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國互聯網預判:存量泥濘齷齪來臨

2019年中國互聯網預判:存量泥濘齷齪來臨

本文來源:程侃如的世界(微信id:chengkanru)

作者:程賢濤

2018年將來會被定義為一個終止之年,在這一年中國移動互聯網創業潮以一種不體面的方式結束了:裁員、倒閉、欠債。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實際上,這股浪潮早在2016年就已經結束了,那一年美團的王慧文提出了移動互聯網的「下半場」。

而此後,共享單車,以一己之力支撐了整整兩年的泡沫繁榮。

2018年泡沫破滅,露出結束後的真相,一片狼藉。

高速的增量狂飆階段結束,殘酷的存量競爭時代來臨了。

2019年,泡沫去盡,不是此消就是彼長,存量裡面滾泥潭。

1、大公司面臨詛咒,小公司空間被擠壓

2019年,苦活、臟活、累活的創業公司生存邏輯將會面臨非常大的考驗。在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階段,大公司當然優先吃掉最肥最厚的那塊利潤,而留給創業公司啃過的骨頭。

而在存量競爭疊加外部經濟大環境,大公司將會轉身到曾經遺棄的角落,和創業公司展開競爭。

不可避免的,大公司的品牌形象將會面臨考驗,而小公司裁員、倒閉的消息將會接二連三的出現,那些面向B端的服務類公司將可能倒閉在黎明之前。

2、京東走出低谷

和一般創業公司一樣,京東的發展與創始人的狀態密切相關。私下裡,我把京東發展的轉折點,定在劉強東上市之後開始穿0號西裝開始。

蘇北的農家漢娶了蘇南的城市姑娘,上市、光宗耀祖、躋身上流,一切都圓滿做到之後難免短暫迷失人生目標。而這一局面,也許會在2019年扭轉。

2018年的桃色事件,一個明顯的信息是劉強東這幾年有點兒不務正業。

儘管個人品牌會受損,但劉強東本人對於所謂上流社交活動的減少,或許有助於將更多精力放在京東本身的業務上。

創始人收心,臥薪嘗膽,京東的2019應當值得一看。

3、美團發力小像生鮮,緊追盒馬

新零售,線下的變革緩慢而堅定,所有的趨勢都指向倉儲物流的不斷前移。

無人貨架的倒閉潮,在一定程度上是超越現有零售發展階段的代價,畢竟目前新零售技術發展焦點是在3公里,而非100米以內。

此外,社區團購的成敗,是由盒馬、7fresh布局的密度和速度來決定的。

當實物電商和服務電商的界限逐漸模糊,美團作為本地生活的霸主,未來的對手不是餓了麼和口碑,而是盒馬。

美團在2019年將會發力小像生鮮,對標盒馬的同時,會面臨同樣在騰訊聯盟內7fresh的競爭。

而盒馬作為目前新零售的領先者,將在2019年進一步擴展業態,比如便利店。

而在接下來,盒馬會併入阿里的本地生活公司,並成為領頭羊。

4、滴滴再創業

2019年的夏天將是滴滴又一個提心吊膽的季節,以滴滴龐大的訂單量,事故應當很難避免。

2019年,滴滴將有很大的機率重啟「快的」品牌,以分散壓力。

而另外一方面,滴滴將加快布局出行周邊產業,但這將是和滴滴現有用戶重合度並不是那麼高的領域,這是滴滴的再次創業,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滴滴的未來。

對於滴滴而言,將來很重要的競爭對手會是汽車製造企業,而其中最危險的是現在這幾家新造車公司,既懂造車又懂互聯網,尤其是李斌的蔚來系。

在2019年,滴滴著手收購一家新造車公司作為戰略支點,並不是天方夜譚。

5、頭條的社交帝國

頭條進入社交領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頭條系的產品,有一個明顯的天花板:3億的日活。而承擔打破這一天花板的任務,需要一款社交產品來完成。

頭條的社交產品一旦發布,必然是國內最早日活過億的產品,雖然這並不能完全保證這款產品的最終成功。

儘管頭條係發布了名目繁多的產品,令人眼花繚亂的同時,還是有內在的布局可循。

頭條社交產品對標的微信,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通訊或者社交產品,而是附加了諸多功能的「虛擬王國」。

頭條布局種類繁多的種種產品,可以看作在構建一個個城邦,而頭條的社交產品將在布局完成後浮出水面,瞬間串聯起一個新的王國。

  打破BAT巨頭壟斷的中國互聯網,張一鳴的APP工廠

6、拼多多們遇到真正的考驗

在電商領域,拼多多作為一匹黑馬殺出來,撼動了整個電商格局。

2018年的市場下沉這事,對於巨頭而言並非不能做,而是囿於品牌形象無法做。

可以想像,如果京東和阿里按照拼多多的發展方式,第一天就會被曝光,而不能獲得潛行兩年極速發展的窗口期。

2018年,拼多多被曝光所謂「假貨」問題,是超高速發展的必要代價,但也教育了整個市場。

無論是升級還是降級,或者是分級,下沉市場的合理性被公眾開始認可,反而給京東和阿里減輕了品牌上的壓力。

2019年,將是拼多多向上,京東和阿里向下,短兵相接的一年。拼多多將會遇到真正的阻擊戰。

  得屌絲者得天下,中國小縣城的萬億商機。

7、長視頻做短,短視頻做長

頭條與騰訊的短視頻已經決出勝負,在短視頻領域,2019年的焦點在於愛奇藝為代表的長視頻網站做短,而頭條系、快手系短視頻要做長。而對決後的分界點,可能是在10到20分鐘之間。

長視頻做短,考驗平台的算法能力。

短視頻做長,考驗的是製片人的眼光和經驗。各有所長,各有所短,但這一仗早晚要打。

和以往的互聯網戰役一樣,打完一仗,清楚各自的能力邊界才能分別歲月靜好。

8、區塊鏈在等待一個大家夥

2018年區塊鏈的火爆,在一定程度也是移動互聯網結束的產物。

當生產力無法突破,就轉而尋求生產關係上的突破,但生產關係以調整存量為要義,撬動的利益格局實在太過龐大, 往往漫長而異常曲折。

2019年的區塊鏈在等待一個大家夥,這個產品的意義像一個標桿,讓市場意識到,真正的區塊鏈可以這麼來玩。天花板捅破,才能湧出現豐富多彩的應用。

其實我心裡有一個答案。這個大傢伙也許在2019年出現,如果不能,區塊鏈在2019年的關鍵詞將是:蟄伏。

9、手機行業,IoT才會是真正的焦點

作為”隨身電腦”的手機行業,幾乎在復刻PC行業的發展軌跡。

2018年,是手機行業向頭部廠商集中,而中小手機廠商不斷整合、倒閉的過程。

在2019年,這一趨勢會進一步加劇。而剩餘的廠商,將用原有品牌延伸或者建立新品牌的方式,瓜分這些廠商留下的空白。

但是2019年,隨著5G的到來,手機行業的焦點不會是硬件參數的更新,而是在IoT,手機將作為IoT領域最重要的設備之一而存在。

比如,華為會在2019年推出智能電視,而VIVO、OPPO、聯想也會抓緊布局。

2019年,將會是IoT真正起步的一年。

10、智能汽車開始成為關鍵詞,而非新能源

在2018年底,新造車勢力陸續開始交車。

而2019年沒有做到交車的新造車公司,將基本上被淘汰出局。無論是新造車公司,還是傳統汽車公司,大家都意識到,所謂的新能源將不是這一輪新造車運動的核心,智能汽車才是。

2019年,「智能汽車」這個詞將會以更高頻的形式出現在汽車廠商的傳播文案當中。

從2019年開始,消費者購買一輛汽車最關注的部分將會轉向到有多少個傳感器和雷達,用的什麼晶片,達到多高的自動駕駛級別。而圍繞智能汽車的一系列應用,將在2019年後陸續出現。

11、互聯網的娛樂公司都需要回答一個問題

中國互聯網行業的興衰,都離不開外部環境的影響。

在核心技術攻關的關鍵時期,娛樂導向並不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做法。

無論是娛樂行業整治、網紅的處理、短視頻和自媒體的整頓,都在2018年已經有所顯現,並且這一影響會持續相當長時間。

所有中國互聯娛樂公司都需要回答一個問題:花那麼多錢挖算法工程師搞娛樂,在現階段是不是一個正當的行為。

在2019年,我們應當會看到一種現象,互聯網娛樂公司會開展對教育等非娛樂行業的投入,同時會成立類似阿里達摩院的研究機構。

  阿里巴巴成立【達摩院】解決「未來的問題」,投入千億RMB作世界創新發動機(附馬雲對未來的論述)

12、騰訊、阿里和百度

當然,可以看到的判斷還有不少。比如騰訊,經過飽受爭議的一年,在2019年,我們會看到騰訊開始收購而不是投資別的公司,從而引進外部人才攪動內部利益格局。

我們也會看到,騰訊的產業互聯網不會那麼順利,因為畢竟和此前業務實在差別太大。

比如阿里,一切看上去那麼完美,否則馬雲退任也不會選擇在此時。

在2019年,除非我們無法預知的黑天鵝,阿里依舊會保持著高速平穩的發展,以平台的系統優勢來輾壓對手。當然,我們也會看到,阿里在本地生活領域的重兵投入。

而百度,已經從曾經對標Google,轉變到已經開始對標頭條,比如最近發力的信息流或者短視頻。

或許在2019年某個重要大會上,百度也會提出自己的社交戰略。當然,百度會繼續自己的封閉策略,從圖文到視頻,把自己打造成一個超級APP,從而越來越不像一家搜尋引擎公司。

整體而言,2019年的中國互聯網將是相對沉悶的一年,大新聞都屬於大公司,不好的消息則來自於中小公司。

存量泥濘,短兵相接,齷齪來臨。

2019年,確定的一個好消息是,5G的到來,整個行業的人都在等待由它來開啟新一輪的增長。

  都在吹5G,究竟什麼是5G時代?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