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角色轉換,就沒有今天的馬雲

本文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1988年夏,馬雲的畢業照,你找到他了嗎

2019年,馬雲將再一次完成角色轉換。

9個月後,他將全職回歸教育和公益,不再擔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

對於馬雲的選擇,很多人非常吃驚,覺得不可思議。

但馬雲的創業傳奇,正是從不可思議的角色轉換開始的。

1995年,身為杭州電子工業學院優秀青年骨幹老師的他,主動辭去穩定的教師工作,投身到四處碰壁的互聯網事業中。

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沒有這次人生轉折,就不會有今天的馬雲。

出走半生,如今歸來,馬雲仍是教師。

剛剛過去的2018年,他把大部分時間投入教育。

已經到來2019,他選擇以扶貧和鄉村教師活動開年。

不管外界給馬雲貼過多少標籤,在他眼中,教師才是自己一輩子的烙印。

為什麼?這一切還要從他考上大學說起。

種子

教師節出生的馬雲有過無數的夢想,想當過司機,想當過售票員,想當過警察,想當過科學家,想當過解放軍叔叔,但從沒想當過老師。

很不湊巧,考了3年才考上大學的他,考上的卻是一所師範院校—— 杭州師範學院。

▲1987年夏,馬雲(左二)與老師、同學在杭州師範學院校門口合影

大學期間,馬雲的表現非常不錯,英語成績突出,還做了3年的校學生會主席,2年的杭州市學聯主席。

但其他天天想的是將來怎樣不當老師。

“那時候覺得當老師是沒出息的。”

突出的表現,亮眼的成績,怕是也有想努力不當老師的成分,但他未能如願。

畢業,馬雲因為成績優異被分配到了杭州電子工業學院執教。

校長黃書孟親自送他去報導,在校門口他答應黃校長要幹滿5年。

沒想到,這一干就乾了6年半,還被評為“首屆優秀青年骨幹老師”,成了學生眼裡的明星。

▲1994年,馬雲被評為“優秀青年骨干教師”,這段大學教師的經歷徹底改變了他

網上有一段那個時期的視頻,意氣風發的馬雲翹起大拇指誇自己“教書教得很好,真的很棒,我自己覺得自己可能,教書教得爐火純青”。

那個年代的高校老師們,不僅治學嚴肅,教學也非常嚴肅,課堂比較沉悶。

馬雲則不一樣,不僅長得跟別人不一樣,教學風格也不一樣。

他會在課堂上為大家講外國的風俗文化、講自己對人生、社會的理解,還會八卦同事的糗事,興起時直接坐到講台上跟大家扯。

當時馬雲的學生,後來成為阿里十八位創始人之一的蔣芳回憶說:“馬雲就像一團火,每次走進教室很快就把教室\’點得熱乎乎的\’”、“不知不覺很快就打下課鈴了”。

學生們喜歡他,他的優秀教師就是學生們提的名。

這段熱情洋溢的日子,讓馬雲改變了對教師的看法。

骨干教師的工作一直持續到1995年,那年馬雲在美國第一次接觸到了互聯網, 回國後辭了職投身到尚一片混沌的互聯網事業中。

當初把馬雲分去大學教書的老校長黃書孟曾說到“唯一的擔心是怕他\’腦子太活\’,耐不住教師這份工作的寂寞”。

所以在校門口他與馬雲立下了5年之約。

他說的沒錯,馬雲終究是耐不住寂寞辭職了,但他只說對了一半。

四年師範,六年老師的歲月到底在馬雲身上留下了什麼,時間會給出答案。

使命

馬雲說他一輩子都記得自己是一個師範生。

正是這個辭職的師範生,創造了全球最大電子商務平台,讓中國社會理解了互聯網和數字經濟。

在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馬雲獲得了改革先鋒的稱號,被定義為“數字經濟的創新者”。

在談到領導力時,他有一個犀利的說法:他說我沒學過怎麼當CEO,我是用當老師的方法來當CEO,把當老師的所有經驗都帶到了創業之中去了。

他用做老師的方式來管理公司,希望找到比自己優秀的員工,並致力於激勵、培訓、支持他們。

去年5月,馬雲獲頒香港大學名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

他在演講中回憶起創業經歷:我們犯了無數錯誤,唯一做對的一件事就是“never give up!”

這個師範生還有很多觀點、理念,他擅長演講,喜歡飛到世界各地去跟年輕人交流。

他的一些觀點刺耳且真實,但你又不得不被他的觀點折服。

他像一位導師,用觀念打動別人、影響別人。

他就是馬老師,教師的種子一直在他心裡萌發,他一直渴望回歸教育。“我進入商界完全是誤打誤撞,本來就想玩兩年,沒想到一搞搞了20年。”

自嘲“不懂技術”的馬雲長於戰略和佈局。

在為阿里巴巴規劃未來之外,他也為自己日後回歸教育做起了準備。

2014年,馬雲以個人名義成立馬雲公益基金會,鄉村教育是基金會關注的重點。

接著他們推出了4個計劃:鄉村教師計劃、鄉村校長計劃、鄉村師範生計劃、鄉村寄宿制學校計劃。

“重回課堂”是每年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的一部分。

在他看來,鄉村教育振興了,這個國家的教育才會振興。

在為第一屆鄉村教師準備頒獎典禮時,馬雲公益基金會執行秘書長於秀紅建議讓獲獎老師們來杭州參觀阿里,但馬雲卻說要帶老師們去三亞玩。

這讓於秀紅這個老公益人很驚訝,因為捐贈人一般都怕老師用他們的錢遊山玩水,希望把錢用得實一點。

“你不要想著帶老師們去學習哦!是帶他們去玩的。就是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尊重、認可,讓老師們開心。”

“這些老師來自西北、西南地區,肯定沒見過海。”他覺得大海最能給人帶來想像力,“沒有想像力的人,教不出好孩子。”

鄉村教師獲獎者張曉琴非常感激馬雲公益基金,她說馬雲的這種公益,激發了鄉村老師的情懷和創造力。

她還非常懇切的說對於馬雲的公益,她非常理解,那是一種文人式的家國情懷。

如願

剛剛過去的2018年對於馬雲來說非同尋常,不僅在於宣布“交棒”,而是將更多的時間投入到了教育事業中。

馬雲頻繁以“老師”的身份出現在公眾面前,背後的驅動力正是他的家國情懷。

去年5月,在母校杭州師範大學110週年校慶大會上,馬雲說:“我認為杭師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學,沒有之一。”

這一年,他在母校杭州師範大學110年校慶上表示:“我認為最需要擔心,面臨最大挑戰的就是今天的教育。教育的變革,是未來30年技術革命不演變為社會革命的關鍵。 ”

這不禁讓人想到他第一次接觸互聯網後憂心的跟人說道“等到有一天,我們中國的電腦,打開以後都是外國的東西,這時候後悔就來不急了。”他似乎又感受到了少年般的緊迫感。

2018年1月,隨著第三屆馬雲鄉村教師獎的頒布,他已經找到了300個志同道合的鄉村教師“合夥人”。

他用創業初期推銷互聯網的那股勁頭兒,為這個最基層的群體鼓與呼,希望喚醒整個社會、國家、民族對鄉村教育的關注和重視。

對於教育,馬雲始終有一種使命感和迫切感。

當他面對充滿希望、朝氣、衝動和困惑的年輕人時,應該也會想到創業時的自己。

2018年6月,面對來中國“取經”的非洲年輕創業者,馬雲鼓勵他們說:你們要為非洲帶回100個阿里巴巴

過去一年,他在全球奔波,把自己的創業心得毫無保留地分享給年輕人。

1月,為推動香港教育發展和支持年輕人創新,馬雲以個人名義向團結香港基金捐贈5000萬港幣;2月,他在韓國延世大學與年輕人進行了深入的交流;4月,又在早稻田大學與日本學生大開腦洞;5月,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演講,為約旦婦女培訓和兒童教育項目捐款;6月,在阿里總部為非洲青年上課;8月,在非洲成立青年創業基金。

那個“教書真的很棒”的馬老師回來了。

滿帆

2019年,馬雲將再一次完成角色轉換:離開阿里巴巴的一線管理崗位,回歸他熱愛的教育和公益事業。

“這不是突然的決定,而是我深思熟慮、審慎的決策,我為這個計劃已經準備十年。”去年9月18日,馬雲在阿里巴巴全球投資者大會說。

其實,阿里巴巴就是關於一群老師的故事,是關於一名老師如何蛻變為企業領袖、以及企業領袖們如何培養出更多企業家的故事。

即使在2019年9月離開董事局主席的職位之後,馬雲仍是阿里巴巴的“首席教育官”。

去年9月,在宣傳“傳承計劃”前,馬雲在XIN公益大會上袒露心跡:我最後還是會回到教育這一行

過去的19年,馬雲和阿里巴巴的創業史詮釋了數字經濟對這個國家的影響有多麼深刻。

如今,馬雲和他的公益基金,又在為振興鄉村教育,讓農村孩子受到公平教育而努力,因此他稱自己為鄉村教師代言人。

這一角色轉變,一如20多年前,他放棄自己“教得很好,真的很棒”的教師身份,投身到互聯網事業中。

那時有學生問他:“大家都認為你是一個挺好的老師,你為什麼要離開學校呢?”馬雲回答說雖然他也很喜歡做老師,但是他想做更有意思的事情。

如今也有人問馬雲,為什麼要回去當老師?

馬雲回答:教育很複雜,比做阿里複雜多了。

這也是吸引他再次投入教育的原因。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作為教師的馬雲,即將追求一個新的夢想。

這不僅僅是尋找內心的熱愛,更是一個重新激發自我的過程,或許是馬雲人生軌蹟的又一次轉折。

閱讀原文

大陸企業可以和地方政府合作什麼項目?看馬雲去湖北幹什麼–巨頭就是這樣養成的!

xxx

馬雲奔走全球倡議的eWTP(電子世界貿易平台)開始實現,海外第一站在馬來西亞!(附eWTP介紹影片)

xxx

【因果】紅頂商人馬雲:我要撤了。

xxx

阿里旗下英文媒體《南華早報》:馬雲不是引退,而是公布傳承計畫。

xxx

馬雲預測:八年之內,中國一天就會有10億件包裹要送。

xxx

馬雲告訴你:五百塊錢能幹什麼?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