、google 、騰訊等大公司任職。

摩拜引入王曉峰擔任CEO就是與胡瑋煒互補,彌補後者企業經營管理方面的經驗欠缺。

王曉峰加入後,統管摩拜的所有事務,胡瑋煒向王曉峰匯報工作;

李斌在摩拜的頭銜是董事長,雖然他90%的精力都放在了蔚來汽車上,但他在摩拜融資中的背書作用無可比擬,這直接關聯其在摩拜的話語權。

在對外的傳播上,王曉峰和胡瑋煒都會出現在聚光燈下。這不免令外界疑惑:在摩拜,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掌舵者?

至少從現有的股權結構和組織架構來看,胡瑋煒作為公司創始人,想要擁有對摩拜的絕對控制權和話語權,似乎不太容易。

在整個行業焦灼的格局下,摩拜的新一輪融資也遲遲未落地。

2月6日,36氪從多個獨立信源獲悉,摩拜E輪「多於10億美金」的融資已接近尾聲,本輪由美團領投,多個老股東和新資方參投,投後估值超過50億美金,美團的錢已到賬。

但美團很快對外否認了這個消息,美團方面也曾向全天候科技確認「沒有此事」。

相對於此前的每3個月完成一次融資,目前距離摩拜最近的一次融資已經過去半年有餘。

對於胡瑋煒和摩拜來說,眼下的一個當務之急就是搞定一大筆融資。

閱讀原文

2018年更新:

2018年4月,美團收購摩拜,胡瑋煒「留守」,出任CEO。

2018年12月,胡瑋煒離職,離開了一手創辦的摩拜。

以下是她的內部公開信。

親愛的mobikers:

在美團收購摩拜8個月的時間裡,我完成了階段性的使命,把摩拜平穩的交接給了劉禹。今天跟大家宣布,我將不再任摩拜單車的CEO,由劉禹接任摩拜CEO一職。

毋庸置疑,作為一個創始人,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的愛,但是大家也都能明白,最好的愛不是去捆綁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適的時間放手讓其更快的成長,我想現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時機。

我們之前一直強調mobike love,那麽mobike love到底是什麼呢?我想這不僅僅是因為love摩拜的酷,科技和創新,也不僅僅是愛摩拜給城市帶來的變化,而是要拼盡全力讓摩拜越來越好。

回顧過去,業界對共享單車從高調捧紅,到開始唱衰,但是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停止了激進的擴張,真正回到本質去思考問題。

我們把絕大部分精力放在修煉基本功,更加重視用戶體驗,和對資產盤點,運營,維護的有效性。從這8個月的數字上看,我們大規模的削減了成本,也大大的提升了收入和訂單數。

但是這還遠遠,遠遠不夠,接下去摩拜需要進行更加徹底的「基本功」修煉,這是非常艱巨的任務,也是相對「冷酷」的任務,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上下同心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我希望大家要非常清晰地意識到,對於一個組織,不進步就會死亡。

關於摩拜,和共享單車的未來,我想沒有最初我們認知的那麽簡單,也不應該像如今外界的很多評價那麽悲觀,在我看來,這才剛剛開始。

20年後,即便有了無人駕駛,甚至沒有了手機,單車的共享出行仍然是被需要的,所以摩拜每個人至少要站在一個3-5年的周期上來看這件事情,長期有耐心,持續地把基本功做好,並且更好地融入到美團的大組織裏去。

對於美團,摩拜正在積極擁抱,心懷感恩,這樣才能協同成一個更強的有機體。

要和大家說再見,但我是心懷希望的,美團是一個非常科學,客觀的大家庭,非常多值得學習的方法論,我相信摩拜將會越來越好。

而我認為出行行業的變革還僅僅是一個萌芽階段,未來還大有可為,所以我仍然會在這個領域裡面,投入我的時間和精力去創業,這本來就是一個緩慢,需要耐心的領域。

感謝大家,感謝摩拜,也感謝美團,太多的感謝在心裡,也感謝自己。謝謝,再見。

在這裡我必須說明,並沒有「宮鬥」,沒有不和,也沒有任何組織的糾葛(讓媒體失望了)。

胡瑋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